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103、办你,变身许愿树

103、办你,变身许愿树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103、办你,变身许愿树
  
  带着曹琦走进曹纲媳妇儿的房间,房里温暖的很,大肚子的孕妇靠在床上,腰下垫着软垫,明显胖了很多。
  
  “小姐,小姐您来了。”瞧见走进来的秦筝,翠芳撑着床要下来。
  
  “行了行了,你就别动了,快好生坐着。知道你快生了,我过来看看你。”拖过椅子在床边坐下,秦筝看着她的肚子,那么大,觉得很是新鲜。
  
  翠芳摸了摸肚子,随后笑道:“十月怀胎,终于等到这一天了。小姐都不知道,这几个月累的不行。”
  
  “看出来了,你这肚子着实够重的。”点点头,秦筝觉得天天拖着这么个肚子,也实在困难。
  
  抚着肚子,翠芳虽说是累,但是眉目间却尽是幸福。
  
  “对了,听说小桂姑娘也有孕了,现在情况如何?”女人家在一起,说的几乎都是这些事儿。
  
  “嗯,现在好些了,前些日子丢掉了半条命了。嫂子,你当初发现怀孕的时候,都有什么反应啊?”莫不是天下大同?
  
  “我这一胎我自己都不知道,三个月之后肚子一天天大起来,我才想起来,许久没来月事了。急忙的去看大夫,才知道有孕了。”很是神奇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  
  秦筝也不由得睁大眼睛,“那小桂怎的被折腾的死去活来?”
  
  “大概是因为小桂姑娘这是第一胎吧,第一胎的反应都比较大。”应该是如此。
  
  秦筝恍然,原来还有这么个说道。
  
  “嫂子,怀孕之前,你可吃过什么让自己容易受孕的东西啊?”来这里讨教经验,秦筝是真的很想弄明白。<>
  
  翠芳一愣,然后摇头,“没有!”转而脸色微红,随后道:“只是曹纲不经常回来,小姐也是知道的。这回来了,就一夜不停,所以,这就又有孕了。”说着渐渐小声,曹琦在一旁玩儿,自然不能让他听到。
  
  眨眨眼,秦筝算是了解了,这种事说起来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大家都是过来人。
  
  只是一夜不停?云战也行啊,也有过许多次一夜不停的时候啊,但她还不是没动静。
  
  真是怪了,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呢?
  
  翠芳看着秦筝,其实她也是想问问秦筝为何到现在都没动静。但毕竟身份有差,不能多嘴。
  
  这是个问题,而且这问题还挺玄乎。秦筝是闹不明白,军医也闹不明白,总的来讲就是不明白。
  
  看着翠芳的大肚子,秦筝慢慢的眯起眼睛,眸子陷入空洞。
  
  半晌,秦筝回神儿,随后轻笑,“这是个漂亮的女孩儿,曹纲和嫂子儿女双全,真是幸福。”
  
  “是女儿?”翠芳一愣,随后抚着肚子微笑,当真是女儿。她就盼着再生个女儿,让曹琦有个妹妹,没想到真的是女儿。
  
  在曹纲停留了一会儿,随后秦筝与云战离开。在出得大门时,秦筝回头与曹纲说道:“这些日子你就寸步不离吧,四天后新年的晚上,提前将接生婆接来,免得到时你手忙脚乱。”她看见了。
  
  曹纲立即点头,“多谢小姐。”秦筝看见的,那绝对是真的。
  
  牵着云战的手离开,秦筝心下诸多感慨。在幻象里看人生孩子,还真是别样的感觉。
  
  而且,有些感同身受,心里怪怪的。<>她若是到时生了孩子,也不知会不会也疼的死去活来的,想想就觉得人。
  
  继而觉得真是不公平,男人要做爹真是容易,女人却要遭那么多的罪。
  
  顺着小巷往外走,云战看着那默不作声的人,不禁问道:“想什么呢?”
  
  秦筝眨眨眼,随后道:“在想曹纲媳妇儿生孩子呗,我看见了,太血腥了。”摇摇头,不禁感叹。
  
  云战皱眉,虽他没见过,但也想象的出来。
  
  “寻常之事你不需要事事告诉他人,忘了你自己说过,总是告诉他人你见到之事,就会倒霉!”云战是觉得,她的肚子一直没动静,也兴许与这些有关系。待得哪天她不说了,一句也不说了,也就心想事成了。
  
  “对啊,我都忘了。大元帅,你还惦记着呢。”仰脸儿看他,秦筝眼睛睁的大。
  
  “糊涂。”抬手在她脑门儿上弹了一下,疼的秦筝皱眉。
  
  “我才不糊涂呢,我只是一时忘了,看见了就想告诉人家,让人家多多防范注意。我说我生性善良,你还不信,难道这不是善良?”自觉十分善良,这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。
  
  “强词夺理。”云战无奈,这女人强词夺理的本事他是望尘莫及。
  
  秦筝嬉笑,最喜欢看他无可奈何了。
  
  穿过巷子走到主街上,人来人往,很是热闹。
  
  “还想做什么?”垂眸看着倚在自己身上的人儿,云战轻声道。
  
  “我饿了,咱俩去吃饭吧。”眨眨眼,秦筝仰脸儿道。
  
  “这外面的东西你还敢随便吃?”这外面做的饭菜没那么多避讳,什么材料都放,若是她吃了不服,再满身红疹子,可怎么办。<>
  
  他这样一说,秦筝撅嘴,“说的是啊,咱们军营里的厨子都知道我不能吃什么,总是单独给我做。在这外面,可是不敢乱吃。诶,那有卖糖的,我吃糖总行吧?”
  
  “馋猫儿。”云战微微摇头,吃糖就吃糖吧!
  
  说是吃糖,但秦筝却完全是上货一般,将路上摆摊卖糖的都买了个遍。打包好,交给云战这个拎包的,不下一会儿,云战的两只手都拎不住了。
  
  云战无奈,但好似他从来没陪过她在街上买东西,如此,也就随了她了。
  
  下午时分,两人返程,在城门外碰见了前去给曹纲家送物品的小兵,他们是专门等在这里的。
  
  云战也终于能将拎包这种事儿交给别人做了,他堂堂元帅,左右手拎着各种糖果点心的在路上走,成什么样子!
  
  秦筝甚是开心,嘴里满满的都是糖,这糖果的滋味儿,是任何人都抗拒不了的。
  
  走在路上,秦筝小动作的又翻出几块糖来,想趁着云战不注意偷偷放嘴里。结果刚拿出来,就被发现了。
  
  垂眸看着她,云战那眼神儿,根本不用说什么,那就满满的都是警告。
  
  眨巴眨巴眼睛,秦筝撅撅嘴,然后盯着他慢慢的试探抬手欲将糖放进嘴里。
  
  她这胆子这么大,让云战也算开了眼,眼看着那糖就进她的嘴了,忽的抬手抓住她手腕,“不许再吃了,你已经吃了很多了,晚上牙疼。”
  
  嘟嘴扮可怜,“最后一颗。”
  
  “你这手里是一颗?”捏开她的手,里面有四颗。
  
  “那给你三颗,我吃一颗。”讲条件,秦筝像个馋嘴猫儿。
  
  “不行。”没得谈,云战将她手里的糖都抢走。
  
  冷哼,十分不满,“说是买给我吃的,却不让我吃个够。云战,你真讨厌。”
  
  云战不理会,将糖放回纸包里,然后交给小兵,并拉着秦筝放慢脚步,距离他们远点儿,免得她又使招儿。
  
  拉着他的手,秦筝故意不用力气慢慢走,将自己的力量都坠在云战身上。
  
  云战可是不费劲儿,她这点力量算不得什么。
  
  “走不动了?”往回走,都是上坡路,确实费力气。
  
  “没糖吃,没力气。”理直气壮,秦筝还在生气。
  
  云战无语,遂转身,然后弯腰将她一把扛起来,轻松的扛在肩头。
  
  秦筝蹬腿儿,“不给我糖吃,我就不走。”
  
  “随你。”现在已经不是她走不走的问题了,就算她不走,他也能让她走。
  
  秦筝没招儿,放弃挣扎抵抗,任他扛着自己,这样也反倒自己费力走路了。
  
  扛着她,云战步履轻松,往山上走,更是恍若平地一般。
  
  秦筝也乐得自在,有这么个大力气的丈夫,还真是好处多多。
  
  新年到了,天阳关也张灯结彩,粉色的灯笼挂满了石环楼,亮堂堂的。
  
  秦筝不喜红色,今年的灯笼就都是粉色的,乍一看,就像那烟花之地。不过也亏得这些身着盔甲的兵将们,否则还真会容易让人认错地方。
  
  秦筝也换了新衣,水色的长裙,白色的狐裘披肩,长发挽起,格外娇媚。
  
  一整天,秦筝都和云战腻在一起,去年的新年还历历在目,这一年过去了,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,如今想想好似还恍若梦中一般。
  
  “亲爱的,你摸摸我的脚,凉。”姿态不雅的躺在床上,秦筝伸着自己的脚丫子往云战胸口放,非要他摸摸。
  
  云战看了她一眼,随后放下手里的快报,扯掉她的袜子,以大手包裹住她的脚丫子。
  
  “哎呀,真热乎。”眉眼弯弯,满足的不得了。
  
  眉眼含笑,云战摸着她的小脚丫儿,“确实很凉,你冷么?”
  
  “不冷。”摇摇头,脚丫子往他的衣服里钻,完全是闲着没事做。
  
  松开手任她动作,她的脚丫子成功的钻进了他的衣服里。
  
  得意,秦筝就喜欢欺负他他还不还手的样子。
  
  “今晚有什么节目啊大元帅?那打铁花儿好像这里并没有啊。”还记得去年的打铁花儿,当真是炫的不得了。
  
  “早知你惦记,那咱们就不在这天阳关过年了。”看着她,那小模样可爱的紧。
  
  “这天阳关不是你的心头好嘛,这么多大营,你最喜欢这里。”用脚趾头夹他的肉,但根本夹不起来。
  
  “怎么就成了心头好?我的心头好是我家秦二。”唇角微扬的说着情话,讨人听。
  
  抿嘴笑,秦筝身子一翻趴在他身上,近距离的看着他的脸,“大元帅这话说的我真心动,来,亲个。”歪头吻上他的唇角,愈发喜欢。
  
  云战搂着她,任她亲吻自己,这女人热情起来,冰水也浇不灭。
  
  夜晚来临,不止是天阳光亮堂堂,那山下的城池里更是恍若白昼。
  
  那高高的石塔最为明亮,也不知是点了什么灯,恍若挂了一个太阳在那上面一样,感觉照亮了全城一般。
  
  在这天阳关能清楚的看到,不禁的暗叹,这个时代的人类还是很有智慧的。
  
  校场上,一群没当值的兵将聚在一起,他们打算今晚一块吃年夜饭,这会儿正在烤碳,看样子是打算吃火锅。
  
 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,秦筝觉得相当不错。
  
  “一会儿咱们吃什么呀?”秦筝倚靠着窗台,顺着窗子往外看,能看出去很远。
  
  “你想吃什么?”云战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。
  
  “就咱们俩,不如吃面条吧,我想吃牛肉面了。”扭头看过来,秦筝眼睛亮晶晶,看样子是真的馋了。
  
  “好。”云战头也没抬,手里的快报都是今天送来的。不少都是各个大营的守将送来的,除了恭贺新年,还有交代各个大营轮值放假的事情。这些事情一一报备,云战也没不耐烦。
  
  眨眨眼,秦筝扭过头去不看他,兀自看着校场上的兵将们,这群人挺会自找乐子,烧着碳,这会儿又开始唱歌了。
  
  蓦地,一个今日当值的小兵跑进来,匆匆跑过,速度快的很。
  
  秦筝只看得到他们跑过来,进了石环楼就瞧不见了。
  
  还在想可能是出了什么事儿,否则也不能这么着急,这房间的门就被敲响了。
  
  云战抬头,“进来。”有人进来,于屏风外停下。
  
  “禀王爷,东齐南王给王妃送来了新年礼物,眼下正在关门外等候呢。”外面的亲卫禀报。
  
  一听说自己,秦筝忽的转过身来,瞧着云战,然后抬手指着自己,“段冉给我送礼来了!”
  
  云战几不可微的点头,证实她没听错。
  
  “送进来吧。”面上无波,看不出云战是不是生气。
  
  “是。”亲卫得令,随后快步离开。
  
  秦筝倒是挺意外的,自云战回来,段冉没再出现过,也没跟她说过新年会给她送礼物。这突然间的就送来了,让她也措手不及。
  
  云战没再说话,垂眸看着手里的快报,好似刚刚根本就没发生过什么事儿一样。
  
  秦筝也没吱声,扫了几眼云战,随后撇了撇嘴,现在对她这么放心?她反倒感觉不太好了,未免看起来也太不在乎她了。
  
  亲卫亲自动手将段冉送来的礼物运进来,三个大箱子,数个小箱子。大箱子需要两个人抬,小箱子一个人可以捧着两个。
  
  待得亲卫撤走,秦筝从屏风后走出去,一瞧摆那满地的东西,发出些许叹息来,“段冉还真是大方!”
  
  小箱子摆满了桌子,地毯上还放着一些,大箱子一共三个,并排的摆在一起。
  
  走过去,先打开小箱子,里面是一些小玩意儿,民间才会有的手工玩具。
  
  另几个也是玩具,还有精美的缎带,是用来捆绑头发的。
  
  缎带有各种颜色,但却唯独没有红色,秦筝不得不佩服段冉的眼力,居然知道她不喜欢红色。
  
  拿起来看了看,这应该是用哪一种蚕丝编织成的,结实的很。
  
  走过去打开大箱子,嚯,这里面居然装的是零食,东齐特产的零食,在大燕是没有的。
  
  不禁摇摇头,秦筝叹口气,“段冉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呢,从哪儿搜刮来这么多的零食给我。”嘴上这么说,手却更快,拿一些塞进嘴里,好吃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