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105、癫狂教教主,想做壁虎

105、癫狂教教主,想做壁虎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105、癫狂教教主,想做壁虎
  
  人太多,便是秦筝戴着兜帽,也完全阻挡不了这些火热信徒的虔诚。
  
  蓦地,云战扯起大氅,将身前的人儿包住。
  
  他的大氅宽大,包裹住秦筝绰绰有余。
  
  被包裹的人也一愣,这种情形包住她做什么?又没人对她不轨。
  
  之后加快马儿的速度,快速的穿过街道。
  
  人虽然没有昨晚那般多,可还是一直蔓延到王府那条街。两边的墙根下都是许愿灯,亮堂堂的照亮了街道。
  
  没动静了,秦筝从云战的大氅里钻出来,长长地吸口气,随后道:“大元帅,下回若是有人朝我扔臭鸡蛋,你再这么保护我。”
  
  “谁会朝你扔臭鸡蛋?”云战也无语,不管是不是扔臭鸡蛋,他都要护住她。
  
  “他们是在向我祈祷呢,又没有伤害我,不用这么紧张。不然我这些信徒会想,我怎么找了大元帅你这样小气的丈夫?”笑嘻嘻的说,听得云战不满意。
  
  “那下次我就将你的帽子摘下来,让他们都瞧瞧你,这样就不小气了吧。”说他小气?他虽然不大方,但也算不得小气。
  
  “不许那样对我啊,那你还是接着护住我吧。就当所有人都想拿臭鸡蛋扔我,你要给我挡着臭鸡蛋。”相信如果是真的被扔臭鸡蛋的话,他也会保护她的。
  
  “废话连篇。”微微低头,下颌撞在她发顶,撞的秦筝忍不住皱眉。
  
  府门前下马,秦筝朝着来时路走了走,然后研究那墙根底下的许愿灯。
  
  这许愿灯的瓶子都是一样的,不似玻璃那么透明,但也绝不是不透光的,看起来城里有专门卖这东西的。<>
  
  里面有个凹槽,是专门放蜡烛的,真的很先进啊。
  
  也不知放在这儿的人许的是什么愿望,但秦筝觉得只要不是不切实际的愿望,通过努力勤奋就会获得。
  
  如果她要是有法力的话,也会成全他们,这么虔诚,想忽略都不好意思。
  
  但其实是,皇城的人都知道他们来了会很快就走。走了之后,下次再来也就不知是什么时间了。所以在这两天,秦筝还在的时间内,行动接近癫狂。
  
  如若秦筝常驻皇城,兴许也就见不到这么疯狂的景象了。人们何时有时间,就挑个时间来供奉许愿,也不会都挤在这同一时间。
  
  不禁都羡慕西南的百姓,能够长久的拥有秦筝的关照,真是幸运。
  
  皇城的最后一夜还是很平静的,不平静的就是顾尚文了,吐的一塌糊涂。
  
  不过他这回家之后才暴露丑态的习惯倒是真的不错,也总比在外人面前丢人强的多。
  
  亲卫一晚上轮班的看着他,他喝的一塌糊涂,倒是把别人也累的够呛。
  
  不过还真是担心他会出什么意外,若是吐的时候卡住了喉咙,那可是有生命危险。
  
  一夜过去,一早整顿队伍,然后就等出发了。
  
  然而,就在一早大家准备出发时,宫里云锦昭身边的公公亲自来,送来了今早朝上接到的快报。云锦昭看过了后,便差他来给云战送来。
  
  能够让云锦昭这么急,想必是重要的事。
  
  云战一看,那表情有些变化,尽管外人看不出什么来,可秦筝还是察觉到了。<>
  
  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盯着云战,秦筝小声道。
  
  片刻后,云战转手将快报递给秦筝,要她自己看。
  
  接过来赶紧看,这一看不得了,她瞬间睁大眼睛。
  
  “段冉这是逼宫了?”是东齐的消息,说东齐老皇帝现下自我封锁了皇宫,而东齐皇都,则已经被南部大军占领。南部大军,那不就是段冉的军队嘛!
  
  这么快,完全超乎秦筝的想象,他的动作实在太快了。
  
  “这快报送来需要七八天的时间,现在,想必段冉已经坐上那个位置了。”云战的语调没什么特别,更多的是笃定,他也相信凭段冉的实力,他会成功的。
  
  抬眼看着云战,秦筝眨眨眼,“这么说来,东齐也换天了。那接下来,咱们两国就能彻底的和平了。”可北方,还是得去。若真是东齐干的,估摸着又得好一番交涉。
  
  对于秦筝如此相信段冉,云战虽是有些意见,但也不得不承认,秦筝的相信也不是没根据的。
  
  若他真掌控了东齐,希望不要辜负秦筝的这番信任,否则,两国怕是还得再交战。
  
  “哎呀,动作真是快。这眨眼间的,他就当了皇帝了。”不由感叹,若是段冉做了皇帝,不知那龙气可否有云锦昭的足。云锦昭那绝对是龙气满盈,压住了宫里一切的邪气。段冉身体不好,怕是及不上云锦昭。这一个及不上,可就差了很多,会连带着整个国家的气运。
  
  云战不语,深邃的眼眸诸多波澜。段冉做皇帝?他反倒觉得,他不会坐上那个皇位。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样子他自己清楚,坐上那个位置,更加熬费心血,除非他是想早死。
  
  他不是还有个胞弟么?或许,他会推他的胞弟上位。<>他身边的良才也是不少,一一安排好,足以胜过他自己做皇帝。
  
  这些猜测,是他自己的猜测。处境差不多,似乎这思想也差不多共通。做敌人那么久,对对方的了解比之任何人都要客观深切一些。
  
  秦筝没想那么多,只是觉得若段冉真的做了皇帝,那她往后的几十年可就成了这世上唯一一个身有异能的人。她很笃定,段冉的身体撑不住那个位置。
  
  昨天喝多的顾尚文出现,小脸儿煞白,眉眼间还有几分醉意,这酒虽是醒了,可还有酒精残留在身体里。
  
  一瞧见他,秦筝就忍不住的皱眉,“你就好像在酒罐子里泡过了一样,味儿太大了。”
  
  顾尚文愣了愣,然后四处的闻了闻自己,“还有味道么?一早我还洗了个澡呢。”就怕自己酒味儿太大。
  
  “你身上这味道估计得三天才能下去。不过你也真能喝,让我叹为观止。”这绝对是夸奖。顾尚文一人对抗那么多的人,无论喝酒还是嘴皮子都没被比下去,这一点无人能比。
  
  顾尚文脚步略有虚浮的走到一边坐下,然后悠悠道:“以前有过比这喝的还多的时候,我睡了两天才醒过来。”
  
  “我看你现在就马上要睡了。一会儿那马车让给你了,你去闻闻,里面肯定还有酒味儿。”反正她是不去坐了,她受不了酒味儿。没准儿闻着味道就醉了,这脑子里的频道又乱了!
  
  顾尚文也不推辞,他今儿不在状态,骑不了马。若真骑上了马,说不准会半路掉下去。
  
  瞧他那难受的样儿,秦筝再次深觉酒不是什么好东西,她不能喝是对的。若真是像顾尚文一样海量,她就得因为串频道串的疯了。
  
  队伍整理完毕,这来了一趟皇城,还多出两辆马车来。装的是御寒的衣物,为这百多人的亲卫准备的。
  
  自然还有给秦筝的东西,秦筝在御书房里要的茶具地毯,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。包装的精美,她现在也来不及挨个查看是什么,但想来决计不是便宜货。
  
  秦筝还是很满意的,云锦昭当真是懂事,让人想讨厌都讨厌不起来。
  
  既然多了两辆马车,顾尚文就跑到后面装御寒衣物的马车里去了,将秦筝的马车还给了她。
  
  裹上狐裘披风,秦筝钻进马车,四角的暖炉都放好了,车厢里很温暖。应该是用熏香熏过一遍,这里面味道也不错,没有酒味儿。
  
  十分之满意,这帮亲卫别看是男人,但细心起来比女人还甚。
  
  队伍出发,那一直独自守着宅子的小厮站在门口看着队伍离开。心下不禁轻吁,也亏得这主子不是难伺候的主儿,否则啊,这守门的活儿真是不好干。以后可得勤快点收拾这些摆在门口的许愿灯了,否则哪天这主子再突然的半夜回来,他还得挨骂!
  
  今日离开,好像城里的百姓都知道。秦筝的信徒又是满街,场面相当壮观。
  
  今天没有再许愿祷告的,反倒都是来送行的。而且,这送行还不是空手送,自出现后,各种‘供品’一一被塞到亲卫的手里。
  
  便是连冷面的云战都没放过,这些人胆子也是很大,居然连云战都不怕。直接将要送给秦筝的东西塞到高头大马之上的云战手里,他想不收都不行。
  
  外面声音那么大,秦筝自是也听见了。不过不敢开窗户,她要露脸,估计今儿就走不出去了。
  
  队伍想走快都不行,从府邸的街口转出来开始,一直到城门方向,居然走了接近一个时辰。
  
  闹哄哄的,吵得人耳朵都要炸了。
  
  秦筝是从没想过,她有一天居然会这么受欢迎。来时深更半夜都在等她,走时,这么多人相送,还送她东西。
  
  征战沙场保家卫国的战士貌似都没受到过这种待遇,她居然都赶上了。
  
  也不知铁甲军的兵将会不会生气嫉妒。
  
  不过她估计云战应该快翻脸了,冷面都不好使,可想这些信徒的狂热程度,都及得上邪教了。
  
  但就算是邪教和她也没什么关系,她这教主从开始到后来都没出面说过什么,完全是被动的被拱上教主之位的。
  
  终于出得城门,这才算告一段落,喧嚣声远去,马车里的秦筝也忍不住的松口气。
  
  可走了没一会儿,马车就停下了,下一刻,无数的东西被运进了她的马车里。
  
  看着被亲卫一堆堆送进来的东西,这都是城中的百姓送给她的,叹为观止。
  
  最后,云战也两手满满的出现,看了一眼几乎被掩埋的秦筝,“吃吧,趁热。”他手里的是糖烧饼,还热乎着呢。
  
  艰难的动了动,秦筝伸长了胳膊接过来,一边瞅着云战,“你还好吧?”
  
  “还好。”说着还好,但那脸色可不怎么样。他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形呢,疯狂的男女老少不顾他杀人的眼神儿,将一些吃的用的往他手里塞,这是第一次。
  
  抿了抿嘴,秦筝随手在眼前堆积的物件中拿起一双鞋垫,“给你。”
  
  云战冷眼,“自己用吧。”
  
  秦筝嘻嘻笑,“别生气啊,不管怎么说也是我的信徒。看在我这教主的面子上,不要生气。”
  
  “教主?”云战也是无语了,眸中泛起笑意,也亏得她说的出来。还教主呢?她最多算得上癫狂教的教主。
  
  眉眼弯弯笑得可爱,秦筝从纸包里拿出一个糖烧饼来递给他,“给你吃。”
  
  “不吃。”拿过鞋垫再拿饼,还是她自己吃吧。
  
  “那我自己吃了,别馋啊!”坐回去,屁股底下有东西,微微翘起屁股顺手一摸,一个白瓷的鼻烟壶抓在手里。居然还送她鼻烟壶,她用这玩意儿干嘛呀!
  
  云战离开,马车门重新关上,这马车里满满当当的各种东西,将秦筝的腿都埋上了。
  
  队伍重新出发,秦筝边吃着甜的不得了的糖烧饼,一边翻那些东西。各种各样,什么都有,家居用品大全啊这是!
  
  这种热情,让人也觉得挺窝心的。秦筝不禁觉得自己好像是个骗子,她又没法力不能满足他们的愿望。
  
  摇摇头,将最后一口糖烧饼放进嘴里,然后拿过那鞋垫,脱了靴子塞在里面。
  
  这都是人家的心意,她会好好用的。
  
  绣工精美的丝绢,画工精良的扇子,布料一般但是做工细致的腰带,还有胭脂水粉。虽然都不是什么特别值钱的,可这份儿诚意就难寻。
  
  翻来翻去,秦筝愈发觉得自己像个骗子,尽管她这个骗子从来没出面说过什么做过什么。
  
  她虽是如此想,但这种精神信仰是很奇特的。就像佛门,有的高僧被誉为活佛,受人叩拜信仰。而这高僧,就愈发的精神矍铄。
  
  秦筝也感觉自己最近精神状态好了很多,虽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其他,但就是有一种浑身都有劲的感觉。
  
  这种事情,她也只是自己感觉一下,没有充分的变化时,她还是不会乱说的。免得云战又打击她,说她是胡思乱想。
  
  她如此想,云战自是也在观察她。他也担心她受这般莫名其妙的供奉,会有什么不妥。可却发现她似乎更好了,临来皇城时,她有些风寒的前兆,但现在那风寒的迹象已经没了。越往北方走越冷,她却没受太大影响,这就是变化。
  
  神鬼之论,云战一向不屑,但有了秦筝,他也就不得不重新认识了。甚至有时,他自己也会钻到牛角尖里。
  
  向北行进,气温更低,白天尚好,若是晚上在野外,肯定会被冻死。
  
  这种寒冷,马儿似乎都受不住了。
  
  幸好沿途驿站颇多,无需夜宿野外,否则,还真可能出意外。
  
  临近傍晚,天色暗下来的很快,队伍也不由得急速行进,今晚不能夜宿野外啊。
  
  马车行的快,秦筝自是也感觉的到,抬手推开窗子,寒气吹进来,感觉脸瞬间就被冻麻木了。
  
  “大概两刻钟后就能抵达驿站,你们不用着急。”朝着外面喊,秦筝所言是不会是虚假的。
  
  外面的人听到了,也无形的放宽了心,驿站就在前方。
  
  秦筝的话是没错的,两刻钟后,驿站的灯火出现在视野当中。这驿站是方圆几十里唯一的灯火,也是唯一的温暖之地。
  
  队伍进入驿站,马车停稳,之后秦筝下来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