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098、我的人、报仇

098、我的人、报仇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0
  
  山巅之上,接近天云。
  
  狭窄的一块地方,秦筝躺在云战的腿上,腿伸直,脚丫子都悬出了边缘。
  
  刚刚还怕的要死,这会儿,却是没什么感觉。
  
  太阳晒着,秦筝的脸蛋儿红扑扑,白皙透粉,健康有活力。
  
  闭着眼睛,那睫毛长长地,像两把扇子。
  
  云战稳稳的坐着任她躺在腿上,垂眸看着她,眉目间尽是温柔。
  
  “阳光真好啊。”叹息,她懒洋洋的,若是不黑天,她就一直躺在这里晒太阳。
  
  “你会被晒黑的。”抬手,抚摸着她柔嫩的小脸儿,那手指虽是粗砺,可更多的却是温柔。
  
  “才不会,我天生晒不黑。”睁开眼,秦筝看着他,眉眼弯弯。
  
  “是么?”云战不信,只要晒的时间够,都会被晒黑。
  
  “当然。你过来。”勾勾手指,要云战靠近点。
  
  云战微微俯身,靠近她。
  
  秦筝忽然的鼓起脸蛋儿,冲着他喷口水。
  
  云战闭眼抬头躲过,但仍旧被她喷着了。
  
  下一刻抬手捏住她下颌,也用力的朝她脸上喷。
  
  秦筝是完全躲不过,摆头大声笑,她要被洗脸了。
  
  “淘气。”给她擦脸,云战一边轻嗤。
  
  “开个玩笑嘛,你就不能让我赢一回?”任她擦脸,那小脸蛋儿被他揉搓的变了形。<>
  
  “下回让你。”云战承诺,但是否会让着,还说不定。
  
  “哼,我才不信呢。”撇嘴,秦筝抓住他的手咬一口,他这虽然皮糙肉厚,但是有弹力的很。
  
  任她咬,云战不痛不痒。
  
  “过了晌午了,咱们回去吧。”到了下午,这上面的风就更大了,会很冷。
  
  “好啊。不过你得带着我下去了,我腿软。”睁大眼睛看着他,可爱至极。
  
  “好。”薄唇微扬,云战答应,这都是小事。
  
  坐起来,秦筝猛然发现自己的脚居然悬空了,吓得一下子收回,“我的天,我的脚居然是悬空的。”
  
  “所以刚刚你只需要滚动一下,就掉下去了。”站起身,云战如此恣意,恍似这就是在平地上。
  
  秦筝瞪眼,“别想着害我啊,我会报仇的。”站不来,还坐在那儿,但嘴上却不饶。
  
  “怎么报仇啊?”弯身拉着她起来,云战很想知道。
  
  “分居。”打也打不过他,只能用这招儿了。
  
  几不可微的扬眉,“最毒妇人心。”
  
  笑眯眯,秦筝抱住他的腰,当然知道这招好使。
  
  “走了。”揽住她,下一刻一步跃下山巅,秦筝闭眼,她不敢看。
  
  下山如同登山一样简单,但用时更短,几乎只是几个呼吸,脚就稳稳落在了地面。<>
  
  秦筝睁开眼,轻轻地吁口气,“下面的空气真好啊。”
  
  “刚刚不是还说上面的空气好?”看着她,云战戏弄道。
  
  “上面的空气更冷,没听说过那句话吗,高处不胜寒。”那不是好,只是新鲜。
  
  云战颇为意外的揉了揉她的小脑瓜,“知道的还不少,看来,这里面也装了一些知识。”
  
  “又瞧不起我?”秦筝无语,当她是文盲呢。
  
  云战微笑,牵着她走向马儿,离开这里。
  
  几天来铁甲军一直没有与上官铎的兵马发生冲突,反而段冉连连击退上官铎。原本被上官铎占下的几座山都被段冉收复。
  
  上官铎的兵马还剩多少目前不清楚,但粗略估计,应该是还有四万左右。
  
  不过,就是剩下了四万,也完全不用太过顾忌。
  
  段冉一直在逼近,铁甲军一直在围拢,但是他们现在却已经根本不想着反抗了,反而在躲藏。
  
  这种情形,让人兴奋,就像是瓮中捉鳖,好玩儿的很。
  
  因为铁甲军与段冉的合作,大燕以北,铁甲军的防线之外,御林军的防线内可是清闲的很。
  
  当时战线往北拉,后来因为段冉与铁甲军合作围拢上官铎,北部的兵马都收回来了,现在御林军的地界又恢复清净了。
  
  现在战争主要集中在一片三角区域,东西两方是铁甲军和段冉,中间被围住的就是上官铎。
  
  大营又前进了,逐渐向前,将上官铎团团围住。<>
  
  三方军马距离很近,在那最高的山巅之上,能一目了然。
  
  云战很喜欢登上那个山巅,自从秦筝来了,他每次去就带着她。而一带着她,俩人在那山巅之上除却观测军情,还能做什么当然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。
  
  这地方,秦筝害怕,不过数次以后就不怕了。
  
  但若是要她自己爬上去却是困难,还是得靠着云战拉她一把。
  
  一天夜里,号角声起,惊得秦筝忽然睁开眼。
  
  云战的反应要更快,起身下床穿衣服,速度那叫一个快。
  
  秦筝坐在床上还在发愣,盯着云战,她眼睛都是花的。
  
  “接着睡吧。”单手托着她的下颌,云战在她的额上亲了亲,随后快步离开。这个过程中,号角声一直都在响。
  
  他走了,秦筝才反应过来,这是打起来了?
  
  意识到如此,秦筝的心脏迅猛跳动,下床穿衣服,动作虽然快,但也比不上外面的兵马,他们已经出营了。
  
  马蹄的声音震天动地,好似地面都在颤动。
  
  裹上披风,秦筝快步的奔出军帐,视线穿过前面的军帐,只来得及看见离开营地的兵马。
  
  “王妃,您也起来了。听说上官铎的一股兵马试图冲出包围,被发现了却仍旧不后退。”顾尚文跑过来,他消息灵通,知道的全面。
  
  “被发现还要冲出来?奇怪啊。”秦筝微微蹙眉,这不像上官铎手下的作风。
  
  “是啊,所以,我爹觉得,可能是在吸引注意力让上官铎逃跑。”顾尚文压低了声音,这是他爹猜测出来的。
  
  “说得对。”顾潜之不愧是资深的军师,这种伎俩一猜一个准儿。
  
  “唉,就是不知上官铎要从哪个方向冲出去,希望是咱们的包围圈。”顾尚文如此想,因为这样宰了上官铎的就会是他们,而不是落在了他人的手里。
  
  秦筝点头,她也如是想。
  
  云战带兵出击,剿灭了那一支试图冲出重围的兵马,之后便在山里寻找上官铎。
  
  而段冉也接到了消息,也开始派兵在山里寻找,现在,整个山里都在翻找上官铎。
  
  身在大营,也得到了消息,秦筝不免焦急,这么找怎么是个头。
  
  “这云战真是笨,带着我不就成了!”摇头,她也是无语,只要看对了人,她就知道上官铎顺着哪条路线逃跑了。
  
  顾尚文连连点头,他也觉得秦筝这话是对的。
  
  不过,云战走时明令禁止秦筝出营,所以谁也不敢带着她出去。
  
  由此,也只能干等着了。
  
  一天的时间过去,秦筝和顾尚文俩人只吃了一顿饭,一直都在等消息,等的眼睛都直了。
  
  不过这上官铎真是厉害,逃跑的路线居然这么隐秘。两方军马呈地毯式的搜索,一天的时间过去了,也没把他搜索出来。
  
  黑夜降临又过去,秦筝和顾尚文坐在主帐里趴着桌子睡着了。营地里的人来来去去的,也吵不醒两个人。
  
  清晨时分,有人送回来,惊醒了秦筝和顾尚文。
  
  “王妃,启禀王妃,王爷下令,要属下们护送王妃进山。发现了一小股逃窜的东狼兵将,其中没发现上官铎本人。王爷要请王妃过去,查找上官铎那厮的行踪。”果然也是没办法了,熬了一天一夜,终于还是找秦筝了。
  
  睡眼惺忪,但那队长说的话她也听清楚了,点点头,“好,走吧。”
  
  顾尚文也赶忙的站起来,拿过秦筝的披风递给她,一边裹住了自己。
  
  “王妃,马匹已经备好,这就出发吧。”队长也焦急,云战派他回来接秦筝,可是他们都不懂,王妃又怎么能找到上官铎的踪迹呢?他们在山里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。
  
  “走吧。”走出大帐,刚刚清晨,光线还不是那么亮,而且很冷。
  
  秦筝不会骑马,由顾尚文带着她,策马出营,速度十分快。
  
  往山里进发,山里皆是被大军踏过的痕迹,十分畅通。
  
  奔波,没想到现在已经进入深山中了,太阳出来了,但是天上有阴云,阳光没那么炽烈,使得空气更冷了。
  
  大概晌午时,抵达了现在的包围圈,是一处峡谷之上,而那些还在顺着峡谷往上潜的上官铎部下还在行进,他们并没有发现峡谷之上的铁甲军。
  
  下马,所有人都无声,不敢惊动他们。而且云战已经下令了,不会杀峡谷中的这些兵士。
  
  走上来,原地蹲守的兵将冲着秦筝施礼问安,秦筝点点头以做回应,但所有人都不吱一声。
  
  走上去,云战不在这边,秦筝却也没找他。
  
  登上一块巨石,秦筝蹲下身子,然后往下看。
  
  峡谷很深很长,乱世丛生,可见雨多的季节在这里就会汇聚成河。
  
  但今年雨水少,下面已经干涸了。
  
  那群人大概百多人,一路顺着峡谷往上走,他们也很警惕,不时的往上面看,但所有人都隐藏了起来,他们也看不见。
  
  拨开树枝,秦筝看过去,微微眯起眼睛,进入状态。
  
  顾尚文蹲在一边守着,瞧着下面的人,虽是放过可惜,但放长线钓大鱼。
  
  秦筝在挨个的看,也眼瞧着他们渐渐的离开了峡谷,这次是真的放过他们了。
  
  许久,秦筝长长舒口气,“他们要在早已经干涸的北川瀑布会和。”
  
  “北川瀑布?走。”一直蹲守旁边的队长得到答案,立即挥兵下山,前往北川瀑布。
  
  他们这么快就走了,顾尚文和秦筝面面相觑。
  
  “云战呢?”都没看见他人。
  
  “咱们也去。”反正他们有自己的队伍,从关将军那里带来的小兵还等在下面呢。
  
  “成,走。”秦筝也不想这就回去了,一定要前往北川瀑布观看宰疯狗。
  
  下山,上马,顺着大部队行走的路线跟进。
  
  这北川瀑布早已干涸,如今只剩下了河流曾经流过的痕迹。
  
  那悬空的石崖矗立在一片乱石当中,曾经的水流就是从这石崖上面汹涌泻下的,但如今,也只剩下一片空无了。
  
  上官铎的人分成无数个小队从包围圈中冲出来,然后在这北川瀑布会和。他是想一路北上逃离这里,无论这在外传的名声好听不好听,活命是最重要的。
  
  秦筝和顾尚文一路追赶,但还是追不上他们大军的脚步,他们实在太快了。
  
  待得下午,太阳都朝西了,才追赶上来。
  
  在北川瀑布的最外围停下,前方已经被铁甲军围住了,他们也进不去。
  
  上官铎还没赶过来了,但依据秦筝看到的,应该马上就会到了。
  
  诚如秦筝所预料的,他们在这后方等了不过片刻,就听到了前方打杀声起。
  
  眼睛睁大,秦筝与顾尚文对视了一眼,随后便快步朝着前方奔去。
  
  树林稀疏,怪石嶙峋,俩人爬上了巨石,轻易的瞧见了百米之外的战场。
  
  上官铎的兵马与铁甲军交战,他们一路逃跑,已经疲乏不堪。在这儿被围住,更是惊惧,于是乎被打的连连败退。
  
  秦筝的视线快速的扫过,寻找云战。
  
  最后,却没想到在那高高的瀑布上方找到了云战和上官铎。
  
  没想到他们会在那上面,秦筝的眼睛都睁大了。
  
  眼瞧着云战忽的跃起,她心猛跳,因为在这儿看着,感觉好像云战随时会掉下来一样。
  
  顾尚文也看见了,不禁的赞叹两声,然后目不转睛的盯着。
  
  这样的大战,顾尚文也是没见过几次的。云战的实力,他从不曾了解,今天,或许会了解到了。
  
  山崖上的大战,绝对比之下面的要精彩,云战与上官铎势均力敌。尽管那上官铎是个品格低下的人,可是武功绝对是一流的。
  
  随着天色渐暗,两人交手,兵器相撞时散出来的火花,就好似去年新年时看到的打铁花一般。
  
  每一记火花迸现,秦筝都忍不住的眼皮跳,实在是太吓人了。
  
  下面的战事已基本结束,全部人会和一处,然后全部盯着石崖上面。
  
  蓦地,云战开始后退,上官铎的攻势很猛烈,云战看起来有些不支,所以一直后退在躲避。
  
  天色微暗,但也能看得清,秦筝不禁吊起心,也根本忘了凝神看上官铎,看他即将会遭受什么事。
  
  其实只是距离太远,天色又暗,秦筝看不清上官铎的脸。若是看清了,就会发现,上官铎此时的脸色,那是即将赴死的颜色。
  
  云战后退,马上就要后退至石崖的边缘了。
  
  秦筝不眨眼睛,心脏似乎都停跳了。
  
  然而,就在云战后仰身即将坠下石崖时,身体猛的一转,躲过上官铎的一击,迅疾的游走至上官铎背后。
  
  一剑挥下,正中上官铎的后颈。
  
  那剑,极其锋利,别说血肉,就是石头也能一分为二。
  
  那一刻,秦筝恍若停止了呼吸,眼见着云战的剑落下,然后上官铎的头与身体分离。
  
  头,与缺了头的尸体一同坠下了石崖,伴着暗淡的天色,消失于石崖之上。
  
  “死了。”顾尚文深吸口气,他现在口干舌燥,同时又觉得无比开心,终于结束了。
  
  “是啊,死了,我的大仇报了。”秦筝点点头,看着云战也消失在石崖上方,她觉得刚刚看见的恍若一场梦。
  
  前方的战士原地坐下,奔波了许久,这战事也进行了几个月,这一切结束了,他们也终于得以安心了。
  
  不过片刻,云战出现,将手中的剑递给亲卫,之后命令大家返回大营。
  
  朝着秦筝这边走过来,他步伐略显沉重的样子。
  
  “走吧。”走过来,他沉声的说了一句,然后往后方走。
  
  秦筝微微蹙眉,下了大石头,然后几步走到云战身边,“云战,你受伤了。”刚刚看他的脚步和寻常不太一样,这走近了,就发现了他左胸口那里的衣服破了。天色暗,他穿的也是暗色的衣服,看不见血,但是她闻见了味道。
  
  垂眸看了她一眼,云战脸色如常,“小伤。”
  
  “我看看。”不信,转身走到他面前,秦筝抬手触碰他的伤口,什么都没摸到,入手的就是一手的血。
  
  看着自己的手,秦筝抬眼看着云战,眼睛睁大,“血。”
  
  “真没事儿。”抓住她的手,云战面色无波,黑暗,遮挡住了他发白的脸色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