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85、用武之地、情浓

085、用武之地、情浓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0
  
  这营地交接兵马几乎一个时辰一次,那号角声,十分响亮,足以将冬眠的狗熊都惊醒。…………
  
  秦筝不是狗熊,也没有冬眠,所以,一夜下来她被吵得不行。
  
  将将要进入深眠当中,然后一阵高亢的号角声,彻底将她拉拽回来。
  
  这种环境,在这其中想偷懒都不成。云战则是一夜都没回来,他这么忙,也在秦筝的猜测当中。
  
  天色渐亮,秦筝也根本就睡不着了,这简单的帐篷也让她看清楚了,这里面其实还算很大,能足够容下两个云战。只不过,进来就得躺下,想站起身是不可能的。
  
  穿上鞋子,秦筝爬出帐篷,这是她第一次起的比天边的太阳早。
  
  伸了一下懒腰,身上的骨头嘁哧咔嚓响,右臂也稍稍有些酸疼,睡觉的地方太不舒服了。
  
  裹上披风,秦筝转身往左侧走,昨儿,就是从这边过来的。
  
  “王妃。”走了一会儿,遇见了曹纲,他满身露水,很明显一夜没休息的样子。
  
  “你做什么去了?这满身的露水。”头发眉毛都是潮湿的。
  
  “属下在这营地里转了转,又看了看兵将回营。”曹纲心底里是有些激动的,这种真正的站区他从没见过。
  
  “吵了一夜,刚刚睡着就被吵醒,这里果然是前线啊。”和大营有着明显的区别。
  
  “小姐,您若是不习惯的话,属下送您回大营吧。”尽管他是很想继续待在这里的。
  
  “那可不成,死活的要跟来,云战终于答应了。<>我又吵着回去,他得笑掉大牙。对了,云战在哪儿呢?”满眼稀稀拉拉的小帐篷,走了一会儿她都迷糊了。
  
  “在上面。”曹纲伸手一指,这一夜他都摸得差不多了。
  
  “咱们上去。”转身往上走。这上去的路也很曲折,得绕过密密麻麻的小帐篷。
  
  走上去,秦筝这才看见了云战他们议事的地方,一个简单搭建的大帐,其实就是个木屋。只是这木屋极其简单,连门都没有,一面敞开。
  
  而那里面摆着简单堆起来的沙盘,四周放着数把用木头草草钉出来的椅子,几个人坐在上面,有的已经正襟危坐的睡着了。
  
  而最显眼的云战,则还站在沙盘边,手里拿着地图,与沙盘对照,静静沉思。
  
  秦筝瞧见了他,也放慢了脚步,之后扭头朝其他地方看了看,又找到了那吹号角的地儿,居然在山上的一棵大树上。
  
  一个小兵就在大树枝桠间,手里拿着号角,极其精神的观察着山下,那聚精会神连眼睛都不眨的样子像个猴子似的。
  
  秦筝以为他是在看是否有队伍回营,其实是在看山下巡逻的旗子。不同方向的旗子亮出来,就代表了不同的队伍回营。而这吹号角的需要吹出长短不一的号角声来,让营地的所有人都知道,是哪个队伍回营了。
  
  这种活算是高难度,而且夜里更难做,山下和旗子一起亮起来的火把并不清晰,吹号的人不仅要聚精会神反应快,视力也得特别好。
  
  “王妃,王爷正在忙。”曹纲小声说道,表示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去打扰的好。
  
  “嗯,我看到了。我要是过去啊,那就是添乱的,咱们还是回去吧。”瞧着那些将士有的都睡着了,这一夜他们都没休息。她要是过去了,打扰的不止是云战,还有其他人。<>
  
  俩人转身顺着原路返回,刚走下一段路,头顶号角声忽然响起,吓了秦筝一跳。
  
  扭头看了一眼,那树上的号角兵吹得慷慨激昂,过分用力,腮帮子都鼓起来了。
  
  微微摇头,秦筝转过头往山下看,果然有一队兵马回来了。
  
  骑马狂奔,那一队人恍若一阵风,眨眼间进入了营地。不过片刻,一队人马整装完毕,快速离开进入山林,一切都快的不得了。
  
  秦筝站在那儿看着,不禁也惊叹,这果然不是玩闹的地方,这是前线啊!
  
  往回走,结果碰见了被号角声吵醒的顾尚文,他明显是睡眠不足,黑眼圈挂在脸上,像个熊猫。
  
  “王妃,这么早就起了。”揉了揉眉心,顾尚文甩甩头,让自己精神点。
  
  “嗯,在这地方,想睡懒觉也不成啊。”瞧他那黑眼圈,秦筝暗自摇头,估摸着往后她也得这模样了。
  
  “没办法,习惯就好了。您看其他人,跟没听见一样。”其他帐篷里的人没任何动静,淡定的很。
  
  无声叹口气,秦筝道:“你们王爷在山上可是一夜都没休息,也不知在研究什么东西。上去看了看,我也帮不上忙,感觉自己还真多余。”
  
  顾尚文一笑,“别说王妃您,小生也是这感觉。不过呢,小生近来要做哨兵了,跟着他们翻了几座山去观察东齐的探子,也算找到活儿做了。”他爹在,他是派不上什么用场的。只得跟着哨兵混了,但他贡献也颇大,起码分析出了东齐探子探取我方军情的规律。
  
  “东齐的探子?没有鸟跟着?”按理说,根本不用派探子,段冉只要飞一飞就什么都看见了。
  
  “没,据可靠消息,近来他段王爷的日子也不好过。<>丢了两座山,东齐的皇帝大发雷霆。”顾尚文乐呵呵,这事儿他们都爱听。
  
  秦筝几不可微的点头,看来,这段冉也有害怕的人啊。
  
  扭头看了一眼山上,云战没有回来的意思,秦筝忽的弯起唇角,向前一步,逼近顾尚文,“你今儿还去么?”
  
  顾尚文转了转眼睛,立即摇头,“小生可不敢带着王妃,若是再受伤,小生就是自我了断也无法获得王爷的原谅。”
  
  “很凶险么?你这没武功的都没事儿,我这身边还有一保镖呢。我来这里又不是来玩儿的,是真想做点什么。既是帮助云战,也是为我自己报仇。”她就比较适合与顾尚文混在一起,因为他做的肯定不是那种凶险的任务。
  
  顾尚文很为难,他确实是不太敢带着秦筝,就算没受重伤,擦破了皮肤那他都是罪过。
  
  “答应不?不答应我可宣扬你的丑事了啊。”瞧他半天不吱声,秦筝直接威胁,这招一向最管用。
  
  顾尚文立即点头,“得得得,小生答应了,但是也得等王爷答应。”
  
  “他不会答应的,所以也不用跟他说。他现在忙得,连我都给忘了。走,咱们去吃早饭,然后行动。”若是被云战知道,那她可是一步都踏不出去。
  
  顾尚文无奈,亏得云战管的那么严,奈何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他还真管不住秦筝。
  
  三人一路去吃饭,死面馒头硬邦邦,能打死人。
  
  但就是这样,秦筝还啃了一个,这牙口愈发的强。
  
  顾尚文还是充满了担心,担心被云战发现了他会挨骂。
  
  不过想想,不是被云战骂就是被秦筝宣传丑事,两相比较,还是丑事比较重要,被云战骂,也就算不得什么了。
  
  哨兵五人一小组,各自分头出发,而且时辰不定。所以,顾尚文也不定的选择哪个小队跟随,这些小队他这几天基本上都跟随过。
  
  顾尚文没武功,哨兵自然是不愿意带着他,还得时刻注意他的安全。
  
  这次,不止有了顾尚文,还有王妃,更是让他们为难。这要是真出点什么意外,他们这脑袋可就不保了。
  
  相反,秦筝十分坦然,“你们不用顾及我,我有自己的保镖。平时你们怎么做的,今天就还怎么做,我就是瞧瞧东齐的探子,看看能不能看见点什么。”
  
  哨兵点头答应,但心下还是为难担忧,若真有危险,他们怎么可能不管。
  
  “行了,赶紧走吧,一会儿王爷发现了。”顾尚文挥手催促,要是被发现可就走不了了。
  
  几个哨兵一听更为难了,居然是瞒着王爷的?那他们可惨了!
  
  顺着营地下方的炊事营旁边走过,翻过河沟,之后进入了山里。
  
  进山后,秦筝明显更放心了,不用担心被云战看见了。
  
  不过想来,一时半会儿的云战是不会想起她来的,估计等她回来了,他还在山上呢,来到这里他已经彻底把她给忘了。
  
  而这几个哨兵,也明显的有踌躇,有秦筝在,他们也不敢走太远,他们是真的怕出事儿。
  
  自己的命丢了都没这么可怕。
  
  翻山,秦筝的腿脚还真不是那么太灵便,但所幸有曹纲,她走的比顾尚文轻松。
  
  顾尚文走一段路就得扯着前方的哨兵,他才像是个大爷。
  
  不过这个大爷脑袋好使是真的,有他在,几乎事半功倍。
  
  翻过几个山头,前方的哨兵忽然放慢了脚步,而且向前走时压低了身体,正规哨兵的姿态。
  
  顾尚文也弯腰,但弯腰时走路有点困难,所以速度就慢了下来。
  
  而曹纲和秦筝则走在最后面,前路他们都探过了,俩人也就无需那么谨慎。但脚步还是很轻的,连秦筝走路都接近无声。
  
  登上山头,没想到山头那侧居然是峭壁,往下看了一眼的顾尚文立即转过头,深深吸口气,他恐高。
  
  哨兵有经验的各占据一角,每个人之间相距四五米,这整个峭壁的顶端几乎都被他们占据了。
  
  秦筝很想去看看,曹纲却示意他先去。
  
  两个不会武功的站在一处,顾尚文连连摇头,“太高了。”
  
  秦筝无语,“你还不如我呢。”
  
  顾尚文也不想恐高,但太陡峭了,往下一看,他整个人都晕了。
  
  “顾公子,王妃,这里树木太过稀少,请二位隐蔽。”一个哨兵终于看不过去,出声。
  
  俩人对视了一眼,随后都蹲了下来。
  
  “你们平时也这样的?”问,秦筝一边折旁边的树枝。
  
  点点头,顾尚文揉着太阳穴,让自己静下心来,一会儿别再晕了。
  
  “虽然很危险,但是很刺激。有一种偷窥别人的刺激感。”将折下来的树枝编成帽子,戴在头上以做隐蔽。
  
  “王妃经常偷窥别人,这种算是最差劲的了吧。”顾尚文可是没忘了她那变态的技能。
  
  秦筝哼了哼,将编好的树枝帽子扣在他头上,“偷窥你是比他人有意思。”
  
  顾尚文哽住,又开始拿他的秘密来威胁他。
  
  又给自己编了个帽子戴在头上,然后脱掉外面的披风,里面的长裙是水绿色的,和这山林的颜色几乎差不多,她倒是挺有先见之明。
  
  曹纲找了一处视野较好地面也平缓的地方给秦筝,之后他也去弄了一堆树枝盖在身上,然后于秦筝身边蹲下。
  
  这处峭壁高,能看出去很远。尽管所看见的都是连绵的山林,但树木稀少的地方更多。若是细看,就会发现,若有人在其中走过,这里都能看得见。
  
  这个时候,需要的绝对就是耐心了,那五个哨兵绝对是强手,半个时辰过去了,他们一动不动的。
  
  顾尚文一直在看着远处,还是有点晕,不过已经比刚刚好多了。
  
  秦筝则有点想睡觉了,昨晚被吵得也没睡好,这会儿太阳照在身上,让她昏昏然。
  
  曹纲很警惕,蹲坐在一旁目光如炬,一直一寸一寸的搜索,不放过一个地方。
  
  许久,秦筝几乎都睡着了,曹纲忽然出声,“你们看,那里有人。”拿着树枝,曹纲指向一处。
  
  所有人都看过去,秦筝也睁开眼睛,顺着曹纲指出的方向看过去,果然,一片小山包上,几个蚂蚁大小的人影快速的穿过。
  
  视线追随,所有人都不放过,顾尚文也开始描绘他们经过的路线,查看他们是从哪个方向来的,就能推测出东齐都在哪几个方向设有营地。
  
  秦筝盯着看,距离这么远,她从没试过隔着这么远的距离看人。
  
  微微眯起眼睛,秦筝集中注意力,有一个人又冒了一下头,也就在这时,秦筝进入了状态。
  
  看见的,是山里的营地,规模不大,但很清晰。
  
  回神儿,又寻到另外一个,继续看,还是营地。
  
  秦筝心头一喜,通过这几个人,说不准儿她就能将东齐的营地描绘出来。
  
  规模的大小,人数的多少,还真是有意思。
  
  精神头立即上来,秦筝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,精神也更加集中。
  
  所有人都集中注意力盯着,阳光炙热,这峭壁上也小风徐徐。
  
  忽然的,秦筝笑出声来,惊得其他人赶紧看过去,不知她这忽然的怎么了。
  
  曹纲伸手碰了碰秦筝的手臂,秦筝才回过神儿。
  
  那边,顾尚文扭头往这边看,“王妃,您做梦呢?”这会儿可不是做梦的时候。
  
  “你才做梦呢!我看见他们大营了。”营地摸的差不多了,若是找到了他们的营地,去了也不会迷路。
  
  顾尚文轻吁一声,“真的?小生差不多推测出他们的营地在哪个方向。小生与王妃配合,还真是天衣无缝。”
  
  秦筝看了他一眼,树枝帽子下,白嫩的小脸儿眉眼弯弯。
  
  “成,往后就咱俩合作吧。”谁说没武功就无用武之地的?他们俩这可是做了大事。
  
  哨兵自是不明白秦筝是怎么就瞧见了敌方的营地,听得他们云里雾里。
  
  那伙人走进山林,想来是想绕个大圈儿,打探铁甲军的营地。
  
  不过那一片也有铁甲军的士兵在巡逻,他们想要避开穿过去,还真是不容易。
  
  东齐的那几个探子走过去,就再也没有人经过了,大家起身,各自吃了点东西,然后离开,寻找下个观察地点。
  
  下山,之后朝着密林走,地形不好的地方,曹纲就带着秦筝走,一路倒是跟得上。
  
  顾尚文则明显有些吃不消,他不会武功,又没人带着,一切靠自己的两条腿,已经乏力了。
  
  “这真是有意思,顾尚文,下回你要是不来,我就自己来。”秦筝可是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,绝对不能就此放弃。
  
  顾尚文摇摇头,“这是小生的任务,决计不能半途而废。往后啊,小生就和王妃一个团队。”得到的很惊人。
  
  秦筝撇嘴,“和我一个团队很占便宜是不是?只要碰见对方的探子,就能有大收获。”
  
  顾尚文是决计不会承认的,但是心里的确是这样想。秦筝能看见很多其他的东西,他又很好奇,而跟秦筝在一起,就总是能第一时间得知她都看到了什么。
  
  一行人潜伏在一个河流的侧面,各自分散开占据一点,头上戴着树枝圈起来的帽子,弄了一些树枝缠在身上,还真是很难看到他们。
  
  虽然不知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这里,但看起来这地方他们已经来过很多次了。
  
  树杈上,很容易坐下来,曹纲在上头,比她观察的更远。
  
  日上中空,已经晌午了。
  
  秦筝脸上有些痒,挠了几次,再仔细一摸,发觉脸上起了许多疹子。
  
  仔细摸索了下,她的脸应当是被什么小虫子给咬了,所以,这又过敏了。
  
  不禁暗暗啐一口,她这皮肤,没办法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