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> 第167章 不在同一个级别

第167章 不在同一个级别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潘魏宁在友人于社交平台发了这条状态之后,担心此种“马赛克”毫无用处,甚至能直接定位到个人。这个装扮一看就知道是谁了。
  
  即便很多人都不知道蛇哥是风羿。
  
  所以潘魏宁又询问了风羿,这样行不行,不行就删除。
  
  风羿看了一眼,觉得也无所谓,反正他们说的是“蛇哥”,跟我风羿有什么关系?
  
  “风羿怎么说?”
  
  “他说就这样,可以。”
  
  潘魏宁说着,又抬眼看向副驾驶座的人,“你是故意的吧?”
  
  如果真要打码,友人不会不知道该怎么做,但偏偏他就是加了眼镜和口罩,这正好是‘蛇哥’的典型打扮。
  
  这意思就是告诉所有人,抓着这条鳄鱼的就是蛇哥。
  
  坐副驾驶座的人并没有否认,“我确实就是故意的。你不知道有些人的尿性,不是他做的事他上赶着蹭!而且现在各国的媒体都在那,我虽然强调了是年轻专家,但参加这个活动的年轻专家多得去了,要是别的国家的说这人是他们那的,那怎么办?不还是得辟谣?这样的话不是起反效果了吗?
  
  “就得让大家知道这个年轻专家就是咱们的蛇哥,跟其他人没有一毛钱的关系!风羿担心麻烦,但是大家并不知道蛇哥就是他,大家只知道蛇哥,又找不到风羿。”
  
  潘魏宁这么一想也有道理。知道风羿是蛇哥的人并不多,而且风羿知道了也没当回事儿,他这边就没必要纠结太多了。如果网上有什么对风羿不利的言论,他们可以再帮帮忙。
  
  另一边,程肆在直播,国内这个时间段也属于晚间观看直播的高峰期,直播间的观众也多。
  
  弗州大沼泽,随着太阳出来,气温逐渐上升,
  
  程肆的坐在车里,将摄像头对准车外,跟直播间观众互动。
  
  “我们今天换了一条路,然后沿着公路会经过很多地方,让大家看看大沼泽的三张面孔。”
  
  今天程肆也选择了一条新路线,毕竟要直播,如果每天都是重复的风景,会给人疲惫感,换一下路线会有新的内容,也能看到不同的参赛者。
  
  他们从临海的红树林出发,从海边一直前往内陆,这段途中他们会经历临海红树林、中部的湿地,以及内陆的森林。
  
  程肆野心勃勃。就想着什么时候从“小肆子”重回“肆哥”,并期望进一步成为“肆爷”。
  
  爷字辈的听着就威风!
  
  “看!鳄鱼!”
  
  程肆将摄像头对准不远处的一条鳄鱼,“确切地说,这叫短吻鳄,或者密河鳄。这条短吻鳄它可能只是在寻找新的居住地,现在很多水塘已经见底。旱季它们不太活跃,需要降低能耗,但也依赖水源,离水时间长就很危险了……
  
  “区别?虽然咱们统称鳄鱼,但短吻鳄科和真鳄科不同,论爆发力短吻鄂科的可能还有点差距。大多数鳄鱼不耐寒,所以被压制在热带区域。而短吻鳄科的,比如密河短吻鳄以及咱们国家的一级保护动物扬子鳄,它们具备冬眠的能力,能在亚热带区域生存。而且短吻鳄科的相对来说性情温和一些,弗州人已经习惯了与密河短吻鳄共存……
  
  “不用怕,旱季鳄鱼的体质跟雨季比不了。注意点基本不会有冲突。”
  
  程肆今天的运气不错,又走了段路:
  
  “哇!看,前面路上一条蟒蛇!咱们今天运气真好!”
  
  程肆心中一喜,能在路上见到蟒蛇,还真不容易,他们车里这几个人特意去找未必能找到,现在开车在路上就遇到一条横穿公路的蟒蛇,这不就是运气?!
  
  “这条蟒蛇体型中等,两米多的样子。那么,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呢?”
  
  程肆问着直播间的观众,想听听他们的回答。
  
  车里有抓蟒蛇的人,并不需要程肆自己动手,不过,为了确保自己的形象,程肆还是会在其他人的协助下,将这条蟒蛇抓住。
  
  一边在心中计划着,程肆看向直播间,只见一个个评论滑过——
  
  “废话么,当然是开车悄悄地靠近,然后一顿喇叭猛按!”
  
  “前面按喇叭的,蛇的听力不太好来着。”
  
  “蟒蛇啊,光听名字就令人窒息的物种!小肆子,切特写的时候提醒一声我先蒙个眼!”
  
  国内现在是晚上九点多将近十点,但程肆直播间里的人依旧不少。
  
  等程肆抓蟒蛇的时候,直播间讨论火热。
  
  “万万想不到,大晚上的我竟然会看别人直播抓蟒蛇。”
  
  “就当……睡前故事。看会儿就睡。”
  
  “睡前恐怖故事?”
  
  “这种时候如果蛇哥在,是不是更有安全感?”
  
  “正好翻到一条蛇哥的新闻!大家快去社交平台搜!”
  
  没一会儿,一群人在刷:
  
  “小肆子你不行啊,蛇哥的动态我们还得从别人那里知道!”
  
  于是,程肆抓完蟒蛇,觉得自己这次完成度不错,能转变一下在粉丝们眼中的形象,哪知拿手机一看,蛇哥?蛇哥又有什么新闻?
  
  顾不上这边刚抓的蟒蛇,程肆去社交平台搜索,很快就看到一个关注账号的转发。
  
  发文的应该也是参赛者,说是遇到鳄鱼求救,救援队没赶过来,碰到蛇哥。
  
  再看下方的评论。
  
  “蛇哥上去就是一个滑铲![狗头]”
  
  “什么意思?玩梗?”
  
  “原文那人就是这么说的,那么问题来了,这个滑铲,它正经吗?”
  
  “甭管它正不正经,反正你们只要知道那几个人在沼泽钓鱼,鱼没钓上,鳄鱼出来了,还堵了个人,蛇哥过去救的,总之牛逼就够了!”
  
  “我只知道蛇哥抓蛇厉害,没想到他抓鳄鱼也厉害!”
  
  “蛇哥是谁?”有不明真相的初次围观群众询问。
  
  “蛇哥你都不知道?那是蛇圈大佬!”
  
  “什么蛇圈大佬,那是爬圈大佬!爬行动物圈子的牛比人物!”
  
  “爬圈大神,简称爬神?”
  
  程肆翻着评论。他还没能从“小肆子”变成“肆哥”,风羿那边竟然已经从“蛇哥”变成“爬圈大佬”了?
  
  比不了,真的比不了啊。
  
  直播间还有人问他为什么不跟着蛇哥混,程肆心道:我也想啊,但是他们不带我玩。
  
  既然跟不上风羿那边,程肆也只能先把自己直播间的事做好。就是,刚还在直播间说密河短吻鳄现在不活跃,与人没什么冲突,现在就被打脸了。如果不是危及生命的事件,不至于联系救援队。
  
  风羿那边,他并没有去关注网上的事情,随着继续深入沼泽,能看到湿地和林地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