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57、占便宜

057、占便宜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0
  
  离开雪山,寒冷终于远去了。秦筝和顾尚文却是都风寒了,三十多人的队伍里,只有他们俩鼻涕横流,状况较惨。
  
  他们俩这情形继续赶路可能会更严重,于驿站停下休息,驿站中的大夫赶紧熬药。
  
  浴室,秦筝泡在热水里不住的吸鼻子。鼻涕很多,而且鼻塞,她隐隐的觉得自己还有点发热。身上因为过敏起的红疙瘩还没有完全消退,做俘虏那些日子所受的伤也都还在,她现在是满身伤痛。
  
  沉进水里,秦筝感受这许久没见到的热水。真是想不到在驿站里她还有这个待遇,在天阳关,她都是用冷水的,没人给她准备热水。
  
  “呼!”钻出来,秦筝长舒一口气,感觉舒坦很多了。
  
  泡的差不多,秦筝从水里钻出来,换上干净的衣服,尽管这衣服还是驿站的小兵从附近的牧民家里买来的。
  
  寻常的布料,做工也很简单,像是个花样年华姑娘的衣服,因为色彩很鲜艳。
  
  尽管她不是很喜欢红色,但与别的颜色掺杂在一起,还是很不错的。
  
  系上腰带,她甩甩头发走出浴室,长发飘飘,格外美艳。
  
  回到房间,早已准备好的饭菜香味飘入鼻端,秦筝简直顾不得别的,一个箭步冲到饭桌前,连那坐在床边矮榻上的人都没多看一眼。
  
  放下手中的信纸,云战抬眼看向秦筝,眸子一扫,将她上下打量了个遍。
  
  “这颜色很适合你。”鲜艳的颜色衬托的她脸色更好,活力盎然。
  
  一屁股坐下,秦筝看了他一眼,随后摇头,“我讨厌红色。<>在陵墓里四年,我从头到脚,从里到外,连内裤都是红色的。我讨厌红色,若是再让我穿的满身红彤彤,我会吐。”
  
  “从里到外的意思我明白,不用告诉我你内裤的颜色。”云战唇角几不可微的抽搐,她那白嫩嫩的身体配上鲜艳的红色,那效果他想得到。
  
  秦筝哽了哽,“你当没听到不就得了,重复一遍干嘛?”
  
  “以为你在着重说这个。”起身走过来,他那高大挺拔的身体恍若天边翻腾的云,眨眼间盖住眼前的一切。
  
  “谁跟你讨论我内裤的颜色?你又不是女人。”将湿发拢到背后去,秦筝拿起筷子直奔牛肉。
  
  云战手更快的用筷子夹住她的筷子,“辣,你不能吃。”脸上的红疙瘩还没褪去,再吃辣的,她那张脸可不能看了。
  
  闻言,秦筝撅嘴睁大眼睛瞅着他,可怜兮兮,“你明知道我过敏了,干嘛还让他们做菜的时候放辣椒?”
  
  “便是不放辣你也不能吃,这两盘青菜是你的。”桌上六个菜,只有两个属于秦筝。
  
  一看,秦筝嘴撅的更高,“我又不是兔子。”
  
  “吃吧,兔子。”将属于她的菜推到她面前,云战眸中带笑。她确实不能吃,因为一会儿要吃药,吃汤药是有禁忌的。她和顾尚文的菜单是一样的,俩人近来只能吃素。
  
  就算不遵云战的嘱咐,医嘱还是要遵守的,填了一肚子的青菜,秦筝在走出房间与顾尚文碰见时,俩人都满脸菜色。
  
  “王妃,药已经煎好了,咱们去吃吧。”裹着稍显厚重的大氅,顾尚文是发冷。
  
  秦筝点点头,她也是准备下楼喝药的。
  
  “你晚餐也是青菜清粥?”一前一后的走,秦筝瞧他那脸色估摸着是。<>
  
  “没错,要喝药不能吃荤腥。”摇摇头,他不吃也就算了,偏偏别人还在他面前吃,真是气人。
  
  “同病相怜,我决定下回说你痔痛的时候小点声。”秦筝自诩很厚道。
  
  顾尚文早已无言,反正他知道秦筝是肯定会坏他的。
  
  下楼,煮好的药早已放在了大厅的桌子上。一共两碗汤药,却还有四颗大药丸子。
  
  一看那大药丸子,秦筝暗暗摇头,这东西看着真恶心。
  
  顾尚文拿起那碗汤药喝了一口,脸立即拧巴起来,“苦。”说着,拿起一颗大药丸子放嘴里咬一口。
  
  秦筝更恶心了,“顾尚文,那真像马粪蛋儿。要不问问那大夫,这是不就是他从马棚里拣出来的?”
  
  本就满嘴苦味儿,秦筝那么一说他差点吐出来。
  
  “王妃,你可以等我吃完了之后再说么?”马粪蛋儿?呕!
  
  秦筝依旧接受无能,摇摇头,她拿起那马粪蛋儿一样的药丸子,一块一块揪下来,分成小一点的,看起来还舒服点。
  
  顾尚文瞧她那动作,心有不甘,“王妃,你那更像羊屎球。”
  
  秦筝扫了他一眼,“这是巧克力豆。”
  
  “巧什么?那是什么东西?”顾尚文不懂。
  
  “糖,说了你也不懂。反正你吃的是马粪蛋儿,我吃的是巧克力豆!哎呀,心里舒服多了。”自己骗自己也挺有意思,起码心里没那么膈应了。
  
  顾尚文恶心的难以下咽,之后就眼瞧着秦筝痛快的几颗几颗的将药丸扔进嘴里,之后几口喝光碗里的汤药,她速度十分快。<>
  
  “慢慢吃吧,明天我就代大家问问你马粪蛋儿是什么味儿。”摇摇头甩掉嘴里的苦味儿,秦筝冲着顾尚文竖起大拇指,要他再接再厉,明日有重任。
  
  看她潇洒离去,顾尚文无语凝噎,她是真的很会呛人。
  
  瞧瞧自己手里吃了一半的大药丸子,他也动手给捏成一小块一小块的,“糖?嗯,糖!”
  
  回房间,发现云战还在。走到桌边喝了一口水,秦筝转了转眼睛,“大元帅,我要睡觉了。”所以,你该走了。
  
  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,云战眉目无波,“睡吧。”床在那儿,没人抢。
  
  “那你是不是该出去了?”非得要她说明白么?
  
  “前些天下雨许多房间漏水不能住,其余的房间已住满。”头也没抬,他说的清楚,没房间了,只能凑合一晚了。
  
  “那你和你的下属一起住不成么?你们不都是好兄弟么?”干嘛非得和她住一间?她和他没好到那份上的吧。
  
  很忙的人终于抬起头看向她,面无表情,那给人的压迫感就极重。
  
  “要我与下属同住一床说出去好听,还是和我的王妃分床而睡好听?”这是个问题。
  
  “虽然哪个都不好听,但是咱俩没一起睡觉又不是秘密。”身子一转,她走到床边坐下,反正今晚她势必得独占这床了。
  
  “以前是以前,现在是现在。你睡吧,那床是你的了。”看出她意图,云战成全她。
  
  “真的?那半夜你可不许上来。”鼻子闷闷的,秦筝扯着床幔放下来,她脱掉靴子转身滚进床。
  
  真是舒服啊,她可有日子没见着床了。而且她现在生病不舒服,躺在这柔软的床里就更觉得这是世上最好的地方了。
  
  外面的云战未语,看来他真的很忙。
  
  秦筝也无力再去与他计较同一屋檐下的事情,这么多日子,翻山越岭的从东齐逃命回来,再也没那么多的计较了。更况且,有云战在这房间里,她觉得很安全。
  
  药效似乎上来了,秦筝渐渐觉得头晕,之后迷糊起来,眼睛也睁不开。
  
  身上因为过敏的那些红疙瘩还在痒,可她没什么力气去抓了,这个时候,睡觉最大。
  
  深度的睡眠,对秦筝来说不是难事儿。但深度睡眠不代表对外界的一切都不敏感,起码对自己的身体是有感觉的。
  
  过敏,她身上很痒。便是睡着了,她也在翻滚,自己抬手抓。抓的用力,脸蛋脖子手臂到处都是红痕。
  
  半夜,西南各地送来的通报云战还没看完。这西南两个字说起来小,但仔细划分起来,地域可是广阔的很。
  
  床帐里的人一直在折腾他是听到了的,但他一直也没理会。这女人生怕他会趁她睡觉对她做什么,所以他还是不要管的好。
  
  然而,她却是翻腾起来没完没了,云战估计她是身上发痒,否则也不会生蛆了似的翻来覆去的没完没了。
  
  看自己的通报,最后,他深吸口气,还是站起身走了过去。
  
  走至床边,他那挺拔的身体显得那床都小了很多。
  
  掀开一侧床帐,看到的就是在床上骑着被子正抓自己大腿的人儿。
  
  她绝对是睡着的,只是太痒了。
  
  看她那模样,云战刚硬的脸庞几不可微的柔和,就知道她睡相不好,没想到还这么不好。
  
  旋身坐下,云战暂时是没打算帮忙,他在观赏。
  
  翻身,盖在脸颊脖子上的头发散开,她自己抓的那些红痕出现在视线当中,云战才算有所反应。
  
  抓住她的手阻止她再抓自己,但痒的人却不乐意,挣脱不了双手,就开始蹭来蹭去。
  
  看她那么难过,云战终于出手相助。他的手很粗糙,顺着她的脸颊以及脖子处划过,发痒的人儿立即露出舒坦的表情。他的手,可比自己的指甲要好用的多。
  
  似乎也没想到自己的手有这种疗效,云战几不可微的摇头。继而手继续游动,给这个受尽了折磨的人儿解痒。
  
  秦筝虽是不知道,但迷迷糊糊间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在被抚摸着。可是,这抚摸舒服极了,她也就不计较了。
  
  迷迷糊糊间,她不止没阻拦,反而想让他继续。
  
  若是没有吃那些药,或许秦筝还能警醒着点。但这一夜,她因着那药效睡得昏天黑地,并且一觉到天亮,整夜无梦。
  
  夜里能不做梦这是很神奇的,最起码秦筝鲜少有不做梦的时候。
  
  眼睛还没睁开,她心里就哈哈大笑了,这一觉,睡得太爽了!
  
  翻身,身边空空,这偌大的床看来一晚都是自己的,对云战能守信,她还是很满意的。
  
  鼻子也通了,心情更好了,睁开眼,看着床顶都觉得好看。
  
  坐起身,秦筝打算下床。
  
  低头,看见的却是自己半敞开的中衣。里面的肚兜绳子也被解开了,此时算是挂在她身上。
  
  拧眉,她第一怀疑的就是她睡着的时候遭受到了什么。但看看自己身上那处于要消褪状态的红疙瘩,她释然,这应该是她自己抓的。
  
  便是睡得再深,身上这些疙瘩也肯定痒的很,所以,这一夜她也没消停嘛,就和这些疙瘩做斗争了。
  
  撩开床帐,下床,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,云战也不知去哪儿了。
  
  没准儿这厮半夜实在太困就去他下属的房间睡觉了也说不定,反正他是老大,他若去了,那他的下属肯定会将床让出来。
  
  所以嘛,有这么简单的方法,干嘛非得和她一个房间?
  
  昨天的汤药确实很有效,不止秦筝觉得好了很多,顾尚文也是如此。发烧的症状没有了,他那风流书生的模样又出现了。
  
  两个病号貌似起的最晚,顾尚文走到楼梯时,看到刚走出房间的秦筝,他停下等候。
  
  “王妃,早啊。”一身白衫,他干净的很。
  
  “早。”走过来,上下看了一通顾尚文,秦筝眉眼弯弯笑起来,“看来,你昨儿吃的马粪蛋儿很有效嘛。”
  
  “这汤药确实很有效,虽然我这一晚如同昏迷了一样。”忽略秦筝的调侃,他心里暗暗重复,他吃的是糖。
  
  “彼此彼此,我一夜无梦。”往楼下走,楼下的桌子上已摆好了早餐,当然的,还有汤药。
  
  其他人貌似都用完了早饭,仅剩他们二人。
  
  走下来,各自落座,在这里,身份什么的好像没人会在乎。行军在外,一切从简。
  
  俩人是病号,吃的也是一样的,清粥青菜,俩人都是满脸菜色。
  
  用过早饭,照旧吃药,这次顾尚文也学着秦筝将大药丸子先全部弄成小块,然后再吃。
  
  秦筝本是想借机再恶心恶心他,结果他开始学她,也让她没了机会。
  
  速战速决的快速吃光药,秦筝以眼神儿鼓励顾尚文再接再厉,她先走了出去。
  
  今儿天气不错,太阳挂在东方,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。天空湛蓝,几块白云飘在其上,好像很近很近,只需一伸手就能碰得到。
  
  这是来到西南之后第一次以这么轻松的心情来看天空,而且真的美极了。
  
  马匹已在驿站外准备好,从敞开的大门就看得到。
  
  秦筝快步走出去,门外,三十多匹马队列,个个矫健。
  
  云战的护卫都已经到齐了,而云战,也在。
  
  他在最前,一匹黑的发亮的马,人帅,马也帅。
  
  走过去,秦筝一路笑眯眯,心情极其好。
  
  “咱们可以走了?”想必就是在等她和顾尚文,俩病号,他们倒是真的很迁就。
  
  身姿挺拔,云战转过身,恍若兀自移动的石墙。
  
  垂眸,面前的人儿正仰脸看着自己,白嫩的脸上还有些颜色浅淡的疙瘩,但看起来已经好了很多了。
  
  “吃过药了?”面色无波,配上他低沉的声音,极具男人味儿。
  
  点点头,秦筝抬手摸了摸脖子,“那药很有效,看我的红疙瘩都消的差不多了。”
  
  视线于她白皙的脖颈间滑过,云战点点头,“好了很多。”后半夜的时候她身上的那些红疙瘩就开始消退了,他亲眼所见。
  
  但秦筝并不知,而且,在云战无波的脸上也根本就什么都看不出来。
  
  “咱们回去骑马?可是我不会。”抬手摸了摸马儿的毛,真的很顺很滑,这马儿被伺候的真好。
  
  “你我共乘一骑。”云战淡然告知,其实就算她会骑马,也是不会让她骑的,因为她肯定会落后。
  
  “也成,有劳大元帅了。”点点头,秦筝倒是也乐得。尽管心里明白,坐他驾驭的马,肯定不会很舒服。
  
  顾尚文很快出来,队伍启程。
  
  秦筝被云战单手拦腰扔到马背上,她一把抓住马鬃毛,纵观整个队伍,她的样子最狼狈。
  
  顾尚文这不会武功的都能很好的骑马,一瞧见秦筝那慌乱的样子,他不禁笑,总算有他擅长而秦筝不擅长的了。
  
  策马狂奔,迎面的风就像被扇巴掌似的,一掌接着一掌,秦筝都没法呼吸了。
  
  扭头,将脸埋进云战的怀里,这是个绝佳的方法。
  
  迎着风,云战的五官看起来更为刚硬,微微垂眸看了一眼怀里的人儿,他脸庞的线条柔和了些。
  
  抬起一只手臂,搂住了怀里的人儿,秦筝也反手抱住他的腰,马儿颠簸,此时却是极稳。
  
  “云战,你真结实。”环在他腰后的手不老实,试图捏他的肉,但根本捏不起来,紧绷绷的。
  
  她声音不大,但云战也听得清楚。
  
  “不许乱摸。”她的捏掐,在他看来那就是摸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