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玄学大师是山神 > 第120章 第 120 章

第120章 第 120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谁”魏喜斌惊恐地站起来到处看。
  
  同事们都正在安静地办公,听到这话都抬头看向他。
  
  “你们刚才听见有人说话了吗说还没结束”魏喜斌问道。
  
  同事们纷纷摇头“刚才根本没有人说话。”
  
  只有他一个人听见,魏喜斌内心很不安,同事们过来安慰了他几句,他才好受一点。
  
  手里的事情实在很多,白天人也多,渐渐他就没那么害怕了,将昨晚的事情暂时抛到了脑后投入工作。
  
  可下午三点钟的时候,他感觉肩膀上的疼痛越来越难以忍受了,甚至已经影响到工作,他不得不请了假,到附近的医院去拍了片。
  
  好不容易等到报告,结果却说他的肩膀没有任何损伤。连医生都觉得奇怪,他的肩膀碰一下就说很痛,那样子也不像作假,可b超根本没找出问题。于是又让他走加急通道去拍了更清楚的ct。
  
  然而还是找不到任何问题,只好给他开了止痛药,让他去别的大医院做检查。
  
  从医院出来已经是六点钟了,身体实在不舒服,不能继续加班,他便直接回了家,倒床就睡。
  
  晚上十二点多却被手机铃声吵醒,担心其他加班的同事们找自己有事,他下意识拿起手机看了下,来了条新短信。
  
  他打开一看,短信来自于陌生号码,只有简单的一句话
  
  “你在哪里”
  
  魏喜斌以为是同事,下意识回复了一句“请问你是哪位”
  
  对面很快回复“你在哪里”
  
  和前一条一模一样。
  
  魏喜斌觉得有些奇怪,就没有理会,正要睡着的时候,那个号码又发来一条短信,还是“你在哪里”
  
  紧接着就跟连环轰炸一样,一直问你在哪里,短信一条又一条地进来,虽然是一模一样的信息,却似乎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那边急促的语气。
  
  大半夜的,魏喜斌觉得浑身发毛,赶紧关了手机,捂上了被子,然而,关了机的手机没多久又传来一声震动,自动开机了,好几条短信再次涌入。
  
  “你躲不了,我会找到你。”
  
  “我来了”
  
  “我离你越来越近了”
  
  脑海里回想起早上听到的那个声音,“我还会再来找你的,没结束”,再联系这诡异的短信,魏喜斌浑身如坠冰窟。
  
  这短信是昨晚遇到的那个鬼发的,他来找他了办公室离他的住处有五公里远,那鬼真的会找到这里来吗
  
  就在他这么想后没多久,手机再次收到一条短信,这次是照片。
  
  照片的内容是一家离他家三公里的远的蛋糕店,几分钟后,又是一张照片发进来,那是他经常去的菜市场的招牌,离他家两公里远。
  
  即使不愿意面对,可他还是不得不承认,那鬼真的找过来了
  
  心慌意乱的他,试图打电话报警,却发现手机连紧急呼叫都打不出去。
  
  没有办法,他只能赶紧打开家里的台式电脑去网上搜索,“半夜数楼梯被鬼缠上了怎么办”。
  
  搜索结果弹出了许许多多的都市怪谈,魏喜斌快速地筛选着,竟然在里面看到了一条同样发生在z市的故事。
  
  其中说的是笔者堂哥的遭遇。
  
  堂哥家住在老小区,半夜聚会后回家,突然发现自己家的楼梯多了一阶,然后就怎么都走不出那楼梯,后来就被鬼推下了楼梯。堂哥当即就回家把事情告诉了家人,迷信的堂哥家人还去庙里给求了平安符,却依然没什么用,第二天堂哥说,那鬼给他发了很多短信,但大家都不信,因为他手机上根本没有他所说的短信。
  
  三天后的晚上,在家里睡觉的堂哥不知道怎么自己跑出门去了,第二天早上被人发现,摔死在了楼梯间。
  
  这样的遭遇,和他何其相似撞鬼的第五天就会死。
  
  魏喜斌不敢想,自己是不是也会在四天后的晚上摔死在楼梯间,他一点都不想死。
  
  正在看着网页瑟瑟发抖,手机又响了,这次的图片是小区门口的早餐店。
  
  鬼离他越来越近了
  
  一时间根本没在网上找到什么办法,他只能慌不择路地到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在手里,还没从客厅回到卧室,手机上便又收到了短信。
  
  这次是楼下电梯的照片。
  
  他赶紧把门反锁,握着菜刀严阵以待地躲在了卧室门背后。手机在倒计时般地不断发来短信。
  
  “我到3楼了”
  
  “7楼”
  
  “14楼”
  
  “19楼”
  
  魏喜斌的家住在21楼,果不其然,不一会手机再次发来短信
  
  “给我开门啊,我到了”
  
  门外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。
  
  一声比一声响,十几声后甚至像有什么东西在撞门一样。
  
  撞门声持续没多久,外面就传来嘎吱一声响,魏喜斌熟知自己家防盗门的声音,他反锁的门打开了。
  
  他将自己紧紧贴在墙壁上,试图寻找一点安全感。
  
  门外不知怎么回事,在门打开后就没了动静。魏喜斌等待了好几分钟,都没再听到声响,手机也没再发来短信,正要松口气,就感觉什么东西滴在了自己脸上。
  
  下意识抬头一看,便见一个血肉模糊的尸体倒挂在天花板上,头和他只差十多厘米远。
  
  他下意识往后退,那尸体就从天花板上掉下来,机械版地朝他扑来,一双血淋淋的手如同钢爪一样紧紧掐住了他的脖子。
  
  魏喜斌拼了命一样地挣扎,却怎么也摆脱不了,很快便在窒息中失去了意识。
  
  第二天是被闹钟吵醒的,他从床上醒来,几乎要以为昨晚的一切都是一场梦,房间里没有菜刀,也没有尸体,手机上也没有那催命一般的短信。
  
  然而,在卫生间洗漱的时候,他通过镜子看到了脖子上那可怖的青紫色掐痕,手里的漱口杯哐当一声掉进了洗手盆里,魏喜斌疯了一样地跑出门,去敲左边邻居的门。
  
  他所在的公寓,不管是隔壁还是对门的邻居,都和他是差不多时间上班的,其中左边那位还是个夜猫子,经常熬夜到凌晨一两点。左边的邻居开了门,似乎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。
  
  “昨晚十二多点你听到我这边有人敲门了吗”魏喜斌急切地问道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