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95、浓情黑夜、夫妻协作

095、浓情黑夜、夫妻协作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在这前线与云战聊了很久,她一夜没睡,靠在他怀里说着说着居然睡着了。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
  
  云战无语,看着在自己怀里睡着的人,随后横抱起她,起身走向营地后方。
  
  抱着她回到自己歇息的地方,然后用披风铺在木板床上,最后才将秦筝放下。
  
  又拿过她的披风给她盖上,这人儿是一点反应都没有,可见是真的累了。
  
  抬手在她的脸上掐了掐,惹得秦筝蹙眉,可没醒过来。
  
  几不可微的摇头,随后云战离开,将帐门扣上。
  
  曹纲就站在门口,云战看了他一眼,“你也下去休息吧。”这曹纲也跟着连夜奔波来着。
  
  “是。”对云战的话,曹纲是很听的。
  
  曹纲下去,云战又叫了个人守在这里,免得秦筝醒过来找不到他。
  
  秦筝这一觉睡得可是长,新的一天来临,接近天亮时她才睁开眼。
  
  以为还没天黑,秦筝蹙着眉峰坐起身,这一觉睡得不错啊,这么短的时间,居然睡得这么饱。
  
  离开木板床,秦筝伸了伸懒腰,随后走向帐门。
  
  打开帐门,外面守了一夜的小兵长长舒口气,这任务终于要完成了。
  
  “王妃,您醒了?”小兵弓着身,半天加一夜,这王妃是真能睡啊。
  
  “天快黑了吧?你们王爷呢?”晃了晃脖子,秦筝觉得舒坦极了。
  
  “额、、、回王妃,现在不是天黑,是已经天亮了。<>王爷在主帐,与将军等人在商议要事。”小兵回答,心知这王妃是睡糊涂了。
  
  “天亮了?我得天,我睡了这么久?”仰头看着天,细看,这还真是天要亮了之前的模样。
  
  “是。”半天加一夜,确实很长时间。
  
  “我居然会睡这么久,真是神了。你一直在这儿守着呢?”看这小兵,身上的盔甲湿湿的,露水。
  
  “是。”小兵低头,若不是这身盔甲扣在身上,他早就站着睡着了。
  
  “去休息吧,辛苦你了。”自己睡觉还要个人守着,下回可坚决不能这样,折自己的寿嘛。
  
  小兵退离,秦筝举步往大帐那儿走,结果还没走到呢,号角声忽起,惊得她脚步一顿。
  
  蹙眉环顾四周,营地中将士出营,速度那个快。从她身边跑走,盔甲相撞,震得耳朵都在响。
  
  这是、、、这是要打仗了?
  
  号角声一直在响,兵马汇聚,数以万计的兵马一时间汇聚,就在营地前方的空地上,密密麻麻,清一色纯黑的盔甲,就好像天上飘过来的乌云,遮盖住了大地。
  
  这等场景,是秦筝第一次看见,她站在帐篷间,穿着绿色的长裙,柔柔弱弱,和那些金盔铁甲的将士城墙形成了强烈的对比。
  
  忘却了寻找云战,秦筝慢慢的朝着营地后方的高坡上走,一边走一边回头看,随着逐渐走高,那些城墙一样的将士逐渐进入眼中。
  
  上得高坡,下方尽收眼底,那最前方也进入了视线,最前方,是战车。
  
  战车十分大,兵将站在战车后方,二十几个人并排才抵得上那战车的宽度。<>
  
  战车不止宽,更高,而且,那高高的是铁盾,四五米的高度。
  
  无数人在控制着,在这儿看也是复杂的很。
  
  铁甲军的军事武器这是第一次看见,她很想近距离的瞧瞧,这高高的铁盾除了抵御敌方的箭阵外还有什么其他的作用。
  
  战车无数,在最前方一字排开,掩护着了后方的上万兵马。
  
  视线打从铁甲军的阵势上挪开,看向了偌大战场的对面,用眼睛看,距离是很短,但其实距离甚远,几座山的距离呢。
  
  树林边缘,东齐的兵马渐渐走出来,整齐划一,银盔银甲,手执长矛。
  
  他们走出来,就好像蝗虫过境一般,吞噬了一切。
  
  看着他们朝着这边过来,似乎感觉地面都在震动,秦筝眯起眼睛,于那千千万万人中寻找上官铎。
  
  这边,铁甲军也在移动,战车先行,地面被碾压。也怪不得这战场上的树木青草被折磨的不成样子,是被这战车碾压的。
  
  两相对比,东齐军队的阵势虽然也很慑人,但是铁甲军更为沉重,单单那战车,就让人觉得天下无敌。
  
  寻找了半晌,秦筝终于找到了上官铎,他在军队中央的位置,骑着白马,身着金甲,倒是风骚的很。
  
  一看见他,秦筝不禁咬牙,看这趾高气昂的德行,他倒是赶上皇上的排场了。
  
  盯着上官铎,尽管距离这么远,也根本看不清他的脸,但也完全不耽误她进入状态。
  
  眸子陷入空洞,也看见了即将发生的事情。
  
  心下不由可惜,今日上官铎仍旧死不了。<>
  
  他会和云战交手。
  
  在这幻象中看见云战,秦筝心下一紧,更加集中注意力。
  
  看了一会儿,场面变换,上官铎回了营地,这厮的盔甲坏了,是被云战划破的。
  
  上官铎见了一个人,穿着光鲜华丽,留着小胡子,身边伺候无数。
  
  上官铎对此人倒是有礼,秦筝瞬间了然,那应该是东齐太子。
  
  这边秦筝在看,那边,两方部队已相距不远,大约四五百米的距离,两方队伍同时停下。
  
  东齐号角声起,兵将同时大喝,声音震天。
  
  第一排的兵将同时向前跑,大概百米之外同时单膝跪下,与此同时的扔出手中的长矛。
  
  长矛划着优美的弧线顺着半空飞过,划破空气,发出尖利刺耳的声音,越过了铁甲军的战车,然后刺向高高铁盾的后方。
  
  铁甲军的兵将同时起盾,在头顶形成了一面墙,挡住了长矛的攻击。
  
  东齐兵将的第二排开始奔跑,故技重施,之后第三排第四排,那长矛几乎遮挡住了天空。那咻咻的声音盖住了天地,秦筝的耳朵都在鸣叫。
  
  长矛阵尽数被盾挡住,此时,铁甲军的战车箭孔开启,最下方是无数的铁锥。上方的箭孔弓箭手就位,随着一声号角声,箭雨出击,比之东齐的长矛更是密密麻麻遮天蔽日。
  
  这种打仗方式,秦筝是第一次见。她以前一直以为,两军交战就像是遇到了突袭时那样,碰到了一起就开打,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。
  
  东齐也有防备,盾阵开启,遮挡住了大部分的箭枝。
  
  但这种箭很小,流箭难以阻挡,还是有人中招。
  
  箭阵大概一共用了一刻钟的时间,东齐的军队中已倒了许多人,但剩下的人更多。
  
  随着箭阵落幕,东齐的军中也响起号角,东齐的兵将冲过来,大战正式开始。
  
  震动天地的冲锋嘶吼恍若闷雷,震动的地面都在颤动。
  
  东齐冲过来,铁甲军也有了动静。本以为是大军先冲出去,没想到第一个冲出去的居然是云战。
  
  秦筝不眨眼的盯着,心高高吊起。
  
  云战满身盔甲,恍若天神。
  
  由将士用长矛搭起的桥跃起,临近战车的将士围成一圈,几十只长矛有规律的搭在一起。云战跃上去的瞬间,同时用力,起!
  
  云战翻出四五米高的战车,瞬间跃入了战场。
  
  秦筝的眼皮都在跳,虽然他是大元帅,但也不用这么冒险吧。
  
  随即换了个更能良好观测的地点,秦筝抬手抓住一旁的树干,手指用力,指节泛白。
  
  厮杀开始,黑甲与银甲混合一起,看的人眼花缭乱。
  
  不过秦筝也无暇关注他人,只看云战一人。
  
  他当真是武功高强,被十几人围住,也完全能轻而易举的冲出重围。
  
  但便是如此,秦筝也担心的很,尽管知道他不会有事,但这眼睁睁的看着还是揪心。
  
  上官铎骑马冲过来,长刀带着千钧力道挥过来,直奔云战。
  
  云战翻越而起,躲过上官铎的攻击,同时一刀劈向上官铎的坐骑,
  
  那白马来不及嘶号,鲜血溅出,直接倒地。
  
  上官铎跳下来,与云战打在一起。
  
  他俩交战,四周十米之内无人,更是好观瞧。
  
  上官铎这名声绝不是吹出来的,他确实有真本事,不容小觑。
  
  秦筝微微眯着眼睛,抓着树干手心都出汗了。
  
  曹纲不知何时来到了秦筝身边,看着战场,他也是激动的很。
  
  “王爷武功高超,这上官铎也不容小觑。”曹纲这是第一次见到上官铎,还是很意外的。
  
  秦筝哼了哼,便是武功也好,那又如何?
  
  “抬腿!刺他腹部!对,砍他脖颈。”秦筝看着,眼睛放光,一边嘟囔。
  
  曹纲看了秦筝一眼,随后道:“小姐也看出门道来了?”
  
  “什么呀,我能看出什么门道来?只是刚刚看见了而已。”秦筝摇头,她才不会呢。
  
  “那这场战事如何?”曹纲急于知道。
  
  “上官铎死不了,其余的,我也没看。”其余人她可没心思看。
  
  曹纲点点头,不过瞧着这阵势,东齐怕是也不会有多大损失。
  
  云战与上官铎交手,最后以云战砍破了上官铎的盔甲而结束。
  
  盔甲一破,上官铎转身便退走,同时东齐号角声大作,东齐退兵了。
  
  铁甲军同时后退,与此同时,战车的箭孔再次开启,箭阵再出。
  
  漫天箭雨,攻击东齐兵将。他们退走,同时盾阵集结,阻挡箭雨。
  
  但这箭雨来的过快,挡也挡不住多少,退兵的同时,东齐损失大半。
  
  他们退的快,但留下的尸体也无数,银色的盔甲,覆盖了大半的战场。
  
  东齐的兵将消失于树林中,这边铁甲军也收兵了。
  
  战车碾压地面,重回营地。
  
  之后一群小兵上战场,开始收拾战场。
  
  这就完事儿了?秦筝觉得有些恍惚,再于人群中寻找云战,他却是已经回营了。
  
  “小姐,咱们也回吧。”曹纲深呼吸,这场战争让他看得热血沸腾。
  
  “嗯。”摇摇头,原来大军交战就是这样的。和那种突然袭击完全是两回事儿,完全不可同日而语。
  
  从高坡上下去,秦筝的心思倒是从刚刚的战场上离开了。想着刚刚看到的上官铎回营之后见着的东齐太子,秦筝哼了哼,狼狈为奸啊!
  
  回营,营地里,无数的小兵抬着受伤的兵将往医帐赶。
  
  痛呼声不绝于耳,刚刚那战争带给人的热血沸腾顿时消散。
  
  深吸口气,秦筝暗暗摇头,战争,果然是残酷的。
  
  快步赶往大帐,云战正在卸身上的盔甲。
  
  一瞧见秦筝来了,小兵退开。
  
  走上前,秦筝接手,同时上下的看了他一圈,“大元帅,你真是太英勇了。”
  
  “都看见了?”张开双臂,让她服侍,云战一边垂眸看着她。虽是刚刚经过一场恶战,但他看起来没一点疲乏,反倒更为精神。
  
  “嗯。上官铎那个疯狗,跑来挑衅,打不过就跑,有病。”将他的盔甲一件一件卸下来,单单手臂上的就好几斤,真沉啊。
  
  “我们新建造的战车,他想试探一下。”身上的累赘卸下去,云战顿时也觉得轻松不少。
  
  “新建造的?很厉害啊。若是能走动的更快一些的话那就更好了,根本无需动手,将他们都碾压成泥。”秦筝抓住他的手看了看,果然右手手背上青了一大块。
  
  “太沉重了,无法更快。”云战摇头,这也算是一个缺点吧。但有这战车铁盾做防护,确实要更安全。
  
  “说的也是,看起来确实挺沉的。不过,我觉得真不错,你也根本无需和他们动手,只用放箭那一招就天下无敌了。”秦筝想的简单。
  
  “可是,主将怎能躲在铁盾之后?再言,我势必要亲手宰了上官铎。”云战声线沉稳,一字一句颇具气势。
  
  秦筝看着他,这个男人就是由钢铁铸成的。有钢铁一样的身体,还有钢铁一样的意志。
  
  “你肯定能宰了他,不过也不用着急,他一时半会儿的还死不了。不过,我刚刚看见了东齐的太子,那个太子嘛,短命相。”秦筝笑眯眯的,看着他轻声道。
  
  “东齐太子?我没见过。既然看见了他,那他势必就在上官铎的大本营中。”云战面色无波,心下却是有些思量。
  
  看着云战,秦筝上前一步抱住他的腰,“你觉得宰了东齐那个太子怎么样?”
  
  “你有什么计策?”看着秦筝,云战低声道。
  
  “他不是上官铎,上官铎本身武功高,不容易刺杀。但是东齐太子,不止咱们想杀他,段冉也想呢。我可以给他提供情报,由他动手。段冉手底下的高手也很多,而且同为东齐人,更容易混进去。”秦筝是想,与段冉形成第一次合作。
  
  “提供情报?是由你去探路么?”这很危险。
  
  “对啊,这种事情,我来做更稳妥。”再说,段冉也完全相信她。
  
  “将计划制定精细,然后告诉我,我觉得可行,就让你来做。”抚着她的长发,云战一边低声道。
  
  撅嘴,“你还真当你是我上司啊?我还得听你的。”不满。
  
  “听不听?”大手滑到她下颌,微微抬起让她看着他。
  
  “听听听,听还不行么?你就是当老大当习惯了,谁都想指挥。我听你的就是,不过可别挑我毛病,小心我翻脸。”虽是不满,但也没招儿,谁让他身经百战经验多呢,事先向他讨教也是有好处的。
  
  “翻脸?你若翻脸会如何?”他倒真想知道。
  
  转了转眼睛,秦筝忽的笑起来,抱在他腰间的手慢慢下滑,然后滑到了他的小腹部位。
  
  云战看着她,不禁眸色深沉,“要做什么?”
  
  秦筝笑得贼兮兮,贴近他身体,同时手上用力一抓,云战立时闷哼。
  
  松开手,秦筝笑嘻嘻,“好玩么?”
  
  “淘气。”眸色深暗,云战倒是不想让她撤开手,可是在这儿实在不能做什么。
  
  笑眯眯,秦筝抱着他的腰,“我这就去想想计划,然后再来向你禀报,大元帅到时嘴下留情啊。”
  
  云战不想放她走,但这么粘腻下去只能让他更难受。
  
  捏了捏她的屁股,云战放手,“去吧。”
  
  秦筝抿嘴笑,随后转身离开。
  
  刺杀东齐太子,段冉虽然是不会主动提及,但想必是很想的。
  
  皇家的兄弟之间没有亲情,诸如云战也云赢天之间,有的也只是仇恨。
  
  东齐太子如此逼迫段冉,段冉怕是也很想宰了他。
  
  只是,东齐太子和上官铎都深知他的本领,怕是他们的营地也在防御鸟类,段冉进不去。
  
  那由她来探路就更为妥当了,而且还能判断,这事儿是否能做,做了是否能成功。
  
  思来想去,便是与曹纲聚在一起吃饭,她也一直沉默的在想。
  
  后来,想了许久,她恍然了一件事。
  
  似乎,云战的意思很明显,那就是他要跟着她一起。
  
  明白了这一点,秦筝长长舒口气,她怎么想都是无用的嘛,云战都认定了要跟着她,她还想什么计策。
  
  轻轻的切了一声,接下来她就去找他,直说要他陪着,然后一切都由他说的算。他肯定什么都不会说,然后点头同意,并夸她聪明。
  
  吃过了饭,秦筝回转大帐,云战果然还在,他的饭就在这里用的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