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104、不是肉眼凡胎,扛粽子

104、不是肉眼凡胎,扛粽子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104、不是肉眼凡胎,扛粽子
  
  下的马车,秦筝裹紧了身上的狐裘,满地的看了一圈,然后摇头,“这谣言的力量果然够可怕。”
  
  “实在是太可怕了。一进城,我还以为咱们走错了呢。”顾尚文现在还在云里雾里呢,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啊,这也太神奇了。
  
  “赶紧清理了,进府。”云战不是太满意,但也绝对要比以前人人都对秦筝冷眼相待不看好时好得多。所以啊,有些事情就不能强求,强求了反而适得其反。
  
  顺着那些许愿瓶之间走,里面都放着蜡烛,这府邸都不用点灯笼了,这就给照亮了。
  
  走至云战身边,秦筝伸手抓住他手臂,“生气了?”
  
  “怕吓着你。”云战垂眸看了她一眼,脚下利落的踢走一个瓶子,叮叮当当滚落一边。
  
  “吓着是没有,惊着是真的。刚才一进城,那些人冲着我又拜又念的,我还以为是要驱魔呢。”上台阶,秦筝一边笑道。刚刚确实有惊讶,现在想起来反而觉得很好笑。
  
  “这府里不是留了一个人么?怎的一点作用都没有,任他们将这些破烂堆放到门口。”成什么样子?
  
  这府里是有个看门儿的,以前是秦通府上的,后来跟着秦筝过来了,在这里守门。
  
  砸门,半晌里面才有动静。
  
  大门一开,里面的人瞧见云战那挺拔魁伟的身影,直接就趴到地上去了。
  
  “见过王爷见过王爷。小的刚刚迷糊睡着了,不知王爷今天回来,请王爷恕罪。”那小子还是那副样子,不过穿的倒是不错,在这里给守门,也是个很好的活。
  
  “除却睡觉,你还会做什么?看看这大门外成了什么样子?当这府邸上的门匾为无物么?”云战训斥,也不知是对谁的不满。<>
  
  “这、、、这,小的每天都在清理。白天清理三次,晚上清理两次,但怎么清理都清理不完。那些人眨眼间就会给摆满,小的也没办法,小的这就去清理。”被云战训斥,害怕的抬不起头,更何况站起来了,所以直接的往外爬。
  
  闻言,秦筝也颇为惊讶,“还真不是他懒,是无时无刻都有人往这门口摆。也对,瞧瞧那些蜡烛还亮着呢,可见是送来没多久。”
  
  云战不语,但心情明显不是太好。
  
  “行了,收拾收拾去吧。一会儿门外站两个人,他们远远看见,也就不敢往这儿摆了。”现在啊,是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了。
  
  牵着秦筝进府,外面留他们清理。
  
  “真是逗,朝我许愿?我还有愿望不知向谁许呢。”想起来还是觉得好玩儿,秦筝也笑起来。
  
  “你有什么愿望?”低声问,云战倒是想知道。
  
  “我啊,我想变成这世上最有钱的人。”她这可是很迫切的愿望。
  
  “比那些人还不切实际。”云战摇头,她是甭想了。
  
  “诶,这往后啊,我就有挣钱的路子了。往大街上一坐,无数人给送钱来,你信不信?”往大厅走,秦筝的嘴不断的说,当真兴奋。
  
  “我肯定会第一个将你逮起来。”云战让她断了这些念想,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  
  秦筝嘻嘻笑,“我是真材实料的,可不是江湖骗子。”
  
  “就是骗子。”单手揽着她进入大厅,这大厅里的暖炉散发着热气,很暖和。<>别看这里只有那看门儿的一个人,但就是他自己,也把这里料理的很不错。
  
  “哎呀,真是冷啊。去年的寒冷还历历在目,今年又来了。”走到暖炉边,秦筝尽情的感受着从暖炉上散发出来的热气。
  
  解下大氅,云战的每个动作都利落的很,充满了男人味儿。
  
  看着他,秦筝不由得抿嘴笑,“大元帅,你何时进宫啊?”
  
  “明早。”现在已经半夜了,太晚了。
  
  “带我么?”歪头,烛火幽幽,她的小脸儿也格外娇媚。
  
  “当然。”云锦昭想必是有事求她,自然得带着她。
  
  “那我可得跟十皇叔好好说说,往后别再造这么大的势,冷不丁的怪吓人。”城里的情况云锦昭肯定也知道,简直绝了。
  
  “明天再说,一会儿用些夜宵然后休息。”坐下,云战也觉得疲累。毕竟这北方太冷了,便是他,也觉得受不住。
  
  府门前的那些许愿灯都被清理走,而且有两个亲卫站在外面守门,但也仍旧没挡住那些虔诚的人过来送灯。
  
  也是看见了府门前有人,他们不敢靠近,于是就将那些灯放在了街口。两边的街口都摆上了,墙根下,照亮了这条街一夜。
  
  守门的亲卫自然也是瞧见了,他们也是长见识了,这种情况还第一次见。
  
  一大早,府门再开,还有些困倦的秦筝随着云战出来。扭头看了一圈,然后哼了哼,“你派几个罗汉守门也无用,都摆在街口呢。”
  
  云战自是也看见了,无可奈何,管不了。
  
  “走吧。<>”都是寻常百姓,也不能像管教属下那般的管教。所以,也只能任由他们了。
  
  坐上马车,秦筝坚决不推开窗子,出得这条街,估摸着还得像昨天那样,她已做好心理准备了。
  
  诚如秦筝所想,出了街口,虔诚的‘信徒’汇聚街道两边,简直就是布满了十里长街。
  
  在队伍出现时,嗡嗡嗡的祈祷声就响了起来,厚重的马车也挡不住。
  
  微微蹙眉,秦筝倒是想听听他们都说些啥,可是无数张嘴一起说,乱糟糟的她也听不清。
  
  她要有那个本事,肯定会成全他们的。但奈何她没那个本事,受他们的供奉也什么都做不了。只希望老天能清楚,出了这种事儿和她没什么关系,她完全是无辜的啊!
  
  阵势很强大,让人不禁觉得这是有人安排好的。但,这事实上还真不是有人安排的,完全是自主。
  
  人很多,也不知那些心存强烈愿望的百姓等了多久,但看起来差不多举半城的人都在。老人,还有孩子,虔诚无比。
  
  他们这般,倒是让秦筝觉得稍稍有些愧疚,她没那本事啊,就这样让人将希望寄托在她身上,最终得来的就是一场空啊。
  
  一直到皇宫禁地,那里不容许百姓靠近,所以许愿朝拜的队伍就终结在这里。
  
  祷告的声音远远地消失了,秦筝也不禁叹气,得给个说法儿啊,否则就让这些无知百姓这么瞎信仰,她罪过太大了。
  
  宫门大开,马车直接进入宫门,周遭立马就清净了。
  
  在两道宫门间停下,队伍下马,秦筝也从马车里出来。
  
  云战几步行至车辕旁,单手将秦筝抱了下来。
  
  脚落地,秦筝叹口气,“我怎么感觉自己头上有金光了呢!”
  
  云战看了她一眼,“你若打天下,必定比千军万马容易的多。”
  
  一听这话,秦筝不禁抿嘴笑,“真的?你这么一说,我还真想打天下试试,做女皇帝。”
  
  抬手在她脑袋上拍了下,“做梦吧。”
  
  “切!瞧把你吓得,就怕我你比厉害了,到时配不上我?”牵着他走,秦筝乐颠颠。
  
  云战不语,拉着她快步的穿过宫门。
  
  其余的亲卫等在原地,顾尚文跟在后面,听着他们俩说话,他也不禁的乐。
  
  “王妃,看现今这阵仗,将来可能要为你建庙宇,上香供奉啊!”虽他不明是好是坏,但看着觉得挺可乐。
  
  “精神信仰这我懂,就像西南的太阳神。但信仰我,着实没什么用处,我也不能为他们一一圆梦。”说起来,她倒是觉得愧疚。
  
  “怎么没用处?王爷因着王妃面上有光,得多少人羡慕王爷,这前生得做了多大的功德,今世才能娶先知为妻。”顾尚文乐得不行,越说越起劲。
  
  秦筝也笑,扭头看着云战,栗色的眸子睁的大,“大元帅也是这般想的么?”
  
  云战抬手揉了揉她头发,却是什么都没说。被供奉,这其中因果他不懂。但若是能因这些精神信仰而使得秦筝越来越好,倒也不无不可。只是,到底是越来越好还是越来越衰这就没人知道了。
  
  但,现在想这些着实是多余,便是秦筝亲自出面澄清,也没有多大的作用。人就是这样,信某件事只需一句话,若是否认,便是说上一百句他也听不进去。
  
  走上拱桥长廊,最后踏上了云锦昭的御书房。
  
  这御书房秦筝是第一次来,当真是恢弘大气的很。但这种恢弘大气又与天阳关不一样,有很明显的帝王之气。秦筝能真切的感受到,就像从云锦昭身上看到的那白光,这里也有,而且更浓。
  
  走在云战后面,秦筝四处环顾,看起来云锦昭的龙气旺得很,撑下去个几十年不成问题。
  
  “王妃,进去了。”顾尚文走在秦筝旁边,眼见御书房门大开,低声提醒道。
  
  回神儿,然后举步,踏过那高高的门槛,温暖的气息迎面扑来。
  
  “臣见过皇上。”拱手见礼,云战是无需跪的。
  
  顾尚文倒是跪下了,他是不得不跪。
  
  秦筝从云战身后走出来,仰头看着那金案后面的人,身着龙袍贵气满盈,这才是做皇上的模样。
  
  “见过十皇叔。”微微的弯了弯膝盖,秦筝笑眯眯的问候。
  
  “无需多礼,快,坐。”说着,云锦昭也从上面走下来。
  
  走至旁边的太师椅上坐下,云战看了一眼秦筝,要她过来。
  
  秦筝则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,没理会,反倒迎着云锦昭走过去。
  
  “十皇叔,这时隔一年来到皇城,我可是觉得这城里有变化啊!”眉眼弯弯,秦筝笑道。
  
  “哦?有何变化呢?”云锦昭自然知道她想说什么,同样笑容满面的看着她。
  
  “百姓的日子看起来过的很好,无需为了柴米油盐劳苦奔波,都有空余的时间许愿送灯,闲适的不得了。”先吹捧一番,秦筝说到了正题。
  
  云锦昭微笑,“进城时,有百姓在拜你。”
  
  “是啊,我还以为我走错门了呢。”秦筝点点头,瞧云锦昭心知肚明的模样,看来他还挺开心的。
  
  “云家之幸啊。”十分满意的感慨,云锦昭确实是很开心。
  
  秦筝扬眉,看了一眼云战,无语道:“十皇叔觉得现今这情况还很满意?果然啊,帝王的心,海底的针。”
  
  “为夺皇位,后宫参政,帝王昏庸。便是朕做的再好,在这民间,云家也声名受损。年前东部还有民兵起义,打着云家气数已尽的旗号。现在,就因着你这丫头一个先知的本领,使得这城里的百姓都坚信你是仙姑转世,都忘了去年的那场风波,你功劳不浅。”云锦昭一一道来,让秦筝也知道,自己还有这么大的用处。
  
  “这么说,这些传言是十皇叔你刻意散布出去的?”秦筝觉得这帝王心真是难测,拐十八道弯儿。
  
  “怪朕了?还真不是朕先提议的。楚桓信你之言比过信自己,这才惹得众朝臣揣度。朕顺水推舟,落实了楚桓没说出口的信任,之后就传出去了。”云锦昭可是从没想过,再言,他也根本不知道秦筝这本领。
  
  秦筝眨眨眼,她好像也从未与楚桓说过她的异能,但他是如何知道的?
  
  果然是聪明人啊,几次就察觉出来了,不能怪她太外露,只能怪他人太聪明。
  
  顾尚文站在云战身后,听的云锦昭如此说,不禁的暗暗哼了几声,原来是此事皆因楚桓。
  
  云战倒是没什么异常的表情,毕竟他也是觉得云锦昭说的有理。
  
  将秦筝推到高处,于他和她来说都是好事,可就是担心会对秦筝的身体造成损伤。以前泄露天机多了,就总是有不好的事发生。这般下去,也不知是好是坏。
  
  “就这么被人供奉跪拜的,十皇叔你就确定不会折我的寿?”微微挑眉,她这表情看起来也是刁钻的很,不容易欺负。
  
  “你这丫头受得起吧!”云锦昭一副我也信服的表情。
  
  秦筝不免得意,按理说她不是普通人,能看得见他人的未来这也是事实。论说受不受的起,其实也是受得起的。
  
  瞧她受用的表情,云锦昭轻笑,这还真是利爪猫,得顺毛摸。
  
  “十皇叔这话呢,也是有几分道理的。不过,我这在不知情的时候就被你利用了,然后来到这皇城吓了我一跳,是不是得来点儿精神补偿什么的。”答应了,但还不满足。
  
  “老九,你这媳妇儿可贪财啊!”单手负后,云锦昭虚空点了点秦筝的脑门儿,然后走至一旁坐下,着实无奈。
  
  云战看着她,然后眼神示意要她过来坐下,眉眼间尽是纵容。
  
  秦筝开心的很,眉眼弯弯的走过来,一屁股坐下,拿起旁边矮几上的茶杯。那茶杯上等的白瓷,外面箍着一圈的金箔,精美的不得了。
  
  “十皇叔要是舍不得掏腰包,送给我这一套茶具做赔偿也可以啊。”单手托着那茶杯,这茶杯也是值钱的很。
  
  “那你瞧瞧我这书房,你还相中什么了?”云锦昭挥挥手,要她自己挑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