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78、小别情浓、初心

078、小别情浓、初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0
  
  云锦天逼宫了,这是在半夜皇宫火光漫天的大清早之后才得知的。()
  
  这动作这速度,确实快。
  
  而且,秦筝从刚睁开眼睛开始云战就不在身边了,摸了摸空空的床铺,她翻身长叹一声,估摸着大战要开始了。
  
  出得房门,一切消息就进入耳朵里,这府邸也被重兵把守,铁甲军调派了二千兵士守在这里。
  
  其实如若不是秦筝还在府里,那么他们也无需保护这里了。
  
  游魂似的晃荡到前厅,饭菜已经摆好,秦筝一屁股坐下,然后拿起馒头就吃,那大个儿的馒头都及得上她脸大了。
  
  不消片刻,去厨房拿汤的小桂走进来,一瞧秦筝在那儿干啃馒头呢,加快步子跑过来。
  
  “小姐,别只啃馒头啊,你会噎住的。这儿还有汤呢,快给你。”急忙的给秦筝盛了一碗汤,看秦筝那失魂的样儿,小桂也跟着心里别扭。
  
  “小姐,您到底想什么呢?喝汤。”她不喝,她就帮忙,端起汤碗来凑到秦筝嘴边儿。
  
  碗到了嘴边,秦筝自动的张开嘴喝,这意识她倒是有的。
  
  “小姐,您就别这样了,弄得奴婢心里也跟着紧张。”她一愣神,小桂就觉得她是见着了什么。
  
  “别害怕,我只是在思考。”接过汤碗,秦筝一手汤碗一手馒头,那大个儿的馒头已经被吃了一半儿了。
  
  “思考什么呀?”小桂在旁边坐下,眼巴巴的看着她。
  
  “思考云战什么时候会回来。<>”她估计,她得两天见不到云战的面儿。
  
  “那可思考出来了?”云战要是回不来,那李毅也回不来。
  
  “没。说不准儿,这清理皇城,听起来简单,但可得费很多功夫。”敌人很多,可不是一下两下就能清理完的。
  
  小桂托着下颌,颇为忧愁。
  
  “担心李毅了?正常,恋人之间互相担忧是正常的。”大馒头已经快要被吃没了,秦筝似乎没什么知觉,这吃进肚子里的东西根本没进脑子。
  
  “那小姐您也担心王爷吧?”看着秦筝,瞧她吃东西都心不在焉,那肯定就是担心了。
  
  “还成,他是不会有事儿的。”摇摇头,她倒是不担心云战受伤,就是觉得很久不见他会想。
  
  小桂叹口气,王爷是不会有事儿,但是李毅可是悬着呢。
  
  “行了你,别愁眉苦脸的了。赶紧吃,吃完了就去门口转转,听听风声。”塞给她一个大馒头,秦筝心里自然也是着急的。
  
  “好。”小桂也啃馒头,反正让她有事情做,她就不至于抓心挠肝儿的。
  
  其实去打听,也根本就打听不出来,这两千铁甲军兵士接到的命令是只守着这里,其余的,不管。
  
  这里距离主街又很远,想听也跟本听不到什么动静。
  
  所幸的是,一直离府的顾尚文在下午时分突然回来,这可让小桂逮着了,抓着他不松手,一直给拽到前厅秦筝面前。
  
  顾尚文挣扎,但又不能用真力气对付小桂,只能跟着她来到了前厅。
  
  “王妃王妃,快管管你的丫头,她武力对待我。<>”被推到秦筝跟前,顾尚文挣扎大叫。
  
  “行了你,别装了。跟我说说,现在外面到底怎么样了?”起身,秦筝扣住顾尚文肩膀,用力,她这三脚猫的擒拿术还真是派上了用场。
  
  “别介啊王妃,快松开,小生这肩膀要碎了。”腿弯下来,顾尚文哎呦叫着。尽管听起来,有那么点假。
  
  松开手,秦筝哼了哼,“快说,云战呢?”
  
  揉着自己肩膀,顾尚文长吁口气,“王妃,下回您直接宰了小生得了。王爷啊,一直在城里,小生啊,一直在宫里,没见着他。”
  
  “你在宫里啊!宫里怎么样了?云锦昭已经拿着玉玺了?”这拿着玉玺,再弄出一条足以糊弄天下的理由来,他就可以登基了。
  
  “拿着玉玺了,正在与六部重臣研事。择日啊,就昭告天下登基了。”顾尚文告知,他要是不说啊,估计秦筝就能把他杀了。
  
  “择日登基?还真是着急。那他登基得有个正当理由吧,那正当理由是什么呀?”这侄儿死了叔叔继位,反正她觉得是想出什么理由都不对劲儿。
  
  “这、、小生也不知道。小生啊是回来取东西的,现在还要赶紧回宫里去,王妃要是没有要事,那小生就走了?”得赶紧走,否则啊,一会儿他还得被逼问。
  
  看着他半晌,秦筝点点头,“你说的是真的,回宫去吧。”他确实是要急忙赶回宫中,不是假的。
  
  顾尚文无语,又看他!
  
  “那小生告辞。王妃您别着急,王爷啊,办完事情就回来了。”肯定会第一时间尽快赶回来,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都得放在后头,谁让他现在就以他的王妃为重呢。
  
  顾尚文离开,秦筝和小桂面面相觑,这还是什么都没问出来。<>
  
  一夜过去,秦筝和小桂都没怎么睡觉,这府里静的好像连喘气儿的都没有了,让人心里不安。
  
  太阳升起,这皇城春意盎然,但大地还是有些凉,可已经比以前好多了。
  
  不过,随着太阳升起,一伙人也奔进了府中,没惊着秦筝,倒是小桂吓了个半死。
  
  原来,被送回来的是李毅。
  
  赶过去,小桂已经飞奔过去了,蹲在床边抓着李毅的手,已经开始抽噎。
  
  随军而来的司徒先生在调药,还有两个小兵站在一边儿,这房间隐隐的有血味儿。
  
  秦筝心一沉,完了!
  
  这逆天之举看来是没成功,这老天啊,就是和她过不去。
  
  走过去,看见了床上的李毅,她眸子一闪,诶,这李毅神志清醒睁着眼睛,没什么事儿啊。
  
  “李毅,你怎么样了?”问道,视线也滑到他胸口,那盔甲上的护心镜已经碎裂。
  
  “王妃!属下在这里要多谢王妃,若不是您要属下将一块铁贴在胸口,这会儿属下已经没命了。”李毅要起来,秦筝挥挥手,示意他只说就行了。
  
  “可你还是受伤了。”有点血,但看起来并没有流很多血。
  
  “是小伤。长矛刺进来,刺穿了护心镜,刺到了铁片上。这铁片过于薄了,被刺得凹进去,扎进了肉里几寸。没关系,只是流了点血。”李毅神志清醒话语清晰,看来是真的没什么事儿。
  
  “王妃,您别担心。老夫给李将军上点药包扎一下,然后他就能接着去战斗了。”司徒先生笑容满面的,拿着调好的药走过来。
  
  让开些,秦筝点点头,白皙的脸蛋儿上隐隐露出笑意,这逆天,看来很简单。
  
  “李毅,一会儿你出去就再弄块铁贴在胸口,以防万一。”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战争在继续,防范也要继续。
  
  “是。”李毅这回是肯定会听。
  
  小桂泪眼汪汪的,反正这事情看得她害怕,要是再来这么一次,估计她这心脏就破开了。
  
  “行了小桂,别抽噎了啊,李毅不是没事儿么。赶紧帮司徒先生给李毅上药包扎,这外面的大军还等着李毅带领呢。”摇摇头,秦筝觉得真该将小桂嫁出去了,女大不中留。
  
  小桂抹抹眼睛,然后起身帮着司徒先生给李毅上药,看见那伤口,虽然不大,但是血却流了不少,还是让她觉得很伤心。
  
  走到门口站着,秦筝看着升起的太阳慢慢叹口气,已经过去一天了,不知今天云战会不会回来。
  
  云战没回来,在宫里的顾尚文却回来了,而且,他说登基的日期已经拟定,待得昭告天下,云锦昭就要登基了。
  
  他回来,是为了接秦筝进宫。
  
  “让我进宫?顾尚文,不会是拿我当人质吧?”秦筝可是不得不谨慎,这个时期,一切都得小心。
  
  顾尚文摇头,“王妃您有这想法是没错的。不过,就目前来讲,没人敢把你当人质。铁甲军三万兵将就在城里,谁敢将你做人质。”
  
  眨眨眼,秦筝点点头,“说的好像也对,除非他不想做皇帝了。”
  
  “那咱们这就走吧,您在这府里,王爷时刻都担心您安全。进宫的话,王爷也就不担心了。”所以这里才派重兵把守,就怕有人来伤害秦筝。
  
  “成,这就走吧。”这回,她进宫应该不用低着头走路了吧。
  
  进宫,这一路上,看见的都是铁甲军。
  
  百姓不出屋,商铺皆关门,这场景,还真有那么几分凋零萧瑟。
  
  不过想来这种情况也延续不了多久了,待得云锦昭登基,太平日子也就回来了。
  
  进宫,马车直接过宫门,连检查一下都没得,看起来还真挺拉风。
  
  于最后一道宫门停下,这再往前,马车就走不进去了。
  
  下车,顾尚文带路,秦筝和小桂走在后面,在这宫里,还有点几分摇摆的意思。
  
  环顾四周,这宫中的禁卫军虽然还叫禁卫军,但是,人已经完全换了,这都是云锦昭的兵。
  
  他养兵马已不是三两日了,追随了他十几年,如今终于等到这一天了。
  
  “顾尚文,这后宫情况怎么样了?”这路线不是往后宫走,秦筝也瞧不见,但很想知道。
  
  “承蒙王妃手笔大,德福宫已经烧成废墟了。所幸是,皇太后福大命大,身体无恙,但受了惊吓。”火烧皇宫,秦筝这一手足以让人吓着。
  
  “现在呢?”受惊吓了还得养着供着她不成。
  
  “在深宫之中呗。被人看守,走不出宫门。”反正,云锦昭现在是不能把她杀了就是了。
  
  “云赢天的皇后呢?”那个心狠手辣的女人,虽然心计不如皇太后,但心狠手辣的程度有过之无不及。
  
  “同样被幽禁,这后宫的女人啊,过段时间都得被送上山。”可没那么多钱养着她们。
  
  “送上山?上山做什么?给土匪做压寨夫人?”秦筝不解。
  
  顾尚文摇摇头,“哪是做什么压寨夫人啊,上山啊,做尼姑。挑粪种菜,养鸭养鹅。”从宫里逐出去的女人都是这下场。不过这算好的,不好的呀,就是为奴为婢了。
  
  “这待遇也不错,好过贬到花楼做妓女了。”重罪之人都说株连九族,那男人啊都宰了,女人啊,都送到花楼做妓女了。
  
  顾尚文挑了挑眉,果然,心地最毒的还是女人。
  
  给秦筝安排的住处那肯定不能是后宫,后宫是皇帝的女人居住的地方,秦筝的身份是不能在那地儿住的。
  
  秦筝的住处在崇阳殿,这里是云战七岁之前住过的地方,从此后都没人再住过这里,虽是一切都显得旧旧的,可是秦筝却是很喜欢。
  
  崇阳殿!这名儿起的也好,像云战那么满身阳刚味儿的男人,完全配得上这种宫殿名称。
  
  “王妃,您看这里如何?要是不满意啊,您就去云赢天那小太子居住过的宫殿去,那儿条件好。”顾尚文环顾了一圈四周,这风格像云战。
  
  “不用,这里挺好的,我喜欢。”四处打量,秦筝没想到,还能有机会看看云战七岁之前所住过的地方。
  
  “您觉得好那就成,小生先走了,您要是需要什么,随便在殿门外一喊,立马有人应声。”秦筝的待遇,绝对高。
  
  “成,你走吧,我要好好欣赏欣赏这里,看看能不能找到云战曾经尿过的被子。”她这想法儿,别人也肯定想不出来。
  
  顾尚文忍不住笑,这话要让王爷听到,非得黑脸不可。
  
  “那您继续找,小生告退。”话落,顾尚文离开。
  
  走进正厅,虽是简朴,不过挺大的。大理石的地面一层浮灰,看得出这里有人收拾,但是,可能是很久才来收拾一次。
  
  往左侧走,踏入挂着帘子的门,就是卧室。一切都很陈旧,看起来真的有些年头了。
  
  床也不大,看得出是小孩子才能躺的下的。
  
  床一侧的墙上,挂着几把剑,都很短,是小孩儿才会玩儿的剑。
  
  地上,还有两个大铁球,看起来很有分量。
  
  看来云战小时候就喜欢玩儿这种东西,男子气概啊,是从小就培养的。
  
  “小姐,这宫殿里的东西都不能用,一会儿奴婢去外面找人,您看成么?”小桂从外走进来,她四处都看了看,一侧的小厨房里的东西也都不能用了。
  
  “不用,估计一会儿就有人送来了。你快来看看这里的东西,都是云战小时候用过的,真逗。”过去推那大铁球,谁知道重的很,她根本推不动。
  
  “所以王爷才能做大元帅啊,打小就有这毅力。”小桂也赞叹,所以说,人的命运不止是天定,还需要后天的努力。
  
  秦筝爱听,笑眯眯的去那小床上坐着,这小床硬邦邦的,看来云战是打小就喜欢虐待自己。
  
  “咱们就在这儿做做客人吧,待得这十皇叔坐上皇位,咱们就撤。”向后倚靠,秦筝晃悠着双腿,这小床她还挺喜欢。若是现在云战还能在这床上躺一回,她觉得会很好看。
  
  秦筝说会有人能来送生活用品,果然没用多久就来人了。
  
  而且带头的是楚桓,想他一将相之才,将来可能是要做丞相的人才来给秦筝送生活用品,这可有点大材小用。
  
  秦筝一看见楚桓那样儿吧,她就想捉弄他,谁让他小小年纪看起来那么老成呢。这心计深,还总板着脸,没幽默感,不会笑。所以啊,就想让人捉弄他。
  
  “楚公子,这种事还需要您亲自做啊,我这可感觉无上荣光啊。”笑眯眯的,秦筝那脸儿让人讨厌不起来。
  
  楚桓走过来,身后宫人抬着东西鱼贯出入,送来的用品都是上乘的。
  
  “现在人手不够,在下暂代内务总管一职。”楚桓音调平缓,不疾不徐,不卑不亢。
  
  “内务总管?内务总管好像是太监吧。”秦筝眨眨眼,很无辜的模样。
  
  楚桓看着她,听她这话吧,他也没办法反驳,因为她说的还真是那么回事儿。
  
  “不过楚公子做内务总管也合适,我发现啊,楚公子不管扮演什么都像。”说他像太监,这人倒是脸色都不变,这份定力,也不一般。
  
  “多谢王妃夸奖。”平淡回应,直接当秦筝是在夸他了。
  
  “不客气不客气,您大老远的来给我送东西,总不能在这儿站着是不是?来来,里面坐会儿,待得他们都安置好了,您再走不迟。”秦筝相当热情,邀请楚桓在前厅坐坐。
  
  楚桓坐下,秦筝眨眨眼,又欢快道:“小桂刚刚煮好了茶,我去给楚公子拿来。”
  
  “不用,无需劳烦王妃。”楚桓阻止,但奈何秦筝根本就没听,兀自转身走了。
  
  大概五分钟,秦筝从小厨房回来了,还真端了一盏茶回来。
  
  “楚公子尝尝,这茶煮的正是时候。”递过去,非得让他亲手接着,那意思就是让他必须喝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