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80、伤、绝不丢弃

080、伤、绝不丢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0
  
  他们的速度也很快,朝着雪山大营,虽然是不及云战他们飞奔般的速度,但也是日夜不停。()
  
  几天来,秦筝是一刻也没睡觉,不停的看这队伍里的所有人。
  
  越看,她就越肯定,危险即将来临。
  
  告诉李毅,要全员戒备起来,预防随时而来的危险。
  
  一听可能会突遇袭击,李毅也警惕起来,除却疯狂赶路,不断的派人在前探路也不能放松。这里,瞬间弄得比前线还要紧张。
  
  即将抵达边关,赶往雪山大营有两条路,一条是打从边关小镇中经过,另一条则是从山道绕过,然后穿过草场。
  
  人马数目太多,要是从小镇经过,势必会给镇上的百姓带来影响。所以,宁愿绕远从山道里走,这样不会给任何百姓造成影响。
  
  山道这条路铁甲军经常走,道路宽阔,千军万马狂奔也根本不受影响。
  
  山形也简单,就是山上的树木十分葱郁,而且山林中有一半儿的荆棘丛,远看密密麻麻。
  
  所以这地方也很让人放心,想要在这荆棘丛里藏身,十分不易。
  
  马儿速度十分快,这马车也颠簸的厉害,小桂扶着马车窗棂,颠的她脑子都成了糨糊了。
  
  秦筝则随着颠簸身体在晃,她看着窗外,眼睛发直,神思似乎已经不在这里了。
  
  她头很疼,太阳穴更甚,感觉像是有两个铁片卡在太阳穴这里,阻止她用脑。
  
  外面,顾尚文骑在马上,脖子还用铁片缠着呢,乍一看啊,他那脖子上缠的好像狗项圈。<>
  
  搞笑虽然是搞笑,但现在已经没人觉得搞笑了。连顾尚文自己都很认真,随时的都会摸摸自己的脖子,以确定那铁片还在脖子上。
  
  心惊胆战的,经历过这么多战争,顾尚文还从未感受过心惊胆战的滋味儿。
  
  这死亡提前预告,有好处也有坏处。
  
  蓦地瞥一眼,看到前方马车里窗口处秦筝的脸,她还是那失神的状态。而且她脸色也不太好,本就白皙,现今更是白的如纸。
  
  闭了闭眼,秦筝回神儿,头昏脑涨,感觉满脑子都是糨糊。
  
  长叹口气,再睁开眼,看向这外面的地形,这会儿她才注意到,已经走进山道里了。
  
  她的注意力一直放在人的身上,都没注意不知何时进了山道了。
  
  四周的山,除却高壮的大树,还有那高树一半高的荆棘丛,这地儿,条件比较险恶啊。
  
  扭头看向另一侧,还是山,山中除却树木也还是荆棘。
  
  这是哪儿她不太清楚,但肯定是离雪山大营不远了。
  
  心里有些慌,秦筝随着颠簸的马车将身子探出车窗,“李毅。”大喊一声,虽是马蹄声如雷,但是她的声音依旧被李毅听见了。
  
  放慢马的速度,很快的与马车同行,“王妃,您有交代?”
  
  “这地儿不太安全,你警戒起来吧。若是可以,咱们的速度再快些,尽快走出这里。”嗓子有些哑,秦筝快速道。
  
  李毅点点头,“是。”
  
  随后,李毅快马奔至最前方,不消片刻,整个队伍的队形都有改变。<>
  
  而且,处在最外围的兵士卸下了盾牌套在手臂,一致防御外围。
  
  马车仍旧在最中间,速度加快,马车颠的几乎要飞起来了。
  
  虽然不舒服,但小桂不吭一声,只希望能尽快的抵达大营,离开这里。
  
  天空不知何时有乌云席卷而来,遮盖住了上空,也遮住了阳光。
  
  阳光被遮住,马车里就有感觉,秦筝歪头看向窗外,天上的乌云愈发的浓厚。
  
  眨眨眼,秦筝坐回来,抬眼看向小桂,“小桂,咱们也不是没经历过突袭这种事。有过一次,就等同于有了经验。若是危险来临,不要腿软,跳下马车去找李毅。”马车颠簸,秦筝的声音都有些变调。
  
  小桂心慌慌,看着秦筝,重重的点头,“是。”
  
  曹纲不在,秦筝也没人配合了,不过,她好歹还算有点三脚猫的功夫,不至于束手就擒。
  
  东齐?段冉,狼子野心终究是昭告天下。
  
  不过,在秦筝心里,段冉除却那无敌的技能,根本不是云战的对手。云战有实战经验,同时武功高强,论心计更是不比段冉弱。
  
  脑子疼,但也抵不住脑子在快速转动,顺手摸了摸塞在靴筒里的匕首,还在。
  
  山道转弯,这山道的路程也是最后一段了。
  
  马车转弯,车尾向外甩,马车里的人禁不住的也跟着惯性歪了身子。
  
  阴沉的天空,乌云积聚,看起来,马上要承受不住雨水的压坠了。
  
  蓦地,一个闷雷在天空响起,声音虽是不大,但是闷闷的雷声让人更觉得沉闷。<>
  
  就在闷雷落下时,叮的一声,一根长箭从树林中飞射出来钉在了马车的窗棂上。
  
  小桂猛的尖叫起来,整个队伍也瞬间调转马匹方向,在阴沉的天空下,紧张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。
  
  靠着车壁,秦筝微微转头看着山上,高壮的树木葱郁,荆棘丛也密密麻麻,根本就什么都看不见。若是有人能够藏身在这里面,恐怕也会满身都是伤。
  
  盾牌堆集,一道一道筑起,将中央彻底挡住。
  
  雨点落下来,乌云终究是没承受住雨水的堆集,噼里啪啦的砸下来,打在盾牌上叮咚作响。
  
  蓦地,就在雨水刚落下来开始,山上的荆棘丛中流箭飞射,比之雨滴更密集的射出来,与盾牌相撞,发出刺耳的声音。
  
  流箭也射到了马车的顶端,那是从上空落下来的,虽是力道差了很多,但是马车顶部仍旧出发叮叮的声响。
  
  小桂抱着头趴在车板上,秦筝紧靠着马车一角,顺着窗口看出去,铁甲军也在反击。
  
  盾牌垒筑的高墙错开点点缝隙,弓箭手各就各位,朝着山上射箭。
  
  虽是盲目的射箭,但是,那山上的人应该是很多,反击之后就有人中招,荆棘丛一片一片的倒下。
  
  流箭的对抗持续了很久,反正感觉这马车顶部已经承受不住了,再来几箭,这马车顶部就得漏了。
  
  “小桂,快出去。”仰头盯着车顶,已经有箭尖露出来了。
  
  趴在那儿的小桂立即行动,手脚并用的爬,爬出马车。
  
  秦筝也起身快步的奔出去,就在她也下了马车之后,马车的车顶果然漏了,车内部瞬间成了流箭的容身之地。
  
  “王妃,快过来。”顾尚文顶着一个盾牌,快步的奔过来,将秦筝遮在了盾牌之下。那边小桂已经听从秦筝的,奔去了李毅那边。
  
  有盾牌挡着,但天上落下来的流箭仍旧落下来,打的盾牌叮咚作响。
  
  环顾了一圈四周,已有兵士被流箭射中,对方火力太强。
  
  “王妃,将军命属下掩护您快走。”一小队长跑来,随着大声禀报时,手中的长剑挥舞,打开落下来的流箭。
  
  “好,走。”拉着顾尚文,秦筝快速跟随那小队长从人群中穿过去。
  
  一小队人马准备好,盾牌在手,自动成墙。
  
  中间一匹马,顾尚文与秦筝两人同骑,顾尚文驾马在前,秦筝在后,同时将盾牌背在背上,以做防御。
  
  策马狂奔,逃离战圈,转过山道,山上的流箭立即被扔在身后。
  
  想回头看看,但是背上的盾牌挡住了视线,秦筝抓着顾尚文的衣服,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坐在马背上,感觉随时都会被颠下去。
  
  天上乌云密集,雨滴急速下坠,再加上马儿飞奔,打的人睁不开眼睛。
  
  没有飞奔了多久的意识,总之感觉脸都被雨滴打麻了,前方立即响起马儿的嘶鸣声。下一刻,秦筝和顾尚文所骑的马也发出嘶鸣声。前蹄扬起,马身倾斜,坐在后面的秦筝立即滑了下去。
  
  掉在地上,摔的秦筝头晕眼花,亏得背上还背着一个盾牌,否则,她得摔的更惨。
  
  地上泥水泥泞,她的衣服尽数被浸湿。
  
  挣扎的站起来,所骑的马也被顾尚文安抚好,他回头看向秦筝,向她伸出一只手要她赶紧上来。
  
  秦筝一步过去,将要伸手,视野当中却凭空飞出一根箭来,直直的射向顾尚文的脖子。
  
  瞳眸睁大,眼前的情景似乎都放慢了。那根箭的力量很大,但所幸顾尚文脖子上缠着铁片,没刺穿他的脖颈,却是将他整个人撞下马。
  
  回过神儿,秦筝转到马的另一头,顾尚文躺在地上,整个人也有些傻了。
  
  “还活着么?”拽他,秦筝大声问道。雨水噼里啪啦的从天上落下来,打在顾尚文的脸上,终于将他打醒。
  
  “没、、、没事,小生还活着。”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疼是肯定的,铁片被箭刺的凹进去了,他脖子上的皮肯定也破了。
  
  “没事儿就好,快走。”前方已经打起来了,这边也有埋伏。
  
  起身,顾尚文一手捂着脖子往前方看,受惊乱跑的马儿后,果然交手了。
  
  向山道旁边的树林看了看,顾尚文拉着秦筝指了指,这时候只能往山里进了。
  
  “走。”跑,俩人快速的钻进了山里。
  
  他们俩武功不成,也没办法和敌人打斗,为今只能跑,保自己的命,也不用给别人添麻烦。
  
  顾尚文经历过无数次的战圈中逃跑的事情,他很擅长,但这次心有余悸,刚刚那根箭将他的魂射掉了一半儿。
  
  山里都是荆棘,在这里奔跑,完全是自虐。
  
  秦筝还背着沉重的盾牌,这速度就更慢了。
  
  “不行了,这东西不能背着了。”本想一直带着这东西保护自己,但太沉了,纯铁的。
  
  解下来,秦筝最后看了一眼,还是给扔了。再次拉着顾尚文,“走。”只要穿过这片山,就是草场了。草原上有铁甲军的巡逻队,也就得救了。
  
  但这荆棘丛可不好对付,跑了一阵儿,还能听到山下的打杀声,俩人的衣服就已经被刮得破破烂烂的了。
  
  “王妃,我这脖子流血了。”一直用一只手捂着脖子,感觉热乎乎的,拿起手一看,手上都是血。
  
  回头看他,果然,那衣襟上都是血。
  
  “那也好过被射穿。这铁片坚决不能摘下来,谁知道一会儿还不会再有箭飞过来。”危机没过去,就不能放松。
  
  顾尚文点点头,他也不敢摘下来。
  
  “快看看方向,从这山头下去,是不是就是草场了?”已经跑得糊涂了,打杀声仍旧从山下传上来,还有倾盆大雨打在树叶上的沙沙声,俩人的衣服都已经湿了。
  
  “我也不知道了,上去看看。只有咱俩不会武功,除了跑,没别的办法。”顾尚文摇摇头,谁叫他们不会武功来着。
  
  继续向山顶跑,跑到山顶向远处看,却是什么都看不见,雨势太大,能见度太低,远方白茫茫一片,下雨下的都冒白烟儿了。
  
  “怎么办?”大口的呼吸,秦筝的肺子都在疼。
  
  “下山吧。”荆棘丛太茂密,低头躲着荆棘丛,再加上雨势太大,已经辨别不出方向来了。
  
  下山,荆棘丛依旧还在,衣服被刮破,再刮的就是皮肉了。
  
  但这个时候已经管不了那么多,除却大雨瓢泼的声音,打杀声似乎还在耳边回荡。
  
  大概跑到半山,顾尚文脚下一滑,瞬间倒地。拉着他的秦筝也被带倒,俩人都趴在了荆棘丛上。
  
  刺痛传来,俩人的脸被扎的瞬间出血。
  
  雨水从头顶滴下来,冲刷着脸上的血,一时间俩人面貌可怖。
  
  “王妃,您没事吧?”爬起来,顾尚文也顾不上自己的脸了。
  
  “没事儿,赶紧走。”幸亏没刺到眼睛上,否则就瞎了。
  
  继续往山下跑,结果,快到山下时才看清,他们跑的方向不对。
  
  对视一眼,立即改变方向,朝着右方跑。
  
  没跑几步,山下策马狂奔的声音传进耳朵。第一时间俩人就想到是援兵,往山下跑了几步,却在树影稀疏大雨瓢泼中看到,策马狂奔的队伍根本就不是援兵,而是敌兵。
  
  如此大张旗鼓,实在让俩人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们到底是从哪个地方跑到大燕来的?
  
  看着那就要路过眼前的队伍,秦筝微微眯起眼睛,带头骑在高头大马上的人,眼熟。
  
  “顾尚文,那是上官铎!”面貌凶恶,杀阀满身,不是他还是谁。她可是还偷了他的令牌呢,怎么能忘了。
  
  顾尚文擦擦糊了眼睛的血水和雨水,也看过去,隔着大雨,看清了那马上的人,可不就是上官铎么。
  
  “蹲下。”拉着秦筝蹲下,顾尚文也觉得真是大难临头了。
  
  落汤鸡一般,脸上伤痕无数,秦筝和顾尚文对视着,都觉得要惨了。
  
  弯身,俩人朝着右方挪,一定要躲过上官铎。只是,不禁担心李毅他们,若是和上官铎交手,他们怕是一个都回不来了。
  
  两方权衡,不是他们俩完蛋就是李毅他们的大部队完蛋,走了几步后,俩人又停了下来。
  
  对视了一眼,什么都没说,俩人站直了身体。
  
  尽管大雨瓢泼,但是从山下往山上看的话,看的还是比较清楚的。尤其他们俩都穿着浅色的衣服,在绿叶间更是清晰。
  
  蓦地,山下果然有人注意到了他们。一直在前的上官铎勒马,杀气盈贯的视线穿过雨幕,看见了那二人。
  
  “完了,跑。”感觉那上官铎的视线直勾勾的定在她身上,新仇旧怨,怕是要一起算了。
  
  俩人赶紧跑,在荆棘丛中穿梭,疼痛根本顾及不上。
  
  上官铎亮出大刀,“追。”一声高亢,调转马头在山下追逐那二人。
  
  谁偷了他的令牌,上官铎清楚的很。此次亲自潜进大燕,为的就是报仇。尽管段冉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诉他,若是擒住了秦筝,不许伤害她,将她带回去。
  
  但上官铎俨然是不会听的,他要亲手剁了她的手脚,再割下她的脑袋,给云战送去!
  
  知道上官铎在追,俩人跑着跑着就开始往山上跑,顾尚文累的不行了,秦筝一路拽着她。这学了三脚猫还是有些用处的,起码这耐力要比他强很多。
  
  看着他们往山上跑,上官铎也弃马,带人进山开追。
  
  俩人狂奔,越过山头,急速的往下跑,也根本管不上方向什么的了。
  
  追兵在后,速度自然要比他们快,他们刚跑下山头,上官铎带人就已经要抵达山巅了。
  
  山这头,荆棘丛渐渐稀少,更利于狂奔。但不想,荆棘丛没了,半山处却出现了断口。下面一道深沟,随着下雨,里面水流狂奔。
  
  俩人都想刹车,奈何刹不住了,泥水十分滑,俩人最后躺在了地上都不成了,直接滚了下去。
  
  拉着的手松开了,秦筝伸手一抓抓了个空,身体也悬空了,垂直的朝着深沟掉了下去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