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67、做皇后?

067、做皇后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0?
  
  这大雨一夜未停,好似天露了一样,下个不停。--
  
  房顶窗户被拍打的好像要碎了一样,让睡在里面的人同样一夜不安。
  
  天色转亮,大雨还在继续,马蹄声伴随着雨声一夜没停,也不知外面怎么样了。
  
  半睡半醒休息了一夜,秦筝好了很多,天色亮了,她就醒了,听着外面的动静,再也睡不着。
  
  雨声太大,将其他的声音有效的盖住,让她听不仔细。
  
  最后终于坐不住了,下床,慢步的走向门外。
  
  推开门,走廊里静悄悄的,除却雨声,还能听到楼下有动静。
  
  司徒先生说话的声音,带着几分嘶哑,这一夜,他都没休息。
  
  走至楼梯边,扶着栏杆往下一看,一楼大厅里满是受伤的人。是断后的亲卫,他们回来了。
  
  提起裙子,秦筝迈着楼梯下楼,声音引起楼下人的注意。
  
  “王妃,您这么早就起了?”看见是秦筝,司徒先生问道。
  
  “嗯。云战呢?”环视一圈,云战不在。
  
  “王爷在外面呢。”司徒先生的语气有几分低落,听起来让人也感觉不好了。
  
  “他们、、、”细数一下,亲卫的人数少了大半。秦筝立即知道了,那些人怕是已经阵亡了。
  
  司徒先生点点头,一边将手中带血的纱布扔进水桶内。
  
  闭了闭眼睛,秦筝走向门口。<>推开门,入眼的就是已经积水的地面,所幸地基比地面高很多,否则这水就冲进来了。
  
  迈出去,房檐能遮挡一部分的雨水,扭头向左侧看去,那边的走廊里聚满了人。
  
  其中云战也在,他那么挺拔那么魁伟,总是一眼就看得到。
  
  顺着房檐下走过去,还未走到近前,秦筝就看到了飘散在半空的死气。心下一沉,阵亡的亲卫可能都在那里。
  
  走过去,亲兵让开,秦筝也看到了躺在那里的永远再也站不起来的亲卫们。死亡十一人,被并排的摆放在那里,看起来仍旧很刚毅。
  
  走至云战身边,秦筝在这群人是最娇小的,人群围住她,在外基本看不到她的身影。
  
  玄色的劲装,下半身却都被雨水淋湿了。云战垂眸看了秦筝一眼,她那小脸儿依旧泛白。
  
  “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?”伴着雨声,他的声音也低沉的发哑。
  
  “睡不着。”秦筝淡淡回应,同时抓住了他的手。
  
  回握住,她的手被他包裹起来。
  
  “你的伤还疼么?”询问,眼睛却是注视着那些失去生命的战士。
  
  “不疼。”沉稳回答,便是疼,他也不会说。
  
  “那些刺客呢?让他们逃了么?”他们人太多,现在想想还觉得不太现实,那些人就好像随着大雨倾盆从天上跳下来的一样。
  
  “逃走几十人。”只逃走几十人,剩下的全部葬身于此。
  
  深深吸口气,秦筝暗暗的咬紧牙根,云赢天还是觉得自己的麻烦不够大,皇城闹腾的不行,他却居然还有时间部署对付云战。<>
  
  “王爷,您回房休息吧。属下会负责将兄弟们安放好,待得雨停下,先送他们回天阳关。”亲兵队长走过来,劝云战回去休息。
  
  “先将他们阵亡的消息转告他们家人,慰问金都带上,不许少一个子儿。”无论是铁甲军还是他的亲卫亲兵,若阵亡,家属都会得到厚重的慰问金,抵得上人活着时二十多年的饷银。
  
  “是。”队长领命,这种事他已做过不止一回了。
  
  “回去吧,就算你钢筋铁骨,也得休息。”拽着云战离开这里,她明白他此时心里的感受,但,这些事不会因为他继续在这里就能回转。
  
  回到房间,云战去清理了一下自己,换上干净的衣服,随后躺在床上便陷入了睡眠当中。
  
  他说他睡觉向来浅眠,但这时候看着他也几乎是深眠了。受伤,流血,耗尽体力,又一夜奔波不眠不休,不会累才怪。
  
  坐在床边,秦筝就那么看着他,泛白的脸有着淡淡的宁静。
  
  其实就算什么都不做,就这么看着他也挺好的。
  
  那张脸,棱角都是刚硬的,虽不知他最终的理想是什么,但现在能一直坚持,他心里肯定有信念。
  
  秦筝想了解,想深入的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。
  
  暗暗叹口气,看起来,似乎真的男人比女人活的难,尤其是云战这样的男人。
  
  昨天厮杀的场面仍旧历历在目,秦筝细细琢磨自己忽然病倒的原因,怕是还是自己以前说的太多了。不管是什么事情,只要看到了觉得好玩儿了就说出来。
  
  人家算命的给别人算过命之后还会烧香酬天呢,她却没在意过那些,只是想说便说了。<>
  
  看来日后,她得管住自己的嘴了,挑拣重要的说,那些不重要的,东家长西家短的就当做没看到,再也不要说出来了。
  
  她心里自责,自责往日总是玩笑似的说破天机,关键时刻顶不上用处,真是没用。
  
  思及此次事件的罪魁祸首云赢天,秦筝倒也真是佩服他。东齐虎视眈眈,若不是有云战在其中顶着,他还会这么消停?
  
  可他似乎并不知道这些似的,一意的想要抢夺回西南,打压云战。若西南真被他收回,怕是用不了多久那里就成了东齐的地盘了。
  
  看来皇城的乱子他并不太在意,他倒是和她挺像的,只做自己要做的,别人的死活和自己无关。
  
  但作为普通人的话她这样没问题,可他是皇帝,这样可就不成了。
  
  云赢天蹬鼻子上脸,就这样任由他蹬下去不成,势必得给他点教训才是。
  
  但这之间相差着十万八千里呢,想要教训哪是那么容易的。
  
  兀自琢磨,外面的大雨却渐渐的转小了。
  
  这个季节,下雨的话特别的冷,就好像是下的冰水,透心凉。
  
  在这个驿站里,一共停留了两天,雨停了之后,一队人先送亲卫的遗体回天云关,他们速度很快。
  
  后续队伍也出发,这次,队伍里凭空少了很多人。
  
  小桂有些伤感,那些人她差不多都认识,但是以后,却永远都见不到了。
  
  站在马车边上,小桂还沉浸在伤感当中。
  
  而不远处的驿站门口,秦筝正在用力的拖住云战。
  
  “你的线还没拆呢,不能骑马。”双手抓住,脚尖蹭地,屁股后撅,秦筝用尽了力气拖住他。
  
  云战明显很无奈,冷硬的脸庞难得的氤氲着柔和,“我不坐马车,快进去吧。”他从来没坐过马车,马车是为女人准备的。
  
  “不行!骑马太颠簸,你的伤口会崩开的。”死也不让,秦筝固执起来时也很难缠。
  
  队伍都已经准备好,只等那两个还在纠缠的人。顾尚文看热闹,觉得这场面好玩儿极了。
  
  向前一步,云战抬手拍拍她的头,“听话,咱们速度不快,肯定不会崩开。”他一堂堂大元帅,窝在马车里成什么样子。
  
  秦筝摇头,如拨浪鼓一样,“不行,必须听我的。”
  
  “听话,否则我可动手了。”冷下脸来恐吓,这是云战最常用的一招儿。
  
  然而,这招儿对秦筝完全不管用,“打吧,打完了就去坐车。”身子一扭,将屁股让出来,随便。
  
  云战没招儿,最后忽然俯身,一把将秦筝扛到没受伤的那侧肩上,她整个人倒挂在他肩膀上。
  
  “云战,你干嘛?”挂着,她抓住他后背的衣服想要捶打挣扎。但一想他后背还有伤,立即就停下来了,改成了蹬腿儿。
  
  “既然不放心,那就随我骑马吧。”反正无论说什么他是都不会坐马车的。
  
  扛着她走,在所有人面前走过,大家的视线都定在他们身上,那场面的搞笑程度可想而知。
  
  顾尚文忍不住的轻笑,也亏得秦筝长得娇小,要真是个也同样高壮的女人,云战这一下不止扛不起来,还得把自己撂倒。
  
  扛着秦筝,云战步伐稳健,她这个体重,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。
  
  走至他的马前,这马长得帅的很。皮毛黑亮黑亮的,没有阳光好似都在反光。那鬃毛更是打理的时髦,额前一缕刘海儿,随着风吹朝着一侧飘,这是马中的贵族。
  
  将肩上的人扔到马上,秦筝一下子抓住马儿的鬃毛,细看之下发现,这马儿的鬃毛不止特别长特别亮,还是波浪形的。
  
  “你居然还烫发?你这头发比我的都好。”摸,略显爱不释手,这马儿真帅。
  
  云战跃上马背,于秦筝的身后坐稳,用没受伤的手臂抓住缰绳,便是再帅的马,也得让人骑着。
  
  “喜欢马?”听她在那儿和马说话,云战低声道。
  
  “这么俊的马我喜欢,太好看了!”赞叹,秦筝的手还在马儿的鬃毛上,都忘了刚刚还在固执的不让云战骑马。
  
  “你可以学骑马,不过你这腿儿太短,可能够不到马镫。”身后的人先给予希望,然后再给狠狠一击。
  
  秦筝听得翻白眼儿,“是啊是啊,大元帅的腿多长。”这个她反驳不得,本来就没人家腿长。
  
  队伍启程,这次,大家都在无形中放松了很多。尽管在这西南也有突袭这种事情发生,但毕竟在自己的地盘儿中,要比别处放心很多。
  
  和云战共乘一骑,这马品种好,自然要比其他的马稳得多。速度不快,坐在马背上也很稳当,秦筝自然也放心很多,这样就不会将云战的伤口颠簸崩开。
  
  雨虽然不下,可是天空阴沉,而且刚下过雨,气温很低,虽比不上皇城那种寒冷,可吹在脸上的风仍旧很凉。
  
  一马当先,秦筝跟着云战一直在最前面,阴沉的天空下,挂着树叶的树也显得十分黯淡。
  
  身子向后,秦筝靠在云战怀里,他用没受伤的手驾马,另一只手则放在了她的腰间。
  
  抓住他的手,感觉自己两只手才及得上他一只手的大小。
  
  “云战,我这样靠着你你疼么?”想起他手臂上的伤,秦筝望着远处小声道。
  
  “不疼。”其实他好似永远都是这个回答,他不会有说疼的时候。
  
  “云战,我仔细想了想那天的事,我觉得我那天突然生病就是因为那天要出事儿。”和着马蹄声,秦筝声音不大的说着,但云战听得清楚。
  
  “何出此言?”云战不觉得和她有关系,这种突然的袭击在这二十多年中发生过无数次,已经数不清了,他还觉得是他连累了她呢!如不是因为他,她怎会受到如此惊吓。
  
  “有句古话叫做天机不可泄露,有特殊技能的人都会伴随着先天的缺陷。就像段冉,他从小就有病,不吃药就不行。我以前是残疾,虽然是人为的,但这应该也是上天给予特殊技能的同时又施加的缺陷。可现在我很健康,又有大元帅你这么拉风的男人,我太不正常了。不仅这样,我看见了什么都说出来,这等于泄露了天机,所以,这次发生的事我就没看见。”说着说着,她觉得就是这样。
  
  “胡扯。”身后的人不觉如此,虽然人很渺小,但未必会一直被天掌控,还有句话叫做人定胜天。
  
  秦筝撅嘴哼了哼,“我是认真的。从此以后,我不会再胡乱的将看到的说出来,你要理解我啊,不是要故意的隐瞒。”
  
  “成,你想怎样便怎样吧。”云战也不强求,只要她心里舒服就行。她这小脑袋想的太多,他管不了她的脑子,就让她自己看着办吧。
  
  “我说的是真的,往后我只说重要的,不重要的,我就自己看一乐呵。到时我自己笑,你可别当我是神经病了。”她虽是说的认真,但那语气听起来也让人发笑。似乎她就是有这个本事,将任何话都表达的特别搞笑。
  
  “不理你。”云战简单回答,他就当做看不见,视而不见的本事他可比任何人都厉害。
  
  “好呀,那就不理我。”仰头看了他一眼,那下颌刚硬,此时却载着柔和。
  
  天空依旧阴沉,但这西南的官道十分宽敞,一天一夜的大雨过后,这官道依旧还是那般平坦宽阔。
  
  马儿走起来也很轻松,踢踢踏踏,踏着潮湿的路面一直向前。
  
  靠在云战身上昏昏欲睡,虽然她可能给云战带来了不方便,但这般粘腻着,想来他也是不会厌烦的。
  
  路过小镇,这小镇稀稀拉拉的一直绵延出去很远,宽敞的大道更是将小镇一分为二,经过时能清楚的看到大道两侧的小镇状况。
  
  有欢天喜地的唢呐声远远传来,秦筝睁开眼,翘起屁股看过去,便是目力不及,但那大红的颜色喜气洋洋还是进入了眼中。
  
  “成亲的。”睡意消失,秦筝来了兴致,随着越来越近,那在官道下的小路上前行的接亲队伍也更清楚的进入眼里。
  
  新郎骑着高头大马在最前,后面是喜气洋洋吹着唢呐的队伍,那些人好像天生会演戏似的,一边走一边跳,将整个队伍弄得热热闹闹。
  
  后面是花轿,四个人抬着,虽没都穿着红衣,但是戴着红帽子,也喜气的很。
  
  花轿最后,几个人赶着牛车,车上拉着陪嫁,几袋子粮食,还有赶在最后面的几只羊。
  
  “真是简朴啊!不过看起来真热闹,咱们俩那时好像没有吹唢呐的。”静悄悄的,她什么声音都没听到。
  
  她一说这个,身后的人明显的直起了身体,“嗯。”回答,他也承认,那时他根本不觉得那是他的婚礼。
  
  秦筝眨了眨眼,“明明是明媒正娶吧,但怎么感觉我是个小妾呢?悄无声息的被送进你那荒芜的府邸,然后我就变成你的王妃了。”连天地都没拜,在这古代其实也不算成亲吧。
  
  “回天阳关,咱们重新拜堂成亲。”身后的人沉声道,而且很明显他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说这句话的。
  
  挑眉,秦筝忍不住笑,“那咱俩就是二婚了!”
  
  “瞎说!”云战搂住她。他能很冷静的说出刚刚的话来,那就证明他是真的想娶秦筝为妻,这是很严肃的,她却好像当做笑话了。
  
  “别生气。再和你结婚也成啊,不过我可不会轻易答应。大元帅,你求婚吧。”既然他想重来一次,那就干脆从头开始。
  
  “求婚?求你嫁给我?”还需要求么?她本就是他的王妃。
  
  “没诚意。算了,这个就不提了。”摇摇头,秦筝不满意。扭头看着那接亲的队伍越走越远,她眉眼弯弯,暗暗祝福他们幸福。
  
  云战不解她的想法,他想要与她共度一生,这诚意就已经很足了。
  
  一路回天阳关,这一路,秦筝的确守口如瓶,她便是看见了什么稀奇的,也绝不会再告诉云战,哪怕一直自己偷着乐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