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> 第166章 你怎么证明

第166章 你怎么证明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,风羿一个滑铲,直接滑入水里的人与鳄鱼之间的空隙。
  
  霎时间,水花飞溅。
  
  原本就已经处于警戒状态的短吻鳄,甩头就要咬。
  
  一双手,直接压在它的大宽嘴上,合拢。
  
  焦躁的情绪瞬间凝固。
  
  就好像处于沸腾状态的水,骤然平息。
  
  气氛也不像刚才那么紧绷了。
  
  被风羿那一滑铲踢起的水波逐渐平静。
  
  steve一脸呆滞看着那边。
  
  不知道为什么,他突然又想起了在南崇山脉科考的时候,这小子抓银环蛇手机从兜里滑下去,为了空出手去救手机,直接叼住了银环蛇的尾巴!那可是陆地国服第一毒的银环蛇!
  
  还有在山里抓蟒蛇的时候,身上缠着那么大一条蟒蛇噌噌噌的跑过来。巨蟒的绞杀力有多强他心里没有逼数吗!!
  
  还有现在,面对近四米的短吻鳄,滑铲?
  
  你他玛滑铲?!!
  
  你就不会用正常手段吗!!!
  
  steve颤抖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心脏,默念道:还好我现在还年轻,经得住吓,要是换成贺主任……
  
  不过现在也不是愣神的时候,steve拿着绳子往水边靠近,问:“要绑住吗?”
  
  绑住鳄鱼的嘴,就是限制了鳄鱼的一大杀器。
  
  风羿想了想,“这条鳄鱼要抓上去吗?不抓的话没必要绑。等危机解除,放它离开就好。”
  
  潘魏宁他堂弟,也就是被困在水中的那个年轻人,愣愣看着面前被捏住嘴巴的大鳄鱼,又看看面前站着的人,再看看捏住鳄鱼嘴巴的那双平平无奇的手。
  
  直到潘魏宁叫他,他才回过神。
  
  潘魏宁神色虽缓,但依旧紧张,压低声音道:“攸宁!快过来!”
  
  潘攸宁却没立刻从水里离开,他怕自己一动,这边又出什么状况。没听自己堂哥的话,而是看向风羿。
  
  风羿往人群那边偏了偏头,“上岸去。”
  
  “哦……好的!”
  
  此时此刻在潘攸宁的心里,面前这个救他于鳄口的人,绝对是专家!是绝对靠谱的那种专家!
  
  这种时候当然是听专家的话!
  
  潘攸宁抹了把溅在脸上的水,以及刚才吓出来的冷汗,还有差点流出来的眼泪,才小心地抬腿往岸上走。
  
  刚才一直站在水里,又因为过度惊吓有些僵硬,步伐趔趄,但还是控制着没摔水里。好不容易等来的救命机会,可不能这么浪费了。
  
  等潘攸宁上了岸,离开危险区,几人又往后退了一段路,就算鳄鱼继续追他们也能有时间逃跑。被吓了这么一道,保持安全距离才能放心。
  
  潘魏宁几人看向水面。
  
  “接下来怎么办?真不用绑鳄鱼嘴巴吗?我看人家抓鳄鱼都是先绑住嘴巴。”其中一人说道。
  
  “但是现在并不是抓鳄鱼。”潘魏宁刚才也听到风羿跟steve的话了,但他还是有些担心。
  
  虽说这些专家们有他们自己的处理方式,但潘魏宁还是提醒:“这条鳄鱼的脾气比较暴躁,要不还是绑一下?”
  
  steve看向风羿。
  
  风羿摇头:“我觉得它现在攻击意愿没那么强。”
  
  steve:“你怎么证明?”
  
  风羿沉默片刻,然后,手上略用力。
  
  众人就看见,随着风羿手上的动作,被捏住大嘴的鳄鱼,整条鱼慢慢在水里转了一圈。
  
  又一圈。
  
  近四米的猛兽,此时只是顺着风羿的力道在水里以低转速翻滚。
  
  目测情绪稳定。
  
  潘魏宁等人:“……”
  
  本地人沃伦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。这里这些人谁能比沃伦更了解鳄鱼?但现在他满脸的迷茫。
  
  特别迷茫。
  
  “这……莫非就是传说中的……死亡翻滚?”一人不确定地说。
  
  “死亡翻滚个屁啊!”另一人否定。
  
  死亡翻滚是什么样,就算没亲眼见过,也在电视里见过!
  
  死亡翻滚之所以被冠以“死亡”二字,来势之猛烈,力道之强劲,时机之突然,完全不给人反应的机会!
  
  虽然往上有人玩梗,说破解死亡翻滚的其中一个办法,就是它翻滚的时候你跟着翻滚。
  
  此法理论上可行,但基本没法实现。
  
  鳄鱼用死亡翻滚的时候连它自己都能伤,怎么可能还跟你喊个“预备——翻滚”?还约定转速多少朝向如何?
  
  现在再看看眼前。
  
  似乎,有点,过于敷衍了。
  
  面前这一幕更像是……表演?
  
  潘魏宁语气迟疑:“我觉得,我们刚才遇到的鳄鱼跟现在这条,不是同一条?”
  
  潘攸宁目光灼热:“这莫非就是高手的世界吗?!”
  
  看看水里的短吻鳄,那凶恶的长相,厚实的身躯,以及此时翻滚时看似温和的脾性……
  
  “鳄鱼这么好对付的吗?”
  
  “好像有点理解了为什么救援队不着急赶过来。或许,密河短吻鳄脾气确实比较温和,救援队的人他们是真认为这不算什么大事?”
  
  看这几个年轻人崇拜的目光,steve一个激灵,赶紧道:“不!你们要相信一般人真做不到这样!你们千万不要学风羿!他的行为不具有参考性!每一个动作都不要学!!”
  
  担心这些人不放在心里,steve又道:“上一个学风羿抓蛇的人,被毒蛇咬进医院过。那还只是毒蛇,如果是这种体型的鳄鱼,你甚至可能没有进医院的机会!”
  
  steve不知道科考的时候程肆是怎么被舟山眼镜蛇咬到的,但是隐约有些猜测虽然不确定不过这种时候,先拿程肆的事情举个例。
  
  “密河短吻鳄脾气温和只是相对的,而且个体之间也存在不同,这条本就容易暴躁。”
  
  说完steve又看向沃伦,用外文重复了一遍,然后让沃伦也劝劝。
  
  沃伦赶忙说:“对对!人跟人是不同的,你们没有……”
  
  沃伦本想说“祖传的dna”,但是有觉得不够科学,便换成了:
  
  “你们没有足够的天赋、经验和力量。”
  
  这话潘魏宁几人赞同。
  
  他们在来弗州之前虽然也接受过一些简单的培训,但毕竟没有足够的实战经验,也没有应对这种大体型鳄鱼的底气。
  
  现在回想一下刚才风羿的举动,切入点确实不是鳄鱼的攻击盲区,甚至称不上冷静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