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92、野外浓情、抓段冉

092、野外浓情、抓段冉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0
  
  这次,云战在大营的时间要比往常多,而且,大家都看得出来他有变化。||
  
  具体是什么变化吧,又说不大出来,也不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。
  
  而王妃,居然连续两天没有出帐,这让人很意外!
  
  平时,秦筝可是经常出来晃悠的。
  
  连小桂都没机会进那大帐,不过她可不担心,她猜测出来是怎么回事儿了,只是为秦筝高兴。
  
  秦筝是实在没什么力气,而云战也想让她多休息休息。
  
  恍若那时受重伤了似的,秦筝在床上躺了两天,第三天终于躺不住了。
  
  穿上衣服穿上鞋,下床,一刹那间,她的腿有点轻飘飘。
  
  不过还好,已经比第一天好太多了。
  
  朝着帐外走出去,终于得见阳光,整个人都暖了起来。
  
  “唉,真舒服啊。”伸个懒腰,她后腰的骨节发出咔擦声,由此可见她这几天是如何被‘折磨’的。
  
  “小姐?”小桂从帐篷一角露出头,笑眯眯的看着终于出帐的秦筝。
  
  歪头看过去,秦筝的脸蛋儿上泛着光,“过来。”
  
  小桂跳着跑过来,上下看了秦筝一通,抿嘴笑的更贼,“小姐,啊,不对,现在奴婢应该改口叫王妃了。”
  
  “去你的,少油嘴滑舌的。我都已经两天不见天日了,这好不容易出来了,感觉像是被关在牢房里的人终于得到自由了。”面朝阳光,当真是面若桃花,小桂眼睛尖的一直盯着她的脸,然后一直笑。<>
  
  “下了一场雨,草原上的草又长高了许多。小姐你瞧,那些牧民在割草呢。”远远地,能看见牧民在劳作。
  
  “现在就开始割草储存了?也是啊,其实现在已经是初秋了对不对?”对于时间,她好像都没有什么概念了。
  
  “没错。冬天的草也该储藏起来了,不然牛羊冬天没得吃了。”小桂陪着秦筝往大营门口的方向走,一边轻声道。
  
  “这时间过的真快。与东齐的战争也持续了这么久了,看起来,冬天到了,这战事也停不了。”看着远方劳作的牧民,秦筝悠悠道。
  
  “要是到了冬天,条件艰苦,可就不好打仗了。小姐,你觉得在冬天到来之前,这战事能不能停?”小桂轻声问道。
  
  “我觉得不会停。”她一点都没感觉到战事会停,反而觉得会愈发激烈。
  
  无声叹口气,小桂心下也是无奈。
  
  “虽然不会停,但是我隐隐有感觉,咱们不会输。输的只能是东齐,而且还会输的很惨。”现在他们就已经丢了很多山地了。
  
  小桂抿嘴笑,“小姐说的,一定是对的。”她十分相信。
  
  “也只有你这个丫头会毫无条件的相信我,瞧瞧云战,有点动静就草木皆兵。”这会儿又不知去哪儿了。
  
  “奴婢肯定相信小姐啊,小姐说的都会成真。”小桂深深叹口气,除却李毅的那次。
  
  “行了,别拍马匹了,我对自己现在也不是很信任。”走出大营,望远方,牧民在劳作,一派和谐。
  
  “小姐,咱们在一起这么多年,您说过的话都会成真。<>这次啊,也一定会成真。”扶着秦筝的手臂,小桂轻声道。
  
  “希望如此吧。”秦筝轻叹,这战争啊,真是让人头疼。不过呢,同样也让人兴奋,抢夺过了领土,这种感觉还是蛮爽的。
  
  “小姐,您看这草长得多好。”一场大雨就有这么大的作用,这些草足足长高了一倍。
  
  “是啊,这场雨真有用。”抬腿踢了踢,果真是比往日长高了许多。
  
  主仆俩在草场上慢行,那些草几乎都到了她们的膝盖处,真的长了好高。
  
  蓦地,一匹马自大营中奔出来,那匹马身姿矫健,毛色顺滑,鬃毛有型,这是云战的马。
  
  而马上的人,当然是云战,一袭劲装,挺拔魁伟。
  
  听到马蹄声,秦筝回头,却见云战骑马出来了,不由拧眉,这是要走了?
  
  云战骑马过来,于秦筝身边勒马,垂眸看着她,深邃的眼眸含着笑意。
  
  “干嘛?你要走啊。”秦筝确实是不满意,这就走了?
  
  云战眉尾微扬,一丝邪恶,“是不是闷了?带你去走走。”
  
  眨眨眼,秦筝看了看小桂,以确定她没听错,这云战是真的要带她去遛弯儿。
  
  “去哪儿?”带她去哪儿啊。
  
  “上来。”伸手,云战的手宽大有力。
  
  秦筝抬手放在他手上,他一个用力,将她拽上了马儿。
  
  只感觉到一阵晕眩,秦筝就上了马背坐到了他身前,这力气,真是大。
  
  一抖马缰,马儿飞奔,两人瞬时离开。<>
  
  小桂看着他们远去,脸上带着笑意,随后转身回营。
  
  云战带着秦筝,纵马于辽阔的草场上飞奔。路遇那些割草的牧民,牧民停下手里的活儿俯身行礼,马儿恍若乘着风,眨眼间远去。
  
  “云战,你要带我去哪儿啊?”坐在他身前,这马儿飞奔,清风吹在脸上,爽的很。
  
  “不是觉得无聊么?四处转转,散散心。”云战单手搂着她,十分稳妥。
  
  “是挺无聊的,我在帐里闷了两天,这身上的骨头都软了。”倚靠着他,秦筝悠悠道。
  
  “是挺软的。”大手在她的腹部捏了捏,怎么能不软,全身都软。
  
  翻白眼儿,秦筝歪头看了看他,“大色鬼。”
  
  “不是流氓了?”又变成大色鬼了。
  
  “又是色鬼又是流氓!”两样他都是。
  
  “这帽子真大啊!”低头看看她,云战的眉眼间尽是纵容。他无条件的纵容她,无条件。
  
  “谁让你脑袋大,脑袋大就得戴个大帽子。”不止脑袋大,全身都大。不过说起全身都大,秦筝不免又邪恶,思及某个部位。他身体上的某个部位,和他的体格外形是成正比的,货真价实。
  
  “在肖想我什么呢?脸都红了。”一看她就是在想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。
  
  “谁想你了?我在想这匹马儿的屁股真是大,就是不知手感如何,是不是和大元帅你的一样啊。”拉长了音调,说起这个秦筝就想笑。云战这人说老虎屁股摸不得,其实他是怕痒。
  
  “胡说八道。”捏她的腰以示惩罚,拿他和马儿比。
  
  嘻嘻笑,秦筝心情极其好。草原上的风十分凉爽,吹得人也舒爽无比。
  
  云战骑马带着她,穿过辽阔的草原,朝着那草原当中的杨树林接近。
  
  那杨树林秦筝是见过的,第一次来到这草原的时候,途经过这里。
  
  四圈密密麻麻的树木,中央是湖泊,湖水清澈,倒映着蓝天白云。
  
  骑着马进入树林,树枝茂密,遮挡住外面,这里看起来就像是世外桃源。
  
  秦筝环顾四周,随后看向那湖泊,一边道:“云战,你不是要在这里偷偷杀了我吧!在这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,我可害怕。”
  
  马儿的速度慢下来,云战单手搂着她一边道:“还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?那一会儿可得听话。”
  
  “是是是,小女子肯定听话,大元帅的命令小女子怎敢不听?”秦筝顺着他说,他爱听极了。
  
  勒马停下,云战揽着她下马,秦筝晃了晃,随后站稳。
  
  “这水真清澈啊!”湖边都是青草,野花盛开,它们都通通的倒映在水里,好看的紧。
  
  云战松开马儿让它自己去觅食,随后走至秦筝的身后,视线看着水里,倒映出来的她的人影,也同样娇俏可人。
  
  “云战,这里面有鱼。”睁大眼睛盯了一会儿,秦筝发现里面有小鱼在游。
  
  “想吃?”站在她身后,云战恍若这世上最坚硬的堡垒。
  
  “去你的,这小鱼都不够塞牙缝的。”一个个都是鱼儿的幼崽,吃个头啊。
  
  “你牙缝有那么大?”继续调侃,听得秦筝不顺心。
  
  站起身,秦筝回过身来仰头看着他,“你带我来这儿就是为了说这些话给我听的?无聊不无聊。”
  
  “如果觉得无聊,那就说些别的。”单手抬起捧着她的脸蛋儿,随后搂着她席地而坐。这地上的青草柔软又厚重,恍若最天然的垫子。
  
  “真舒坦。”坐下,秦筝身子一歪,靠在了云战的身上。
  
  看了看她,云战薄唇微扬,“明天我要启程上路了。”
  
  “明天?好吧。”点点头,他这回留的时间真的很长了。
  
  “我会尽快回来的。”看着靠在他身上的人儿,云战低声道。
  
  “行了,别保证了,我是不会相信的。”谁知道前线有什么事需要他处理啊,这一去啊,兴许又是很多天。
  
  “我有那么言而无信么?”以至于她现在都不相信他了。
  
  “没有,大元帅言而有信,向来都是一言九鼎。不过呢,战场上的事千变万化,谁知道会不会有事把你牵绊住。我呢,也不会强求你,反正强求也没用。”秦筝一字一句道。
  
  抬起手臂揽着她,云战有些无奈,她说的字字都是真。
  
  伸手搭在他的大腿上,捏了捏,硬邦邦的。
  
  秦筝又捏了捏自己的腿,除却有弹性外,肌肉少的可怜。
  
  看她的动作,云战低声道:“比较出什么来了?”
  
  “比较出,大元帅的肌肉真是发达,我呢,就可怜的很了。”抖了抖自己的腿儿,没有肌肉,但所幸的是,自己的腿儿还是很直很匀称的。
  
  “这样正好。”抬手覆在她的腿上,捏了捏,手感十分好。
  
  秦筝撇嘴,“大流氓!”
  
  云战几不可微的扬眉,“真的?”
  
  秦筝看着他的脸,那眸子里诸多邪恶。不由得脸蛋儿绯红,这厮,肯定没想好事儿。
  
  诚如秦筝所想,云战看了她半晌,视线愈发炽烈,随后一把将她抱起来,骑坐在他腿上。
  
  双手搭在他肩上,秦筝看着他,“你想做什么?”
  
  “猜猜看。”手于她的腿上和腰间游移,他要做什么显而易见。
  
  秦筝抿嘴笑,随后慢慢的靠近他的脸,微微撅嘴在他的唇上亲了亲,“我猜,你要欺负我。”
  
  “让我欺负么?”亲吻她的唇,云战声线低哑。
  
  “让。”收紧手臂,秦筝搂着他的颈项,贴近他的脸与他亲吻。
  
  搂着她,云战激烈的吻她,大手不停,轻易的剥开她的衣服。
  
  但这光天化日下,不能让她光裸,可衣衫半敞,更具魅惑。
  
  杨树林茂密,青草又十分高,有效的为人遮挡住。这处的春光,也尽数的被掩盖,无人能窥见。
  
  太阳偏西,草原上的温度也明显低了些。
  
  这处草场上的世外之地,失声的嘤咛随着一阵风后,缓缓归于平静。
  
  秦筝趴在云战的身上,呼吸急促紊乱,全身无力,她恍若瘫了一般。
  
  云战慢慢的抬手抚摸着她顺滑的长发,精壮的身体虽是被秦筝挡住了些,但仍旧露出几角。被阳光照射,蜜色的肌肤泛着光。
  
  瘫在他身上许久,秦筝慢慢的撑起身子,看着身下的云战,她慢慢的抬起身子,明显看见云战的眉峰动了动。
  
  这时彻底分开,秦筝起身整理衣服,看了云战一眼,然后抿嘴笑,“大元帅,你春光乍泄了。”
  
  云战躺在草地上看着她,薄唇微扬,“给我清理一下。”
  
  “切,干嘛要我伺候你?往时可都是你伺候我。”不乐意,现在就开始指使她了。
  
  “快。”抓住她的手,云战执意如此。
  
  秦筝挣不过,抽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丝绢给他清理,脸蛋儿通红。
  
  清风徐徐,根据这风的温度就能猜测时辰,看了一眼太阳,果然是朝西去了,这一天又过去了。
  
  蹲在湖边洗了洗手,秦筝站起身,那白皙的脸蛋儿仍旧透着粉红。
  
  “大元帅,你把我带到这儿来,就是为了这个啊?”瞧他坐在那里稳如泰山的样子,假正经。
  
  薄唇微扬,云战看着她,眸中的满足可是明显。
  
  “过来。”瞧着她那模样,云战很难不想起她刚刚癫狂魅惑的模样,真的很勾人。
  
  “明儿你就走了,我这脚也好的差不多了。大元帅,不如我跟你一同去?”在他面前坐下,秦筝小声道。
  
  看着她,云战眉尾微扬,“你的脚真的好了?”
  
  “嗯,你看。”扭了扭脚,真的好的差不多了。
  
  “跟我同去也行,不过,不许再乱跑了。”若是再像上次在山里跑一个月,他可是不会同意的。
  
  “好。”一听他同意,秦筝的脸儿笑成一朵花儿。
  
  “乖。”捏了捏她的脸蛋儿,怎么看都好看。
  
  “这时候又说我乖了?刚刚你说我是什么?”睁大眼睛看着他,秦筝可没忘记他刚刚说过她什么。这厮,总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,可该不正经的时候比谁都不正经。
  
  捏着她的下颌微微抬起,云战看着她,满眼都是她。
  
  “那些话,可以下次再说。”这个时候若是让他说,他可说不出口。
  
  “切,假正经。”他就是个假正经。
  
  “走吧。”唇角一直是上扬的弧度,云战拉着她站起来,打算离开这里。
  
  “成。大元帅也满足了,小女子也没用处了,走吧。”来到这里,就是为了满足他的淫欲。不是自控了得么?这时候怎么不控制了?
  
  重新骑上马,云战带着她回营。
  
  待得回到了大营,太阳也坠下去了,这一天过去了。不过秦筝很开心,因为明天她能与云战一同启程了。
  
  不用自己呆在这里徒徒等待,等的天昏地暗。
  
  听说秦筝要随着云战离开,小桂诸多不舍,又轮到她独自一人在这里等待了,百无聊赖。
  
  “小姐,这些你带着。在山里也不能洗澡,若是出汗太多,就拿这个擦擦,可香了。”小桂拿着香露给秦筝送来,知道山里条件恶劣,这些东西很必要。
  
  “那这个是什么?”一包一包的给包起来,看起来很珍贵。
  
  “这是吃的。都是补身子的,奴婢给您包起来了,每天吃一点。营地里的饭菜不好吃,您应该补补身子。”近来不少的上等食材被送进来,都是给秦筝吃的。炊事营的人都不敢随意动,因为是王爷亲自吩咐过的。
  
  “成,我带着。”点点头,她带着吃,免得云战又一副愧对她的样子。
  
  “这是驱蚊虫的,小姐一定要用。您的皮肤太嫩,被咬了说不准又该肿起来了。”小桂这点说得对,秦筝被虫子咬了,是会起疹子的。
  
  “好,准备的都不错。你呢,就安心的在这儿等着吧,若是有时间就让李毅回来看看你。”一一收下,秦筝一边笑道。
  
  说起李毅,小桂不由得抿嘴笑,“李将军为王爷效力,辛苦也是应该的。奴婢不求其他,只要李将军平安便好。”
  
  “真是个好丫头。”看着小桂,秦筝颇为感慨。
  
  “小姐,您也要小心些。多多听王爷的话,别再四处奔波了。”小桂劝慰,觉得秦筝和男人一样奔波总不是办法。
  
  “行。”笑眯眯的答应,但秦筝却是自有主意。这进了山去了前线,她就得做她本来要做的了。段冉这厮,暂时是根本不想停战,既然不停战,那就继续打好了,打的他们连老娘都不认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