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70、大元帅欺负人

070、大元帅欺负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0
  
  有过昨晚的事情,队伍再次启程时,一队人专门负责射杀沿途出没的鸟类。--也不管那些鸟儿是不是无辜的,宁可错杀一千不会放过一个。
  
  秦筝也无语了,经过昨晚,段冉再出现肯定会更加谨慎,才不会大张旗鼓的在天上飞呢。
  
  所以说啊,就任他飞着,知道哪只鸟是他,这样心里更有底,不至于抓瞎。而且反倒忙活的这些人浪费时间,付出重大体力和时间,还未必能射杀准确。
  
  这一路,这帮兵士简直没任何时间休息,冲着天空周围树林里出没的鸟儿射箭,箭法高端,他们所过之处尽是鸟儿尸体。
  
  终于抵达了长垣大营,这大营是边塞要地,因为南方紧邻的就是一个异族人的地界。
  
  大燕朝廷与他们没有联系,倒是寻常百姓与之有交流,通常他们会和大燕的商贩交换些生活用品之类的。
  
  虽是语言不通,但是商贸似乎都是相同的,以物易物,不用语言也能搞定。
  
  这异族人所在的地区山势起伏,地形复杂。也所幸是大燕对他们并没有觊觎之心,否则他们也根本抵挡不了大燕的大军,因为民间据说有人精通他们的语言,得知他们的人口很少,总共也不过两三万。
  
  对这异族,秦筝也是没什么兴趣,这世上除了大燕东齐这种大国,就必定还有一些小国小部落之类的。
  
  要允许他们的存在,否则,这世界就没办法向前迈步了。
  
  这大营要比雪山大营大得多,三面环山,一处出入口,中央平地宽广,所有的军帐驻扎在这里,放眼望去,密密麻麻,数不胜数。
  
  抵达大营,军饷车马直接行进到了账房前,兵将有序的一队一队轮班领饷银,排起了长龙队伍。<>
  
  这地儿气候湿润温和,和天阳关可是天差地别。要说平时这铁甲军的伙食是又咸又辣,那么在这里就必定顿顿离不开辣的,因为真得很湿润。
  
  “小姐,这地儿真不错。快新年了,这里还这么暖和。”无论是皇城还是天阳关,都很冷。
  
  “嗯,真的挺不错,就是这空气太潮湿了。时间久了,身体会不舒服。”但这种空气对皮肤应该很好,不会让皮肤缺水。
  
  点点头,小桂也这么认为,尽管她挺喜欢这里的温度的。
  
  这次,秦筝所住的地方不是在大营后方随便给她安排个军帐,而是,直接进入了云战的主帐。
  
  这偌大的军帐就只是云战专门住的,平时他不在这里是封起来的,如今再打开,里面收拾的干净,而且,宽敞,又高。
  
  也对,有云战那么高的个子,这军帐必定得高一些才行。
  
  主仆俩进来,小桂也睁大眼睛唏嘘着,“小姐,咱还真是媳妇熬成婆,那时就把咱们随便一安置,和安排小狗差不多。现在啊,您已经可以入住王爷的主帐了。”她这个丫头都觉得后背挺起来了。
  
  闻言,秦筝扬眉轻笑,“说的是啊,那时候给咱们安排的军帐满地草,咱俩还自己收拾了一通,拔草拔得满手绿汁儿。晚上还挤在一起睡,想想真是受太多的苦头了。”
  
  “是呀,那些兵将一个个的眼神儿更是气人,好像咱们是演小丑戏的。现在啊,这些人可是不敢了,否则王爷一个眼神儿过去,吓死他们。”心下暗叹,还是得和主子搞好关系。以前她怎么就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呢,否则在秦府也不会一直挨欺负。
  
  笑笑,秦筝解下披风走至那偌大的木制屏风后,大床。
  
  凡是云战睡觉的床,那绝对是大号的,对于她这个小个头来说,实在宽敞。<>
  
  小桂跟在身边看,一边啧啧叹息,“这床真大。小姐,你随便在上面翻滚也不会掉下来。”
  
  耳朵有些红,秦筝轻咳一声,“行了,参观的差不多了。你也去看看你的帐篷,有不合心的赶紧跟小兵说,晚了没人给你跑腿儿。”
  
  “嗯。”小桂走出去,走了两步又返回来,看着秦筝,欲言又止。
  
  瞧她两眼,秦筝蓦地扬起眉尾笑得奸诈,“哎呀,李将军在外等你呢。”这次来长垣大营,李毅将军也是随队来的。
  
  这李毅吧,对小桂是有那个意思的,小桂也有点儿,只不过,害羞更多。
  
  “小姐~奴婢怎么办呀?”脸蛋儿泛红,小桂还是不好意思。
  
  “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缺什么直接找李毅不就得了。他巴不得给你跑腿儿呢,大半夜的跑腿儿都乐意。”跟李毅的话,秦筝也是放心的,李毅不错。
  
  “小姐!”小桂更不好意思了。
  
  蓦地,军帐外有说话声传来,下一刻,有人进来,正是云战,而且随之而来的还有李毅。
  
  云战是在外面看见了李毅,以为他有事情找他,所以就要他一同进来了。
  
  一看见李毅,小桂直接扭过头去,佯装自己不在。
  
  秦筝则笑得意味深长,视线在李毅身上转了两圈,然后看向小桂,笑得更让人坐立不安了。
  
  秦筝那模样,云战一看就知道有问题,视线打从李毅身上扫过,不知这李毅又有什么值得她看的了。
  
  “王爷,明日中午时分全军军饷会发放完毕。<>之后山地练兵,预计会需要一夜的时间。这之后,您还有什么安排?”李毅虽是样貌不怎么样,但是那说话之时的爽朗与气势,却是十足的男人本色。
  
  “新年马上到了,去年的新年是在天阳关,今年,就在长垣大营。秦筝,你想在哪儿过新年?”蓦地,云战问她。
  
  秦筝一诧,“哪儿都行啊!不过,一定要在军营里么?咱们去城里行不行?佯装成普通人。”整日面对的就是这些铁甲战士,新年了嘛,换一下环境也很好啊。
  
  “城里?也好。”几不可微的扬眉,云战同意了。
  
  秦筝笑眯眯,看了一眼小桂,又看了一眼李毅,“虽然我觉得只有咱俩最好,但是新年嘛,人多才热闹,小桂得跟着我,曹纲得回天阳关陪妻儿,那李毅将军可愿意替代曹纲服侍我的轮椅一段时间呀?”
  
  李毅看了一眼小桂,然后拱手点头,“末将愿意效劳。”
  
  秦筝歪着身子撞了小桂一下,小桂脸蛋红红的,低着头谁也不敢看。
  
  云战自是感觉到这其中气氛的微妙,但是若让他看谁和谁有儿女私情那比登天还难。
  
  眉峰微蹙,云战最后盯着还在那儿兀自笑得奇怪的秦筝,“你们都下去吧。”
  
  “是。”李毅拱手先走,走时不忘看一眼秦筝身边的小桂。
  
  秦筝推了推小桂,小桂也迈开步子,步伐羞涩,一看就是刚迈入情窦初开的阶段。
  
  俩人离开,军帐里只剩下两个人,秦筝几步跳到云战面前,瞧着他那皱起的眉峰,她睁大眼睛,“大元帅怎么了?做这个表情是要吓死我么?”
  
  盯着她,云战的眼睛恍若能穿透她一样,“你对李毅有意见?”盯着李毅看,笑得还那么奇怪。
  
  “对啊,有意见,觉得李将军实在有男人味儿,光明磊落,世间少见。”连连点头,表示对李毅的赞叹。
  
  “是么?”这语气就有点危险了,尽管乍一听起来还是那么冷漠无温。
  
  抿嘴笑,秦筝身子向前一扑就趴到他身上,“云九,你以为我变心了?”
  
  云战动也不动,她这点重量对他来说轻如羽毛,“以为你花心。”
  
  “切!虽然我喜欢有男人味儿的,但长得也得漂亮才行啊!像大元帅这种样貌英俊的,才会让我忍不住花心。李将军呢,是看上小桂了,那么明显你都没看出来?”云战明明眼力很不错的,这样都没看出来?
  
  云战确实有些意外,“真的?”
  
  “真没看出来?太明显不过了。李毅总是有意无意的看小桂,平均这一天下来得看个几十次,这你都没注意。”摇摇头,云战对于他人的儿女私情还真是不敏感。
  
  “没注意。”这几天,他注意最多的是天上。
  
  “没劲,像你这种,有其他美女给你抛媚眼你都得误认为她们是眼睛进沙子了。”也所幸是他先对她有意思,否则,她要是倒追,这云九还未必理她呢!
  
  “你抛得媚眼我看见了。”拍拍她的头,云战搂着她后退几步坐到椅子上。
  
  坐于他大腿上,屁股底下的大腿结实的硬邦邦,“我什么时候给你抛过媚眼儿?难道不是你总对我挤眉弄眼?”她那不叫媚眼儿,叫秋波。
  
  “挤眉弄眼是何意?”云战面色无波,他是决计不会承认的。
  
  “是啊是啊,大元帅不会挤眉弄眼,只会对我馋涎欲滴。”抬手,捏住他的脸颊,他总是这样对待她,她还从未这样捏过他的脸呢。
  
  结果,她也只是刚捏了一下,云战抬手就抓住了她的手,“你若是不勾引,我又怎么会上钩。”对于他对她馋涎欲滴这事儿,他也是不会承认的,尽管眼神如火他确实是那般表达的。
  
  说不过他,秦筝就不说了,眸子微眯,凑近他几分,“大元帅坐怀不乱,钢铁意志,怎么会被我所勾引?哎呀,这里的气候虽然是暖和,可是我却有点冷,怎么办呢?”身子前倾贴到他胸膛上,轻轻地扭了下,那人的眼神儿果然就变了。
  
  大手抚上她后背,云战垂眸看着她,棱角分明的脸庞刚硬如钢铁,但那眼神儿却是炽烈如火。
  
  仰脸盯着他,秦筝笑得得意,“大元帅,您可是拥有钢铁意志的人哦,可别被我这小小的低劣的勾引勾上钩。”
  
  云战不语,置于她后背的手却是微微用力,按着她更加紧贴的贴在他胸膛上。
  
  他这意思再明显不过,秦筝也不免的脸红,一只手撑到他胸口,悠悠道:“大元帅,你的胸比我大,摸你自己的应该感觉更好。”
  
  “感觉到我的心跳了么?”没理会她的调侃,云战低声问道。
  
  “嗯。”点点头,贴的这么紧,当然能感觉的到。
  
  “可是我怎么感觉不到你的呢?”垂眸看着她,云战如此道。
  
  “是么?为什么?”应该也能感觉得到才对啊!
  
  “因为被你的‘肉’隔住了。”眸子含笑,云战一语道破天机。
  
  一愣,秦筝恍然,挣扎的掐住他肩膀全身都在动。
  
  云战不挡着她,任她在自己身上扭来扭去,这感觉虽是好,不过也挺折磨人。
  
  这大营的饷银发放完毕,之后进入紧急练兵,又是往深山里面跑,这大营少了一大半儿的人。
  
  云战也不在,秦筝兀自的在他那张大床上翻滚,这床真是大啊,便是睡相再差,也绝不会掉下去。
  
  翻身,骑着被子,真是舒服。云战在的话,她是甭想骑着他,只要她的腿搭上去,就会立即被他踢下来,然后压住,压的她一动不能动。
  
  这偶尔的他不在,感觉还真是好。
  
  外面卫队巡逻的声音不时的传来,让人感觉分外有安全感。
  
  她的眼睛渐渐睁不开,这夜晚时分灯火幽暗,云战不在这里万分寂静,就特别让人容易犯困。
  
  蓦地,一丝细微的声响在这寂静的军帐中炸开,尽管声音不大,但这里太安静了,一点点声音也听得到。
  
  睁开眼,秦筝的视线先是落在了屏风上。那屏风挡着床,也挡住了外面,在这里并看不到外面。
  
  竖起耳朵,秦筝屏息,一时间这军帐里更静了。
  
  地面,一团小小的东西从屏风后绕过来,它那么小,走路不发声,也根本让人没办法注意到它。
  
  趴在床上的人虽然没看到,但是却有感觉,被人盯着的话,是有感觉的。
  
  霍的起身,发丝飞舞,再加上她那瞪大的眼睛,形象可怖。
  
  一眼就看到了那刚从屏风后悄无声息走进来的八哥鸟,秦筝狠狠地瞪视着它,它明显也被秦筝这模样吓着了,愣在那里。
  
  “你来干什么?还嫌死的同类不够多是不是?你知道现在鸟类有多恨你么?因为你死了无数同胞,你这个罪魁祸首居然还敢出来!”随手抓起枕头撇下去,枕头很硬,砸在地上咣的一声。
  
  色彩艳丽的八哥跳开,灵巧的很。
  
  秦筝更生气,“你来干什么?没事儿赶紧滚蛋!”
  
  “新年好!”八哥忽然说话了,声音不好听,但是话说的很清晰。
  
  若是寻常,秦筝肯定会被会说话的八哥逗笑,但现在,明知这八哥被段冉控制,她是决计笑不出来的。
  
  “好个屁!本来挺好的,但看见你就不怎么样了!”盘膝坐在床上,秦筝仅穿着里衣,长发坠在肩头,可爱而又娇媚。
  
  八哥一扑扇翅膀,一下子落在了床上。
  
  盯着它,秦筝满眼杀气,恨不得将它的毛扒光。
  
  “新年好。”它又说了一遍,而且貌似很高兴的样子。
  
  横眉冷对,秦筝哼了哼,“段冉,看来你近来平时真的没什么事儿啊!总是往我们这儿跑,你到底想干什么呀?注意一下云战的动向?然后伺机的打入我地盘的内部?别妄想了,这天寒地冻的,你们都老实着点儿吧!再说,我们现在也没心情对付你们。”
  
  “弑君,弑君!”八哥又说话,而且还跳脚,故作可爱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