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90、约定,别扭

090、约定,别扭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090、约定,别扭
  
  在小桂的帐中,秦筝可谓是吃了这一个月来最好的一餐。…………可能是吃惯了小桂做的饭菜,许久没吃到,如今觉得这种味道真是久违了。
  
  “唉,吃的真饱,我肚子要撑开了。”摸着自己的肚子,秦筝吃到打嗝儿。
  
  小桂忍不住笑,“以后奴婢天天给您做。”
  
  “行,反正你这丫头也闲着无事。”秦筝点点头,她倒是每天都想吃到小桂做的饭菜,和别人做的味道就是不一样。
  
  “要是奴婢给您单独做啊,这大鱼大肉的就会更多了。其实早就有专门给小姐吃的东西单独储藏起来了,只是小姐您都要和大家吃一样的,那些东西就都还放着呢。这回,奴婢也要试试那些珍贵的材料,看看能不能做出大餐来。”说着,她自己也跃跃欲试。都是上等的材料,她还没试过亲手碰触珍贵的材料呢。
  
  “成,以后我吃大餐就靠你了。”拍拍她肩膀,秦筝动了动屁股,坐的时间久了,她屁股都麻了。
  
  吃饱喝足,秦筝灌了一杯水助消化,然后想回去休息了。
  
  小桂则有些为难,“那个,小姐不如再与奴婢说说话?”
  
  挑着眉尾看她,秦筝轻笑,“这么长时间没见我,想我了?按理说不应该啊,你这丫头更想李毅才是真的。”
  
  “小姐~”小桂拉长了音,她还不是担心王爷没布置完。想想王爷那样的人,也不知会布置成什么样子。
  
  “行了,别再想着法子留我了。我觉得你在骗我,需要我看看么?”歪头看着她,秦筝怎么可能没感觉。小桂从来不会这样,再加上她也感觉怪怪的。
  
  小桂哽住,“不用小姐看,奴婢这就送小姐回去。<>”
  
  “嗯哼,这才对。”就知如此,秦筝也很满意了。
  
  推着轮椅,小桂将秦筝送回去。但,她步伐放慢,心里还在忐忑,王爷到底准备好没有啊?
  
  就算速度再慢,最终也抵达了帐门口,很明显的,里面很亮。
  
  秦筝挑眉,云战回来了?今天商讨要事还挺快的嘛!
  
  在帐门口停下,小桂踌躇到底进不进去。
  
  “小桂,你干嘛呢?”愈发觉得奇怪,这么不正常。
  
  “啊?没什么,奴婢这就推您进去。”小桂回神儿,她怎么这么紧张呢?
  
  帐门掀开,入眼的就是铺在门口的散碎花瓣儿,抬眼,正对着帐门的桌子上,一堆的蜡烛。
  
  “嚯!这是遭劫了。”秦筝睁大眼睛,这什么情况?
  
  小桂将秦筝推进帐中,快速的扫了一眼,然后转身离开。
  
  帐中,云战坐在桌旁,看着已经进来的人,眸子微闪。
  
  秦筝则还是被这恍若遭抢劫了似的场景惊到了,“大元帅,您这是干嘛呢?”
  
  起身,云战一步步走来,烛火明亮,他整个人好像也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。
  
  面对秦筝停下,云战反手将那精致的小木盒拿出来,“秦筝,嫁给我。”
  
  睁大眼睛,秦筝的确是被惊着了,这是在向她求婚?
  
  “可是,你还没说前缀呢。<>”这句嫁给我是最后一句才对。
  
  云战几不可微的皱眉,前缀?就是那时李毅说的那些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话?
  
  看他那颇为愁苦的模样,秦筝就知道会这样。
  
  “云战,你爱我么?”既然如此,那就她问。
  
  看着她,云战几不可微的点头。
  
  “说话。”点头算什么呀。
  
  “爱。”简单一个字,由他说出来却有千钧重。
  
  秦筝抿嘴笑,眸子也亮晶晶,他是不会说全那三个字的,但有一个字,她就很满意了。
  
  “那,这辈子你都会爱我坚定不移么?”继续问,等着他回答。
  
  “会。”又是一个字,但满载力量。
  
  笑眯眯,秦筝很喜欢听他说这种话时的模样,“那,你这辈子还会再爱上别人么?”
  
  “不会。”摇头,这怎么可能。
  
  “真的?当我变老了,皮肤都垮了,皱皱巴巴的,你对我的爱还会坚定不移么?”睁大眼睛看着他,秦筝继续问。
  
  “当然。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,我都不会放开你。”蹲下,云战抓住她的手,大手完全包裹住小手。
  
  “那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,我也都不会离开你。我控制不了你的心,看不见你的未来,但是我能控制住我的心,我能保证这辈子都不变心。云战,这辈子我嫁给你做你的妻子,若是有下辈子,我还会找到你,继续做你的妻子。”看着他,秦筝慢慢的眨眼,眸子上覆盖了一层水雾。经历了那么多用常理解释不了的事情,最终来到了这里,或许一切都是因为他。
  
  云战抬手抚着她的脸,大手炙热,“你控制不了我的心,可是我能控制自己。<>此生,唯你一人。若是有下辈子,你就在原地等我,我去找你。”
  
  秦筝鼻子一酸,倾身搂住他的颈项,“云战,我爱你。”
  
  “嗯。”轻轻的回应,云战抱紧她,烛火明亮,映照着紧紧相拥的两个人。
  
  将秦筝抱到床上,云战将那精致的小木盒递给秦筝要她打开。
  
  依据这盒子的大小,秦筝猜测,这里面的东西应该不小。
  
  看了云战一眼,秦筝慢慢打开,开启一条缝后瞄了一眼,之后笑眯眯的看着云战,“两个。”
  
  “对。”云战静静的看着她,面庞柔和。
  
  “你一个我一个?”这人很聪明嘛!定情信物,就应该是两个,一人一个。
  
  “没错。”这是他花费了一番功夫琢磨出来的,从她说要他拿着定情信物向她求婚的时候他就开始琢磨了。
  
  “大元帅,你很聪明哦。”简直是太聪明了。
  
  薄唇微扬,她能喜欢,也证明他这番功夫没白费。
  
  打开,小盒子里的东西也出现在眼前,是两个黄金的手环。
  
  手环很窄,大约一厘米的样子,上面雕刻着花纹,十分精致。
  
  一共两个,外观差不多,但是周长明显不一样。
  
  “好看。”拿出来,秦筝迎着烛光看了看,纯金的。这上面的花纹好像是铁甲军大旗上的标识,而且内侧的花纹,连起来看是几个字。
  
  “天阳关城里的金匠花了很久的功夫才雕刻好,戴上试试,尺寸可行。”这手环在前些日子就送来了,那时秦筝还在山里流窜,所以就一直在他身上来着。
  
  “就算尺寸不行,我割掉块肉也得戴上,真好看。”研究了一下内侧的字,其实是她和云战的名字。
  
  “尺寸不对再拿回去改就成了,不需要你割肉。”拿过来,云战帮着她戴上。
  
  别说,这尺寸还真合适,正正好好。尤其肤色好,更衬这黄金的颜色。
  
  “好看。”抬起手臂晃了晃,十分满意。
  
  云战也觉得不错,其实她戴什么都好看。
  
  “来大元帅,我给你戴上。”拿过他的那一只,这内侧不仅有他们俩的名字,好像还刻着一串看不懂的字儿。
  
  “这是什么字?”不太懂,雕刻的过为潦草了。
  
  “这是西南太阳神的符咒。”云战淡声解释道。
  
  “符咒?你还信这个呢。那我这个怎么没有?”除了两个人的名字,还有几个图案。
  
  “那些图案就是,这个符咒是控制那些图案的。”总得来说,就是,戴着符咒的人控制戴着图案的人。
  
  “为什么你控制我?应该我控制你才对。”不满,凭什么她是被控制的那个。
  
  “废话连篇,戴上。”抬起右手,云战不想过多解释,那些话他也说不出口。
  
  瞪了瞪眼,虽是不满,但还是照办。
  
  给云战戴上,这尺寸也很合适。而且云战那蜜色的皮肤配上这黄金手环,啧啧,看起来还有点小性感。
  
  晃了晃自己的,然后和他的手放在一起,“不错,很配。”
  
  “这个不要随便送人。”叮嘱,云战觉得难保她一时心血来潮的送人。
  
  “我又不傻,这个怎么能送人,把你送人都不能把这个送人。”仰着脸儿,秦筝信誓旦旦。
  
  云战拧眉,抬手捏住她下颌,“还想把我送人?”
  
  “嘿嘿,不送不送,这么俊送给别人我多亏。”摇头,抱住他的腰,秦筝的脸儿像朵花儿。
  
  抬起另外一只手,摩挲着她的额头和头发,云战微微用力将她搂在怀中。
  
  仰着脸儿,秦筝被他抱得紧紧地,呼吸都有些困难了。
  
  “云战~”软声,那声音让人心痒痒。
  
  云战看着她,眸色渐浓,抚着她的脸蛋儿,然后慢慢低头。
  
  他的呼吸打在她脸上,热热的,吹得她睁不开眼睛。
  
  不禁的闭上眼,等待他的靠近。
  
  云战的呼吸明显有些颤抖,秦筝也不禁的跟着心跳加速,抓紧他的衣服,这一刻来了,但她还是很紧张。
  
  “王爷,急报!”炙热的唇将要贴上,帐外猛的传来亲卫的声音,而且很急。
  
  秦筝刷的睁开眼,看着云战也明显不爽的眼睛,“急报?”
  
  深吸口气,云战放开她,随后起身大步走出去。
  
  秦筝深深呼口气,这小心肝到现在还在剧烈蹦跳。
  
  不过,急报?若是急报,可能就是又打起来了。
  
  不禁担心,这战事不停了。
  
  看了看腕上的手环,秦筝觉得当下就不应该着急这事儿,越急,就越有麻烦事儿来。
  
  看着门口那一堆的花瓣,还有桌子上那些燃烧的差不多的蜡烛,秦筝忍不住的笑起来。做的这么差,她刚刚居然还挺满意,真是脑子进水了!
  
 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,比不上外面的草地漂亮,就算布置也不会布置的完美点,也只有云战能做得出来。
  
  尽管如此想,但脸上的笑容依旧还在,眸子上蒙着一层水色,被烛火映衬的亮晶晶。
  
  半晌,云战回来,面庞刚毅,很容易就能看出,他有话要说。
  
  秦筝也一眼就看出来了,撅嘴,“不要告诉我,你现在要走。”
  
  “抱歉。”什么原因没解释,只是一声抱歉。
  
  “算了,你去吧,都说是急报了,肯定很急。”撑着床边坐着,秦筝明显很不舍。
  
  走到她面前,云战单手托着她下颌,倾身在她额上亲了亲,“我尽快回来。”
  
  “别急,我等你。我这脚这样子,也不会乱跑,你就放心吧。”撅嘴去亲他,秦筝这次倒是真的很乖。
  
  “等我。”他确实很急,都来不及再多说什么了,而且外面兵马在整队,现在都听得到杂乱的马蹄声。
  
  “嗯。”点头,这回她肯定听话。
  
  最后看了她一眼,之后云战转身离开。
  
 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于眼前,秦筝的失落溢于言表,本来今天是个很好的夜晚,可是,都被打乱了。
  
  这一切都要‘归功’于段冉这个王八蛋,不禁咬牙,新仇旧恨不断累加,总有一天要他好看。
  
  蜡烛燃烧的差不多了,蜡泪流了一桌子,帐内的光线也渐渐变暗,如同秦筝的心情。
  
  外面,马蹄声奔出大营的声音渐渐走远,秦筝也心知云战走了。
  
  翻身躺下,抬手看了看手腕,手环还在。
  
  弯起唇角,这定情信物和平常的饰品还真是不一样,哪怕它是草做的,她也觉得它不一样。
  
  回想刚刚他们俩所说的话,将这辈子定下来了,还堵上了下辈子。
  
  下辈子,秦筝希望她下辈子也不会喝孟婆汤,要记住这辈子的事,然后去寻找云战。
  
  不过,他说要她在原地等着,他去找她。
  
  就是不知他有没有她那么幸运,会记得前世。若是记得,那找到她就很容易,若是不记得,说不准就娶了别人了。
  
  哼了哼,又觉得自己多此一举,这辈子还没过完呢,就开始担心下辈子了。
  
  前线又迎来一场大战,东齐上官铎领兵,铁甲军是年轻的金舟。
  
  自从秦筝说过金舟很长命后,他就一直被予以重任,一直身在前线。
  
  上官铎带兵,那么必定是一场大战,他是不会小打小闹的。
  
  而这个时候,云战是势必得回去。他要亲自与上官铎一较高下,这么多年一直被比较,而且,还有大仇。
  
  上官铎伤秦筝,差点要了她的命。而云战,是一定要亲手给秦筝报仇的,这一点,他早就表示过了。
  
  前线战事激烈,雪山大营却很宁静。
  
  尤其秦筝,养伤中,更为安静。
  
  那天云战弄得花瓣儿还铺在门口,都已经蔫了。桌子上的蜡泪也还是那个状态,小桂想收拾一下,秦筝不许。
  
  她就是要看着,看着这些,就能想起那晚。一进来,她真以为被打劫了呢。
  
  前线的战情不会特意的传回来,所以有心打听也打听不出什么来。
  
  唯一能做的就是静静等待了。
  
  秦筝能够跛脚走路了,但是不能走太长时间,否则脚踝受不住。
  
  天气十分好,晒得广阔无际的草原都有些刺眼。
  
  照在人身上更是暖洋洋,秦筝很喜欢这时候的阳光,感觉整个人都活了一样。
  
  小桂在身边扶着,秦筝跛着脚的走路,虽是脚踝仍旧有些撑不住身体的力量,但是目前还可以。
  
  “小姐,你觉得还撑得住么?”往大营的大门方向走,小桂一边说道。
  
  “暂时还可以,再走一会儿。”一瘸一瘸的,自己也觉得自己挺可笑的。
  
  “小姐,您这手环是纯金的,反光怪刺眼的。”小桂觉得比寻常用的金饰都要纯,反的光都很不一样。
  
  “刺眼就对了,晃花你们所有人的眼。”自己也很愿意显摆,她和云战的定情物比别人的都要特别。
  
  小桂抿嘴笑,她自己也有,不会羡慕。李毅送给她的镯子也很值钱,而且颜色她也很喜欢。
  
  “可惜的是王爷那晚走的太匆忙了,不然我想,小姐和王爷的好事就成了。”别看小桂不在现场,可是她知道的可多。
  
  “是啊,不然那晚好事就成了。都是段冉那个王八蛋,找死。”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也挺搞笑的,好像她也巴不得赶紧和云战圆房。
  
  小桂忍不住笑,“小姐,您也急着给王爷生宝宝是不是?”
  
  “我哪能及得上你这丫头,要给李毅生好多好多孩子。”秦筝也调侃她,成功让小桂羞红脸。
  
  “那天奴婢实在不知该说什么了,现在有些事情都记不起来了。大家都围在四周笑我们,现在想想都不好意思。”那天的回忆也是恍惚的,但是一想起来,小桂还是觉得脸红。
  
  “挺好的,李毅说的也很好,我都感动了。你们俩好好过日子,将来生一个军队。”像这种艰巨的任务,秦筝觉得她是不能胜任的。
  
  “小姐~,奴婢可生不出一个军队来。”那一直到老都得生孩子。
  
  “努力,生着生着你们就发现,诶,这群孩子都凑成一个军队了。”秦筝笑不可抑,觉得有意思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