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109、铁桃花的盛宴

109、铁桃花的盛宴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
  
  云战与楚桓带着亲卫队离开营地,前往与东齐接壤的山地中,查看最新进展。
  
  而云战也是想看看具体地形,毕竟在沙盘和地图上什么都看不出来。
  
  对于御林军那模糊的沙盘,云战也是服气了,这不是他的军队,否则他早发火儿了。
  
  秦筝没跟着,冰雪太大,尽管许久没下雪了,可山里的雪一点没变化,她可不适合跟着。
  
  再说她那小个头,一脚踩进雪里,说不定就被埋住了。
  
  这话是云战说的,气得秦筝拿枕头撇他,他打击人总是能将人彻底打死,讨厌死了!
  
  她再矮,也没矮到那种下一场雪就能将她埋住的程度吧。这身高本来就是她的痛,死云战还经常的戳她痛处,越来越讨厌了!
  
  赖在被窝里不起来,秦筝今天无事,若是能赖床赖到云战回来,肯定吓死他。
  
  火炕热乎乎,无论她怎么折腾都不会凉,实在是太舒坦了。
  
  翻滚了几圈,最后闭上了眼睛,再次睡过去。
  
  然而,她想睡到晚上云战回来的计划被打断了,因为在接近晌午时,外面有人猛敲门。
  
  一下子惊醒,秦筝翻身坐起来,“谁呀?打扰人睡觉容易断子绝孙啊!”
  
  外面敲门的人缩了缩手,“王妃,是小生,有要事,不是故意打扰。”断子绝孙?这个诅咒太狠毒了!
  
  “顾尚文?有什么事儿,说吧。”她懒得起来穿衣服,要他直接在外面说。
  
  “这个、、、好吧,那小生将门开一条缝,然后把这东西放进去。<>诶,王妃,您记得穿好衣服啊!”最后还提醒了一句,下一刻将门推开一条缝,之后,一只鸟儿被放了下来。
  
  一瞧见鸟儿,秦筝立即睁大眼睛,段冉?
  
  这是一只较为胖的麻雀,这北方的麻雀品种,很是可爱。
  
  被放进来后,它展开翅膀,一下子飞到了火炕上,微微抬头盯着秦筝,可爱的紧。
  
  盯着它,秦筝猛的缓过神儿,拿被子包住自己,只露出头。
  
  “你怎么来了?这冰天雪地的,你还敢往这儿飞?你倒是胆大,居然敢去找顾尚文,不怕死啊你!”她也是佩服,没认识的人,也进不来她这个房间,居然去找顾尚文了。
  
  麻雀歪了歪头,似乎自己也很得意。
  
  “啊,对了,你现在是摄政王了!东齐的摄政王大人,您这忽然的变成了一只小鸟儿,没被你的臣民看见?”笑起来,秦筝觉得太好玩儿了。堂堂摄政王,会随时的变成一只鸟儿。这满朝文武的都看见了,成什么体统。
  
  麻雀不甚在意,他只是想来看看她。
  
  “我以为你会做皇帝的,没想到最后会做摄政王。这选择挺英明的,起码没那么疲累。你这身体啊,经不起折腾,处理完这北方的事儿,你就好好休息吧,别再折腾了,否则,就英年早逝了。”秦筝窝在被子里,轻声的叹道。
  
  小麻雀微微摇了摇头,那意思不会的,他会长命的。
  
  “你摇头否认也没用,我这眼睛可不是摆设着玩儿的。你就听我的,到时就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养着吧。”秦筝连连点头,她说的话不会错。
  
  小麻雀也在听,而且也很认真的模样。<>
  
  “最近都在搜查那群蛮人,没一点进展,你们也没有吧。但说不准儿什么时候就碰见了,得警惕点。碰见了就得打,他们太凶悍了。”秦筝眨眨眼,说起这个来,她的语气也变得平缓了。
  
  “诶,你说我要是去山里走走,瞧瞧那些负责搜索的兵将能不能看见点什么?可他们都是分散开的,大部队在山里个个地点,我若是去的话,就得在山里奔波了。不行,太冷了,我不去。”摇摇头,她受不了。
  
  小麻雀在笑,她自言自语,也能说上一堆话。
  
  “而且我最近感觉不太好,总觉得会出什么事儿。肯定不是云战,云战要出事儿的话不会是这种感觉。别人嘛,我觉的其他人与我关系不太大,我也不会感觉到啊!真是莫名其妙啊,我自己都搞不明白了。你小心点,我也认识你,说不准儿就是你要出事儿了,所以我才感觉如此不好的。”晃了晃脑袋,她不能再想象下去了,否则谁在她眼里都马上要出事儿。
  
  小麻雀向前走了几步,然后跳到了被子上,被子下是她的腿。
  
  “干什么?不信啊!你小心点吧,我可不想看着你下葬。不过你放心,要是有那一天,我肯定会往你的坟上捧一把土的。”说这些,秦筝完全也是在开玩笑。却是忘了,有一个词语,叫一语成谶!
  
  看着它,秦筝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来,然后小麻雀跳到了她的手上。
  
  它这大小,她的手正正好好,毛茸茸的一团小肉球,真是可爱。
  
  “你不会知道今儿云战不在吧?你这人真是欠揍,总是赶在云战不在的时候来,弄得好像咱俩有私情似的。不过也亏得今天有顾尚文看见你了,我这还算清白的。”撇嘴,秦筝愈发觉得段冉这厮有问题。他说他对她没想法,但做的那些事,怎么看都是对她有想法。
  
  小麻雀点点头,它还就是赶在云战不在的时候才来的。<>若是云战在,也根本见不到秦筝。
  
  “鸡贼。行了,你先转过去,我穿衣服,总不能这样的跟你说话。到时候云战突然回来了,我就真说不清了。”放开它,命令它转过去。
  
  小麻雀也很听话,走到火炕边缘,背对着秦筝。
  
  穿衣服,冬天的衣服厚,她穿起来也麻烦。不过亏得云战在离开时将她的衣服放到了被子里,没那么凉,穿起来也舒服。
  
  要说这世上谁最好,其实还是云战。不过有时太损了,总是戳她痛处,坏蛋!
  
  如此说来,云战还是很有魅力的,好的时候特别好,坏的时候又特别坏!这也就是传说中的极品男人吧!
  
  穿戴好衣服,然后爬到火炕边缘,一边穿靴子一边悠悠道:“你来就为了看我?现在看见了,还打算多留一会儿?还是现在就走。不走的话,请你吃好吃的。”
  
  小麻雀歪头看着她,她所说的好吃的,它是吃不了的。
  
  “那种眼神儿看着我干什么?不吃就算了。跟你说啊,这北方着实没什么好吃的。不过,他们倒是能干,储藏起来的青菜都拿出来招待我了。唉,生亦何欢,我居然连肉都不能多吃,想想真是没意思。”穿上靴子,一边兀自嘟囔,她真是受够了!
  
  小麻雀眼含笑意,听她唠叨嘟囔,也是挺有意思的。
  
  走至门外喊了一声顾尚文,然后不到一分钟,顾尚文就出现了。
  
  “王妃。”绝对周到,顾尚文这跑腿儿做的相当好。
  
  “我饿了,要吃饭。”看着他,自己饬的油头粉面的,这大营都是爷们儿,谁看啊!
  
  “好咧,小生这就去厨房。”痛快答应,顾尚文转身就走。
  
  关上门,然后慢步的朝着软榻走过去,身子一歪坐上去,背靠着火墙,热乎的很。
  
  小麻雀从火炕上飞到矮榻旁的桌子上,仰头看着她,眼里有话。
  
  秦筝看着它,慢慢的眯起眼睛,“那么瞧着我做什么?有什么话想对我说。”
  
  小麻雀确实有话,只可惜,它想说也说不出来。
  
  “算了,咱俩现在语言不通。哪天咱们见面,到时再说不迟,反正现在离得也不算远。”那时都在南方,现在又都在北方,这还真是缘分啊。
  
  “这雪啊,要是能融化一点的话,我就进山。现在雪太大了,我走不进去。”翘着腿,秦筝兀自的算计着。
  
  小麻雀看着她,眸光柔和。对于段冉来说何尝不是因为这个原因,他没武功,身体又不好,否则,也能像云战一样,亲自的进山查看。
  
  这就是没有武功身体又弱的人的悲哀,什么事情都排不到第一个。
  
  傍晚时分,云战他们回来了。
  
  秦筝第一个跑出去迎接,身材娇小,站在马下,就显得更小了。
  
  云战坐在马上居高临下,看着站在那儿仰脸儿瞅着自己笑眯眯的人儿,他也不禁的柔和了脸庞。
  
  “大元帅,回来了!”瞧着他,如此仰视,看起来他还真是宛若天神,真是帅啊。
  
  勒马,随后云战翻身下来,随着他的动作,大氅飞扬,帅的掉渣儿。
  
  “秦二想我了?”松开缰绳,那边有亲卫自动带走马儿。他垂眸看着她,满目笑意。
  
  “嗯,想死了。”抬手搂住他的腰,这儿人来人往的,她也不避讳。
  
  云战单手搂住她,然后举步往房间走。
  
  那边刚刚下马的楚桓多看了他们一眼,随后收回视线,面无波澜。
  
  俩人进房间,云战刚反手关上门,秦筝就翘脚搂住了他脖子,热切的扑上来亲吻他。
  
  如此热情,云战忍不住笑,随后低头配合她,唇齿纠缠。
  
  搂着她前进,秦筝被动的后退,最后退到了火炕边缘,云战放开了她。
  
  眸色幽暗,看着她眼眸迷离的样子,“今天做了什么亏心事儿了?”只有做了亏心事儿,才会这么主动。
  
  秦筝眨眨眼,“为什么我主动亲吻你就一定是我做了亏心事儿?你这人真奇怪,讨厌。”从他怀里挣扎出来,秦筝扭到一边的软榻上坐下。
  
  解开大氅,之后云战走过去,于她身边坐下,抬起手臂搭在她肩上,轻易的将之勾进自己怀里。
  
  “难道不是?”他的感觉,可是灵敏的很。
  
  “这可不是亏心事儿,我又没偷偷摸摸,顾尚文也知道的。段冉来过了,化成一只小麻雀飞来了。”她当然得先告诉云战,要是顾尚文早了她一步,云战很可能生气。
  
  “他来了!”云战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,现在他对这些不会立马炸毛儿。
  
  “嗯。”看着他,秦筝发现现在这厮越来越能沉得住气了。
  
  “总是赶在我不在的时候,还真是会挑时机。”虽然他确实越来越能沉得住气,但还是免不了讽刺。
  
  秦筝眨眨眼,“巧合呗!大元帅,跟我说说,你们今儿都发现了什么?”
  
  “没有收获。”今天,在山里奔波,有这大雪,着实不好走。在西南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大雪,一时间,云战也有些不适应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