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120、未来时和过去时

120、未来时和过去时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节名:
  
  “老板,要几间上房。”那护卫模样的人走到柜台前,啪的扔出一锭银子来。
  
  见着银子自然动心,老板又瞧了瞧云战等人,随后道:“这上房已经被这几位客官包下了,不过后面有个后院,那里十分清净。几位客官要是觉得可以的话,请移步后院。”便是后院有自家人居住,为了赚钱,也得轰出来。这么大一锭银子,不赚亏了。
  
  那几个人对视了一眼,随后点点头答应。
  
  老板立即乐了,手快的收起那锭银子,然后从柜台后钻出来,“来来来,小老儿给几位带路。”说着,带领着他们往后院走。
  
  往后院走要穿过厨房,他们一行人打从云战等人的面前经过。
  
  云战面庞冷硬,虽是看着他们,但他那眼神儿那表情,就算是有心想挑事儿,也没人敢搭碴儿,装作看不见就是了。
  
  整个过程,从他们进来再从厨房走出去,秦筝没说过一句话,眼睛也直直的盯着那个小孩儿。而那小孩儿,似乎也一直在盯着秦筝,直到他被扶着离开,才收回视线。
  
  看他们走开,这边亲卫开始上楼,云战握住秦筝的手,却发现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  
  “想什么呢?”垂眸看着她,她这一天下来都嘻嘻哈哈的,冷不丁的正色,还真是让人不适应。
  
  眨眨眼,秦筝仰头看向云战,蓦地眉眼弯弯一笑,又恢复了正常。
  
  果然,她这个样子看着才顺眼。
  
  “那个小孩儿,好像挺不一样的,大元帅你没发现么?”往楼上走,秦筝一边小声道。
  
  云战略微沉吟,“受伤了。<>”
  
  翻了翻眼睛,秦筝摇头,“我说的不是这个,受伤有什么稀奇的。我说的是,那小孩儿好像不是正常人。”
  
  “你看见什么了?”云战眉尾微扬,她这句不是正常人,可以有很多解释。身份不正常,还有可能本身不正常,但后一项的可能性太低。毕竟这个世上,哪有那么多与众不同的人。
  
  “我在看他,他也在看我。”这就是不正常。
  
  “你看见了什么?”走上楼梯,云战问的还是这个。
  
  “看到他在睡觉吃饭,那几个人还叫他主子。而且,十分有幸的,我们马上就要和他们同路了。”这就是她在短短的一分钟内看到的,若是再给她一些时间,她能看到更多。
  
  “如何断定他是在像你看他一样在看你呢?”尽管这话像一段绕口令,但是理解起来也不难。
  
  “眼睛放空,可是视线紧紧抓住我,你说他是不是在看我啊?”秦筝断定,这小孩儿不一般。尽管不知他身份,不知他遭受到了什么,可是确实不一般就是了。但想要知道他身份,也只是时间问题,给她机会她多看两眼就什么都知道了。
  
  “你认为,你们俩是一路人?”云战明白了秦筝话中的重点。却是觉得不太可能,想必还是因为段冉死了,她觉得自己一人孤单,就下意识的想要再来一个与她相同的人。
  
  “是啊,大元帅,我发现你今儿怎么变笨了?”微微蹙眉看着他,秦筝无语,明明以前很聪明的。
  
  云战抬手覆在她头上,揉了揉,然后带着她走进房间,“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儿?别想了,没准儿那小孩儿是个痴呆也说不定,就喜欢看人的时候两眼放空。”
  
  秦筝听得翻白眼儿,什么跟什么呀,说人家是痴呆!
  
  “不信算了,反正接下来的路上咱们也会时不时的碰见。<>到时你可别怪我没提前提醒你,那个小孩儿,肯定不一样。”一屁股坐在窗边的圈椅上,秦筝双臂环胸,显得有些气愤。以往她说什么云战都信,偏偏这次和她唱反调,神经不正常。
  
  云战却觉得兴许是她神经不正常,段冉死了,看谁都与众不同,寻找同类。
  
  在笼子里关了一天的小白得以在晚上放风,一钻出来,立马撒欢的跑,整个二楼都归它了。
  
  房间门打开的,能瞧见它在走廊里来回的跑,简直就是疯了一般。
  
  客栈的小二往楼上送水,刚走上楼梯,就瞧见一只巨大的白狗龇着牙站在楼梯口看着他,吓得他腿一软,瞬间从楼梯上咕噜了下去,水洒了一地。
  
  老板生气,从柜台里走出来刚要骂人,也瞧见了楼梯口的那只狗,瞬间睁大眼睛噤声,这、、、这是狼?
  
  “小白,回来。”秦筝懒洋洋的声音在二楼响起,小白瞬时掉头跑回去,楼下的小二和老板这才回过神儿,原来是二楼的客人养的。只不过,这是狼还是狗?都不太像,样貌实在凶猛,那脖子上的毛跟狮子似的。
  
  秦筝站在门口,瞧着小白跑过来,她微微弯身,她那娇小的身影差不多就被小白整个挡住了。
  
  “不许吓唬人,这不是咱那一亩三分地儿随你乱跑。若是别人拿你当野兽宰了,我可没得办法救你。”戳它的脑袋,这小东西也不生气,伸出舌头憨憨的样子,与秦筝亲近的不得了,它是真的知道谁是它的主人。
  
  “行了,跑几圈就回去吧,一会儿就把你的饭菜送去了,别着急。”在路上随便的吃了些,估计它也没吃爽。
  
  小白扭了扭身子,然后在秦筝的下巴胸前蹭,那么大一坨,扭起来的样子实在难看。
  
  秦筝忍不住笑,也亏得身后有门框挡着,否则就被它蹭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了。<>
  
  “好了好了,快滚蛋,被云战看到你就没命了。”用云战吓唬它,别说,还真挺好使。
  
  小白起身离开,看来还真是怕云战。
  
  “又用我吓唬你的狗?秦二,你可以换个人么?”云战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,他在洗澡,随着他说话,还有水声在响动。
  
  秦筝乐不可支,“谁让你长得吓人啊,无论人还是动物,只要把你搬出来,没有不好使的时候。”说着,关上门,她也担心云战会春光乍泄。
  
  “这么对待我,心里很舒坦是不是?”屏风后,水汽飘出来,伴着云战那好听的声音,让人遐想连篇。
  
  秦筝一步步转悠过去,然后从屏风后探出脑袋,入眼的就是云战宽阔的脊背。从上至下,她全部看了一圈,然后抿嘴笑,“云九,我要是不认识你的话,我这会儿肯定扑上去了。”
  
  “现在你也可以扑上来。”背对着她,云战的回话十分淡定,并且相当大方。
  
  秦筝嘻嘻笑,“你就装一下不行么?非得搞得那么不值钱。”走过去,秦筝抬手覆在他的腰间,紧绷绷的,这人身上没一处柔软的地方。
  
  “是么?现在口味儿又变了。前几天不是还说,我在假矜持假惺惺么?”这女人也是真难伺候,每天的心情几十个转弯儿,让人摸不透。
  
  说起这个秦筝就笑得不行,“我是让你先假装矜持一下,谁想你在演贞洁烈女。看你那样子,我都想给你立个贞节牌坊了!往后走到哪儿,贞节牌坊就背到哪儿。”
  
  抓住她放在他后腰上的手,云战刷的转过来,秦筝假意的眯了眯眼睛,然后开始低头看。
  
  瞧她那眼神儿,云战有几分不经意的得意,蓦地一把抱起她,轻易的将她整个人撂倒,然后扔在了浴盆里。
  
  秦筝大叫,全身被浸湿,挣扎着抱着他的大腿站起来,浸湿的长发粘在脸上,一瞬间变成落汤鸡。
  
  “云战,你有病啊。把我放到你洗澡水里干嘛?”把她拽到水里她没意见,可是这是他的洗澡水,真讨厌。
  
  云战倒是很高兴的样子,将她脸上的发丝拨开,“这世上有多少人想用我的洗澡水都寻不到,你应该感觉很荣幸才对。”拨弄她的头发,另一只手搂着她,两人的身体紧贴一处。
  
  秦筝不屑,“既然这样,那你就攒着你的洗澡水,到时拿出去卖,看看能卖多少钱。要说有人想爬你的床我信,想用你洗澡水,太扯了。”
  
  “你想爬么?”秦筝这么一说的话,云战就更高兴了。
  
  “还用我亲自爬?大元帅夜里少了我根本睡不着。”洋洋得意,她是无人可替代的。
  
  如此自信,让人叹为观止。
  
  云战动手慢慢的剥掉她湿了的衣服,不过眨眼间,两人赤裎相见。抱住云战的腰,秦筝乖乖的靠在他怀里,只有这个时候她才不会张牙舞爪,因为衣服被脱了。
  
  “要继续洗,还是回床上睡觉?”摸着散在她脊背上的湿发,云战低声问着,那声音低沉带着几分沙哑。
  
  “回去睡觉,谁用你的洗澡水洗澡。”脸贴在他胸口,秦筝小声的回答。
  
  云战就知是这样,抱着秦筝从浴盆里出来,大步而行,几步就走到了床上。
  
  两人上床,然后放下床幔,整个房间都因为他们俩人的动作升温了。
  
  不过,下一刻,床幔后,秦筝哎呀了一声,之后她整个人从纱幔后钻出来,一溜烟的跑走。
  
  下一瞬跑回来,手脚利落的爬进床里,“忘了吃药了,我要用事实证明,小桂这是被假郎中骗了。”原来是那个药,这些天秦筝按时吃,一次没落下。
  
  云战也任她折腾,那药会不会有效果他不是很在意,只要她别吃坏了身体就成。
  
  秦筝也是不信,但心底里,还是有个小声音在说,或许有用呢?所以,每天按时吃,再每天与云战做点运动,成不成就看老天了!
  
  翌日,一大早,这客栈里的人是被撒欢儿的小白吵醒的,它独自在一个房间里,几乎拆了那间房。后来也不知它怎么弄的,将房间的后窗弄开了,然后顺着二楼跳了下去。胆子大,动作也矫健,跳下去也没受伤,完好无损,而且还吓得住在后院中的人一大跳。
  
  住在后院里的,就是昨晚那一行人,还有那个小孩儿。
  
  小白自打出现,那十个护卫就都出来了,站在一个房间门口,刀剑都拔了出来,俨然这獒犬若是不轨,就动刀子的样子。
  
  这边亲卫队听到了动静,赶紧下楼跑到后院去,叫小白过来,可小白不理会。它感觉到了那群人的敌意,也摆开了姿势,脖子上的长毛都竖了起来,发出类似于咆哮的低音,它真的一点都不像狗,完全就是一个野兽。
  
  “王妃,您快把小白叫回来,一会儿他们真动手了。”二楼走廊的窗口,顾尚文焦急道。虽然小白长得凶,可是它没成年呢,它其实只是个孩子而已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