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52、逗,中招

052、逗,中招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052、逗,中招
  
  黑夜再次来临,每当这个时候,秦筝都会先回去,因为她要沐浴。
  
  三楼有个浴室,这儿应该是云战专用的,因为所有一切的东西都很简单,更具体一点的话,就是供人享受的东西很少,偌大的房间除了水池就是大理石地面,没有供休息的软榻,没有香香的浴粉,甚至连多一条浴巾都没有。
  
  秦筝已经习惯了云战那变态的自控,所以这里装修这么好而条件很差劲也在她可以接受的范围内。
  
  水池里的水是冷的,这可有点难,她要是跳下去,估摸着会全身抽筋。
  
  脱掉衣服,秦筝将毛巾铺在水池边儿,然后坐下。
  
  便是铺了毛巾,屁股底下的凉意也足以使她一个激灵。两条腿慢慢的放进水里,腿脚被凉水浸泡,整个人都要升天了。
  
  连连摇头,秦筝觉得云战对折磨自己很有兴趣,连个澡都不能舒服的洗,和这人很难愉快的玩耍。
  
  适应的差不多,秦筝慢慢滑进水池里,随着整个人泡进去,她牙齿都在打颤。
  
  “好凉。”这是唯一的赞叹,她已经被凉的词穷了。来到天阳关这么多天,她一直都是自己浸湿毛巾擦擦罢了,第一次这么畅快的洗澡,还是冷水,这命啊。
  
  泡了一会儿,她的神经末梢已经麻痹了,游开来,这水池还是蛮大的。
  
  冷意减退,秦筝开心的哼起了小调儿,伴着哗啦啦的水声,在这偌大的浴室里如同闹鬼了一般。
  
  秦筝会游泳,但也仅限于浅水区域,而泳姿嘛,那是不能看的,她只会狗刨儿。
  
  刨了一阵儿,她累的气喘吁吁,靠着水边停下,水池边缘冰冰凉,爽的不得了。<>
  
  再次感叹云战这厮能对自己下如此狠手,她万分敬佩。她就做不到对自己狠毒,明明可以享受,却非要自找罪受。
  
  蓦地,秦筝竖起耳朵,外面好像有动静。
  
  凝神静气仔细听,眼睛也盯着屏风入口处。
  
  大约一分钟后,一个小黑点儿出现在屏风脚下,没想到出现的是那只鹰。
  
  一看见它,秦筝不由得睁大眼睛,居然找到这里来了!
  
  “不许过来。”扬了一把水扔出去,秦筝游到水池中间,瞪大眼睛盯着那只鹰。
  
  那只鹰也不再向前走了,只是站在屏风脚下看着水池里只露出脑袋的秦筝,她头发都湿了粘在脸上,看起来像个落汤鸡。
  
  “你怎么找过来的?你这个小畜生到底怎么回事儿?你在监视我!”一想到自己可能要被抓走做俘虏,她对谁都起了怀疑,这只鹰自然也不例外,觉得它问题重重。
  
  鹰自然不能回答她的问题,但它歪头看她的模样更是让人怀疑,它绝对听得懂秦筝的话。
  
  “滚,再出现我眼前,我就宰了你。”扬水,水喷到岸上,激起满地水花儿。
  
  她一阵叫骂,那只鹰却是没什么反应。
  
  气急,秦筝游到岸边,满脸杀气腾腾,她是真的打算上岸把那只鹰宰了。
  
  然而,她刚游到岸边,地上的鹰忽然飞起来,一个眨眼就不见了。
  
  还没缓过神儿,外面有声音传来,“你在叫什么呢?”是云战的声音。<>
  
  “云战,那只鹰又来了,你快宰了它。”恍若见到救星,其他的她不信,云战她是相信的。
  
  闻言,云战眨眼间出现在秦筝眼前,环视了整个浴池一圈,最后视线落在了水池边儿的秦筝身上。
  
  “在哪里?”她的长发浸湿披散在肩头,使得光裸白皙的肩膀若隐若现,极具诱惑力。
  
  “刚刚一下就不见了,这畜生还会遁地不成?”深吸口气,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  
  云战开始搜寻,那双眼睛就像安了雷达,而且不带眨眼的。
  
  秦筝盯着他,表情也很严肃。
  
  蓦地,云战突然伸手弹出一个东西,直接朝着屏风与敞开房门夹角的地方射去。
  
  扑棱棱,一只鹰快速的闪出来,于头顶盘旋一圈,夺门而逃。
  
  云战的身影眨眼不见,秦筝轻呼一口气,看云战那气势,估摸着那只鹰要没命了。
  
  然而,秦筝的想法却是错了,不一会儿云战回来,从他那黑了的脸色来看,那只鹰逃走了。
  
  “它逃了?”睁大眼睛,秦筝看他脸色就觉得是那么回事儿。
  
  “顺着来时路逃走了,看来它计划的很充分。而且对这里也很熟悉,居然在这里找到了你。”走过来,他那么高,此时秦筝还在水池里泡着,仰头瞅着他就觉得他更高了。
  
  秦筝也觉得很心惊,看来还真是冲她来的。
  
  “怎么办?已经找到我了。”仰头瞅着云战,秦筝有点可怜兮兮。
  
  “在我身边,便是找到了你又怎样,别怕。<>”蹲下来,这样秦筝就不用高高仰头了。
  
  眨眨眼,嘟嘴,“你又不是时时都在我身边。像刚才,你就不在。”
  
  看着她好看的红唇,云战眸子微眯,“我不是及时的赶来了么?”
  
  “你会每一次都很及时么?这个没人知道。”他这个保证让人无法信服。
  
  “现在怀疑是没用的,因为未来没人知道。”微微摇头,云战对她的悲观很不赞同。
  
  “谁说的,我就能看到。只可惜我看不到你,谁让你那么怪?”秦筝撇嘴不屑,他说的才都是废话。她就能看到未来,但自己的未来,却不是那么明朗。
  
  看她那湿乎乎的小脸儿表情那么多,云战似有些忍俊不禁。抬手将沾在她脸上的发丝捏走,“若是会被你看透,我还算得上什么大元帅?”
  
  被他一碰,秦筝才惊觉她就这么和他说话好像有点不妥。不动声色的往水里沉,她一边眼睛咕噜转。早就想要给他点教训,这个时候好像正是好时机。
  
  看她往水里沉,云战几不可微的扬眉,似乎明白她可能是在躲他。
  
  然而,下一刻秦筝就惊惧的睁大了眼睛,“我的腿抽筋了。”话落,她整个人瞬间沉进了水里去。
  
  云战随即俯身伸手去捞她,凉凉的水里抓住她滑滑的手臂,也感觉到她反手抓住了他的手腕。
  
  刚要收力,水里的人力气更大,直接抓着他往下拽。
  
  单手撑住水池边缘,云战也用力,水里的人开始抵抗不了了。
  
  和云战拼力气,那绝对必输无疑。水里的人儿被拉了出来,湿哒哒的头发糊了满脸,而且她正拉着云战的手臂在往下拽。
  
  云战略显轻巧的将她拽出来,她这一光溜溜的人就这么脱离了池水。
  
  “啊,放开我。”自动松手,但拉着她的人却不松手。她大半个身子重新进水,但某些部位还在水外。好在头发散乱满身,否则她可真的是被一览无遗。
  
  云战的视线不可避免的向下,她皮肤白皙他知道,但通身都这么白,视觉上的冲击力绝对很大。
  
  以至于一时间他都没听到秦筝在说什么,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眼睛所看到的景色上。
  
  “云战,放手。”蹬腿,池里的水翻搅,溅起无数水花儿。
  
  此时才回神儿,云战松手,她整个人掉回水里,然后头也不回的游到对岸去。
  
  云战满手的水,慢慢站起身,看着只有脑袋露在外的人儿,其实水里的事物他也能看清。
  
  “洗一会儿就成了,时间久了你真会抽筋。”沉稳的说完,云战转身离开,只剩水里还惊魂未定的秦筝。
  
  深深吸口气,秦筝抬起自己的手臂,被云战抓过的地方都红了,就像被开水烫了一样。
  
  她虽是没什么感觉,但看起来有点惊悚,因为那红印差不多就是他一只手的模样,占据了她整个小臂。
  
  这次要耍他的计划又失败了,而且她还险些赔了夫人又折兵,真是让人恼火。
  
  连连摇头翻白眼儿,最后那口气也只得咽下去,白白让云战占了便宜,她认了!
  
  从浴室出来,秦筝一身神清气爽也没觉得多爽。板着小脸儿,一步步的挪回云战的房间。
  
  两天来她一直睡在那个帐篷里,与云战井水不犯河水,倒是比她想象的安逸。
  
  进来房间,秦筝目不斜视的钻回自己的帐篷里,被子铺了一层,软的很。
  
  云战在书案后忙自己的事,他们俩之间其实也仅仅距离几米,外加隔着一面白油布。
  
  能听到用毛笔写字独有的声音,她能想象得到云战的字是什么样子的,很有劲力,而且带着他身上那独有的冷漠。
  
  慢慢眨眼,秦筝叹口气,这人当真是自信,她要是有他一半儿的自信,也就不会担忧自己时刻会被抓走做俘虏了。
  
  “还没睡?”外头的人突然发声,秦筝不禁扬眉。
  
  “睡不着,刚刚被吓着了。”哼了哼,就算是睡了她也得做恶梦。
  
  “是被鹰吓着,还是被我吓着了?”云战的点倒是抓的很好,而且深知秦筝喜欢话里有话。
  
  一听他说这话,秦筝不禁乐起来,“大元帅,你还真幽默。你呢,我倒是不怕,因为你也就只有一张脸吓人。”翘起腿,秦筝在帐篷里分外恣意。
  
  “你是第一个说这种话的人,觉悟很高啊。”云战这绝对属于夸奖,这种夸奖让人觉得不好意思。
  
  红唇弯弯,秦筝晃着脚丫子,“那是,我是一般人么?虽然我看不到你的未来,但看穿你还是小意思。”这话不免有夸大之嫌。
  
  外面云战似乎也在嘲笑她,“那你说说,我是什么样的人?”
  
  “你呢,你是个对自己要求很严格,对别人要求更严格的人,严格到几乎变态的地步。但是吧,你又有点小幽默,尽管板着脸幽默不太好笑,可是我觉得挺搞笑的。再有呢,你要是能改改随时色眯眯的毛病就好了,你那个样子真的挺吓人的。”细数云战身上所有的特点,秦筝说的头头是道。
  
  她说完了,外面也没了动静,撅嘴仔细听,蓦地帐篷的门被掀了起来,吓了她一跳。
  
  “你干嘛?咱俩井水不犯河水,你不许进来。”他蹲在门口也很高大,堵住了整个门。
  
  房间里灯火幽幽,这帐篷里更是幽暗,所以他在那里就显得有些模糊,看起来更是慑人。
  
  云战身子一转,很轻巧的坐了进来,大长腿还在外,但这帐篷就已经很拥挤了。
  
  看他进来,秦筝向后挪了挪,瞪大眼睛盯着他。
  
  “你今早还在说我食色不近,这会儿就说我色眯眯,自相矛盾。”看着她,云战那声线再搭配上此时模糊的光线,他看起来极具压迫力。
  
  “成成成,我瞎说的,大元帅您赢了,快出去。”不想和他争辩,秦筝着急撵人。
  
  “你那样子可不是瞎说。”几不可微的摇头,他的脸看不清,占据了半个帐篷,他就像一座山。
  
  “不信算了,我就是瞎说的。快出去吧,我要睡觉了。”起身推他,在这小空间里和他在一起,她觉得心里毛毛的。
  
  然而,她那力气推云战怎么能推得动,恍若推在了石头上一样。
  
  她披头散发,又只穿了一层衣服,靠的这么近,她身上的热气迎面扑来,让云战感受的清楚。
  
  两只手在推他,如同挠痒痒,盯着她同样在用力的脸蛋儿,幽深的眸子微微眯起。
  
  蓦地,云战抬手抓住秦筝的两只手腕,以一只手富余的抓住,让她无丝毫反抗之力。
  
  眼睛睁大,秦筝反应很快的用脚踹,她这应急能力也是很强悍的。
  
  不过她若是对付不会武功或是同样三脚猫没准儿还有胜算,对上云战,她是连半点胜算都没有的。
  
  用另一只手抓住她脚踝,而且一次解决掉两只脚,她双手双脚都被云战擒住了。
  
  她此时就有点像农家宰猪时,猪被从圈里扛出来时的样子有点像,双手双脚被捆住,就差用一根棍子从手脚中央穿过去了。
  
  挣扎不得,秦筝只能干瞪眼儿,“云战,你太过分了,放开我。”
  
  看她那造型,云战的确有些忍俊不禁,尽管脸上什么都看不见,可那眼睛里却是充满了笑意。
  
  “将你挂在一根木棍上,就可以上火烤了。”云战也觉得她和被捆住的小猪有点像。
  
  “放开我。”秦筝一拱一拱的挣扎,手脚用不上劲儿,活像个虾米。
  
  云战偏偏不放,任她一拱一拱的搞笑,他十分喜欢看。
  
  “好了好了,我认输,快放开我。”硬的不行来软的,秦筝撅嘴装可怜,她那张脸做这些表情十分擅长,而且当真是可怜兮兮,让人不禁心生怜悯。
  
  看着她,云战的视线不由自主的挪到她的唇上,她的唇形十分好,诱惑力十足。
  
  “你这个丑样子,很勾引人。”扔掉她,云战给予淡淡的评价,随后起身走出帐篷。
  
  被扔掉的人儿躺在那儿揉手腕儿,一边冷哼连连,他才丑呢!
  
  不过说她勾引人?呸,她又不是狐狸精,谁勾引他了?
  
  越想越不忿,秦筝忽的大喊,“我才没勾引你呢,自作多情。”
  
  她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房间内,云战自然也听到了。不过他没回答,也不知他怎么想的。
  
  兀自冷哼,不过那个男人没再搭理她。这厮忽冷忽热玩的特别好,她连他一个手指头都及不上。不过好在她心里够强大,否则指不定得被耍的多暗自神伤呢!
  
  抱着被子,秦筝腹诽着云战,最后慢慢的睡着。
  
  天阳关在黑夜中遗世独立,黑黝黝的,无人能穿过。
  
  兵士巡逻很森严,城岭上也守备很严,无事总是往山下城里转的顾尚文也上了城岭,已经两天没下来了。
  
  城岭上风很大,顾尚文披着厚厚的大氅,站在城岭之上遥看黑水江的对岸。
  
  黑水江对岸是连绵的森林,一望无尽头,那都是东齐的地盘儿。
  
  在这高处能看出去很远,但东齐黑水江对岸没有任何城池。因为他们都知道大燕的兵士在城岭上能看的一清二楚,所以他们自这城岭建起来初始就命百姓都撤离了这里。
  
  长长吁口气,顾尚文的脸被风吹得都没知觉了。
  
  “顾兄,来一口暖暖身。”李毅独具一格爽朗的声音出现,他大步走来,手上拎着酒囊。
  
  转头看着李毅,顾尚文摇头,“要是喝了你这酒,我得昏睡三天三夜。”
  
  李毅面貌粗犷,更是有点粗糙,可以说他长的很不好看。
  
  于顾尚文身边停下,李毅举起酒囊喝了一口,暖意从胃里袭来,“王爷说东齐可能要出幺蛾子,我猜可能是冲着王妃来的。不过,他们到底为什么要对付王妃呢?这王妃来头简单,我实在想不通。”
  
  顾尚文摇头,“虽然她这身世一听简单,但实际上可没那么简单。这王妃啊,我觉得有点怪。而且,她在十七王爷的陵墓里呆了四年。没瞧见她那么白么,我刚见她时,惨白惨白的,比这时候吓人。”顾尚文不免有瞎说之嫌,但他确实是觉得秦筝这个人有点奇怪。否则云战也不能对她那么关注。
  
  “还有这一茬?不过我记得,去十七王爷陵墓里陪葬的好像是秦通的长女。王妃不是次女么?从生下来就疯疯癫癫,后来又残疾了。”不止李毅,天阳关所有的兵将都很好奇,只是他们不敢那么明目张胆的八卦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