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106、恩爱夫妻,屠杀现场

106、恩爱夫妻,屠杀现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106、恩爱夫妻,屠杀现场
  
  穿过如刀子一般的冷空气,楚桓亲自给带路,将云战和秦筝带到了为他们准备好的房间。
  
  房门打开,热气扑面而来。
  
  “真暖和啊。”秦筝第一个跳进去,尽情感受这将自己包围的热气,暖和的要命。
  
  云战与楚桓随后进来,走在最后的楚桓将门带上,便是做这些事情,他也没什么不满意。
  
  这房间很宽敞,三面的墙壁都是光溜溜石头砌成的,和刚刚见过的一样,很明显都是火墙。还有热炕,及得上天阳关的大床那么大。
  
  在与隔壁相邻的墙边,桌椅摆放齐全,还有一方小矮榻,供人觉得睡热炕受不了时休息的。紧靠着火墙,在矮榻上睡也不会有多冷。
  
  “还满意么?”云战是没任何多余的表情,便是给他条件不好的地方住,他也不会挑剔。关键是秦筝,她东张西望的四处看,也不知是否满意。
  
  “嗯,满意满意,很好很好。”解下狐裘披风,她几步蹦到墙边,身子向后贴在上面,热气袭来,暖和的不得了。
  
  “还真当自己是壁虎了?”瞧她那幼稚的样子,云战沉声道。
  
  秦筝笑眯眯,“真是舒服啊,不信你来试试?到时说不准就打算与我做一对儿壁虎夫妻了呢。”看着他,那眼神儿火辣辣,也让外人明了,这对儿夫妻不是一般的恩爱。
  
  云战给出稍显鄙夷的眼神儿,然后兀自利落的解开大氅。
  
  楚桓这外人在这里稍显尴尬,不过瞧着秦筝那样子,也没空闲想自己是否多余了,她实在是太好笑了。
  
  “一会儿叫人来送几盆水摆在地上,火墙热气重,空气太干了。<>”刚开始不适应,很容易上火生病。
  
  楚桓一说这个,秦筝立即点头,“对对,楚相爷很细心嘛!这么长时间不见,楚相爷可是变了。在军中与这些兵将相处,没变的越来越粗糙,真是神奇。”看着楚桓,秦筝开始打趣他。逗弄楚桓还是挺有意思的。一般时候他不还嘴,尽管脸上装的老成,估计心里在思量着怎么反击呢。这时候她就要快些的攻击,待他还没想出如何反击时,她就撤兵,让他怄死。
  
  楚桓刚欲说话,这边秦筝又说了,“这军中无女人,楚相爷这般细心倒是和女子一样。其实就我这个真材实料的女人恐怕也没楚相爷细心。这往后吧,咱俩就姐妹相称,楚相爷教教我怎么能更细心。”
  
  楚桓是很无语,她可爱时可爱的要命,这犀利时却犀利的让人无言以对。
  
  云战坐在紧靠着火墙的椅子上,老大的坐姿,闲适的表情,看秦筝攻击别人,还是很有意思的。
  
  笑眯眯的一看楚桓又要说,秦筝立即抢先,“我这么说楚相爷不会生气吧?不过楚相爷您这么大方,应该不会生气。对了,今晚有什么好吃的呀,我都饿了。”转换话题,没丝毫的违和。
  
  从始至终,楚桓一句话没插上,一直都是秦筝在噼里啪啦的说。挖苦了他一番,然后又吹捧他大方,这转眼的就问他晚上吃什么。估计正常的人都会冷声告诉她,吃狗屎!
  
  “饭菜正在准备,有单独的给王妃做,知道你不能乱吃东西。”然而,楚桓就不是正常人,眸无波澜的回答,语气也没任何变化,文雅的很。
  
  秦筝点点头,“这恐怕也是楚相爷告诉的吧?多谢了。”像模像样的拱拱手,秦筝就觉得楚桓这人十分不错。
  
  “不客气。九王爷,王妃,在下就先回去了,二位休息吧。”不疾不徐,楚桓拱手施礼,随后离开。那背影都满是君子之风,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。<>
  
  楚桓离开,房间里仅剩秦筝和云战。
  
  瞧了瞧云战,然后秦筝几步跳到热炕上,“真热乎啊!”
  
  瞧着她,云战眸色深沉,“一定要与楚相这般说话么?”在他看来,她攻击楚桓,楚桓貌似还很开心呢。
  
  “怎么了?我开玩笑的。他那人太能装老成,说什么都不生气。我倒是真的想看看他生气是什么样儿,可惜啊,见不着。”半躺在那里,便是身上的衣服很厚,她的姿态看起来也很妖娆。
  
  “你就是欠揍。”起身两步走过来,云战抬手在她脑门儿上戳了戳。
  
  “所以你这人就更无趣了,说不过人家就动手。你拳头那么厉害,我哪里是对手。”揉着脑门儿,秦筝话更多。
  
  “我无趣?”对她这话,云战是不满意的。
  
  “闲谈的时候挺无趣的,不过在被窝里就有趣的多了。”眉眼弯弯,秦筝调戏道。
  
  “我若时时都有趣,担惊受怕的就该是你了。”身子前倾,顺利的将她压倒。
  
  被压住,秦筝发出断气一般的嘤咛,“快起来,云战,你压死我了。”
  
  大手摩挲着她的脸蛋儿,“不是嫌我无趣么,这样有趣么?”
  
  “有个鬼啊!快起来。”两手推他的肩膀,下一刻云战被她推翻,她身体一转,顺利的翻身做主人,将云战压在了下面。
  
  “总欺负我,你这个不讲理的猪。”捏他的脸,但还未尽兴,手就被他抓住,她根本就不是他对手。
  
  “咱们俩到底谁是猪?瞧瞧你圆滚滚的,你才是猪。<>”忽的坐起身,秦筝滑到他的大腿上,云战搂着她的腰,因为穿的厚,她确实圆滚滚的。
  
  “这是衣服厚,我也没办法。不如咱俩脱光了比比,谁肉多?”她肯定比他瘦啊,他满身都是肌肉。
  
  “想趁机占我便宜?没那么容易。”云战几不可微的摇头,尤其说这话时表情还很认真,好像秦筝真的想要占他便宜似的。
  
  无语,秦筝做出反胃的表情,“好像我没看过似的,你的身体早就不是冰清玉洁了,别装了。”
  
  “你是个强盗。”配合她,云战倒是说的有滋有味儿的,很有意思。
  
  “是啊,我就是强盗。快说,你家还有没有兄弟什么的?如你长得这般标致的,都给我送来,兴许我就放了你了。”捏着他下巴,有些胡茬,不过爷们儿的很。
  
  “你这强盗真是贪心,抢来我一个还不够?”配合,下一刻翻身再次将她推倒,以证明他一个足够了。
  
  躺下,秦筝哈哈笑,他亲上来,胡茬扎的她又痒又疼,笑意就更忍不住了。
  
  “够了够了,有你一个就够了。我这个强盗还真是眼瞎,居然抢来你这么个精力旺盛的男人来,自找苦吃。”她要真是强盗,她才不会抢云战呢。他这体格,没等她收拾他呢,她就被榨干了。
  
  云战忍不住笑意,微微撑着身子看着身下的人儿,“求饶了?”
  
  “嗯嗯,大元帅最厉害。既然这么厉害,快来给我挠挠后背,好痒啊。”侧起身,开始使唤他。
  
  云战的手虽然大,但是十分灵活。顺着她后衣领钻进去,给她抓痒,而且十分贴心的全方位抓痒。
  
  某人舒服的要死,眯着眼睛享受,继而哼哼出声。
  
  云战眸中含笑,“那么舒服?”
  
  “嗯,舒服死了。”点点头,他的手那么粗糙,根本不用指甲,只要摸摸她就解痒了。
  
  “这样呢?”抽出手,云战将她按趴下,撩开她头发,然后吻上她的后颈,用力一吸,疼的秦筝大叫。
  
  “云战,你属狗的呀!”大叫转成惨叫,太疼了。松开她,云战很是满意。那雪白的后颈有一块紫红,好看的很。
  
  “死云战,你疯了。”挣扎的起来,将他推倒,扒开他的衣襟,在他锁骨处用力吸,还给他。
  
  云战不痛不痒,倒是她这力气也见长了,刚刚很容易的就把他推倒了。
  
  吸的尽兴了,秦筝抬起头,看了看自己的成果,这才满意,“大流氓!”
  
  “小狗。”摸她的头,云战衣襟敞开,恍若被蹂躏了一般。
  
  “跟你学的,这就叫做守谁像谁。”得意,秦筝翻身起来,头发乱糟糟,和他疯闹,就是没占便宜的时候。
  
  云战看着她,薄唇微扬,便是她再邋遢,他也觉得可爱。
  
  夜幕降临,顾尚文敲门,说要开饭了。
  
  这是他们来到这儿的第一天,所以今晚势必要所有人共餐。
  
  走出房间,冷风呼啸,这营地可不如沿途的驿站,正好在风口。寒风呼呼,好似能将人吹走一般。
  
  躲在云战身后,要他给自己挡风,秦筝小碎步的走,像个会行走的粽子。
  
  抵达吃饭的地方,大房间与那议事的房间差不多,四圈的短炕,一张大桌子摆在房间中央,饭菜都已经上了。
  
  这个时节的北方,青菜稀缺,大部分都是腌菜和肉。不过却唯独桌子一角有几盘青菜,明眼一看就是给秦筝准备的。
  
  当地守将都在,还有楚桓,都聚齐,竟然也达十几人。
  
  这些常年驻守在这里的兵将,看起来还是很和善的。这北方边防虽然条件苦,但胜在自由。
  
  其实这里和西南差距也不大,唯一的差距就是他们直接效忠皇帝,而西南的兵将则效忠云战。
  
  可无论是效忠谁,归根结底还是云家。
  
  云战统领铁甲军,但来到这御林军的地盘儿,他们也没有敌意。这么多年,只要与东齐交战,都是铁甲军在卖命,御林军还是佩服的。
  
  这一顿晚餐还不错,云战也破天荒的喝了几杯酒,这可是秦筝第一次亲眼见他喝酒。
  
  那次还是在皇城,他进宫见云赢天,然后喝了酒回来的。
  
  以为他会不胜酒力,但不想,他酒量也十分好。可见那次在宫里他定是喝了很多,所以才会有醉意。
  
  而顾尚文,那就更不用说了,之后给云战挡酒,都是他出场,又到了他活跃的时间了。
  
  在酒桌上,秦筝显得很渺小,这不是她所擅长的。
  
  她只会做她擅长的,逐一的看,她的眼睛可不是摆设。
  
  看着看着,最后看到了楚桓,秦筝微微眯起眼睛,楚桓就看了过来。
  
  对视,秦筝眯着眼睛进入状态,她眼睛空洞失魂的样子一般都会惊着人。可楚桓貌似还很淡定,看着秦筝的眼睛,他猜想她在窥探他。
  
  半晌,秦筝回神儿,看着楚桓,眉眼弯弯一笑,窥探别人的隐私,她还能如此理直气壮。
  
  其实看见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,看见楚桓在书案后办公事儿,然后太晚了要休息,就宽衣了。看到这儿,秦筝就收回视线了,她可不想看楚桓的裸体。
  
  这楚桓着实没什么秘密,他也不做偷鸡摸狗的事儿,如此光明磊落,云锦昭真是运气好,能得着这样一个人帮助他。
  
  这世上,这样的人可是少之又少,碰见了就是运气。云锦昭运气不错,尽管委屈了十几年,可现在扬眉吐气了。
  
  有个光明磊落忠心耿耿的丞相,还有个不会觊觎他皇位的大元帅,百年难遇上的事儿都被他遇上了。
  
  酒过三巡,大家各自散去,云战恍若未喝过酒一样,顾尚文微醉。比在皇宫那时好得多,最起码不会在别人的地盘儿上丢脸。
  
  寒风呼啸,这真的是纯正的北方,寒风呼呼的刮了一夜,大地上的雪被风刮得形成一个窝一个窝的,在别处可是看不见。
  
  今天要前去小谷镇和虎头村,距离这营地都不算是很远。官道清了出来,行走也会很方便。
  
  一早用过饭,秦筝全身武装,包裹的严严实实。
  
  坐上马车,马车里面也被包裹的严实不透风,否则依靠四角的暖炉,也撑不了多久。
  
  御林军的一队兵马,当地守将,楚桓,还有云战秦筝,顾尚文亲卫队。一共这些人马,浩荡上路。
  
  速度很快,马车也晃得厉害,秦筝窝在一角,用披风将自己完整包住。
  
  一会儿会抵达小谷镇,关于这小谷镇秦筝可是梦见了两回,还有一回把自己的舌头咬坏了。现下终于要见到了,也不知是否和梦里的有差异。
  
  不过应当会有差异,不会有满地流动的血,也不会有尸体,尸体都被收殓走了。
  
  但那虎头村就吓人了,尸体都还在,也不知是怎么个凄惨的画面。
  
  队伍在官道上狂奔,似乎也只是两个时辰,速度渐渐慢下来,这小谷镇到了。
  
  小谷镇处在一片较为低的地势上,后面是山,满山的雪,在太阳下泛着刺眼的光。
  
  队伍顺着被挖出的道路往下走,当时大雪将小谷镇那片较低的地方都埋住了。御林军花了三天的时间才将这片地方清出来,往下走的路就是在雪中挖出来的。
  
  走下去,最后队伍停下,小谷镇近在眼前了。
  
  和秦筝在梦里看见的差不多,小镇的入口处,一方高高的牌坊立在那里,上面是小谷镇三个字,看起来已经有些年月了。
  
  小镇里的房子都是那种北方的房子类型,墙体厚重,十分御寒。
  
  但现在这小镇空无一人,死气幽幽,便是这里堆积了金银财宝,也激不起人心底的热情,这里的空气都带着悲伤凄惨的味道。
  
  从马车里出来,站在车辕上朝着远方一看,这情景和梦里的一样。而且她现在就站在高处,和梦里就更符合了。
  
  尸体被收殓走了,死气也就不存在了,可是秦筝仍旧能感受到荒芜,死亡过后的荒芜。
  
  云战与亲卫队,还有御林军队伍已经走进了小谷镇,如若是东齐所为,从一些细节上就能够查看出来。云战与亲卫队无数次的与东齐交战,无论是大军还是偷袭,他们都经历过,很有经验。
  
  “王妃,咱们也过去?”顾尚文走至马车旁,遮着脸的围脖上都是白霜。
  
  “嗯。”下车,披风的兜帽严严实实的盖在头上,几乎遮住了秦筝的半张脸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