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63、来见我

063、来见我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0
  
  这一天的闹腾终于落下帷幕,待得从皇宫里出来时,天色已经暗下来了。
  
  今天的天气也变了,寒风在吹,空中有雪屑在飞,吹在脸上冰冰凉。
  
  马车里,秦筝四仰八叉的躺在那儿,脑袋枕着折叠整齐的毛毯,这一天可把她累死了。
  
  从没试过一整天都坐在那儿一动不动,看着别人嘻嘻哈哈她连个表情都不能做。
  
  云战稳坐一旁若有所思,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,每一件都值得深入研究。
  
  “听说,今天钦天监有人给你看相,说你命犯铁桃花。”终于,先问这件事,云战的声音淡淡的,但他能第一个就问这事儿,表明他很在意。
  
  愣了愣,秦筝冷哼,“听他胡说八道?给我算命,我都已经知道他今晚要拉肚了,他自己有没有算出来?信口胡诌,满屋子的人都在笑我。”那些人简直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,她自己都要笑出来了。
  
  云战却脸色无波,“打不散的铁桃花!”
  
  “听他吹?云战,你信了?”歪头看着那人,车厢里的油灯也不太亮,他的脸也模模糊糊的。
  
  “不信!但,很介意。”就像一根刺,插在了心头上。
  
  撇嘴,秦筝的小脸儿在那幽幽灯火中也在泛光,“介意是应该的,让你也知道,我这种女人也有人追求的。”
  
  伸手,长长地手臂很轻易的拍打在她的脑门上,“变心之前,想想你会是什么下场。”
  
  秦筝嘻嘻笑,整张脸花朵一样,“打断我的腿儿嘛!不过大元帅一看见我的白腿眼睛就直了,早把那打断它的事儿给忘了。<>”抬起自己的腿特意到他面前晃悠了一圈,得意的很。
  
  “铁桃花?原来桃花运还分很多种。”云战冷声的说着,那棱角分明的脸庞除了冷冽,还有丝丝的醋意在里面。
  
  秦筝笑不可抑,“是啊,我也是今儿才知道。那小老头说的头头是道,但他越说的头头是道,我就越像个笑话。你都不知道那些女人笑得呀,我成了这世上最大的笑话。”摇摇头,她现在想起来也很无语。
  
  “愚蠢的人以为这世上所有人都与她们一样愚蠢。”简单一句话,云战让人瞬间开心起来。
  
  “这话说得对,大元帅,你很会哄人哦。”用腿轻轻的撞他的腿,秦筝笑眯眯的侧躺在那儿,看起来就像个美人鱼。
  
  “东齐使团中的那个男人,你认识。”这话不是疑问句,是肯定句。
  
  眨眨眼,秦筝停止再与他玩闹。
  
  “我说了的话你要镇定好么?”若他知道是段冉,也不知会不会立即控制不住去宰了他。
  
  云战的表情也变得冷冽,“说。”
  
  “他是段冉。”看着他幽深的眼眸,秦筝一字一句道。
  
  诚如她所想,段冉两个字说出来,云战的脸立即变成黑色,“段冉?”怪不得,一个寻常的幕僚怎么可能是那个样子。
  
  “看见他在,我也很奇怪,差点控制不住自己。”想起段冉那无时无刻不再笑的眉眼,她就很想冲过去把他撕扯成碎片。
  
  下颌紧绷,云战的情绪外露很明显,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。
  
  “生气了?别生气,你说过,生气的话就会中了他的计。”坐起身,秦筝仰脸近距离的看着他,这人沉郁的样子也很帅。<>
  
  其实也只是在她眼里帅,若随便叫个外人来看,云战这样子肯定会吓着人。
  
  “这次不是中计的问题,而是,他就在眼前。”在眼皮底下晃,却不能把他怎么样。
  
  “算了,在眼前就在眼前喽!反正以后有很多机会,他们是会回东齐的吧,路上也有机会呀。大元帅,咱们有很多机会。”那时是他安慰她,现在,调换了。
  
  垂眸看着她就在自己下巴底下那眼巴巴瞅着的模样,云战抬手抚着她的脸颊,眸色深沉,那颜色分外浓郁。
  
  任他摩挲,秦筝笑眯眯,她知道自己笑起来是什么样子,宽慰人心最有用了。
  
  眼底的沉郁渐渐消寂,云战抚摸着她的脸颊,那粗砺的手指恍若下一刻就会将她的皮肤磨坏。
  
  “对了,我还有件事要跟你说,你们云家人是不是都有防护罩啊?我也看不见云赢天。在皇城还有没有其他的云家人,若是可以带来给我瞧瞧。”说起这个,秦筝坐直了身体,她觉得十分神奇。
  
  云战似乎也没想到,眉尾微扬,“真的?”
  
  “嗯。我看不见他,和你一样,什么都看不见。倒是他娘他老婆我都看到了,一个十分有手段,一个心狠手辣。”眼睛睁的大,今儿她看见了不少人,可那满场,只有云战和云赢天看不见。
  
  “真是神奇。”淡淡的叹道,他那语气有些讽刺。
  
  “是啊,说不定你们云家人还真是天家人,我这等凡夫俗子窥探不得。”暗自摇头,秦筝不免撇嘴,原来这世上也不止云战一人特别。
  
  “所以呢?你对他感兴趣了?”云战可是没忘,秦筝曾经说过,若是再有一个和他一样让她看不透的人,她说不定会对其感兴趣。<>
  
  秦筝立即睁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道:“大元帅,他有媳妇有孩子,我对别人的丈夫可不感兴趣。”
  
  眸子闪过一抹笑,云战抬手抓了抓她的头,“你这脑子必定是上下左右都调换了,否则怎么会有如此多离奇的想法。”别人的丈夫?只要未嫁,可以选择任何人的丈夫。
  
  “这想法叫离奇?好吧,那你就当做我是别具一格吧。”推开他的手,秦筝无语。对别人的丈夫不感兴趣居然叫做离奇,这个世界果然和那个世界不一样。
  
  “说真的,云赢天看起来确实像个皇帝的样子。我以为,他是那种第一眼就能看出是很虚伪的人,但他不是,他那种帝王的气息打从骨子里渗透出来。不过,他也确实是个高手,做了那么多龌龊的事,本身却看不出龌龊来。”啧啧叹息,玩弄权术之人果然与寻常卑鄙小人不同。
  
  “你以前小看他了。”云战沉声,云赢天确实不是一般人。
  
  “算不上小看,没高看而已。现在见着本人,再瞧瞧他身后那些人,确实不好对付。不过咧,他自己家那么热闹,我觉得他势必也不好过。”说着说着,秦筝反而笑起来。这么多年他一个子嗣都没有,他的皇后心狠手辣的残害他与其他妃子孕出的孩子,想必他心里也是极为不爽。不过他又不能将他的皇后怎么样,想必这皇后本家也是很有势力的。
  
  “女人太多,势力纠缠,就会是这种场面。你现在是否很得意?”云战声线无温的说着,最后扬眉问了那么一句,惹得秦筝立即轻叱。
  
  “想让我夸你?哎呀,大元帅洁身自好,这世上再也没有像大元帅一样的人了。我真是三生有幸,积了八辈子的德才能嫁给大元帅,我真得给自己磕几个头,运气怎么就这么好。”直拍大腿,秦筝说的愈发夸张,长耳朵的都听得出来,她说的假的不能再假了。
  
  看云战那模样,这厮就爱听她夸他,也不管是真情假意,真是怪口味儿。
  
  伸出铁臂,云战将那个兀自表情夸张的人儿揽入怀中,她柔软的就好像可以任他揉搓。
  
  “铁桃花?往后你出门就装疯卖傻,我倒是想看看,谁会是你的铁桃花。”她总是装疯卖傻,还会有人喜欢上她的傻样子?若真是那样,他也就无话可说了。那时,他会与那人手底下见真章,觊觎他的女人,一定得付出代价。
  
  一听这话,秦筝连连翻白眼儿,“哥哥,能别再想这个了么?咱算不上倾国倾城,娇艳多姿还算得上,有人会爱慕也正常,只要我不乱想你就不用担心你的头上会有小绿帽。”
  
  “我不是你哥哥。”头顶的人很冷淡的回答,将秦筝那些话都掠过,却是否定了她这句话。
  
  哽了哽,秦筝仰头瞅着他,他的下颌弧线刚硬,男人味儿十足。
  
  “说的好像我很想做你妹妹似的。”她那只是一个感叹词罢了,她这个哥哥并不是指他真的是她哥哥。
  
  “若你是我妹妹,咱俩将难容于世。不过、、、、”不过之后,他却是停了。
  
  秦筝来兴致,靠在他肩头仰头直盯着他,“不过什么?”不过他会逆天而行,就算全天下都咒骂他们,也誓要在一起?
  
  这是秦筝心里所想的,当然了,女人都喜欢听。
  
  垂眸,云战看着她,面色无波,“不过我不会看上你。”淡淡的一句话,将秦筝的幻想彻底打破。
  
  无语,秦筝立即给了他一个白眼儿,“扫兴。”
  
  云战不语,但他说的是事实,若她是他妹妹,他连一眼也不会多看她。
  
  回到府邸,天色彻底暗下来,寒风吹袭,雪花飘落,这就是寒冬。
  
  冒着大风和曹纲快速的回到珍琅院,而云战,则去安排事情了。他已知道段冉就在皇城,势必不会坐视不管,他肯定会有所安排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他暂时不会对段冉做什么。
  
  奔回卧室,秦筝连连大呼太冷了,一直呆在这里的小桂则看着秦筝笑眯眯。
  
  “别笑了,快给我弄点热水,我要泡澡。”泡掉从皇宫带回来的怨气。
  
  小桂马上去办,这边秦筝开始自动的脱衣。
  
  外面的风带着呼啸的声音,在这房间里听得一清二楚。
  
  听着风声,一边解下稍厚的外裙,只剩下里衣。秦筝虽是不高,但身材匀称,单薄的里衣勾勒出姣好的身段,她的背影十分有诱惑力。
  
  蓦地,听见风顺着房门吹进来的声音,她也感觉到了寒冷。回头,房门开了一条缝,寒风正从门缝里吹进来。
  
  拧眉,这小桂出去也不关好门。
  
  几步跳过去推上门,那风吹透了薄薄的里衣,冷的她不禁缩脖子。
  
  回身,冲到暖炉前,还是这里暖和。
  
  抬手解领口的扣子,眼角余光却瞥到了床边似乎多出来个什么。
  
  刷的扭头,床边白色的床单上蹲着一个灰色的小身影,让她瞬时皱起眉峰。
  
  “段冉,你这个王八蛋又跑来做什么?”这次没有任何迟疑,秦筝张嘴就骂,拾起一旁椅子上自己刚刚脱下来的裙子用力的扔过去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