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82、一句遵命

082、一句遵命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
  
  不眨眼,秦筝盯着那还在旗杆上停落的小影子,她满目凶光。()
  
  两侧,顾尚文还沉浸在对楚桓的敌意中,楚桓却没过多理会顾尚文,而是垂眸看向了坐在轮椅上的秦筝。
  
  发现秦筝目露凶光盯着某一处,他微微不解,随后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。
  
  然而,他没看见旗杆上的小鸟儿,却是看见了由大营外策马狂奔而来的云战。
  
  这、、、看见了云战,她怎么会目露凶光?
  
  秦筝根本就没看见云战,只是盯着那小鸟儿,蓦地,她撑着轮椅要站起来,牙关紧咬,她现在是恨不得宰了段冉。
  
  可她这身子骨,哪儿能站得起来,刚翘起屁股,疼痛袭来,她就失去了平衡。
  
  楚桓在看着她,所以更快的扶住了她。
  
  顾尚文一瞧,赶紧上手去拦楚桓。
  
  “王爷回来了。”轮椅后,曹纲一眼瞧见了大营外策马狂奔进来的人。
  
  顾尚文边与楚桓抢秦筝,一边扭头去看,果然是云战。
  
  “王妃冷静冷静,看见王爷回来了也不至于这么激动。”终于将楚桓的手给拽开,顾尚文扶着秦筝坐下。
  
  秦筝疼的脸儿煞白,坐回轮椅大口的呼吸,别人的话听不见,只是盯着那小鸟儿。
  
  这个时候,云战也抵达至大营前,然而,没有直接进营,却是忽然的勒马。
  
  面庞刚硬,眸光如炬,云战忽的自马背上跃起,恍若一道流箭,踩踏着大营栅栏跃上旗杆。<>
  
  旗杆上的小鸟儿也发现云战是冲着它来的,知道自己已经暴露,展开翅膀飞起来,但速度却是不及云战快。
  
  被云战一掌劈到,小鸟儿立即飞射出去,最后落在了草地上。
  
  旋身落地,云战看也没看那已经气绝身亡的小鸟儿,大步的朝着主帐这边走来。
  
  秦筝深呼吸,脸儿煞白,看着走过来的云战,她猛地闭上眼睛。
  
  “王妃?王妃?”顾尚文本还略显得意的盯着楚桓,这回王爷回来了,看他还怎么靠近王妃。结果,一低头,就瞧见秦筝双目紧闭。
  
  楚桓赶紧掐秦筝的人中,顾尚文还想伸手去拦,另一个人比他更快。
  
  云战大步而来,拂开楚桓的手。
  
  “秦筝?”拍拍她的脸蛋儿,云战眉峰紧蹙。
  
  “杀、、、杀了他。”秦筝没晕,只是太疼了。
  
  “别急,他不敢再来了。”云战俯身,小心的将她抱起来,然后大步回帐。
  
  楚桓看着他们离开,脚下一动,似乎也想进去。
  
  顾尚文跛着脚一转挡住他,“楚相爷,这个时候,咱们不适合进去。”
  
  无波澜的眼睛投注在顾尚文脸上,片刻后,转身离开。
  
  顾尚文略显得意的哼了哼,便是秦筝死了,也和他楚桓没什么关系。
  
  帐内,云战小心的将秦筝放在床上,她还是闭着眼,气得胸脯剧烈起伏。
  
  “气死、、、气死我了。<>”居然还敢跑来窥视她,太猖狂了。
  
  云战也绷着脸,但一瞧她那气得睁不开眼的模样,也没办法生气了。
  
  “近段时间他不会再来了,失了领地,他已成罪人了。”顺着她的胸口,不敢太过用力。
  
  “这个王八蛋!”咬牙切齿,秦筝睁开眼,眼睛都是红的。
  
  看着她,云战只能抚慰,尽管他觉得她说的对。
  
  半晌,呼吸平复,秦筝双眼中的猩红也褪去。
  
  “云战,气死我了。”看着云战,秦筝撅起嘴,忿恨褪去,只剩可怜。
  
  戳了戳她脑门儿,云战面无表情,但唯独眼神很柔和。
  
  “你这身体还没好,趁我不在,就着急的出去玩儿?是不是觉得自己命很大,得意忘形了?”果然,这训斥是避免不了的。
  
  秦筝嘴撅的更高,“我无聊嘛,你也不在。”
  
  “那我不是尽快的赶回来了。”为了尽快回来,这一天一夜他可是一刻都没休息。
  
  “我以为你会很久才回来呢,所以,我就、、、”转了转眼睛,秦筝自己也气弱了,她确实心虚。
  
  “所以你就,猴子称霸王?”看着她,云战也不忍责备。
  
  “你才猴子呢。你们都能来回的走,我就只能躺在这儿。我感觉自己都要烂了,要是烂了,你还要我么?”后背锁骨还在隐隐的疼,这一装可怜就更打动人了。
  
  “要。”斩钉截铁,让她不再有话说。
  
  撇了撇嘴,秦筝又想起段冉来,这火气不禁的又往上窜。<>
  
  “这个王八蛋,估计是来看我死没死的。云战,你一定要宰了他,给我解恨。”抓着他的手,秦筝一边瞪眼一边装可怜。
  
  云战俯身在她嘴角亲了亲,“别说了,我肯定会给你报仇。”
  
  哼了哼,秦筝也撅嘴亲他,引得本想撤退的云战又低头吻她。
  
  许久未亲热,这一霎,二人都有些难舍难分。
  
  秦筝也很激动,激动的似乎伤口都不疼了。
  
  云战单手撑着床,尽力不压到她,同时一手游移到她胸前,动情摩挲。
  
  嘤咛出声,秦筝抬手搂着他颈项,什么受伤疼痛咬牙切齿都撇到脑后了。
  
  唇舌自她的脖颈下滑,一路到她的锁骨处,云战忽然停下了。
  
  秦筝双眼迷蒙,看着悬在她上空的人同样浓郁的双眼,她长长舒口气,“我很久都没洗澡了,是不是亲不下去了?”
  
  云战撤开覆在她胸口的手,深深吸口气,然后摇头,“你还伤着呢。”
  
  “我天然有香气,几年不洗澡也没味儿,是不是?”虽然没洗澡,但是她天天擦身,小桂没一天给落下的。
  
  捏住她鼻子,听她这么夸自己云战也听不下去了,“臭美。”
  
  “又臭又美,大将军王云战的癖好真奇怪。喜欢又臭又美的女人。”若不是身体不便,她一般在说这种话的时候,是手舞足蹈又气人的。
  
  “先别急着气我,从现在开始,不许下床。若是还敢趁我不在私自下床,打屁股二十下。”说着,动手抬起她的腰,腰身微侧,屁股露出来,他一巴掌上去,打的秦筝痛呼出声。
  
  “云战,你真打我啊?好疼啊。我伤口本来就疼,你居然还打我?”刚刚的美好气氛瞬间就没了。
  
  “记住了,若有下回,这种力度的巴掌,二十下。”这一巴掌就是为了给她一个警告,让她再敢胡作非为。
  
  满面愁容,秦筝瞪着他,但瞪也没用,她现在毫无反抗之力。
  
  “我今天可是经历颇多,从一早的无限开心到火气攻心,之后呢,被你迷乱了心智,这会儿又被你用酷刑对待。今儿啊,黄历不对。”反正什么都不对,哪有这么对待病人的。
  
  “你若是不出帐去玩儿,什么也不会遇到。”这才是真理。
  
  看着他,秦筝哼了哼,算他说的有理。
  
  “你刚刚说,段冉他失了领地,你做什么了?”这会儿,她能够平静对待这个名字了,刚刚她真是要被气死了。
  
  “待你完全好了,就带你去看。”不想多说,但明显是他已经做了手脚。
  
  秦筝眨眨眼,“你们开始攻进东齐的土地了?”看样子,是这样。
  
  云战不语,抓着她的手看着她,眸光深远。
  
  “要真是这样,大元帅你做的好。还有那上官铎,一定要宰了他。”提起上官铎,秦筝那就是单纯的仇恨了。和段冉还真不一样,因为段冉是主谋,上官铎是个枪手。
  
  “嗯。”这回云战回应,一个单音,却是气势岿然。
  
  看着他,秦筝心里很踏实,不管能不能宰了上官铎和段冉,只要他答应了,她这心里就舒坦了。
  
  这次私自出帐被发现,秦筝挨了一巴掌和一顿吻,受惩罚最重的是曹纲。
  
  多无辜,但无辜也没办法,谁让云战又舍不得惩罚秦筝,这惩罚只能落在曹纲头上了。
  
  罚了他一个月的饷银,一个月内,不准再将秦筝的轮椅推出来。
  
  曹纲都接受,没一句怨言。
  
  秦筝听说了也没什么不满,反正他罚曹纲饷银,她也可以偷偷的给他奖金,再说,反正都是云战的钱。
  
  楚桓还没离开,而且,暂时来看,好像也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  
  顾尚文跛着脚暂时什么都不能做,于是乎,他就缠上了楚桓。
  
  其实不是缠上,而是防止楚桓去缠着秦筝。顾尚文甘愿为云战的利益做任何牺牲,秦筝也属于云战的利益,所以势必要维护,坚决不能让外人染指。
  
  他这番举动没人明白其深意,反正秦筝几天没见着楚桓,得知一直跟顾尚文在一起,她以为这顾尚文经历了一劫,然后转性了。
  
  楚桓好歹也算清隽小生,皮肤整洁没痘痘没坑,这顾尚文莫不是相中人家了!
  
  顾尚文是不知秦筝的想法,若是知道,这跛脚肯定会被气得更严重。他喜欢的是姑娘,而且永远都是姑娘,越多越好。
  
  一摞被子放在脚下,秦筝的右脚高高的架在被子上面,脚丫子白嫩嫩的,脚踝处的肿胀已经消的差不多了。
  
  穿着单衣,躺在床上,秦筝嫌弃长发碍事,要小桂都给绑了起来。这绑的还是脑瓜顶,她躺在这儿看起来还算好,这要是坐起来了,估摸着就很搞笑了。
  
  “小姐,觉得还热么?不如奴婢去给你做点果汁来?今天又有葡萄来了,新鲜的很。”坐在床边给秦筝扇风,这帐里确实很闷。
  
  “我什么也吃不下去了,就这么躺会儿挺好。你扇着啊,别停,太热了。”关键吃完了就想上厕所,她还得下床,太麻烦。
  
  “成。”小桂扇的更起劲了。
  
  不消片刻,外面有人进来,正是云战。
  
  一袭劲装,包裹着挺拔魁伟的身材,帅的不得了。
  
  秦筝歪头看着他走过来,一边故意的睁大眼睛,“大元帅,你好俊啊。”
  
  “别油嘴滑舌,该吃药了。”他在这时候出现,自然是为了看着她吃药。
  
  一听药,秦筝立即瘪嘴,她的痛苦来临了。
  
  后面有人跟进来,端着药。而这人,则不是药帐的小兵,居然是李毅。
  
  “李毅?许久没见了。”秦筝欢快的打招呼,这心情很好。
  
  李毅则满目愧疚,将托盘给小桂后,他随后跪了下去。
  
  “王妃,您受重伤都是属下当时领导不力,判断失误。现在王妃身体好转,请王妃责罚属下。”他是为这事儿来的,云战一直不让他来见秦筝,这事情过去将近一个半月了,这才让他来。
  
  瞧着李毅跪在那儿,秦筝很是无语,撑着坐起来,绑起来的头发顶在头上四散开来,搞笑的很。
  
  云战一瞧她那模样,抬手将她头发放开,弄成那样成什么样子。
  
  “行了你啊李毅,我又没死,责罚你做什么?快起来吧。”罚什么呀罚?这是早就会发生的,她也早就知道了。
  
  “王妃,您宽厚,不代表属下没有错,请您责罚。”他确实觉得是他的错。
  
  秦筝无奈,扭头看向云战,云战也看着她,而且表明了他是不会管的,她自己做主。
  
  “成,罚你也成。就罚你,这辈子对小桂一心一意,不能再娶她人。”这种惩罚,可以了吧。
  
  李毅一愣,小桂也眨巴着眼睛盯着秦筝,这是、、、答应他们的婚事了?
  
  “看什么呢?还不赶快谢我?”秦筝一笑,想抬手,结果一抬手臂那伤口就疼,又不得不放下来。
  
  “多谢王妃。”李毅叩首,这人就是个男子汉,所以便是叩头也男子气概十足。
  
  小桂将药放下,也麻利跪下,“谢谢小姐。”
  
  “行了,别谢我了。不过呀,要想娶小桂,可没那么简单。李毅啊,你得求婚。”正好做给云战看看。
  
  “求婚?”李毅不解,看了看小桂,又看了看云战,最后看向秦筝。
  
  “求婚,就是求小桂嫁给你啊!自己想办法,最好有个爱情信物什么的。做的要好啊,我可会监督的。”反正,必须得求婚。彩礼什么的都不要,只要求婚。
  
  “属下遵命。”李毅尽管摸不着头脑,但还是答应了。
  
  秦筝笑眯眯,还趁机瞄了云战一眼,让他好生瞧着。
  
  云战几不可微的摇头,求婚?有这主意还不如要彩礼呢!
  
  那二人重回甜蜜的出去,这边秦筝要苦了,因为,她要喝那比黄连还苦的药了。
  
  云战亲自拿着,然后送到她嘴边,不眨眼的看着她。他那眼睛里有座大山,能压死人。
  
  秦筝也反抗不得,只能乖乖的喝,苦的她胃都抽筋了,太苦了。
  
  “一口气喝下去,不要尝味道。”指挥,云战代她捏住鼻子。
  
  哼着,秦筝大口大口的喝,终于将一碗药喝光。
  
  碗撤开,秦筝打开云战的手,打了个嗝,苦的她头晕眼花。
  
  “吃糖。”一块糖凭空的变出来,云战给藏得深,谁也找不着。塞进秦筝嘴里,她纠结的脸立即舒展开,糖果然好吃。
  
  “真苦啊!云战,这药我还得吃多久啊?”她现在可是连出汗呼吸都是药味儿。
  
  “什么时候能跑能跳,就可以不喝了。”很简单。
  
  叹口气,这样的日子,没头了。
  
  摸了摸她散乱的长发,云战道:“不许再绑在头顶了,很丑。”
  
  “不是碍事嘛,否则我绑它干什么?诶,现在我都能下床方便了,我可不可以去帐外转转啊?”这帐里白天太热了,热的她受不了了。
  
  “出去可以,不过,得我在才行。”若是他不在,她又得意忘形,很容易抻着伤口。
  
  “好,成交。”点头,这个条件行。
  
  抬手抚摸她的脸蛋儿,所幸那些伤都好了没落下疤,否则,可不会有这么好的手感。
  
  仰脸看着他笑眯眯,她那样子更是无敌可爱。
  
  下午的草原更是热,不过,胜在风不断,将燥热吹走。
  
  倚在云战身上,秦筝一小步一小步的走,扭伤的右脚现在能落地走路,但是不敢承受太多的力量。
  
  所幸身边有云战,走路时她根本不用太多力气,只要跟着迈步就行了。
  
  “哎呀,风真好,阳光也好,一切都很好。”眯着眼睛,阳光照在身上,另外一种暖洋洋,和军帐里的闷热根本是两回事儿。
  
  垂眸看着怀里的人儿,云战的脸庞诸多柔和,“是很好,但是不能贪多。”所以,一会儿就得回去。
  
  撅嘴,尽管不愿意,但也没办法,“等我好了,我一定要在这大草原上狂奔个两天两夜。”
  
  “嗯,在脖子上拴个绳子,腰上绑辆车,牧民冬天的贮草就靠你了。”这是将她比成了马儿。
  
  “你才拉车呢!有我这么漂亮的姑娘拉车的么?”仰头看着他,现在想翘脚打他也没力气了。
  
  “夸自己不会脸红。”自己夸自己漂亮,这脸皮不是一般的厚。
  
  “夸自己干嘛要脸红?我了解自己,说的都是事实。”很得意,眉眼飞扬的。
  
  薄唇微弯,他那模样俊的很,本是一座冰山,却是被阳光融化了的样子。
  
  “诶,楚桓来了。这顾尚文,总跟在人家后面做什么啊?”一转头,看着不远处楚桓正走来。而顾尚文,就跟在后头。脚还有点跛,但仍旧不放弃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