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神话之我是传奇 > 第489章 荒唐的世界,人族的脊梁

第489章 荒唐的世界,人族的脊梁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同时,李昊也有些茫然。
  
      天条固然严苛,但幽冥世界降临带来的伤害,比之天条真的好吗?
  
      李昊未曾见到现在的山海域,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。
  
      但他知道一点,幽冥世界降临,中央大世界将成为彻彻底底的废墟。对这个世界的无数生灵而言,未来不是所谓的和平与公正,而是天大的灾难,延绵数十万年的灾难。
  
      就在李昊陷入沉思的时候,台上有了变化。
  
      刑台漂浮在半空,上面共有三位。
  
      一只仿若大号老鼠的生灵,约莫有米许左右长。
  
      其火红的皮毛,赤红色的双眼,略显圆润的头颅,让人不仅没有邪恶的感觉,反而给人种楚楚可怜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一个为类人生物,上半身长着青色的细密鳞甲,高约莫有三米左右。
  
      最后一个则是仓颉。
  
      行刑官是一位长着金毛的高大猴子,丈许的身高魁梧健壮,金灿灿的毛发宛若黄金铸造,威严,神圣。
  
      金毛猴子来到刑台,打量着三人露出残酷的笑容。
  
      他手中拿着类似于玉简般的东西,其上闪烁着流光溢彩的光芒。
  
      “红毛鼠,偷窃贵族源币,罪不容赦,判处死刑。”
  
      红毛鼠满脸着急,急促地辩解道:“不是,我没有,那是我在路上捡到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啪。”
  
      金毛猴子神色冷漠,随手一道雷霆轰出,瞬间将红毛鼠轰成重伤。
  
      他唾了口唾沫,不屑道:“呸,贵族的东西就算是掉了、丢了,也不是你们这些贱种可以触摸。贱种就该待在贱种的地方,谁让你们没事上街干什么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,打得好,这些肮脏的贱种看着就烦。”
  
      “杀了,杀了,贱种也敢和行刑官这么说话,不知死活。”
  
      人群一片欢呼,丝毫没有因为红毛鼠的罪责感到可惜,又或者认为这个判决有什么不妥。
  
      在他们看来,贱种捡到贵族的东西,本就是死罪,罪该万死。
  
      贵族的神圣,岂能让贱种玷污?
  
      金毛猴子对下面的反应早有预料,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  
      他踏前一步,走到类人形生物面前,淡然道:“章岚,黄级贱种,青麟族人,因顶撞贵族被判处死刑。”
  
      章岚神色冷漠,并未言语。
  
      金毛猴子冷笑一声,并未过多言语,直接走向了最后一个人,仓颉。
  
      “仓颉,人族贱种,剐蹭贵族车辇,被判处极刑,罪不容赦。”
  
      仓颉眼帘微垂,让人看不出在想些什么。
  
      他心情很糟,非常糟糕。
  
      但并非为了自己,而是因为担心人族的造字大业,更是为了下面的朋友,他已经在下面看到了熟人。
  
      女娲曾经说过,造字大业缺不了仓颉。
  
      这并非因为只有仓颉能够胜任,最大的原因是人族造字的秘密唯有仓颉知道。
  
      目前已经造出来的文字与解释,全部在仓颉的灵魂内。
  
      一旦仓颉身死,就代表人族千百年的苦心将被打破。
  
      想要再次完成造字大业,则需要对以往的资料重新进行整理汇编,这是个异常繁琐的过程。
  
      而之所以只保存在仓颉的灵魂里,则是为了防止被天庭发现造字的秘密,故而人族高层对这件事进行了极为严格的保密。
  
      仓颉是造字行动的最高负责人,也是唯一的负责人。
  
      在没有准备好一切前,这件事不会进行公开,或许永远都不会公开。哪怕在人族中,知道造字秘密的也唯有极少数人。
  
      他们不能允许造字的任务出现差错,以及不可控的变故。
  
      只是谁都没有想到,仓颉竟然会在外出寻找素材的时候出事。
  
      这也是女娲亲自带队前来的原因,她不能看着仓颉出事,至少也在仓颉死后带回造字的秘密。
  
      金毛猴子在念完了三人的罪责后,稍微后退一步斜睨三人,玩味道:“现在,只要你们大声喊出自己是贱种,本官就给你们一个痛快。”
  
      三人神色微变,并未开口。
  
      被人羞辱是贱种,与自己承认自己是贱种,那可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。此时听到行刑官的话,三人不免感到由衷的愤怒,以及悲凉。
  
      “喊啊,快喊啊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,我赌红毛鼠第一个喊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赌那个人族贱种第一个承认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赌有贱种能撑过三下雷霆鞭。”
  
      “来来来,开盘了,买定离手,买定离手。”
  
      围观者们一片欢乐,与台上的氛围完全不同。
  
      他们或兴奋地高声呐喊,想要看到三人的屈服与绝望,或兴奋地进行着赌博的娱乐活动。
  
      喧闹,嘈杂的声响。兴奋,宛若神鬼般狂欢的群众。
  
      李昊看着眼前的一幕,不禁感到异常的荒唐,可笑。
  
      因为在围观者中,多是所谓的贱种与平民,真正的贵族根本不会与他们拥挤在一起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