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81、好转,桃花汇聚

081、好转,桃花汇聚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081、好转,桃花汇聚
  
  草原的天空高且远,若有白云,人在地上仰头看,就会感觉那些白云是在低空飘着,好似只要一伸手就能够得着。…………
  
  齐蒙雪山就在远处,山巅一直在云层之中,让人窥见不得其真貌。
  
  更远方,草场广袤无际,若是纵马在其中,不知会有多畅快。
  
  铁甲军本是在与东齐对峙,雪山以北的山地里,驻扎了几万的兵马。
  
  然而,在秦筝受伤之后,东齐的兵马却是忽然退了,毫无征兆的,也没人知道怎么回事儿。
  
  金舟率兵追击上官铎,他们一路进入山地,然后越境转回东齐。
  
  这路线,他们肯定是早就探测好了,一路毫无阻碍,在后面追击也相当困难。
  
  他们进入东齐,金舟又追了一段路,后来发现他们已经到了东齐的地界,随后快速调转马头返回。
  
  毕竟他带的人不多,若是东齐有埋伏,他们都得死在这儿。
  
  一路返回雪山大营,连续几天没合眼的金舟想见见云战,结果在大帐前被拦住。云战谁也不见,而且,他也两天没出来过了。
  
  长叹口气,金舟小声询问秦筝的情况。
  
  守门的兵士摇摇头,表示他也不知道,反正现在没消息就是好消息。
  
  金舟摸了摸鼻子,最后转身离开,他还是去找顾先生商量商量吧。
  
  没错,这大帐里确实是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,因为秦筝还在昏睡当中。
  
  所幸的是,她的高烧已经退了。<>
  
  云战一直在照顾她,不停歇的用冷水给她擦身降温,这才使得那吓人的高烧退下去。
  
  但她现在不醒,仍旧是昏迷的状态,也让人很担心。
  
  给她换药,云战亲自动手,揭开纱布,锁骨处的伤口露出来,尽管两天过去了,可是她的伤口愈合的却不太好。她本就不是容易愈合的体质,受了这么重的伤,好起来也很缓慢。
  
  这种情况可不太好,愈合的太慢,这皮肉可是容易感染。
  
  换过药,云战终于起身离开了大帐,一直守在另一边的小桂终于得以走到床边看看秦筝。
  
  云战出来后,直奔医帐,他要找司徒先生,让他尽快的调配出能让伤口快些愈合的药物。
  
  大帐里,小桂坐在床尾,抬手轻轻的给秦筝整理被子,却瞥见秦筝肿起来的脚腕。鼻子一酸,眼睛被泪水糊了,秦筝全身上下,没一处好地方。
  
  那天的事情,小桂已经有点记不清了,现在回想起来,除却漫天箭雨,还有满地的尸体,顺着大雨流淌的血水。
  
  身子不禁一抖,小桂晃晃头,不要再想了,不要再想了。
  
  抬眼看着秦筝,她的脸上那些伤口已经肿胀着,看起来可怜极了。
  
  五年了,小桂想想,除却在陵墓里那时一直很快乐之外,出来之后好像这生活随时都伴随着危险。
  
  可是,不得不承认,出来之后的日子更快乐。尤其秦筝有了云战,相信,她便是受这些伤也是无悔的。
  
  小桂的想法是对的,就是生活随时伴随着危险,秦筝也是愿意的。<>
  
  那陵墓是个堡垒,同时也是个牢笼,没人会愿意在那里面过一辈子。情愿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,就是水深火热也快乐。
  
  司徒先生依据秦筝的体质调配好了药,能更快的促进她伤口愈合。
  
  药确实有效果,用上两天,秦筝身上的伤口都开始消肿了,但相比较其他人,她还是慢了很多。
  
  慢没关系,只要能愈合,就让云战稍稍安心了。
  
  连续几天了,这军中的事云战都没过问,一群兵将自主商议,军中一直很平静。雪山以北也没再起风波,东齐也撤兵了。
  
  与东齐发生冲突,皇城自然也收到了消息,而且,后续部队遇到埋伏,云战的王妃秦筝身受重伤的事也一并传了回去。
  
  云锦昭当即从国库调出大批白银用作军资,还有少不得的粮草,着人即日启程送往西南。
  
  这护送军资的人选,云锦昭权衡了一下,最后觉得由兵部的人护送合适,但还没等下旨,楚桓却进宫毛遂自荐,这任务,他要做。
  
  云锦昭心下是明白的,但最后还是成全了楚桓,由他作为朝廷代表,送去军资。
  
  即日启程,楚桓也离开皇城,军资数目重大,这任务也很艰巨。
  
  这边还在路上,西南雪山大营,云战终于走出大帐,见了营地所有的兵将。
  
  将近十天没见到云战,这一看到,他这些部下都略微惊诧,云战可是明显见瘦。本就五官深刻,如今更是棱角分明。
  
  没人敢询问秦筝的状况,因为都知道,秦筝一直到现在还昏睡着呢。
  
  所以,有很大的可能不会再醒过来,人人心里都清楚,可谁也不敢说。<>这若是被云战听到了,他会怎样很难猜测。
  
  小桂也一直没离开过大帐,趁着云战出去的空档,小桂端来温水,给秦筝擦身体。
  
  没办法洗澡,这天儿也越来越暖,秦筝昏睡不醒,就只能给每天擦一遍了。
  
  秦筝身上的伤口都好了很多,结痂的结痂,消肿的消肿,情况还不错。
  
  半个月啊,这眨眼间都半个月了,可秦筝一点醒过来的意思都没有。
  
  小心的擦拭着,小桂不住的看向秦筝的脸,脸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,但她的双眼也一直是闭着的。
  
  “小姐,您听得见奴婢说话么?要是听得见啊,就睁开眼睛看看奴婢。”跟她说话,但也注定只能是自言自语,秦筝不会应答。
  
  擦秦筝的脚,扭到的那只脚还肿着,但比前些日子要强很多。小桂小心的给擦拭,却发觉秦筝的脚动了一下。
  
  一愣,小桂扭头看向秦筝的脸,眼睛还是闭着的,但眼睫毛在动。
  
  “小姐?小姐你醒了?”一下子冲过去,睁大眼睛盯着秦筝的眼睛,眼睫毛的确在动。
  
  扔下毛巾,小桂转身跑出大帐,去找云战。
  
  这边床上,秦筝的眼睫毛的确在动,眼皮下,眼珠也在转动,眼皮上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。
  
  不消片刻,挺拔的身影由帐外快步走进来,几乎只是两三步,就奔到了床边。
  
  “秦筝?”弯身看着秦筝,云战低声叫她。
  
  秦筝没回应,但眼皮下,眼珠转动的更厉害了。
  
  抓住她的手,云战坐下,不眨眼的看着她,视线专注。
  
  帐外,不知何时也汇聚了一群人,听说秦筝要醒了,这不都跑过来了。
  
  “秦筝,听得见我说话么?”握着她的手,云战继续低声的和她说话。他只要一说话,秦筝的眼珠就会转的更快。
  
  “若是听得见,就醒过来看看我吧。”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脸,虽是有结痂的伤口,但挡不住没受伤之处的嫩滑。
  
  秦筝是听得见云战说话的,但是除却他的说话声,还有刷拉拉的雨声。大雨倾盆,浇的眼前什么都看不见,轰炸的脑子也嗡嗡响。
  
  但云战的声音也逐渐清晰,最后,他的声音盖过了大雨,占据了她大脑的全部。
  
  眼皮颤动,秦筝终究费力睁开了眼睛,入眼的是一片白茫茫,刺得她又闭上了眼睛。
  
  “秦筝。”云战又在叫她,而且这次的声音就在她头顶。
  
  再次睁开眼,秦筝微微眯着眼睛,逐渐适应了光线,也看清了眼前的那张脸,是云战。
  
  嘴唇动了动,她想叫他名字,可嗓子发不出音儿。
  
  “醒了?”眼眸划过笑意,云战俯身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,“真的醒了。”
  
  说不出话,秦筝想握他手,但根本用不上劲儿。手指动了动,碰着了云战的手指。
  
  “醒了就好。想不想吃东西,一会儿让人给送来。哪儿疼?告诉我。”低声的说着,他的语气也格外的柔和。
  
  “疼。”用气息说出一个字儿来,秦筝忍不住想咳嗽。腹部紧绷起来,疼痛也跟着来了,让她硬生生的将咳嗽给憋了回去。小脸儿瞬间红的发紫,憋死她了。
  
  抚着她腹部,云战在外力上也帮不了什么忙,她全身的伤,根本没办法上手。
  
  “水。”继续用气息说着单个字儿,她就像那得了哮喘晚期的人似的。
  
  云战立即拿水,小心的喂给她。
  
  水顺着嗓子滑下去,吞咽时胸腔疼得很,这个时候她才有感觉,她全身都疼。
  
  “顾尚文呢?”终于能发出一些声音,但沙哑的不得了。
  
  “他没事。”摸摸她的头,云战的视线一刻不离开她。
  
  “那就好。上官铎、、、他朝我射的箭。”回想起来,秦筝呼吸略显急促。现在,上官铎是她的第一仇人。
  
  “嘘!告诉我,你哪里疼?”不想让她想起这个,云战转开话题。
  
  “哪儿都疼。”说起这个,秦筝一瘪嘴,委屈的很。
  
  “一会儿你该吃药了,吃过药就能缓解很多。不过,你还是得先吃些东西,这段时间你除了吃药什么都没吃。想吃什么?”看着她那小脸儿,伤痕累累的,云战的语气愈发柔和。
  
  “什么都成,我也觉得饿了。而且,我没一点力气。”想抬手,但是根本抬不起来,可见她有多虚弱。
  
  拉着她的手抬起来,云战低头在她的手上亲了亲,“醒过来了就没事儿了,接下来,要好好休养。”
  
  “嗯,不过,你得陪我。”头昏脑涨的,她还想睡觉,但是又想一刻不停的看着他。
  
  “陪你。”几不可微的点头,云战一诺千金。
  
  “云战,你瘦了。”而且瘦的十分明显,看来,她一受伤把他折磨的够呛。
  
  “没关系。”将她的手按在自己脸颊旁,也就这样才能更清楚的感受到她的生机。
  
  “过去几天了呀?还有,小桂呢?你的那些兵,死了多少?”那天的情景重回脑海,秦筝觉得,肯定损失了不少人。
  
  “小桂没事。别想那么多了,你还是多多担心担心你自己的身体吧。全身上下没一处好地方,到时,恐怕会留疤。”这小脸蛋儿,要是留疤,太可惜了。
  
  “留疤了你不喜欢?”虽然她不喜欢留疤,但能活下来已经是大幸了。
  
  “喜欢。”这次没反对她,云战很少会这么平和的附和她。
  
  “那就不用担心了,留疤就留疤了,只希望别太狰狞。要是像曹纲那样儿啊,我还是弄一面具戴上吧。”她不知道是什么样子,只希望别太丑陋。
  
  “脸上还成,没什么事儿。”想摸摸,但是又收回了手,若是摸坏了,就真留疤了。
  
  “我能猜的出来,当时在荆棘丛中狂奔。衣服都被划破了,腿上的伤更多是不是?”试探的想动一动腿,但是根本没力气。而且,右脚脚腕疼的不得了。
  
  “嗯。”小腿几乎没有完好无损的地方。
  
  “唉!可惜了我一身细皮嫩肉了。”哑着嗓子叹息,秦筝闭上眼睛,不想再睁开了,没力气。
  
  “先别睡,吃过饭吃过药再睡。”摸她的眼睫,粗砺的手指很有效。
  
  “讨厌。”撅嘴嘟囔,最后还是睁开眼,看着他,这身上的疼痛好似都消减了很多。
  
  喝了一碗粥,又喝了两碗药,最后一口咽下去秦筝就闭上眼睛睡着了。她这初初醒来能坚持这么长时间,这精神力已经很不错了。
  
  她醒过来,云战彻底放心了,只要能醒,就证明她能完全好了。接下来,只要悉心照料好好休养就可以了。
  
  这营地里紧张的空气也终于得松绑,又能将全部心思放在对付东齐了。
  
  东齐没有动静,但铁甲军却没松懈,将雪山以北的山地全部封起来,看见鸟类一概射杀,当真是不让一只鸟飞过到这边来。
  
  严阵以待,这边皇城的军资队伍也抵达了大营。没想到当今相爷会亲自来,也让所有兵将都惊讶了下,看来当今皇帝还真是如传说当中的那般宽厚。
  
  楚桓抵达,日夜赶路,他这不会武功的人看起来也有些疲色。
  
  云战出营迎接,两人见面,凭空的,这气氛似乎有点不寻常。但若说到底哪里不寻常,旁人又看不出来。
  
  下马,楚桓走过来,清隽的面庞上波澜不惊,他就像一湖静水。
  
  “九王爷。”拱手,楚桓的动作很洒脱。
  
  云战拱手还礼,“楚相请。”
  
  随后二人并肩走进大营,便是楚桓个子也不矮,但他比较清瘦,在云战身边,他看起来就更瘦削了。但瘦削归瘦削,他气质独特,这份气质却是没办法被云战压制住。
  
  “九王爷,听说王妃遇袭受伤,现在情况如何了?”走了一段路,楚桓终于开口问道。
  
  云战目不斜视,“伤势很重,所幸现在已经清醒了。”
  
  楚桓微微垂眸,遮住眼里的情绪。
  
  云战虽是没看他,但是,却是感觉到了些什么。对于敌人,他的感觉一向很准。楚桓不是敌人,但,在某些方面也很容易成为敌人。
  
  但那又如何?秦筝是他的王妃,这是事实,谁也改变不了。
  
  云锦昭送来的军资很庞大,比之云赢天可是大方许多,各种军备都很多,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。
  
  云战一概接收,但并没表示感谢,他那张冷面,就是说出感谢的话来,也没诚意,所以干脆不说。
  
  大帐里,秦筝依旧还是躺在床上不能动的情况,但外面发生的事情她可是都知道。因为,她有一个小喇叭,知道她闷,整天的给她找新鲜事儿解闷儿。
  
  “楚桓来了?他一相爷,不在皇城处理国家大事跑到西南来干嘛?”一听说楚桓来了,秦筝挑起眉尾,他就是那种适合在朝堂上玩弄权术的人,跑到边关干嘛。
  
  “来送军资啊。几百车,真金白银,还有粮草。”小桂远远地瞄了一眼,好多好多。
  
  “他来送货的!大材小用了。”微微摇头,连带着锁骨又开始疼,她立即停住摇头。
  
  脸上伤口的痂愈近脱落的状态,乍一看啊,她脸上就好像落了几只苍蝇。
  
  “奴婢觉得这不止是送货这么简单,应该是表示皇恩浩荡。”坐在床边给一粒一粒的剥葡萄,小桂一边道。
  
  “嗯,你猜测的对。不过呀,十皇叔这手笔确实很大,铁甲军不卖命都对不起他割的那些肉啊。”这回,可得豁出命来保家卫国了。
  
  “但皇上也是真的宽厚,比那个已经去西天的,强多了。”不敢大声说,小桂压低了声音,顺便将葡萄放进秦筝的嘴里。
  
  眨眨眼,主仆俩想法一样。
  
  “这葡萄好吃,再给我几个。”伸出手,手上的伤痕也都好的差不多了。
  
  小桂将剥除籽的葡萄放在她手里,十分细心。
  
  往自己嘴里放,她现在除却一箭穿骨的伤口和扭伤的脚腕没好之外,其余的地方都好的差不多了。
  
  “真好吃。”几粒一块塞进嘴里,撑得脸蛋儿鼓鼓的。
  
  “小姐,你不能吃太多,否则可能会拉肚子。”水果虽然好,可还是有点凉。
  
  “再给我几个。”嘴馋,她这些日子天天吃药,自己都觉得满身药味儿,连呼出的气息都是药味儿。
  
  又给了几个,小桂看她嘴馋,她也是不忍。受了这么重的伤,连好吃的都不能吃太多,着实够可怜的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