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蜀汉之庄稼汉 > 第0870章 枕头风

第0870章 枕头风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关大将军斜视冯鬼王一眼。
  
  同眠共枕这么多年,一对儿女都可以拿小木棍哼哼哈嘿,耍得有模有样了。
  
  冯鬼王就是再怎么巧言令色和深谋远虑,关大将军都能从他的言行举止中估摸出些许味道。
  
  但见关大将军冷笑一声:
  
  “李球本是金城郡太守,如今调到刺史部,却不知阿郎欲让他任何职?”
  
  收复一州容易,但如果是真心想要治理好一地,各地官吏的变动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  
  因为各地的官员还没有完全到位,冯永此行领军从东巡视到最西边。
  
  一是为了宣示汉威,二是为了镇抚地方。
  
  只见冯鬼王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下,然后回答:
  
  “陌刀营和无当营都没人领军,李球以前从未有领军经验,现在如何能一人统领两营?”
  
  关大将军哼了一声:
  
  “现在刺史府诸营,皆是正在重新组建,有无经验,有甚要紧?”
  
  “难道说,以前张嶷与句扶,从一开始就有领陌刀营与无当营的经验?”
  
  说到这里,关大将军思索了一下,然后又看了冯鬼王一眼:
  
  “李球领一营,剩下一营,吾倒是还有个人选。”
  
  “谁?”
  
  让霍弋领军,并不全是因为小四的枕头风。
  
  当然,小四的枕头风也是一个重要方面。
  
  更重要的是,冯鬼王夹袋里,确实已经没有人了。
  
  除了李球,唯一剩下的,就是远在南乡当县令的黄崇。
  
  罗宪与傅佥,如今只有十三四岁,仍在讲武堂跟着李恢学兵法,至少还要等两三年才能够用得上。
  
  现在赵老爷子答应了去南乡休养,所以这两年是那两个小屁孩的关键期。
  
  冯永自然不可能拔苗助长。
  
  所以想来想去,也只有霍弋比较合适。
  
  没想到关大将军看着冯鬼王,突然淡淡地吐出一个人名:
  
  “石苞。”
  
  冯鬼王实是没有想到,自家婆娘居然早就有准备,他呆了一呆,然后说道:
  
  “这个……石苞此人,才干如何,仍是未知,贸然提拔太过,未免太过轻率。”
  
  反正邓艾现在还在汝南看草垛。
  
  就算是石苞当真能与邓艾相比,那应该也是只有我知道,自家婆娘怎么可能就知道了呢?
  
  哪知关大将军却是面色从容,柔声对冯鬼王说道:
  
  “阿郎莫要忘了,当初萧关一战,石苞此人,可是提早揭示过曹真的谋划呢。”
  
  “军中诸将,莫说是霍弋,就连张嶷句扶,当时谁有有石苞这等眼光?难道这还不算是有才干?”
  
  “再说了,战后总结时,妾曾亲自询问过霍弋,霍弋对石苞亦是称赞有加,说在袭扰曹真粮道时,石苞亦是多有献策。”
  
  “如今刺史部诸军重建,正好能让石苞从头开始熟悉军中建制。”
  
  “阿郎不趁此机会,好好把石苞培养一番,岂不是白费了人才?”
  
  关大将军一番话,有理有据,让冯鬼王哑口无言。
  
  关家虎女在捍卫自己领地方面,当真意识一流啊。
  
  他却是不知,关大将军看到他这副模样,心里亦是冷笑:
  
  哼!
  
  男人!
  
  居然敢勾结外室,动摇自己这个嫡妻的地位!
  
  真当吾不知刘浑是外室所荐耶?还想再来一个霍弋?
  
  “既然细君早有打算,那便按细君所言就是。”
  
  冯刺史悻悻地说道。
  
  眼看着即将进入年底,赵广和石苞应当也快要从河套赶回来了。
  
  毕竟要不是吃饱了撑得,谁愿意在那边过冬?
  
  不说被冻死,就是冻出个毛病来,哭都来不及。
  
  冯刺史想了一下,又有些犹豫地问道:
  
  “那霍弋怎么办?毕竟是立下功劳的,再让他在军中干杂活,总归是不太合适。”
  
  关姬用马鞭指着前方,淡淡地说道:
  
  “酒泉不是还没定下太守么?既然立下功劳,就举荐他当个太守又有何不可?”
  
  “且按妾的看法,霍弋此人,不拘是领军还是治民,皆是有可取之处,当个太守比单独领军要合适。”
  
  咦?
  
  冯永看了一眼自家婆娘,心道这倒也是。
  
  按原历史,霍弋后来可是南中庲降都督,可不就是领军治民一把抓?
  
  得了一个能糊弄小四的借口,冯鬼王这才放下心来。
  
  抬头向前望去,酒泉郡的郡治福禄县的城墙遥遥在望:
  
  “那好吧,就依细君所言。”
  
  说完后,一拍西域阉马的屁股:“驾!”
  
  “嗒嗒嗒……”
  
  护卫在周围的铁骑跟着开始跑动,卷起一阵尘土。
  
  酒泉郡原来的太守虽说是举郡而降,但肯定不会让他呆在原来的位置,所以已经提前启程去了汉中。
  
  太守府原来的官吏倒是没有多大变动,由郡丞暂时理事。
  
  至于太守府人员后面怎么变动,那是后面新任太守的事。
  
  冯永身为刺史,不可能连这些事都要亲力亲为。
  
  听了酒泉郡郡丞的例行政务报告,知道郡中人心尚稳,冯永就没有过问太多。
  
  凉州新复,人心安稳就是最好的局面。
  
  后面怎么治理,那是等所有安排到位才要做的事。
  
  热水沐浴完毕,一路上的仆仆风尘尽去,只觉得浑身上下一阵清爽。
  
  这一来一回,四郡已经算是巡视完毕。
  
  大局算是稳定,唯一需要担心的是,胡人冬日存粮不足,再加上遭遇白灾,会有可能铤而走险。
  
  不过幸好冯郎君的名声在凉州胡人里还是阔以的。
  
  同时陇西李家与敦煌张家这两个凉州大家族,如今是全力支持刺史部。
  
  更重要的是,冯刺史这一路巡视,放出了明年准备要再加建几个毛料工坊的风声。
  
  凉州不少豪族十分愿意慷慨解囊,助大汉平稳凉州局面。
  
  所以这一次巡视下来,凉州大局已定。
  
  只待明年开春,陇右经验就可以在凉州全面推广开来。
  
  干这个,从原护羌校尉府带到刺史府的士吏已经是熟练工了。
  
  接手凉州顺利,工作压力要比原先想像中的小。
  
  压力小了,心情就好了。
  
  心情一好,吃饭就香。
  
  再加上屋子里的火炉烧得挺旺,整个屋子暖烘烘的。
  
  冯鬼王爬到榻上,闻着自家细君沐浴后身上的清香,看着那风情无限的美靥,再想想白日里的女武神。
  
  他舔了舔嘴唇:“细君,今日晚食的羊肉我吃得有点多。”
  
  “嗯?”关姬盈盈美目看过来,“阿郎积食了吗?”
  
  “不是,我的意思是,这羊肉乃是温补之物,吃得太多,有些上火,想要消消火。”
  
  关大将军在冯鬼王的污染下,早就已经不复当初的纯真,自然知道他说这个话,想要干什么。
  
  当下脸上微微一热,用肘抵住冯鬼王,目光闪烁,有些羞意地说道:“不行。”
  
  “为啥?”冯鬼王一脸震惊,“细君,咱们之间,不用这般客气……”
  
  关大将军脸上羞意更甚,啐了冯鬼王一声:“妾身子不合适。”
  
  “是吗?”
  
  冯鬼王想了一下,然后又有些怀疑地喃喃道,“没道理啊,按上个月的时间,你不是已经过了吗?”
  
  “说什么呢!”关大将军羞恼地推了冯永一把,“这个月根本没有来!”
  
  “没来?”冯鬼王更奇怪了,“怎么会没来?我明明记得……”
  
  说到这里,他忽然想起了什么,立马顿住了,目光落到关姬盖着绒毛毯的肚子上,然后下意识地伸手摸去。
  
  关姬脸上带着些许羞意,眼中泛着水波看向冯永。
  
  冯永凑到关姬耳边,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:
  
  “确定吗?”
  
  关姬轻轻点了点头:“月事没按时来,妾就让樊启把过脉了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