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69、识破、很笨

069、识破、很笨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0
  
  秦通的回信很快就回来了,看来他还是挺急切的。--这些日子以来,他染上了风寒,但是吃药一直不好,渐渐地,他开始咳嗽,有时候一整夜都睡不着,咳的厉害。
  
  就在这时,来了这么一封信,还说秦筝预见到了他想要改变现状的方法,他能不激动才怪。
  
  顾尚文将信急忙的给秦筝送来,假惺惺的赶在云战不在的时候。
  
  接过信,秦筝上下的扫了顾尚文一遍,秦筝啧啧两声,“顾尚文,要说你这小子脑子聪明吧,可有时候怎么就那么笨呢?”
  
  不解,顾尚文看着秦筝,“王妃何出此言?”
  
  “何出此言?你这转头就背叛的本事可真是强,让我实在想不到啊。”开始围着他转圈,秦筝满脸似笑非笑。
  
  一听这个,顾尚文立即知道怎么回事儿了,“王爷告诉您了?”
  
  眯着眼睛笑笑,秦筝悠然道:“我们是什么关系?你们是什么关系?你认为,是你们近还是我们近?”
  
  顾尚文叹口气,“十几年的兄弟也及不上王妃您啊。”只需秦筝勾勾手指,云战骨头就酥了。
  
  秦筝笑得得意,将信拿起来拆开,秦通的字迹落入眼中。
  
  “看,他果然很急吧。原来我这腿,是那老毒妇使得坏,果真毒啊。”秦通交代了她腿里的铁钉是谁主使人钉进去的,诚实交代,要秦筝念着父女之情一定要告诉他解决的方法。
  
  顾尚文眸子闪了闪,什么都没说,云战猜测的果然准备,秦通确实将事情赖到了他夫人的身上。
  
  “他还说,会帮你保守秘密顾尚文,你‘爱慕’我的事情他就当做不知道。<>哈哈。”秦筝笑起来,很是开心。
  
  顾尚文也笑,也亏得早就告诉了云战,若是一直隐瞒,待得哪天云战突然发现他还曾‘爱慕’过秦筝,他可就糟了。
  
  “给他回信吧,告诉他方法,一定要尽快抓紧的让秦瑟怀孕,最好是女婴。”事情的进展很顺利,现在只要宫里的探子冒充秦通的眼线给秦瑟送点药,那一切就圆满了。
  
  “这次咱们的回信可以慢些,故意吊着他,让他着急。待得信送到之时,他连怀疑都会忘记的。”顾尚文会琢磨人心,一点点细节也准备好。
  
  点点头,秦筝也同意,“嗯,成,你看着办吧。有云战在背后给你撑腰,是不是特有底气啊?”又提起这茬,顾尚文无话可说。
  
  叹口气,秦筝抬手拍拍他肩膀,“行了,我也不怨你,你这是习惯成自然。自己的事儿不被云战知道你心里不舒坦,我理解。”这样也好,总比会藏着掖着的人要好得多。
  
  顾尚文讪笑,“那小生就多谢王妃夸奖了。”
  
  “客气客气,把这事儿办好,我还夸你。”笑眼弯弯,她那样子特别好看。
  
  “得令,小生这就去办。”拱手作揖,顾尚文转身离开,被秦筝损,他还真是无还嘴之力。
  
  掂量着秦通那老不死的来信,秦筝连连摇头。秦通对她,应当是又恨又怕的。她的存在,应当是他的一个耻辱,但是她的眼睛总是能看到一些其他的东西,又让他感到害怕。
  
  他想知道,但又害怕知道,这人心思够复杂的。
  
  不过不管他是害怕还是恨,现在他都不得不求她了,因为他真的很相信她的眼睛。
  
  十几年来,秦筝说过的每件事都真实发生了,他对此深信不疑。<>
  
  这算是他的弱点,但是他自己并不知道。
  
  新年将至,天阳关也迎来了新一次的财宝大放送,皇城送军饷来了。
  
  御林军押送,直到天阳关,他们一大半儿的人都趴下了,这里的气候,果然比刀剑还好使。
  
  铁甲军迎去接手,那九十七车的军饷被一车一车的送到了天阳关。
  
  第一次看见这么多银子,秦筝可谓大开眼界。车并排的停在校场,然后所有的箱子都被打开,太阳一照,那光闪的,眼睛都快瞎了。
  
  “哇,发财了。”秦筝眯着眼睛,赞叹不已。
  
  身边,云战长身而立,闻言,眸子掠过一丝笑,“这是军饷,要发给将士的。”
  
  “我知道。不过,能给我一车不?”有了一车,那就发了。
  
  “每个人都发到军饷,若是还能剩下,就都给你。”看她那贪财的样子,云战答应,钱财而已,他还是能满足的。
  
  一听,秦筝不免激动,转身凑到云战面前,抓住他的手臂仰脸看着他,眼睛瞪的大,“真的?都给我?”
  
  “嗯,都给你。”垂眸注视着她,那小模样可爱极了。
  
  “谢谢,大元帅你真大方。”夸赞,这可是诚心诚意的在夸。
  
  云赢天即使不想给钱,但也不得不给,他若是不给,他这皇帝也甭想做了。
  
  出了这么多血,其实也是他应该的,他害的云战的亲卫十几人丧命,几十人重伤,这都是他应该赔偿的。
  
  年末发军饷,这个时候最为热闹,天阳关里出出进进的都是银子,闪花所有人的眼。<>
  
  不止所有将士,连小桂和曹纲都得到了一大笔,饷银丰厚。便是这铁甲军危险性高,但也值得拼命。
  
  云战手底下的账房,那可厉害,四个老头,八个小兵,个个算盘不离手。那手指头像安了发条一样,噼里啪啦的可以一天不停。
  
  秦筝看的眼花缭乱,她对算盘一窍不通,还不如让她心算来得快。
  
  天阳关的将士先领饷银,队排的长,每个领到手的都笑容满面。年末是最为期待的,因为年末的时候发的饷银最多。
  
  秦筝坐在窗边的圈椅上看着,旁边是小桌,那边的圈椅上坐着的是顾尚文,他是奉命监督。
  
  “看他们乐的,开花儿了都。哎呀,今晚山下的城里花楼要热闹了。”摇摇头,秦筝不自觉的说出来。
  
  顾尚文看了秦筝一眼,然后忍不住笑,“王妃又看见什么了?”想必那些小子的丑样子都被她看见了。
  
  “不能告诉你,自己猜去。不过你们王爷管的是宽松啊,去花楼都这么自由。”也对,过分管制,反倒会起反效果。
  
  “也只是这年末的时候宽松,一年啊,就两次。”顾尚文摇头,要真是那么宽松可不成,这铁甲军就散花儿了。
  
  “两次?一次年末,还有呢?”秦筝很想知道。
  
  “五月十五上阳节。”一年两次,其余时间谁敢随便去花楼啊。
  
  “上阳节?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从来没听小桂和曹纲提过还有这节日。
  
  “这西南独有的,原本是牧民供奉太阳神,后来就改成了上阳节。咱们驻扎西南,也就跟着过了。”有节日挺好的,甚至有时想,要是多几个节日,那就更好了。
  
  “原来如此。”点头,原来是这么回事儿。
  
  “四十万将士,都发个遍,你说这钱还能剩下多少?”数字太大,秦筝觉得可能剩不下多少。
  
  “肯定会剩下,王妃您就等着盆满钵满吧。”顾尚文觉得秦筝这是要发了,往后就是这铁甲军最富有的人。而最穷的人就要变成云战了,因为他的钱都要给秦筝了。
  
  秦筝笑眯眯,虽然她不是很贪财,但是看着那么多银子,她这贪财的心也被勾起来了。
  
  想象一下自己坐拥钱财无数,哈哈,做梦都会笑醒。
  
  发饷银,可得发个十天半月的,因为人数太多,地域又太广。
  
  天阳关发完之后,还要转移至别的大营,而云战也会去其他的大营视察,秦筝这跟屁虫也有机会跟着他四处走一遭了。
  
  上路,要带着几十车的饷银,几队的将士押送,铁甲军大旗飞舞,拉风的很。
  
  带上秦筝,秦筝带上小桂还有曹纲,当然的,还有她许久不见的轮椅。
  
  天阳关的地形不适合轮椅的行进,但是离开天阳关,就很适合了。
  
  轮椅上了马车,占据了一个人的位置,但那也必须带着,秦筝已经很久没坐过轮椅了。
  
  这一路是朝着南行进的,气候更温和,不似天阳关那么寒冷。
  
  一路上,村庄很多,耕地更广,这西南是个好地方。
  
  开着窗子,秦筝靠着车壁看着外面,树林茂密,去年的树叶还挂在树枝上,但地上也已经铺了一层了。
  
  蓦地,在树枝间穿行的一个小影引起了秦筝的注意,眯起眼睛,看着那黑色的小影在树枝间穿梭,很明显一直在跟着队伍。
  
  “王八蛋。”忍不住咒骂,惹得小桂不解。
  
  “小姐,您骂谁呢?”不会是骂她吧?她好像没犯什么错误。
  
  “谁也不是,别问那么多。”眼睛依旧盯着外面,秦筝咬牙切齿的,有点狰狞。
  
  听话不语,小桂却忍不住的往外看,但是除了树木,也没什么呀。
  
  那是一只灰突突的小麻雀,一只在跟着队伍,飞的快了,它就停在树枝间等一会儿。看起来悠闲恣意,很是潇洒。
  
  然而,注意到它的人却不这么认为,秦筝的眼睛都要红了。
  
  在天阳关他没办法随意出入,但现在可就不一样了,这里的树林太多,他可以随意的隐藏在里面而不被发现。
  
  便是想射杀,也比较困难
  
  似乎是知道秦筝发现了它,它跳跃的愈发欢快,但那样子更让秦筝生气。
  
  “得瑟。”看它那模样,秦筝也无语,明知道它是段冉吧,可那小麻雀又挺可爱的。刻意的做那些鸟儿根本做不出来的姿势,搞笑的很。
  
  看秦筝稀奇古怪的,小桂就更好奇了。或许是秦筝看见了什么她看不见的?但这荒山野岭的,有什么好玩儿的?
  
  抵达驿站,这里的驿站明显条件更好,宽敞的大院,马棚一长排,三层小楼,后面还有精美的花园。
  
  还没到达驿站就瞧见那小楼后面在冒热气,开始还以为在做饭,近了才知道,那花园里有个温泉。
  
  紧邻着山峦,这山下又有温泉,这实在是个好地方。
  
  秦筝本是也想欣赏欣赏,奈何那小麻雀一直在视线当中,在他们抵达驿站之时,它还飞上了马棚顶上,如此招摇实在气人。
  
  从马车上下来,秦筝一直盯着马棚上方,所幸这大院子里够宽敞,否则她这走路不看脚下非得跌倒不可。
  
  “小姐,轮椅。”曹纲专职推轮椅,追上秦筝,由他来推着她,免得走路了。
  
  眼睛不离那马棚上方,秦筝一屁股坐下,和曹纲有默契,坐下时正正好好的坐在轮椅上了。
  
  “小姐,你看什么呢?”曹纲低声,他是个不会随便张扬他人秘密的人。脸色沉定,左右脸各有一道疤痕,现在他看起来显得更凶了。
  
  “段冉。”小声告诉曹纲,这事儿不能让他人知道。
  
  曹纲立即警惕起来,顺着秦筝的视线看过去,那马棚上什么都没有。再细看,马棚上一角,一个小黑影蹲在那里,太小了,不易被发现。
  
  “怎么办?”曹纲压低了声音问道。若是射杀,很容易的。
  
  “不用管他,杀了这只麻雀,他还能用另外一只,杀不过来。”秦筝轻轻摇头,他这种技能没有天敌,没办法。
  
  曹纲收回视线,没有张扬。
  
  正看着呢,身后的曹纲轻咳了一声,秦筝收回视线,云战就已到了跟前。
  
  他本来就高,如今她坐在轮椅上看他,他整个人就更高了。如第一次见到他时的那样,恍若狂风席卷着乌云而来,气势磅礴。
  
  弯起唇角,秦筝笑眯眯,一张小脸儿花儿一样。
  
  “看什么呢?”下了马车,他远远的就瞧见她往天上看,失神的样子。以往,她可是会在第一时间找他的。
  
  眨眨眼,秦筝眉眼弯弯,白嫩的脸儿在反光,“很久没看到这么宁静的蓝天白云了,觉得有点像做梦。”天阳关每日都有风,和这里可真是天差地别,尽管距离并不远。
  
  “看吧,晚上你可以去温泉水里泡泡,更会觉得像做梦。”微微弯身,一只手撑在轮椅的扶手上,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脸蛋儿,细嫩的恍若豆腐。
  
  “还有温泉?这地儿不错,比天阳关好。”睁大了眼睛,她便是故作姿态也可爱。
  
  掐了掐她的脸蛋儿,云战随后起身离开,秦筝慢慢的转头看向马棚顶,那只小麻雀已经不见了。
  
  进入小楼,秦筝住在二楼,房间雅致,虽没有那么多值钱的摆设,但是一切都显得格外不同。
  
  推开后窗,那花园里袅袅的雾气先吸引了视线,水汽的味道冲入鼻腔,好闻的很。
  
  “真是温泉啊。”小桂也赞叹,她还没见过温泉呢。
  
  “嗯,真不错。”那小温泉不太大,但足以供四五个人同时下去泡了。
  
  不过想来这温泉也只是云战能享受,他人可未必有胆子下去。
  
  不禁赞叹这做主子就是好,能享受他人所不能享受的。
  
  小桂去整理用品,秦筝站在窗口往花园里看,修剪成排的树墙上,一个小影子在蹦跳。
  
  一眼就看到了它,秦筝随手拿起一旁桌子上的茶杯就扔了出去。距离远,她未必能扔过去,但就是为了吓唬它。
  
  茶杯落在草丛里,旁边树墙上的小麻雀扑棱棱飞起来,没有逃跑,反倒是朝着窗口飞了过来。
  
  一看它过来,秦筝瞪大眼睛,“还敢来?”
  
  小麻雀果然敢来,一下子落在窗台上,仰头盯着秦筝看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