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54、报复、计划

054、报复、计划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0
  
  秦筝这个俘虏已做了有两天了,在这个不知名的地方停留,两天后忽然启程。
  
  这两天她不见天日,好像又在陵墓里一样,眼睛上的黑布一直罩着,阻挡任何人看见她的眼睛。
  
  段冉够狠,他手下执行命令也很严格,除了手脚的捆缚给她松了些,眼睛上的黑布却是绝对不会撤下来。
  
  她被扔上了马车,根本不客气,她在车板上滚了一圈,哎呦叫唤。
  
  蓦地,眼睛上的黑布被拽下去,光线刺眼,她瞬时闭上了眼睛。
  
  “谁?”语气不善,闭着眼睛,满脸激愤。
  
  “我。”是段冉带笑意的声音,现在他正在看她表演,而且他好似十分喜欢看。
  
  眼睛慢慢睁开一条缝,刺眼的光线中,一个人的影子进入眼中。
  
  渐渐适应了这光线,秦筝睁开眼,段冉也完整的进入她眼中。
  
  两天不见,他变化颇大。不过,没变的是他那眉眼间淡淡的微笑,没有任何攻击力。
  
  段冉那俘虏的模样已经不见了,长发束起,完整的露出他的脸。他的五官长得很好,温隽和善,没有刺人的棱角,不会让人觉得害怕。
  
  但若是细看他的笑,那其中有着很明显的距离感,让人深感决不能靠近他。若是过分靠近,那是亵渎。
  
  他穿着白衣,反衬他的脸更白皙,但他的白皙有着淡淡的病态,看得出他身体不是很好。
  
  “段王爷又打算把我带到哪儿去啊?”秦筝躺在那儿,没好气。<>
  
  段冉笑看她,颜色浅淡的眸子波光点点,他的眼睛很好看,恍若一汪水,会反光。
  
  “知道我是谁了,很聪明。听说你犯病了?没事吧?”段冉询问,看起来真的很关心的样子。
  
  “还成,估计还能活一段日子。”秦筝笑眯眯,笑得很假,但也很可爱。
  
  “看你还这么幽默,可想确实还能活些日子。”其实她一看就很有活力,只是有些心气儿不顺而已。
  
  哼了哼,秦筝叹口气,“那还得请段王爷您手下留情,让我多活几天。”
  
  “何必这么谦虚?你明知你会活很久。”段冉盘膝坐在那里,很平和很温润。
  
  “未必,我能看到别人,但看不到自己。”躺在那儿歪着头盯着他,从她这个角度来看,这段冉是个美男子。只可惜,是敌人啊。
  
  “哦?原来你看不到自己?”段冉几不可微的扬眉,看来他这是刚知道。
  
  秦筝不置可否,“段王爷也很神奇啊,每次看你都在天上飞。说真的,你能进入鸟的身体里?”这一点,她相当好奇。
  
  “我认为,我只是思想与它们合二为一。”段冉如此解释。
  
  “那也很神奇啊,最起码,我是第一次听说人可以有这个能力。”看着他,秦筝确实感觉相当神奇。
  
  “我也第一次见能看到别人未来的人。”总的来说,他们俩都很神奇。
  
  “不敢当,我就没办法在天上飞。”看他很淡定的样子,便是身体不好,恐怕也觉得很快乐,因为能在天上飞啊!
  
  “这种事情外人的确无法体会,我也没办法解释,但确实感觉很不错。<>”段冉微笑着,他的解说确实让人不禁心生羡慕。
  
  “所以啊,咱俩虽然都有些异于常人,但还是没法儿比。我看别人身上即将发生的事,有时候出现的画面很惊悚,有时候出现的画面又有些少儿不宜。我都不知道看了多少人光屁股的样子,我这针眼也长了一茬又一茬。”摇头叹息,秦筝这吹捧虽然有点假,但听起来却是很搞笑。
  
  “幸亏你看我时我都在天上,否则,我还有点吃亏。”动作很慢的拢了一下衣襟,好像秦筝随时都会看穿他的衣服。
  
  撇嘴,秦筝翻着眼皮扭脸不看他,“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?你老巢?”
  
  “军营。”若知道他段冉,那么就会知道,他没军权没武功,却是掌握着东齐一半的军队。因为,上官铎是他最忠实的追随者。但可惜,段冉这个名字民间知道的不多,只有东齐朝中的重臣才知这个从小多病的王爷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  
  “你是将军?”秦筝自然不知道段冉是怎么回事儿,略显好奇。
  
  “不。”淡淡摇头,他的眉目间始终带着笑。
  
  秦筝努努嘴,不禁的想起云战。他与军队才相配,那一身的气势,绝对是能带领千军万马上阵杀敌的气势。
  
  “在想谁呢?”若说秦筝会观察,段冉的眼睛也很毒。
  
  “想扫把星云战啊!”不在段冉面前说云战好话,他好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  
  “在我看来,你和云战很亲。尽管,你们并没有夫妻之实。”他知道的还不止一星半点儿。
  
  “这你都知道?看来在暗处你没少观察啊,对云战很感兴趣?”扬起眉尾,她那表情有点嘲讽。
  
  “我看的是你。”不为她的表情所刺激,段冉笑容依旧。<>
  
  眨眨眼,秦筝不再吱声。看她?哼,偷窥狂!
  
  段冉说队伍是朝军营前进的,但秦筝对东齐一点也不熟,他说是哪儿就是哪儿,便是说这里是凌霄宝殿,她也没证据反驳。
  
  秦筝的手脚遭受了最大的罪,现在就算把她放开,她也根本没法儿走动。若是再捆绑个几日,没准儿她就彻底成残废了。
  
  她自己看过自己的手腕,被绳子捆绑的地方红紫一片,而且皮已经破开了,红肿吓人。
  
  虽是更多的是她皮肤太过敏感反应大,但她还是感觉有点疼,这罪,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。
  
  段冉,如同他自己所说,他身体确实不好,一天的时间,他就喝了三次药。
  
  那汤药的味道很大,浓浓的药味儿,充斥着整个车厢。
  
  不过这药味儿也挺好闻,最起码秦筝觉得比那些熏香什么的要好得多。
  
  “你是痨病么?”但今天一天也没看到他咳嗽啊。
  
  “差不多。”段冉没多说,昏暗的光线中,他的笑显得有点神秘。
  
  外面天色渐暗,但听动静感觉还是在野外,也不知何时能停下来。
  
  闻着车厢中的汤药味儿,秦筝有些昏昏欲睡。她能感觉到段冉在看她,但她已经毫不在意了。
  
  他是那只鹰的时候就一直在观察她,现在他是个人,她就更不用怕他了。
  
  而段冉为何看她,秦筝觉得他就是想看透她,再来或者是想在精神方面摧毁她?
  
  这两样无论哪种都不可能打倒她,因为哪一点她都不怕。
  
  昏昏沉沉睡着,待得再次醒来,是被段冉叫醒的,而且他还在扯她头发。
  
  “醒来吧,咱们该下去了。”扯着她一缕发丝,轻轻地拉扯,段冉的声线和动作都很温和。
  
  动了动身子,秦筝一惊,自己手脚上的绳索都被解开了。
  
  “嗬,段王爷太客气了,一觉醒来就给了我一个这么大的惊喜。”嘴巴一定要占便宜,便是手脚都麻木不好使。
  
  “既然很惊喜,那就下车吧。”段冉先一步下车,秦筝趴在车板上冷哼连连。
  
  甩了甩手臂,酸麻胀痛全都有,双腿更是灌了铅一样。长时间血液不畅通,就是这个结果。
  
  用尽全身力气往外爬,她状况略显凄惨。
  
  爬出门外,秦筝跪在车辕上,打算从一侧直接滚下去,否则她是跳不下去的。
  
  然而,在她刚打算跳下去的时候,两只手伸到她面前,直接从她腋下穿过,将她拎了下来。
  
  双脚落地,秦筝仰头看着段冉,他站起来她才发现,他挺高啊。
  
  “你力气挺大。”他有病,还看起来很无力的样子,没想到力气还是很多的嘛。
  
  许是知道她站不住,段冉也没松手,垂眸看着她,说真的,他还是第一次这样以这个视角看她。毕竟那个时候,都是她将‘他’抱在怀里来着。
  
  “与云战比不了,但比你绰绰有余。”提起云战,也不知他什么意思,那语气听起来对云战也没敌意。
  
  秦筝不接茬,双腿发软,依靠着他的力量挪进眼前灯火通明的军帐。
  
  地面铺着厚厚的地毯,进来后段冉就松了手,秦筝一屁股坐到地上,她的腿暂时真的没办法自己走动。
  
  段冉径直的走向位于最上首的座位坐下,单手成拳挡在唇前,他压抑的咳了几声。
  
  秦筝坐在地毯上揉自己的腿,手腕从袖口露出来,红红紫紫的肿起来,皮肤也破了,惨得很。
  
  但腿的问题更大些,原来被铁钉钉过骨头受伤,有时她走动的多了骨盆就会发疼。这几天一直被捆着,她觉得她骨盆要碎了。
  
  捏,揉,捏到自己紧绷绷的肉,她忍不住龇牙咧嘴,真的很疼啊!
  
  “还很疼么?”段冉停止了咳嗽,轻声问道。
  
  秦筝看了他一眼,然后叹口气,“不止疼,是没知觉。”
  
  “抱歉。”他道歉,听起来诚意还蛮足的。
  
  秦筝不理,他的对不起对她起不了任何作用。
  
  “王爷,热茶来了。”蓦地,外面有人喊了一嗓子,然后两个人端着茶盘走进来。
  
  秦筝抬头看了一眼,她不受控制的想深入的看看那俩人。眸子微微晃,下一刻她猛地甩头,控制住了自己。
  
  那两个人,一个人负责给段冉送茶,另一个则走到了秦筝旁边。
  
  将茶盘上的茶壶茶杯放下,这个小兵连多看一眼都没有看秦筝,他这个表现吧,和其他的东齐兵士不一样。因为她所见过的所有东齐人,都对她这个大燕人恨之入骨。
  
  而且,今天段冉竟然没有给她绑上黑布遮住眼睛,这很奇怪啊!
  
  不禁警惕起来,秦筝垂下眼睛专心揉自己腿,谁也不看。
  
  那两个小兵退下去,军帐里再次恢复了安静。
  
  段冉拿起茶杯,他的动作很从容,让看的人也不禁觉得赏心悦目。
  
  “怎的没看看那二人?”段冉开口问道,果然他也有忍不住的时候。
  
  秦筝扫了他一眼,忽的笑道,“你想让我看什么?莫不是那俩人是奸细,你想通过我来证实?我对你们这儿的人还真不太感兴趣,别找我。”要真是奸细,而且还是大燕来的奸细,秦筝可不会拆穿,毕竟那属于自己人。
  
  “想的很周到。”似乎没想到秦筝的脑子也会转这么快,段冉微笑,颜色浅淡的眼眸因着灯火的光芒而泛着光波。
  
  暗暗哼了哼,秦筝不置可否,反正她一定会小心谨慎不掉进段冉设下的陷阱里。
  
  没有给她的眼睛遮上黑布,也没有再将她的手脚捆缚,由两个女人带着,穿过军帐,朝着她该去的地方而去。
  
  这东齐的军营和云战的铁甲军其实也差不多,大同小异。唯一不同的是,东齐的兵士,看起来更有野性一些。但他们没有铁甲军兵士那般强壮,可根据传说,像这种身材瘦小一些的人爆发力才惊人。
  
  这是秦筝自己的想法,具体如何她不知。
  
  但其实她的想法和事实也没有多大出入,东齐的军队确实是高质量,否则也不会与大燕打了这么多年胜负不分。
  
  而且大燕若不是有城岭,说不定也有很多土地被东齐占领了。这就是为什么大燕唤东齐为东狼的原因,他们真的很像狼。
  
  身边两个女人,其实就是在上一站一直在照顾她同时又恐吓她的那两个人。俩人都很瘦的样子,更正确的说那身体像搓衣板,若不是穿着女人的衣服,还真看不出来是雌性。
  
  东齐俊俏的男人多,但美艳的女子却是少之又少,这也天下皆知。
  
  一个小军帐出现在眼前,帐门外有两个士兵在守着。秦筝出现,那俩个士兵看过来,无一例外眼睛里是有杀气的。
  
  东齐对大燕的恨,用语言无法形容。
  
  “进去。”身边一个女人冷声呵斥,本就不漂亮,这样冷冷的样子更像个男人。
  
  秦筝倒是没什么反应,这种语气对她造成不了任何影响。
  
  进入军帐,翠绿的草地进入眼里,这和在雪山大营时住过的军帐差不多,真是原生态啊。
  
  “老实呆着,别以为王爷对你客气,我们就会对你客气。不老实,让你好看。”秦筝还没来得及将整个军帐观看完,另一个女人忽的冲到她面前,对她极其凶狠的警告,那眼睛里好似藏了一把刀似的。
  
  秦筝相较于她们俩要矮一些,闻言立即点头,很是乖巧,“好的好的,我肯定老实。”
  
  一瞧她那模样,乖乖可爱,实在让人厌恶。两个女人又最后给予一声冷哼,随后离开。
  
  军帐的帘子撂下来,还听到那俩女人吩咐守门兵士的声音。
  
  不甚在意,秦筝一步步挪到木板床边坐下,脱下鞋子,拎起裙角,她的脚踝露出来,和手腕差不多的状态,再捆绑些日子就废了。
  
  叹口气,也不知云战有没有来救她。凭借她自己的力量,她觉得她跑不出去,东齐这帮人太强悍了。
  
  现在她又不敢轻易的看这帮人的未来,因为段冉知道她的秘密,若真看了就等于自找苦吃。
  
  思虑半晌,最后化作一声叹息,反正现在的情境,难办。
  
  扯下里衣,秦筝一点点的将两个脚踝都缠上,虽然她很懒不喜欢走路,但不代表她希望自己再变成残废。
  
  蓦地,她神思一晃,眼前的事物开始变得虚幻起来。栗色的眸子陷入空洞,她的身体也一动不动,恍若被定住了。
  
  漆黑的山林里,她被一个人挟着在疯狂前进,树枝打在她手臂后背上,火辣辣的疼。便是在虚幻中,但秦筝完全能感觉到那种疼痛。
  
  有些着急的看向那个挟着她的人,挺拔高大,他就像一堵坚不可摧的壁垒,足以与那城岭媲美,正是云战。
  
  看见是他,秦筝的心瞬时平静下来。她那恍若被抽空似的脸也露出笑容,这还是第一次她在陷入虚幻时还会出现别的表情。
  
  其实这些幻象出现在她眼前也不过半分钟,回过神儿,秦筝缓缓的吁口气,而后眉眼弯弯无声的笑了起来。
  
  云战那厮来救她了,尽管不知现在在哪儿,但想来很快就会出现了。
  
  既然如此,她也就放心了,她不会死。
  
  但若是可以,她应该得多多配合云战,能够更快的逃出去。可是,她刚刚看到的也只是他们俩逃命的画面,她是从哪个地方碰见云战逃出去的一点都没有。
  
  不禁骂脏话,看别人看的那么周全,看自己的都是些没用的。
  
  无论如何,她知道自己能逃出生天,那么现在,她只要安静的等着就行了。
  
  可想想吧,又觉得不甘心。她受了这么多折磨,就这么算了可不行。
  
  段冉这人心思缜密,她没有那样的头脑,是决计对付不过他的。但,这不代表她会就此认输,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。
  
  想法如此,但要实施起来可不容易,段冉这人极为聪明,秦筝发现凡是出现在她视线内的人,好像都有点问题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