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83、分开不舍、战事

083、分开不舍、战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0
  
  热水被一桶一桶的送到帐外,之后云战亲自动手,将水拎进来,倒进帐中最里侧的屏风后的浴盆里。…………
  
  坐在床上,秦筝看着云战自己动手干活,不禁也乐。
  
  堂堂大元帅给她倒洗澡水,这传出去,她这面子可大了。
  
  不过,想来大元帅能屈能伸,传出去被人议论,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。
  
  往返了数趟,洗澡水也够了,云战试了试水温,正好。
  
  走过来,他一边动手解开腰带,然后脱掉外袍。
  
  “大元帅,您不会要和我来个鸳鸯浴吧?小女子现在身体不便,待得身体痊愈了,咱们再来不迟。”他一脱衣服,秦筝就忍不住的想看他。但太过赤裸裸,又显得她好像很花痴。于是乎,嘴里说着不着边的话来调开自己的注意力。
  
  “想得美。”云战淡淡的回了一句,以表高贵不可侵。
  
  “切!你什么语气啊?好像我在肖想你似的。”这句想得美应该由她来说才对,反倒被他抢去了。
  
  “难道不是?”走到她面前,云战伸出手,打算脱她的衣服。
  
  一把捂住自己,秦筝睁大眼睛盯着他,“你干嘛?”
  
  “洗澡不脱衣服?”扬眉,他满目光明磊落,同时也能让秦筝放松。
  
  一瞧他那表情,人家没任何的不轨,自己这模样反倒挺自作多情的。
  
  “当然脱衣服啊,但你也不能上来就脱我衣服吧。我自己脱,也能自己洗。”扶着床下地,她能走,只是不能走太快,手臂不能抬高,又不是废人。<>
  
  看着她从自己面前走开,云战没说什么,只是也随着走了过去。
  
  走至屏风后,那宽大的浴盆里温水满满,漾着热气,看起来很舒服。
  
  秦筝拽开衣带,然后回头,云战正在看着她。
  
  “转过去,别看我。”这样盯着她脱衣服,实在不好意思。
  
  云战没转过去,只是挪开了视线,让人没办法再命令他了。
  
  秦筝眨了眨眼,最后转过头,继续脱衣服。
  
  脱掉外衣,裙子,之后薄薄的中裤,她身上也就几乎不剩下什么了。
  
  因为肩上有伤,肚兜也没穿,脱掉中衣就什么都没有了,但所幸的是内裤还在。全身上下仅剩内裤,那么点布料拆开还及不上一条毛巾宽大,让她不禁的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。
  
  进水,热意涌上来,秦筝忍不住抖了抖,脚踝还有点受不了。
  
  进去后,慢慢坐下来,然后身子向后靠,靠着浴盆边缘,水正好的盖过胸部。
  
  慢慢的伸手,将外面放在矮桌上的毛巾抽过来一条,略微费劲的整理着遮盖住了胸部。
  
  这样,她就安心许多了。否则,真的很不好意思。
  
  “喂,大元帅,给我洗头发。”命令,同时也是告诉他可以看她了。
  
  然而,她不知道的是,从她转过头去后,云战就一直在看着她。是担心她会滑倒出意外,当然了,顺带着,观赏一下别的。
  
  挽起衣袖,那袖子下的手臂露出来,都是肌肉十分结实。<>单单是看着,也能感受那手臂所满载的力道。
  
  拿过其余几条毛巾,盖住她的伤口,然后,将她的长发尽数撩到浴盆外。一个木桶放在外面,里面同样是热水。
  
  长发浸在木桶里,云战动手给她洗头发,宽大的手,做起这些活来有些不协调,但是不得不承认,他做的很好,很细致。
  
  享受着,秦筝也禁不住的嘴角弯弯,“给我揉揉头。”那样更舒服。
  
  “不怕脑子会进水?”给做,但嘴上却不饶。
  
  “云战,看我活过来了不爽是不是?又气我。”他才脑子进水呢。
  
  云战不语,幽深的眸中却是带着笑,动手给她揉头,手指粗砺,劲力十足。
  
  秦筝闭着眼睛后仰头,随着他揉,她一边发出颤抖的音儿。
  
  看着她的小脸儿,而后视线顺着她的下巴往下滑,随着她后仰头,某些被盖住的部位也半露。
  
  毛巾盖着,也抵不住什么事儿,因为谁都知道,那毛巾很容易就会被扯掉。
  
  手上做着活,眼睛看着‘风景’,头发很快洗完。
  
  将长发放置没受伤的那侧肩头,随后云战起身,走至浴盆旁边。
  
  手进水,搭在了她的腿上。
  
  秦筝立即躲,同时抿唇看着他,幽幽灯火中,她几分羞赧。
  
  也转眼看向她,云战面色沉定,眼睛也是如潭水一般幽深,看不出其中情绪。
  
  “痒。”开口说了一个字儿,秦筝觉得要是不说话,这气氛就更奇怪了。<>
  
  云战淡淡的收回视线,接着给她洗澡。
  
  大手于腿上划过,那粗糙的掌心就及得上毛巾了,好用的很。
  
  秦筝看着他,眼睛也不眨,脸蛋儿红红,不知该说什么。
  
  洗到脚丫,秦筝不禁的笑,云战看了她一眼,那刚刚什么情绪都没有的眼睛里也含着笑。
  
  “别摸我脚心,痒死了。”抬腿躲避,带着水哗啦啦的响。
  
  云战抬手又给捉回来,“别乱动。”声线低沉,听起来,还有几分暗哑。
  
  “痒!”要是不痒,她才不会动呢。
  
  避开受伤的脚踝,云战转到了浴盆另一边,洗另外一条腿。
  
  盯着他的手,从小腿滑到膝盖,然后是大腿,秦筝不禁的紧张,然后,开始并拢双腿。
  
  感觉到她的动作,云战抬眼看她,秦筝略显无辜的眨眨眼,“差不多了。”再向上,好像就摸到不该摸的地方了。
  
  看了她几秒,随后云战拿开手。
  
  然而,下半身洗完,就该洗上半身了,秦筝更紧张了。
  
  “我自己洗吧。”动了动身子想要坐直了,然后自己动手。可是,她手上没什么力气,而且这动作一大,扯得伤口疼。
  
  脸蛋儿纠结,秦筝又靠了回去,她是有心无力。
  
  “还要自己动手?”看着她,云战淡淡问道。
  
  “也只能劳烦大元帅您了。”她抬不起手来,根本就没办法自己动手。
  
  云战一副就知如此的表情,随后大手入水,继续给她洗。
  
  抚过她腹部,秦筝屏住了呼吸,低头看着他的手来来回回,然后越来越向上。
  
  覆盖胸前的毛巾被扯掉,秦筝猛的闭眼,这种场景,她还是不要看了。
  
  然而,云战却是让她很意外,便是不着寸缕,他也依旧很淡定的给她洗澡,是真的在洗澡,没任何不轨的动作。
  
  闭着眼不敢看,但他的手经过了哪里,她可是清楚的很,因为完全有感觉。
  
  水声稀里哗啦的,大概过了很久,云战再次开口,“可以出来了。”洗完了。
  
  然而,秦筝睁不开眼,她实在是不想看见自己一丝不挂的模样。
  
  拿着浴巾等了她一分钟,她还在水里一动不动的,云战深吸口气,随后弯身将她从水里捞了出来。
  
  用浴巾将她缠住,之后又查看了下伤口处,将上面的水擦干净,这才将她从水里抱出来。
  
  贴在他怀里,秦筝这才敢睁眼,微微抬眼看向云战,这人满脸正气的模样,好像刚刚他什么都没看见,而她也没一丝不挂一样。
  
  纳闷儿是肯定有的,这人都承认自己是流氓了,怎么这会儿反倒没一点其他的反应。
  
  莫不是,她现在这模样反倒勾不起他兴致了?
  
  脑子里一阵乱想,同时云战也抱着她回了床边,俯身将她放下,然后转身去给她拿来干净的衣服。
  
  看着他背影,秦筝愈发的难以理解,这男人的心啊,还真是海底针。
  
  拿着干净的衣服回来,云战还是那面无表情沉稳如山的样子,秦筝盯着他,湿发映衬下,小脸儿更是白嫩娇俏。
  
  解开包裹着她的浴巾,那足以勾引人犯罪的风景出现在眼前,云战垂下眼眸,避开。
  
  不眨眼的看着他,秦筝微微弯起唇角,看来他也不是无动于衷。
  
  动作轻的给她穿上中衣,然后,系上带子。
  
  那带子由脖子下一直到腰侧,一共六个带子,每个都要系上。
  
  在系第三个的时候,也正好是紧邻某些部位,云战的动作也放轻,很明显是要避开碰触。
  
  秦筝就在此时深吸一口气,然后,也就正好的碰上了。
  
  云战手一顿,抬起眼睛看向她。
  
  秦筝也一愣,她没想到还真碰上了。她只是想试试,自己对他还有吸引力没。
  
  俩人对视,空气似乎有那么一瞬都凝结了。
  
  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  
  “你故意的。”
  
  俩人同时说话,之后秦筝摇头,极力否认。云战却是眸色幽深的看着她,完全不相信她的说辞。
  
  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你信我啊!”睁大了眼睛,秦筝以表自己无辜。
  
  “刚刚你害怕我对你如何,现下又开始主动勾引我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云战也有点不耐,这女人到底想做什么。
  
  “你别血口喷人啊,我才没勾引你呢。”反对,但反对的没什么气势。
  
  云战不语,只是看着她,那眼睛里藏着雷霆火,能瞬间将人燃烧殆尽。
  
  咽了咽口水,秦筝垂下眼睛,最终还是她认输了。
  
  大手抚上她脸颊,然后抬起,迫使刚刚认输的人看着他。
  
  秦筝眨眨眼,似乎知道他想干什么了。
  
  没想错,下一刻,他倾身吻上来,热吻如风暴,攻城掠地,没任何迟疑。
  
  秦筝闭上眼睛,想抬手搂着他,但手臂使不上劲儿。
  
  将她放倒在床上,云战的吻更激烈,同时,另一只手钻进还没完全系上的中衣,抚上他刚刚碰触到的地方。
  
  秦筝忍不住嘤咛,她开始头昏脑涨了。
  
  唇舌下滑,由脖颈一路向下,云战被秦筝惹得尽数爆发。
  
  他本就是在忍着,觉得她在害怕,所以,他一直目不斜视,也干脆君子到底。
  
  但谁知道,这女人又忽然来劲了,那也就别怪他忍不住了。
  
  抬起手,秦筝本想将云战从她的胸前推开,结果,这手臂抬起来她就被疼的一哆嗦,也哎呦的叫出了声。
  
  下一刻,某个人也停止了攻势,抬头看着她,“又疼了?”
  
  秦筝点点头,随后看向他,他那满眼的色却是把她吓了一跳。
  
  赶紧又闭上眼,秦筝不敢看他,“云战,你转过头去。”好像就要把她吃了一样,太让她不好意思了。
  
  云战扭过头,深吸口气,之后闭了闭眼,将眼里的浓郁逼退。这也不能怪他,他已经尽力了。
  
  “真的疼,刚刚那一下,好像这条胳膊要掉了似的。”也怪不得说伤筋动骨一百天,她这皮肉好了,但骨头根本就没好。
  
  抬手扶着她坐起来,云战也顺势的离开她的身体,动作十分快的给她穿上衣服,然后转身离开大帐。
  
  深深呼口气,秦筝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着火了。
  
  片刻后,已经睡下的小桂进来了,还有些睡眼惺忪。
  
  “你这丫头怎么过来了?”看来,云战是没办法再继续给她穿衣服了。
  
  “王爷说小姐要更衣。”走过来,看了一下秦筝穿的中衣,是干净的。然后扶着她躺下,接着给她更换下半身的衣服。
  
  “他人呢?”莫不是,洗冷水澡去了?
  
  “奴婢瞧着王爷朝医帐那边走过去了,可能是给小姐取药去了。”小桂回答,仍旧还有点迷糊。
  
  换好了衣服,小桂站在床边,没有吩咐她也不敢走。
  
  “行了,回去睡觉去吧,我这儿没事儿了。”瞧她眼睛都睁不开了,这困的不一般。
  
  “是。”转身离开,走出大帐的时候差点跌倒。
  
  这呆呆的,还挺可爱。秦筝也忍不住笑,小桂这算是被云战坑了。本来他包揽的事儿,最后做不下去了,还得麻烦小桂。早知如此,当时又何必他自告奋勇的给她洗澡?
  
  对于两个人来说都不平凡的一夜过去,待得太阳当空时,秦筝才悠悠转醒。
  
  这一夜睡得很安稳,尽管没办法像以前那样互相拥抱着睡,但知道云战在身边,她心里很踏实。
  
  而睁开眼时,身边的人已经走了,这大床上仅有她一个人。
  
  “来人啊!”想起身,手臂用不上劲儿撑不起来,只能喊人。
  
  不过一分钟,小桂从外面匆匆跑进来,“小姐,您醒了?”
  
  “扶我起来,这一夜也没动一下,我要僵了。”就好像姨妈来的那几天似的,冥冥中她就能控制自己不乱动。而以前没受伤姨妈又没来的时候,她睡着了就无法无天,好像自己就放松了。
  
  小桂扶着秦筝坐起来,将被子叠起来放在她背后靠着,十分麻利。
  
  “诶,楚桓今儿是不是走了?”才想起来,楚桓今天就离开了。
  
  “是,一早就启程了。”小桂是眼看着他们离开大营的。
  
  “真遗憾,没告别。”再见面,就说不准什么时候了。
  
  小桂看了看秦筝,随后笑起来,“楚相一走啊,顾公子倒好像很伤心的样子。直接回了大帐,到现在也没出来。”
  
  “伤心?不是伤心,是开心。这回可能睡个安稳觉了,他现在肯定睡觉呢。”也不知楚桓哪里让他看不顺眼了。估摸着,人家年纪轻轻能当上丞相,他嫉妒。
  
  “反正奴婢觉得顾公子是挺反常的,但看不出他是伤心还是开心。这段日子,他总跟在楚相爷的身后,楚相爷也肯定早就烦了。这回走了,总算甩开他了。”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儿,顾尚文天天跟着楚桓,大家都想知道为什么,但又猜不出为什么。
  
  “他没什么可研究的,云战呢?”这家伙肯定会送楚桓,但不会送很远。
  
  “王爷送楚相爷回来之后就与几位将军会和了,想来是商议前线战事的吧。”想起那深山里还在打仗,小桂就觉得有点像做梦,在这儿,是一点都感觉不到。
  
  “前线的战争也不知怎么样了,咱们也听不到任何风声,还真是让人着急。”她也着急,很想去前线看看。
  
  小桂叹口气,“小姐就别急了,等您养好了伤,就能亲自去看看了。”李毅前些天也去了一趟前线,但具体怎么样,李毅也没说。想来和她说也没什么用,说了也是浪费口水。
  
  “不争气啊,手臂到现在都没力气。来,你帮我抬,得锻炼锻炼这筋,否则到时抻不开了。”示意小桂帮忙。
  
  小桂是肯定不敢的,这一个不注意再给弄坏了,可完了。
  
  “害怕?没什么害怕的,慢一点就成。”她自己抬手臂,与身体呈九十度的时候,这后背就开始疼了。
  
  拧眉,这种疼,还是能忍忍的。
  
  “小姐,您快放下吧。现在还是不成,到时好了之后您再练。”这要是抻坏了,可麻烦了。
  
  再上扬一下,就不行了,没力气,根本抬不起来,最后放弃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