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97、孤峰情浓

097、孤峰情浓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0
  
  进得帐篷,秦筝恍若自家,在桌边坐下,然后动手倒了两杯茶。
  
  段冉在她对面坐下,看了一眼帐外,除却曹纲还站在那儿,他的人都已经撤走了。
  
  曹纲明显是不放心,但他独自的守在那儿,又确实显得很碍事。
  
  秦筝很坦然,看起来对段冉也很放心的模样。
  
  “第一次出师就大获全胜,真是值得庆贺啊。”举杯,秦筝对此很是满意,这也表明了段冉与她合作的诚意,也没让她在云战面前丢脸。
  
  拿起茶杯,段冉与她轻碰,眉目间的笑意恍若春风拂柳,让人感觉不到一丝丝的恶意。
  
  “还要多谢你提供的情报,准确无误。”看着她,段冉轻声道。
  
  “明知我们已经靠近他们的大营了,居然没做一点防范,这上官铎看来对自己真的很有信心。说是有信心,其实更应该说是愚蠢。”放下杯子,秦筝一边笑眯眯道。
  
  “没错,直至现在,他也依旧很有信心。会击败我,也会踏平铁甲军。”段冉一字一句的说着,听得秦筝翻白眼儿。
  
  “当他自己是什么呀?神啊!踏平铁甲军?我们根本就无需动手,会用战车将他们碾平。”冷叱,对这上官铎,秦筝是十万个仇恨。
  
  “说起战车,铁甲军的战车真是威武。”段冉也是那天才看见的,以前从来没见过。
  
  “是吧!在战场上的时候更威武。能轻易的将这么粗的大树碾成泥,更何况血肉做的人体。”秦筝不免得意,吹嘘起来更是夸张。
  
  段冉笑看着她,听她说这些话简直有意思的很。<>
  
  “到时你重新收复了东齐南方,也可以试着建造战车啊。不过我们可不会提供技术,只能你自己剽窃了。”秦筝说的话让人很是无语。
  
  “我若是造出了战车,就一定是剽窃你们的么?”段冉摇摇头,史书上都有关于战车的记载,铁甲军也必定是参考了历史。
  
  “当然。”秦筝理所当然。
  
  段冉叹口气,他是没招儿了,说不过她。
  
  “哎,说真的,你的那些兵马足以困住上官铎么?他有八万兵马呢。”两手撑在桌子上,秦筝睁大眼睛看着他问道。
  
  段冉看着她,眸光如水,慢慢点头,“能。”
  
  “好吧,你这么有信心,那我们也就更有信心了。他八万兵马不足为惧,只等他投降的那一天了。”又拿起茶杯,秦筝要与他再撞一下,如此合作,当真快意。
  
  段冉配合她,一直淡淡的笑看着她,她什么模样都可爱。
  
  曹纲一直站在外面,警惕着周围,也警惕着军帐里面,生怕段冉会使出什么幺蛾子来害秦筝。
  
  不过他确实是多虑了,段冉根本不会害她,他更多的,只是想看着她,什么模样都行,只是看着。
  
  饭菜很快上来了,段冉这还真是有待客之道,菜色很丰盛。
  
  而且明显这是东齐的饮食,有着别样的香味儿。
  
  一一看,秦筝连连点头,“真是不错,好久都没吃到这么丰盛的饭菜了。段冉,谢了啊。”拿起筷子,她这次没那么多疑惑,不再担心段冉会在菜里给她下毒。
  
  段冉笑看着她吃,一边执起筷子给她夹菜,“尝尝这个,这是野猪肉,但是,一点都不硬。<>”用特殊的方式烹饪,最不好的食材也能做出好味儿来。
  
  吃了一口,秦筝立即点头,“真不错。”这食物可比铁甲军的好太多了,她觉得这天下最善于自虐的就是铁甲军,尤其云战更甚。
  
  “这是笋尖,鲜嫩之极。”给她夹,段冉至今一口没动呢。
  
  “嗯,好吃。”吃进嘴里,连连点头,她这模样看起来真的很像几天没吃饭了似的。脸蛋儿鼓鼓的,可爱至极。
  
  段冉弯着唇角,看着她那模样,和他想象中的一样,她吃饭的模样也很可爱。
  
  “你也吃啊,莫不是你在这里面加了料?”看着他,这人只瞅着自己,那眼神儿、、、让她又不禁心生几分疑惑,看来这厮对她还真的有点别样的想法。
  
  “嗯。”动筷,段冉的吃相很文雅。
  
  “段冉,你现在的病情到底如何了?你们这营地里想必也有医术高超的军医什么的,他们是怎么说的?”段冉垂眸的瞬间,秦筝抬眼看着他的眼皮,眼皮泛青,他病得真的挺严重的。
  
  顿了顿,段冉抬眼看着她,笑意犹在,“这病生来就有,医治不好。”一句医治不好听起来很轻松,可是,要受多少折磨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  
  秦筝眨眨眼,然后叹口气,“待得平了上官铎,你就好好歇歇吧。我们也不会与你为难,你不用瞎操心。”
  
  段冉轻笑,“谢谢。”
  
  “不客气,反正我们大部分人也都厌倦了战争。对了,你说过挑起战事的不是你,那一定是你们东齐的那个太子喽?”这件事,她上次问他,他回答的很模糊。
  
  “他年前犯了些事,后来想做些大事弥补。<>勾结上官铎叛变,驻军边防,攻击大燕。”段冉一字一句的说着,那语气听起来很柔和轻松,被上官铎背叛,他也不是很在意。
  
  “做些大事弥补?挑起战争就是大事?蠢不可及!”现在好了,连命都送了,这件大事他做成了,成功的让自己轰动全国。
  
  “是啊,真的很蠢。”看着她,段冉点点头,他也是如此认为的。铁甲军不好对付,更何况,没有了他,兵马更等同于瞎子走路。
  
  “来吧,为了这些蠢人自掘坟墓,咱们干杯。”拿起茶杯,他们俩也就只能以茶代酒,都是喝不了酒的人。
  
  和她干杯,段冉的心情也十分好。
  
  “你什么时候拔营离开?”看着他,秦筝问道。
  
  “今晚。”若不是等她,昨天就离开了。
  
  “好吧,在这儿先祝你一路顺风了。之后相隔甚远,咱们再见面也不知何时了,不过你有翅膀,随时都能飞过来。可还是得注意着点,铁甲军还在杀鸟。”笑眯眯,秦筝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。
  
  “还望你手下留情。”其他人,他也不是很在乎。
  
  “我?看心情。若是心情不好,你出现在我眼前,别怪我拿你撒气。”以前他每次出现她都骂的很难听。
  
  段冉自是也记得,她当真是骂过他无数次,每次出现的开场和结束都是在挨骂。
  
  “好吧,我尽量赶在你心情好的时候见你。”给她夹菜,段冉轻声道,他能容忍一切。
  
  笑眯眯,秦筝很满意他这个态度。心下却在思量这段冉到底是不是对她有奇怪的想法,看起来像,但是刚刚认识他的时候,他也是这个样子的。笑眯眯的,很温柔,却说着恐吓人的话。
  
  一顿饭,待得日落时分才吃完,曹纲一直站在外面,就是东齐的将军去叫他用饭,他都没反应。
  
  秦筝则吃的不亦乐乎,东齐的饭菜很好吃,而且她也确实饿了。再加上有段冉陪着吃饭,她吃的就更饱了。
  
  “多谢你的款待,我也要回去了。哎呀,好饱。”站起身,秦筝一边摸着肚子,一边叹道。
  
  看着她,段冉慢慢的点头,“好。”
  
  “夜里赶路,你还是要小心些,毕竟身体不太好。”看着他,秦筝不禁的说了几句关心的话。
  
  段冉眉眼间的笑更浓了,“多谢。”
  
  “不用谢,怎么你也得活到宰了上官铎之后啊!”话虽是不好听,但段冉也不生气。
  
  “我尽量。”站起身,段冉垂眸看着她,那清透如水的眼眸在烛火下泛着光晕,好看的很。
  
  轻笑,他这说话的态度让她十分满意。
  
  “我走了,你们开始拔营吧。”走出军帐,秦筝一边轻声道。
  
  段冉走在她身边,一边答应,清瘦的身体散着淡淡的清幽之气,他这人真是一点杀伤力都没有。
  
  “路上小心些,天黑了,不好走。”抬手,段冉轻轻的将她脸颊旁的发丝拿走,那手指修长指节分明,好看的很。
  
  他这动作,让秦筝稍稍不适,眨眨眼,然后点头,“好。”
  
  段冉看着她,那清透的眸子几多悠远,恍似在透过千山万水在看她。
  
  他这种眼神儿,让秦筝觉得有些心慌,不由转过身,示意曹纲可以走了。
  
  曹纲上马,之后拽着秦筝的手将她也拽了上来。
  
  坐定,秦筝回头冲段冉挥挥手,然后马儿前行,离开了营地。
  
  天色虽是黑暗,但于曹纲完全没有任何影响,出得营地,进入山林,速度不减。
  
  “小姐,您还真相信那姓段的。今天他若是出什么幺蛾子,属下和您都逃不出来。”曹纲心有余悸,更觉得秦筝这胆子实在太大。
  
  秦筝轻笑,“不会的。不过你的担心是对的,继续保持。”这么警惕,让秦筝很满意。
  
  曹纲不语,但秦筝夸赞他,心里还是高兴的。
  
  秦筝无声的叹口气,段冉多等了一天,就为了等她。
  
  这让她觉得有些不安,或许,段冉是真的对她有别的想法。
  
  段冉拔营,迂回行进,潜到了上官铎的后方。
  
  而铁甲军,则呈扇形前行逼近,三天的时间,将上官铎围住了。
  
  几股小兵马与铁甲军发生冲突,尽数被逼退。上官铎的兵马传说有八万,但现在实际上,可能已经不足七万了。
  
  云战亲自带兵在前线,秦筝一直都在后方营地里等待消息。
  
  这营地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,杂七杂八的加在一起,大概一共也就三四百人。
  
  吹号角的闲的无事,哪怕有人去山边溜溜弯他也会吹,听的人无语。
  
  顾尚文更为无聊,有他老爹在,基本上没他什么事儿,所以现在他也是个闲人。
  
  秋天到了,这山里黑天格外冷,大营里有军备送过来,顾尚文就在这营地里调配,分配好了之后送到前线去。
  
  秦筝的帐篷里铺了几层的棉被,暖炉也被送来,她在这里还好。
  
  只是不管条件多好,她这心头也不太安定,时刻都想知道前线的境况。
  
  在第七天,前线又有战报送回来,东岭一股部队与上官铎的部队碰见,然后交火了。
  
  结局就是,铁甲军失了三分之一的人马,却歼灭了全部敌军。不仅是铁甲军英勇无畏,而是天阳关送来的最新装备起了大作用。
  
  这个消息让人开心,此次歼灭的敌军有八千多,着实是大队人马了。
  
  不过秦筝却觉得,现在杀多少兵马都不如直接宰了上官铎来的痛快,擒贼先擒王,上官铎一死,那些兵马自动缴械。
  
  但现在上官铎藏得严实,他也意识到了铁甲军在和段冉合作,主旨是为了剿灭他。所以现在,他不再风骚的出战,反而躲起来了。
  
  这种人,实在不配与云战齐名。云战无论在何时,是都不会躲起来了。
  
  “哎呀,上官铎这个疯狗藏了起来,也不知何时能把他逮到。”顾尚文摇头叹气,一边揪着葡萄吃。
  
  秦筝拿着葡萄则看了又看,其实心思完全没在葡萄上。
  
  “段冉身体不适,不能去侦查,否则,可能早就找到他了。咱们在这儿,什么也做不了,更帮不上忙,真是浪费时间。”这话,有深意。
  
  顾尚文自是听得出来,可是却没那么大的胆子,“小生是不能带着王妃去前线的,现今着实惊险。若是有一点意外,小生有九条命都偿还不起。”
  
  扫了他一眼,秦筝摇摇头,她就知是这样。
  
  “算了,和你这胆小如鼠的小子也说不出什么。吃吧你。”拿起一串葡萄往他嘴里塞,塞得顾尚文直接躺在了地上。
  
  拿掉葡萄笑了笑,顾尚文坐起身,“王妃,请您一定要相信,小生也是很想去前线的。但是,小生是着实不敢啊。”
  
  “我知道。咱们也不是偷偷潜进去,而是光明正大的去,去找云战,我想他了。”站起身,秦筝笑眯眯,这个理由,云战是不会生气的。
  
  顾尚文眨眨眼,然后点头,“王爷想必也甚是想念王妃,为了王爷和王妃团圆,小生就尽全力护送保护王妃。”
  
  “切,你保护我?不给我添乱就不错了。”秦筝冷叱,他还得需要别人保护呢。
  
  顾尚文笑嘻嘻,虽然事实如此,但最好还是不要说出来。
  
  商定好,顾尚文召集了一队人马,然后出发。
  
  离开营地时,号角声起,响的惊天动地的。
  
  不过这时候秦筝已经不在意了,心念着前线,念着宰了上官铎。
  
  前往前线,势必要经过以前前线的营地,那前方的战场如今看起来还是惊心,空气中飘着一股烧尸体的味道,这么多天了,还是不散。
  
  见到这战场,那大战过后的痕迹还在,顾尚文显得很兴奋。
  
  只可惜他当时不在,若能亲眼见到,他定会将那场战争原原本本的记录下来,流传千古。
  
  穿过战场,然后进入深山,现在这里已经被铁甲军侵占,相信待得停战后,这片地域就会成为大燕的。
  
  在这里无需过于谨慎,大军穿行而过的痕迹让人十分有安全感。密林虽还是密林,但骑马在这里经过完全不费劲,横生的枝杈地上的蒿草都已被折断踏平,这里面就恍若大道一般。
  
  一行人无畅前行,在翻了几座山后,终于碰到了前线的其中一个营地。
  
  这个营地大概驻扎了两万的人马,占地广阔。
  
  他们出现,有将军出营来迎接,这营地的将军姓关,是云战的得意部下。
  
  “你们王爷在这儿么?”环视了一圈,那么多的兵将,秦筝也没看见亲卫,她觉得云战不在这儿。
  
  “回王妃,王爷不在。王爷在据此三十里之外的平乌山营地。”关将军回答,一边看着他们这一行人的队伍,就这几个人,在这里行走不是很安全。
  
  “好吧,关将军继续忙,我们走。”既然云战不在,那么就走吧。
  
  “王妃,属下再给您安排些人马吧,这前线不太安全。”关将军很是担心秦筝会出问题。
  
  “也好,多谢关将军了。”秦筝扬眉,然后笑眯眯的同意。
  
  关将军给调派了一队人马,个个背着弓箭,这装备是新送来的,看起来十分精良。
  
  “王妃,这些人,接下来就要由咱们调派了。这是关将军的部下,到了其他营地,哪个将军也没权利支配。”顾尚文很高兴,多了帮手了。
  
  “我就是这么想的。你们听着啊,从此后听我调派,何时让你们回关将军那儿才能回去,否则擅自离开,就等同于逃兵。”秦筝扬声吩咐,也不管她这要求是否合理。
  
  一众小兵面面相觑,以逃兵论?那还是听从命令吧!
  
  三十里路,骑马而行,在这山里走的还算通畅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