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74、假正经、瞒不过

074、假正经、瞒不过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0
  
  秦筝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大笑,笑得她眼泪都出来了,披风未脱,躺在床上笑得直不起腰。…………
  
  床对面,云战坐在椅子上消火,这种火本就难以压制,再听着秦筝在那儿肆无忌惮的笑,他就更上火了。
  
  云战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糗事,最起码秦筝就从来没见过,无论何时都是一副光明磊落的模样,今儿可是丢大人了。
  
  尽管,只有她瞧见他丢人了。
  
  居然让她装睡着来躲避,可见他是真的很急,否则也不会想出这主意来。
  
  刚刚她是过于不好意思,想起腰后的那个什么,她就觉得很脸红。但是被云战这么一折腾,她早忘了不好意思那茬儿了,笑死她了!
  
  烛火幽幽,床上的人躺在那儿继续笑,云战微微闭着眼睛,集中注意力,将她那笑声从脑海中剔除。
  
  前厅还有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办,他心内也焦急,否则,他该办的就是床上那个女人了!
  
  笑得岔气了,秦筝这才收敛些,捂着肚子微微歪头往床外看,瞧见云战闭着眼睛正襟危坐,她就又忍不住笑。
  
  这外表看起来这么正经一人,刚刚可是一点都不正经,所以呀,他就是俗称的假正经!
  
  “哎呀,我的肚子都疼了。大元帅,你睡着了?”叫他,秦筝弯着眼睛,眼睛里水光灿烂的。
  
  “安静。”没睁开眼,云战警告她别与他说话。
  
  “凭什么要我安静啊?刚刚要我假睡,现在又要我安静。大元帅你还真以为我是你部下啊?”偏不,秦筝躺在那儿恣意的不得了。<>
  
  睁开眼,幽暗灯火中,那深邃的眼眸氤氲着一层散不开的浓色。
  
  起身,两步走至床边,居高临下的看着那躺在床上得意的人儿,什么也不说,站在那儿就已代表一切语言。
  
  看着突然出现在床前的人,秦筝愣了一下,随后抿起唇角忍笑,“大元帅,你不是还有要忙的事情么?”
  
  俯身,云战双手撑在秦筝身体两侧,将她整个人划入自己的地区,“你再不安静,我就要忙你了。”
  
  眨眨眼,秦筝不禁缩了缩脖子,“别这样啊,这地儿我不是那么太喜欢。”所以啊,第一次也不应该在这儿,这里不算美好回忆。
  
  看着她,那眼眸没一丝松动,让人感觉压力颇大。
  
  “所以,安静。”一只手滑到她脸上,粗砺的手掌带着炙人的热度,使得秦筝不住的眨眼。
  
  “好,我安静。”这下子,她还真怕把他惹急了,赶紧答应。
  
  似乎满意了,云战的视线打从她眉眼间滑下,最后落在她唇上。
  
  被盯着,秦筝忍不住的抿了抿唇,元宝似的红唇形状完美,十分诱人。
  
  看着她的唇在动,云战的眸子眯了眯,最后还是没忍住,倾身覆在她身上,吻住她的唇。
  
  秦筝眸子闪了闪,清亮被迷蒙所掩盖,而后抬起双臂环住他的颈项,与之热切纠缠。
  
  春寒料峭,房间里也凉飕飕,但唯独这床上炙热盎然。
  
  云战刚刚还在消火,这个时候,火气不仅没下去,反倒又升腾起来。
  
  身下的人已衣衫半敞,牛奶一般颜色的肩头露在外,水绿色的肚兜也几乎被扯下来,长发铺散,晶亮的眼睛也蒙上一层迷蒙。<>
  
  云战克制不住,但耳朵听着有人走进了小院,也知道根本无法再进行下去了。
  
  低头,唇舌于她的脖颈间下滑,秦筝忍不住的嘤咛,声音虽是不大,但是足以让外面已走近门口的人听到。
  
  “咳,王爷,人已到齐,请您移步前厅。”终究,外面的亲卫还是出声了,毕竟大事要紧。
  
  “嗯,下去吧。”房间里,云战回应,声线恍若平时,听不出什么不对劲儿来。
  
  “是。”亲卫退下,没收力气,故意踩在积雪上,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。
  
  房间里,秦筝躺在那儿看着他,自己什么模样她不知道,反正云战的模样她是看清了。这人这个样子挺吓人的,额角青筋暴跳,好像随时都会吃了她一样。
  
  “快走吧。”让他走,秦筝的声音也软软的。
  
  大手于她的胸前摩挲,这个时候让他走,真是这世上最难的事儿了。
  
  俯身又在她略微红肿的唇上亲了亲,云战这次是真的要走了,“等我。”
  
  “嗯。”回答,看着他起身,她抬手将衣服拢上,胸口一片清凉,她忍不住的满身鸡皮疙瘩。
  
  转身离开,云战步伐很大,眨眼间走出房间。外面气温低,对于降火很有作用。
  
  床上,秦筝翻身侧躺着,脸颊绯红,媚眼如波!
  
  想起云战刚刚那吓人的模样,她就觉得有点害怕,不过呢,害怕之余还是很喜欢的。这厮满身男人味儿,那个模样更男人,十足的雄性,让人抗拒不得。<>
  
  他们在前厅也不知在商讨什么,不过想来是制定计划。不管他们的计划是什么,秦筝有自己的计划。
  
  明儿啊,她就去找那个阮天师,一定得见见他,跟他一较高下。这皇太后极其信这什么命相,那就要让阮天师好好的跟她谈谈命相了。
  
  弯起唇角,秦筝一咕噜坐起身,衣衫敞开,她低头看了一眼,却发现自己的胸前都是红印。
  
  “死云战。”低声咒骂,秦筝拢上衣服,也索性这些红印是在这衣服里面,要是在脸上什么地方的,她可丢了人了。
  
  这皇城的初春,还真是和冬天没什么区别,冷的要死。
  
  一早,便是太阳已经升起来了,还是冷得很。
  
  房间里也凉飕飕,暖炉没有那么暖,热气不多。阳光顺着窗户照进来,可是一点用都没有。
  
  床上,秦筝整个人钻进云战的怀里,被子盖在身上,可是感觉好像没什么用处。
  
  但幸好有云战这个人体暖炉,不用担心会褪温。
  
  云战早就已经醒了,而且今早有事,想要起床,但谁知他刚动一下,怀里的人就立即缠上来。
  
  没办法,他已经睁着眼睛等了她半个时辰了。
  
  “秦筝,起床了。”眼看时间要过了,云战微微侧身叫怀里的人。
  
  秦筝哼了哼,抱紧他的腰继续往他怀里钻,身体柔软的恍若一条大虫子。
  
  看她那模样,云战也不忍叫她,摸摸她的后脑,然后撑起身子打算起来。
  
  谁知,他这身体撑起一半儿,那死死缠住他的人也被带了起来,像个猴子,绝不放开他。
  
  单手揽住她的腰身,云战索性直接坐起身,那猴子一样的人也被带着起来,趴在他怀里不撒手。
  
  被子滑下去,后背露出来,冷意袭来,秦筝立即往云战怀里拱,乍一看还真像个虫子。
  
  眸子含笑,云战搂着她,一手轻抚她后背,“听话,别赖床了,像生蛆了一样。”
  
  “你才生蛆了呢。”怀里的人不满,终于说话,这也表明她已经醒了。
  
  “快下去,我已经晚了。”拍拍她屁股,云战不止是时间不够,还被她扭的有些上火。
  
  “不。”双臂缠上他颈项,秦筝爬上来,睡眼朦胧的亲上他的唇。
  
  垂眸看着她亲吻自己,云战的随即回吻,这种让人血液动荡的项目很容易让人热起来。
  
  单薄的中衣被剥开,云战的吻顺着她的耳际一点点滑下,肩膀,后颈,不曾落下。
  
  后仰着头,秦筝微微睁开眼,看着床顶,她慢慢抬手捧着云战的脸,“云战,你轻点,我的脖子都被你吸红了。”
  
  呼吸浓重,云战看着她,视线下滑,在他昨晚亲吻过的地方看了看,果然,都是红印儿。
  
  薄唇微扬,云战搂着她的手臂用力收紧,她整个人贴在他身上,让她明确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。
  
  秦筝的脸在一瞬间变红,“快起床吧,你不是时间不够用了么?”
  
  眸色深暗,云战深吸口气,“下去吧。”
  
  “嗯。”身子一翻,从云战身上下来,视线略微的从他那个地方扫过,反倒是吓了她一跳。
  
  别人吧,她也不是没看见过,但是吧,那不是别人么,她还真没什么想法。云战就不一样了,太那个什么了。
  
  掀开被子盖住自己,只露出眼睛来,看着云战下床,然后还对她没什么遮掩的穿衣服,她这次看的更清楚了。虽是有衣服挡着,但是,真的挺明显的。
  
  穿衣完毕,云战抬眼看向秦筝,瞧她贼兮兮的样子,心里自然明白她在看什么想什么。
  
  单手撑着床,俯身,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,“晚些时候任你看。”
  
  “谁看你了?”不好意思,又往被窝里缩了缩。
  
  云战不语,但那眸子里都是促狭的笑,摸摸她的脑袋,随后起身离开。
  
  他走了,这房间好像顿时冷了很多,秦筝躲在被窝里好一阵,感觉自己要被冻住了才起身。
  
  “没有小桂就是不成啊,这帮人连个暖炉都燃不好。”下床穿衣服,秦筝兀自的嘟囔。小桂他们在后面,估摸着今天就能到了。
  
  今儿的事儿还不少,各自有任务,秦筝此时才想起争分夺秒的事儿。
  
  洗漱完毕,裹上狐裘披风,秦筝快步的走出珍琅院,朝着前厅走去。
  
  前厅里已经摆好了早饭,顾尚文正坐在餐桌旁等着秦筝呢。
  
  “吃了么?快吃,吃完咱们赶紧走。”快步走过来,秦筝风风火火。
  
  顾尚文抬眼看了看秦筝,忽的笑笑,然后将筷子递给她,“王妃您最好戴上个围脖什么的。”
  
  “为什么?”拿着筷子,秦筝眸子微眯盯着顾尚文。
  
  顾尚文又看她笑笑,没说话。
  
  但他的视线已经表明了一切,他笑得是她的脖子。
  
  恍然,秦筝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“谢你提醒啊,打从秦通那出来后别去花楼,去打听打听小桂什么时候到。”
  
  “诶,王妃,您不厚道啊。”都说了往后不看他了,这还看。
  
  秦筝笑得得意,堵他人的嘴,她还是能轻而易举做到的。
  
  用过早饭,顾尚文乔装打扮了一下,尽显低调,要去秦府。
  
  而秦筝,则坐上了马车,由亲卫护送,去阮天师的府上。
  
  推开车窗,秦筝看着站在门口的顾尚文,“诶,别忘了你‘爱慕’我的事儿啊!”
  
  顾尚文连连拱手,直叹这活祖宗嚷这么大声干嘛,“是是,小生记住了。”
  
  满意的推上车窗,“走。”一声令下,马车离开。
  
  阮天师的府邸在城西,宅子很大,毕竟他现在可算得上当今的红人。
  
  这些日子以来,城中还在闹着天花瘟疫的事情,因为有别处城里染上天花的人跑进了城里。
  
  城西本就算得上富贵街,因为闹瘟疫的事不少百姓都去别处躲了,这里人就更更少了。在街上走了许久,碰见的人却还没超过十个。
  
  转过街巷,那阮天师的府邸也近在眼前了。
  
  停车,亲卫去叫门,不过片刻一个小厮来开门,亲卫报了一下家门,那小厮又关上门禀报去了。
  
  大约半刻钟,大门再次打开,那个瘦小的老头阮天师亲自出现了。
  
  “九王妃亲自来了?”他似乎是有些不解又不相信,脑子不好使又残废的九王妃来找他做什么,更况且,她应该在西南才对啊。
  
  “阮天师说对了,来找你的正是我。”从马车里走出来,秦筝迎着阳光笑得甜美如蜜。她用双腿走下来,言词清晰,笑容甜美,着实让阮天师在瞬间就愣了。
  
  一瞧他那样子,秦筝这成就感就上来了,她要的就是这效果。
  
  从马车上下来,秦筝一步步走上台阶,直至在阮天师的面前停下。
  
  这阮天师长得确实挺矮的,秦筝觉得自己就是三级残废了,和他一比,嚯,优越感顿生。
  
  “阮天师,咱们几个月没见,不至于就不认识我了吧!对了,您可还说我命里有打不散的铁桃花,今儿再瞧瞧,看我这命里还有桃花么?”看他持续的还在目瞪口呆,秦筝愈发心情好。
  
  “九、、、九王妃?”阮天师还是觉得不太真实,上次在宫里,他可是很仔细的看了她,眼神呆滞,身体僵硬,看着可不像正常人。
  
  “答对了,就是我。”笑眯眯,秦筝看着这小老头,心情极其好。
  
  “九王妃,您?”看了看秦筝的腿,完好无损啊!
  
  “阮天师,想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变正常了么?请我进去,一一告诉你。”看他那十分想知道的样子,秦筝要的就是这效果。
  
  “您请。”还有些迷迷糊糊,阮天师眼看着秦筝从他面前走过,那腿脚好的不得了。
  
  大门关上,秦筝此行的目的第一步成功。
  
  这小老头的府邸很豪华,说真的,跟着云战混了这么久,她在西南就没见着有比这地方还奢华的地方。
  
  一个小小的钦天监监正都能有这么豪华的宅子,云战这王爷大元帅一比,简直太差劲了。
  
  正堂宽阔,各种摆设十分有序,正对着大门的高堂上还矗立着一柄硕大的金剑,看来这是有什么说道。
  
  “阮天师,您这里的摆设很有讲究啊!”这正堂就是个风水局,很不错。
  
  “九王妃看出了什么?”阮天师挥手示意正堂里的丫鬟小厮下去,一边跟在秦筝身边问道。
  
  “看出你这房子风水并不好,但是经你手一设计,这风水就好了呀。”风水什么的秦筝没研究过,但奈何她自进来后就发现这院子墙角黑气飘忽,俨然那墙根底下有死人。顺势胡诌,她很在行。
  
  阮天师果然是脸色微变,“九王妃也是内行。”
  
  “别介,您都能看出我这命里有打不散的铁桃花,我算什么内行啊。”不客气的在主座上坐下,秦筝笑眯眯。
  
  对于这一点,阮天师有不同意,“这一点老朽绝对没有欺骗王妃,也不是信口胡言,根据王妃的手相还有您的鱼尾奸门。这绝对是真的,若是不真,老朽愿自断一臂。”
  
  “诶诶诶,您可别断臂,我可是还有大事指望阮天师您呢。”他虽是都发毒誓了,秦筝心里自然是不信。
  
  “不知九王妃有何吩咐?”若与九王爷牵扯上关系,意味着什么阮天师自然清楚。眼下这宫里的情况他也都知道,这个时候需要谨慎,若是踏错一步,可就脑袋搬家了。
  
  “吩咐不敢当,就是想向阮天师来讨教讨教命相。”秦筝说着命相,那神情可是万分值得研究。
  
  阮天师微微沉吟,随后走至左侧的座位坐下,“九王妃请讲。”
  
  “那我可不客气了。”秦筝笑眼眯眯,下一刻正色,栗色的眸子陷入空洞。
  
  一看秦筝忽然这样,阮天师有些慌张,毕竟秦筝那恍若被控制失魂的样子还是很吓人的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