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77、大仇得报、想象力

077、大仇得报、想象力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0
  
  云战与一众属下在前厅商讨当下事宜,秦筝没有走,拎着一椅子在最远处坐下,静静的看着他们。||
  
  小桂站在一边,满脸担忧的看着李毅,从秦筝说完开始,她的眼睛就没离开过李毅。
  
  秦筝看见的都会成真,这一点小桂深深知道。但这次,便是提前预防,也不知能不能躲过。
  
  他们今天进宫,其实只有云战进去了,其余人都在宫门外,与禁卫军对峙,险些交手。
  
  云战是扬言必须要见云赢天,等同于逼宫的架势,又带来了铁甲军的将领,所以后来也不得不让他进宫了。
  
  这只是一个招数而已,显得云战很着急,也让宫里现在执掌大权的皇太后不得不专心致志的对付他。这时,也就给云锦昭机会了。
  
  这些,他们都懂,其实费这么大劲儿,为的也就是往后在西南能有个清净。只需防着东齐,无需再担忧内战了。
  
  秦筝看着他们,其实这心里也打鼓,这是她第一次给人出主意预防即将到来的危机。往时她都是静静等待,这次,也不知能不能成功。
  
  她是真的没什么信心,但同时也希望能成功,这样一来,她就有更多的信心来对抗天意了。
  
  都说天意难违,但她真的不想顺应这天意。
  
  视线看向云战,幽幽灯火中,他整个人蒙上一层光晕,坐在那里,恍若雕塑。
  
  这世上有他存在,秦筝怎么忍心死那么早。
  
  慢慢垂下眼眸,秦筝无声的长舒口气,无论如何,她都要试着与天对抗一下。
  
  他们商谈了许久,大概到了半夜,这才完事儿。<>
  
  秦筝坐在那儿已经小憩了好一会儿了,听见人们陆续出门的声响,她睁开眼。
  
  正好云战走过来,挺拔魁伟,如同天神。
  
  弯起眼睛,秦筝笑眯眯的看着他走过来,“谈完了?”
  
  “嗯,回去睡觉吧。”俯身,云战抚着她鬓间歪头在她的额上亲了下,随后将她拉起来。
  
  小桂早在李毅出去后也跟着出去了,这偌大的前厅仅剩他们两个人。
  
  “我都睡了好几觉了,你们谈的可真够久的。”顺着他的力道站起身,秦筝靠着他,不用自己出力了。
  
  “谁让你在这儿等着的,早早回去,早早的就睡了。”搂着她往外走,秦筝在他怀里,恍若依人的小鸟儿。
  
  “这不等你嘛!不想让你离开我视线,就想看着你,不行呀!”撒娇,这招儿百试不爽,而且云战还就喜欢听这种话。
  
  “行,看吧。”面色柔和,云战当然允许。
  
  哼了哼,秦筝更加肆无忌惮的靠着他,这春天的夜晚也很冷,不过身边有个大暖炉,暖和的很。
  
  踏上拱桥,云战忽然沉声道:“在李毅身上,你看到了什么?”
  
  “看见一柄长矛刺穿他的胸口。”说起来,秦筝的语气也低了很多。
  
  “在何处?在何时?”这很重要。
  
  “不知道,没看见。所以我才说,让他这几天都要弄两块铁护住前胸后背。若是一直没发生意外,那么就一直贴着,绝对不能疏忽。<>”反正这事儿必须得预防,势必得预防。
  
  “不用担心,我命他按照你说的做,他不会疏忽的。”搂着她,云战低声道。李毅是他很得力的部下,若是他出意外,对于他来说是个很大的损失。
  
  “那就好,希望他能当回事儿。把小桂吓得呀,这一晚上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。”摇摇头,这爱情的力量啊,果然不容忽视。
  
  “待得回了天阳关,就将他们的婚事办了吧。”看他们感情也不错,这也是成人之美。
  
  “不行,李毅还没求婚呢。”秦筝又提起这茬儿,在她眼里,求婚这环节很重要。
  
  “他们也要?”他以为,这只是秦筝自己的想法儿而已。
  
  “当然。小桂是我的丫头,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,当然不能就让她草草的嫁人啊。”不管怎么着,得风光才行。
  
  “你不也是草草的就嫁给了我。”想起那时,还真是,除了一身红衣像成亲外,什么都没有。
  
  “切!亏你还记得,告诉你啊,不跟我求婚,你得着了我的心也得不到我的人。”扬起下颌,秦筝说的颇为有理。
  
  “真的?”低头看着她,黑暗中,云战的脸庞也模模糊糊。
  
  “真的。”大声,给自己壮胆。
  
  云战什么都没说,猛的弯身,一把将她扛起来。秦筝又倒挂在他肩上,蹬腿儿大叫,惊了无边黑夜。
  
  皇宫里的事情,外人没办法得知,只能依据当日风动的事情而猜测。
  
  这皇宫,戒严数日,外面的人进不去,里面的人出不来。
  
  现今的形势是,朝廷六部都已停歇,无数朝臣称病,仅有保皇党仍在坚持,调动禁卫军出城接应御林军。<>但御林军被挡在护城河之外,根本进不来。
  
  禁卫军也不敢出城门,城外就是铁甲军,数目多少还不清楚,更是不敢轻举妄动。
  
  云战现在主抓城外,据说与御林军的统领某将军正在交涉。
  
  发展如何秦筝不知道,目前她对皇宫里的情况更感兴趣。
  
  但奈何,这皇宫她进不去,而且云战也不会让她进去,所以,她抓心挠肝儿的,琢磨了很久了。
  
  最后,她终于想到了好主意,那就是趁着云战出城的时段,跟着某一个在戒严时期还能随意出入皇宫的人进宫,那人就是阮天师。
  
  一听秦筝要跟着,阮天师有点为难。这若在宫里,秦筝出了什么意外,九王爷还不得将他脑袋砍下来。
  
  “我乔装一下,就当做是你的随从。在这皇宫里走一遭啊,不为别的,就为见见秦妃。”当然,可能的话,她得‘帮帮’她。
  
  “王妃,这若是被皇太后发现,她可是会将您抓住做人质的。”太危险。
  
  “抓我做人质?我能走能跑,只要你不告密,她知道我是谁啊?”这些天皇宫戒严,更再说,她一小人物,谁会专门盯着她?
  
  阮天师一哽,“老朽是绝对不会背叛王妃的。”
  
  “那就好。我去换件衣服,咱们这就走吧。”皇宫势必得去,她要赶着见秦瑟最后一面。
  
  这天气越来越暖,离她曾看见的秦瑟死去的那天也原来越近,她觉得她若是再不看看她,那就真的没机会了。
  
  先甭管云战是否会同意,反正秦瑟一死云赢天也就完了,在这皇城纠缠了将近一个月,事情也要完结了。
  
  云锦昭那儿势必也都准备好了,就等逼宫接大统呢。但第一步还是得先将皇太后那个老不死的扳倒,相信,这些日子云锦昭已经在努力了。
  
  从顾尚文那里偷了一套长衫穿上,别说,这么一穿,束起长发,乍一看她还真像个书生。
  
  就是这书生太过白嫩,长得太女儿气,若搁在男人堆儿里,她就是那个纯男人的对立面,俗称二椅子。
  
  “小姐,不然奴婢也跟着您吧?”小桂不放心,再说,要是她不能赶在云战之前回来,那她这个小丫头不得挨骂呀。
  
  “我一人进宫就挺困难的了,没办法带你。你呀,在家为李毅担心吧,我不用你担心。”挑着小桂的下颌,她这刚装上男人,就迫不及待的学习男人挑逗女人了。
  
  小桂勉强的笑笑,她还真是更担心李毅,因为秦筝看见了,那就说明早晚会发生,她真的很怕。
  
  “云战若是比我先回来,就告诉他我的去处,他要是着急,那就着急好了。总是我在家等他急的不得了,这次也该轮到他了。”双手负后挺胸抬头,她这个新晋‘男人’要亮相了。
  
  与阮天师碰头,软天上上下的看了看秦筝,然后点点头,“王妃除了这样貌改变不了,其余的地方倒是没什么破绽。”
  
  “是吧!若是要我装云战我肯定装不了,但装装顾尚文这种书生,还是可以的。”她相当自信。
  
  “那咱们这就走?”阮天师这心里也打鼓,期盼着别出事儿。
  
  “走吧。”秦筝迫不及待,关键再不看看秦瑟去,就再也见不到了。能赶在秦通死之前见见他,那么秦瑟死之前也得见见,否则她这准备好的亮相就要胎死腹中了。
  
  出得府邸,二人坐上阮天师的专用马车,一个小厮驾车,一路直奔皇宫。
  
  阮天师的马车相当舒适,可比前几天去秦府坐的那个要好得多。
  
  软垫固定在腰后,让人舒坦的倚靠着,屁股下更是软绵绵,这种马车躺下睡觉都成。
  
  不过像这种马车那绝对是云战最讨厌的,这人和自己过不去,总要苛刻自己,就更别提这享受了。
  
  “王妃,一会儿进得宫门,您就跟在老朽后头,切记不要抬头张望,否则引起禁卫军注意,咱们就有麻烦了。”在宫中,他也不太敢四处张望,这是大忌。
  
  点点头,秦筝明白,这做正常人还不如做个傻子。最起码上次她进宫的时候就是挺胸抬头一直四处环顾来着。都知道她是个傻子,谁也不会和傻子计较。
  
  现在就不一样了,她是个正常人,就得装着点儿了。
  
  大概将近半个时辰,终于抵达宫门。驾车的小厮亮了令牌,宫门开启,马车直接进了宫。
  
  看着阮天师,秦筝无声的啧啧叹息,“这面子还真是大。”
  
  阮天师拱拱手,必定是骄傲的,只可惜现在在秦筝面前不敢骄傲。
  
  进了一道宫门,这马车就不能再继续前进了。在两道宫门之间停下,随后马车里的人下车。
  
  跟在阮天师后面,秦筝低着头,本来就娇小,这么一低头,还真有点不容易被看见。
  
  穿过数道宫门,终于进入皇宫大内,这后宫秦筝可没来过,但是在幻象里曾经见到过。
  
  如今亲眼看见,倒是和幻象里的没什么区别,只是更充满生机,因为都是真的。
  
  春天,宫里的梅树都开花儿了,香气四溢,真是格外的好看。
  
  只可惜开在这皇宫里,外人也看不见,只能给这些没心思赏花的人看了,倒是可惜。
  
  一路走,这后宫人不多,禁卫军没有命令也不会来这里,遇见的都是些宫女太监。碰见阮天师,他们都会让开,可见这阮天师在后宫很有地位。
  
  不过也对,皇太后的红人,自然有地位。
  
  这次没直接向皇太后的宫殿走,反而穿来穿去的找到了秦瑟所居住的宫殿。
  
  这宫殿在幻象里就见过,还是很恢弘精致的。
  
  宫门敞开,里面也没人,四周更没人。
  
  “九王妃,这就是秦妃的宫殿。这里啊,虽是没人,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人了,您想看看她,要快些才行。”阮天师小声道。
  
  “随时会来人?云赢天随时都会需要她?”这毒还真是绝了。
  
  “不止皇上,皇后,太后,还有其他宫殿的娘娘,谁想起秦妃来心气不顺,都可以来抽打她一顿,这是太后默许的。”是这么回事儿。
  
  点点头,秦筝了然,“她还真是忙。你在这儿等着,我去看看就出来了。”
  
  “诶,好。”阮天师给守门,他这个在后宫地位不凡的天师,现在却成了守门的了。
  
  进入宫门,秦筝环顾了一圈,和幻象里的差不多,虽是漂亮,但是死气沉沉。
  
  径直的朝着宫殿里走,踏上台阶,就瞧见了大厅门口那儿趴着一个人。
  
  质量上乘的长裙,显示穿着这衣服的人拥有不凡的身份,长发散乱,乍一看还挺吓人。
  
  这春天,皇城气温还是很低的,那大理石的地面,肯定也很凉。
  
  秦瑟就那么趴在地上,看起来可怜极了。
  
  迈步进去,秦筝弯起唇角,这一天终于来了。
  
  “嘿,半年多不见,你可变化颇大啊。”开口,秦筝的语气十分高兴。
  
  趴在地上的人听见声音,立即身子发抖,可见,她是以为折磨她的人又来了。
  
  “别怕呀,是我,你的‘妹妹’。”秦筝微微弯身,她身上的味道传进了鼻端,一股很奇特的腥臭味儿。
  
  趴在地上的秦瑟慢慢支起身子,然后扭过头,头发盖在脸上,遮住了她的脸,但是却隐隐看得见她的皮肤,青黑色。
  
  早就有准备,看见她这脸,秦筝还算镇定。微微眯起眼睛,再细看她的脸,那皮下,隐隐的有东西在游动。
  
  鸡皮疙瘩瞬间起来,秦筝直起身子离她远点儿。
  
  “你这模样还真是惨,想不到这短短时间内,你就能变成这样,还真是老天有眼。你说是不是呀?”眉眼弯弯,秦筝那白皙的脸蛋透着粉红,要多健康有多健康,和秦瑟那青黑色的脸形成强烈的对比。
  
  “是、、、你。”终于认出是谁,秦瑟断断续续,那语气却咬牙切齿。
  
  “没错,就是我。是不是很惊喜?哎呀,我怎么会走了?真是神奇啊!我不止能走,我还能跑,你瞧瞧?”说着,她小步的在她眼前晃悠了两圈,当真是健步如飞。
  
  “你、、、”满目凶光,秦瑟便是到了这个地步,她对秦筝也绝对是恨。
  
  “我怎么?看我这样子很震惊?没关系,震惊是应该的,你爹啊和你一样震惊。”歪头笑眯眯的看着她,她这模样真好看。
  
  秦瑟若不是现在这个模样,她肯定会跳起来叫骂一番,兴许还会抓住秦筝的头发狠狠揍她。但奈何现在想站都站不起来,一切只能从她的眼睛里窥见。
  
  “这秦家成了这个模样,我可真是等了好久了。如今终于得见,这心里啊,甭提多开心。但这一切都比不上看见你这模样开心,真想放炮仗庆祝一番,然后沿街宣传,让大家都知道。”挥舞手臂,秦筝表情夸张,看的人更是生气。
  
  秦瑟绝对是怒火攻心,但是舌头不好使,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都困难,如今一急,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。只能忿恨的瞪着她,用眼神儿杀死她。
  
  她的眼神愈恨,秦筝就越开心,弯着眸子,那里面的水波能让人溺死。
  
  秦瑟盯着她,最后力气不支的趴在地上,脸贴着冰凉的地面,她那青黑的脸几乎和大理石地面一个颜色。
  
  虽然很想蹲下近距离的让她看看自己更生气,但是面对她那张脸她还真是没什么勇气。
  
  “你呀,也活不长了,不如我来看看,你还能活几个时辰。”双手负后,秦筝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她,进入状态,眸子空洞,而她也看见了秦瑟即将要发生的事。
  
  这一看,倒是把她吓了一跳,回过神,身后就传来了哒哒的脚步声。
  
  回头,在外面守门的阮天师跑了进来,“王妃,不好了,皇后来了。”
  
  “我知道。走,咱们去那儿藏着。”抬眼就看见了主厅桌后的玉石雕塑,那后面紧贴着墙,但其中有空隙,正是藏身之处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