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> 第181章 抗毒血清

第181章 抗毒血清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不要将希望寄托在这种事上!”骆恺忍不住说。
  
  他不信这些,对风家的先人们也没太多想法。都不认识。
  
  风骞拜完起身,神色镇定,“我当然知道!如果这种事真的有用,那大家都去求神拜佛拜祖宗了,还争取个屁!”
  
  “那你这……”
  
  “来了这里,拜一下有点仪式感,顺便求点心理安慰。”
  
  风骞用手机对着那些牌位拍了照片,回去之后挨个查一查,看能不能查到有用的信息。
  
  这些牌位上的名字基本没听过,只能对着牌位上的字来认亲。
  
  “曾祖一辈的牌位都在这里,但是这地方,寒酸得我都不愿意提。看来老爷子是真有怨气啊!”风骞说着,又问,“风羿今天真是来这里祭祖的?”
  
  “看香炉的香燃烧情况,他应该进来就到了这里。”骆恺指了指被挪开的香炉。
  
  “待会儿再四处看看,能否找点有用的线索。”
  
  两人在里面又是拍照又是分析,好一会儿,才从里面出来,去其他屋子。
  
  这宅子面积不大,一眼望去啥都能看到,几间空屋门也没锁,推开门,里面放了什么一目了然。
  
  只挨个走了遍,除了老旧,他们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。
  
  “说实话,我刚才还真担心突然看到房梁上挂着一条蛇呢。听说以前有些老人就喜欢在家养一条蛇,就那种很肥大的菜花蛇。”风骞说。
  
  两人从祖宅出来,风羿已经离开,这里除了玩手机的那个老头,没其他人了。
  
  风骞想多问问祖祠的事,然而,这位沉迷游戏的老玩家压根儿不理会。
  
  下山的路上,风骞在车里骂骂咧咧,他确实一肚子气,只是刚才在祖宅那里憋着没发出来。
  
  骆恺心情也不怎么好,“我刚收到的信息,祖宅那块地不在老爷子手里,是看门那老头的。”
  
  很难想象,独断专横的风老爷子连祖宅祠堂都没能抢过来!
  
  “能将风家祖宅握到手里,那老头肯定不怎么好对付。”
  
  风骞也是这样想的,“回去再查查那老头,弄清楚究竟什么来历再说!”
  
  他是不耐烦对那哑巴老头摆好脸色,但他也不傻。
  
  “还得弄清楚老爷子跟曾祖他们那一辈究竟有什么恩怨,当年老爷子掌权,继承到一些财产,但如今庞大的家产大部分是老爷子自己挣的,这么看来,确实没从曾祖那一辈人手里弄到多少好处。
  
  “至于风羿,风羿从我姑奶奶那儿继承了禄海一套房,那小子太阴险了,我都不知道他怎么和姑奶奶那边联系上的,咱从小也没怎么听说过姑奶奶的事,只知道她跟老爷子关系不好,多年没有来往。”
  
  骆恺问:“老爷子对风羿的态度转变,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  
  “你怀疑老爷子那态度是装的?不,老爷子确实不喜欢风羿,主要是不喜欢他的长相。想想我亲奶奶,你外婆,留下的那张照片。”
  
  风骞跟风羿不是同一个奶奶,他奶奶去世之前给他们看过一张老照片,那是一张合照,里面有曾祖一辈的人,还有年轻的老爷子,旁边站着姑奶奶。
  
  骆恺回想着那张照片,“风羿的脸型跟她老人家年轻的时候是有点像。”
  
  风骞咂咂嘴,“风羿肯定是亲孙子,老爷子就算怀疑也会去做鉴定确认,不然不会让他长大。”
  
  他们这种家庭,很早就做过亲缘鉴定,不存在那些狗血事情。
  
  “那一辈有秘密啊!”骆恺感叹。
  
  “你说,那些老秘密,风羿知道多少?他都知道祖祠了,还跟那里的哑巴老头关系不错,肯定知道更多我们没听过的秘密!”
  
  “难猜。风羿现在完全脱离风家发展,咱们也威胁不了他。”
  
  “也是!”
  
  风骞气闷地锤了锤椅座。
  
  看看窗外的荒凉,再想想山上的祖祠。
  
  “这地方一点都不好!要不是跟着风羿,我都怀疑找错地方,连个大气的牌匾都没有!老爷子还是尽快迁祖祠吧,咱家祖祠在这小破地方,说出去也面上无光啊!”
  
  骆恺没说话,祖祠的事太多疑点。
  
  风骞看着车窗外倒退的山景,突然说:
  
  “人为什么会怕蛇?”
  
  “可能是,源自基因的恐惧感。”骆恺道。
  
  “那为什么还有些人不怕?比如风羿那类人?”
  
  “或许,他基因跟我们不同?”
  
  “我也想要不怕蛇的基因!”风骞说。
  
  “也不一定是先天基因的原因,也可能是后天学成的技能,又或者是真实喜爱,比如很多爬虫学家。你真有想法,可以自己去学,也许了解过就不那么怕了。”
  
  “那算了。”风骞放弃。
  
  另一边,风羿从小凤山回到家。
  
  风家祖祠里面,那本“族谱”里记载的人,摆放的祖祠牌位里一个都没有。
  
  管家说清明的时候,带他去看姑奶奶。
  
  至于阳城风家,风羿不想多掺合风家那边争财产的事,今天也确实意外遇到了那两人,既然遇到,他也跟风弛说一声。
  
  风弛很快回了个电话:“我擦!他们两个竟然偷偷去祖屋祠堂了!?奸诈!祖屋祠堂在哪?我也要去!”
  
  “小凤山,没什么人。哑叔在那守着。”风羿道。
  
  “风家这边都没谁说祖屋的事,肯定得有人在那边打理,不然房子太久不住就烂了,山里的房子烂得更快。”风弛心中琢磨计划。
  
  风羿给他发了个详细定位,路线图也标出来了,按照路线走不会走错。
  
  风弛将路线图保存,“我先记一下,肯定不能立马就过去,不然他们会怀疑到你身上。那俩人,不看重的事情无所谓,重视的事都精得很,肯定是查出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!”
  
  通完话,风羿又在手机上继续网上拜年,该回复的回复,听steve说说弗州的事。
  
  接下来没什么重要的安排,风羿就不打算出门了。
  
 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什么事做。
  
  年前的仪器一周之内会装上,小戊医生让他补充的那一批,也付款了,即将发货。
  
  地下实验室逐渐完善,当然,同时瘪下去的是风羿的钱包。
  
  实验室确实是一个吞金兽,风羿深刻感受到了这种压力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