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145、水鬼出没

145、水鬼出没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你们比我想象中要笨的多,居然都被抓住了,一个都没逃出去,笨啊。”秦筝只能这样长叹一声,毕竟已经被抓来了。
  
  “我们中了埋伏,被毒烟晕倒。待得醒过来,就在船上了。”顾尚文赶紧反驳,不是他们笨,而是敌人太狡诈。
  
  秦筝估计也是这样,有秦倬然那小丫头在,不管怎样都能反抗一下的。但看他们的样子,完全是一下反抗都没有,直接就被逮住了。
  
  “你的毒烟真是厉害,能否分给我点儿让我也研究研究。”转头看向站在码头最后方的柳襄,秦筝对她也是很佩服。各种人才不说,钱财无数,足智多谋,连带着还有让人无法对抗的毒烟。
  
  柳襄眉目含笑,这东西可不能给她,起码现在是不行的。
  
  “王妃,您现在和这绑匪相处的还不错?”走到秦筝近前,顾尚文被反绑着双手,但也仍旧拦不住他那双眼睛,什么都看得见。
  
  秦筝点点头,“只要老老实实的,你也可以享受和我一样的待遇。”摊开双手,表示她现在活得很舒服。
  
  顾尚文暗暗摇头,“王爷都要急的发疯了,您居然在这儿交朋友?”实在是难以想象,若是被云战知道了,估计得气死。
  
  “你见着他了?”说起云战,秦筝眸子一闪,不知云战现在到底在哪儿,是否已经追踪了这海岛的位置。
  
  顾尚文摇摇头,“我们还没到江波城呢,半路就被抓了。”
  
  “那你有什么立场指责我?柳襄,这小子要一直绑着他,也不要给饭菜,饿死他算了。”秦筝简直比绑匪还要可恶,顾尚文瞪大了眼睛,以为秦筝是失心疯了,居然里外不分。
  
  秦筝不理会,看了一眼安静的叶古川,他可能是因为秦筝也在这儿,其他人也都在,所以显得很镇定。<>
  
  秦倬然和叶宇两姐弟被人抱着,虽然被捆绑着,不过也都安安静静的,真是难得。
  
  怪眼则在四处看,将这四周都看了个仔细,当然不止是人,还有不是人的物体。
  
  “你的人都到齐了,想必你也不会孤单了。”柳襄最后温和的说了一句,随后转身离开。
  
  之后,码头上的人都被看押着走向了海岛上,顾尚文和秦倬然被分开的关押了起来。顾尚文是因为秦筝刚刚要求的,而秦倬然,则是因为她太过霸道的能力,不得已而为之。
  
  其他人,都在一起,柳襄这绑匪当真算得上善良的了。
  
  往秦筝居住的那个房间走,虽然他们这些俘虏的待遇很好,但一人一个房间是甭想了。
  
  “王妃可好?”怪眼与秦筝同行,看她上上下下都很好的样子,估计是没受到什么伤害。
  
  “很好啊,柳襄是不会虐待俘虏了。你们呢?一路来也没发生什么吧。”除却坐船可能会晕乎。
  
  怪眼点点头,“很顺利。一点也不像是被劫持,反倒像是被请来做客的。”除却手被绑住了,一切都很好。
  
  “是吧,有这样的劫匪,弄得俘虏都没办法恨他们。”秦筝也摇头无奈,她都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。
  
  “就算如此,可这岛上充满了诡异。”怪眼压低了声音,他分明是看到了什么。
  
  “一会儿再说。”后面有人,秦筝不想被他们听到。
  
  走回房间,秦筝接过还被遮着眼睛的叶宇,他们对秦倬然叶宇姐弟的技能真的是了如指掌,虽然挡住了叶宇的眼睛,但在这时候却也知道将叶宇放在这里也没任何风险。<>
  
  抱住叶宇,秦筝笑对着那些劲装男人说了声谢谢,她这俘虏也万分客气。
  
  房门关上,秦筝将叶宇放下,摘掉他眼睛上的黑布,然后又解开他手脚上的绳索。搓搓他的小手腕儿,关切问道:“疼么?”
  
  叶宇摇摇头,“不疼。姐姐呢?”虽然他害怕秦倬然,但也还是关心。
  
  “放心吧,倬然没事儿。”摸摸他的头,这孩子乖巧的让人心疼。
  
  叶古川走过来,拍拍叶宇的肩膀让他安心,同时抬头看向秦筝,“他们抓我们到底是要做什么?”
  
  秦筝看着他,几分调皮的挑了挑眉,“煮了我们啊。”
  
  “真的要煮?”怪眼一听比较激动,更是好奇秦筝为什么还能这么淡定,与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像朋友一般。
  
  “真的煮。那海岛最高处有一个大鼎,到时就要将我们都扔在里面。”告知这一不太好的消息,要他们做好准备。
  
  叶古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小小的肩膀几多坚韧,便是如此,他也能镇定。
  
  叶宇则坐在床边不吱声,从小到大经历过各种可怕的事情,这也不算什么了。
  
  “放心吧,不会有什么危险的,就是过程可能会有点吓人。先生,你看到了什么?”秦筝不在乎这个,倒是在乎怪眼所说的怪异。
  
  怪眼看了一眼门的方向,然后低声说道:“这岛上一个鬼也没有。”
  
  秦筝抬高了眉毛理解了半晌,随后确定道;“一个鬼也没有?”
  
  怪眼点点头,“这很奇怪。老头子活了大半辈子,除了王爷的四周,还没有哪个地方是这样的呢。<>”这就是奇怪的地方。
  
  秦筝微微皱眉深思,“可是应该有一个才对。”没有鬼的话,可能是这岛上没有死过人,她也没见着任何的死气。但这海岛上面有个石棺,石棺里就有一具尸体。她都见着了淡淡的死气,肯定尸体就在那里,按理说鬼魂应该也在吧。如若不在,怎么进行复活?
  
  “可老头子一个也没见着。兴许是藏起来了,不想见人。”鬼也分很多种,有的开朗,有的内向。
  
  “或许吧,不过肯定有一个就是了。那个女人,你们都见着了,她是柳襄,她就是幕后主使。她抓着我们,就是为了复活一个人,那个人就在这海岛上面的一具石棺里。”告知他们缘由。
  
  “复活?人要是死了就是死了,复活不了。就像这位,变了形象,抛却前尘。虽然可能还记得前尘之事,但已不可强求。”怪眼不信,随后看向秦筝身边的白雕,它就是个例子啊。
  
  秦筝低头看向它,白雕也微微仰起头看着她,伸手摸了摸它的头,“是啊,不过这个身体更健康,他很喜欢。”
  
  “接下来,有什么计划?”叶古川看秦筝这么淡定,以为她又见着了什么。
  
  “不知道,咱们势单力薄,也没办法反抗。不过这岛上还有其他的异能者,但是应该被关起来了,到现在我也没见着呢。我想见见那个人,有什么本领,而且那个人好像被关了很久了。”看着叶古川,秦筝说道。不管怎样,现在异能者同命相连,势必要相救。
  
  “可是咱们现在是自顾不暇。”叶古川看着她,点明当下的情形。
  
  秦筝摇摇头,“不不不,咱们肯定无事,一些惊吓是肯定会有的。云战会来救我们的,他现在可能已经在来的路上了。只是接近这海岛肯定麻烦了点儿,四周海域太宽广了。”
  
  “王爷应该很着急,在路上听说王妃您被抓了。我们也很着急,想着赶紧去江波城帮忙,结果还没走多远,就中了埋伏了。”说起来,怪眼很是无奈,没帮上忙,倒是把自己人都折里头了。
  
  “没办法,毒烟太厉害了。在江波城的府衙,那烟儿一飘出来,所有的兵将立即倒地,连反抗都没有。”秦筝是亲眼见识到的,没办法,太厉害了。
  
  “那么当下,王妃的意思就是,尽量配合?”怪眼看秦筝就是这么做的,她是个绝对优秀的俘虏,能够与劫匪说说笑笑。
  
  “难不成呢?先生有妙计?”秦筝摊手,目前就是这状况。
  
  怪眼沉吟了半晌,然后摇摇头,没得法子。
  
  “我这么配合不算什么,有一个才厉害呢。帮助柳襄进行这一场复活的人也是被劫持来的,而且已经被劫来二十年了,现在成了帮凶。”在这里,什么都能发生。
  
  怪眼觉得匪夷所思,这到底都是一群什么人。
  
  “真的能复活么?”叶古川很想知道,而且看秦筝好像也没有不屑讽刺的意思,她好似也觉得有成功的几率。
  
  “那老头挺厉害的,他还有别的本事,若是你们有谁不想要本身的技能了,就要他给化去,他有这本事。”听起来,似乎这老头更厉害。
  
  叶宇抬起头来看着秦筝,眼睛睁得圆圆的。
  
  “看着我做什么?难道你不想要你的本事了?”摸摸他的脸蛋儿,秦筝眉眼弯弯的问道。
  
  叶宇眨眨眼,然后小声道:“姐姐不想要。”因为这与众不同的本领,他们受尽了苦难,秦倬然早就不想要了。
  
  秦筝微诧,随后点点头,“我会问问她的,如若她真的不想要了,就请那老头帮帮忙。”
  
  叶宇几分失落,不过也是开心的,最起码这样大家就都不用怕她了,她也能有朋友了。
  
  “王爷应该会很快来的,咱们安心等着吧。”叶古川也很肯定,依云战的脾气,若真来了这里,这海岛恐怕将不复存在了。
  
  拍拍叶古川的肩膀,秦筝很满意,这孩子的心性真是沉稳,大事当前不畏不惧,越看越顺眼。
  
  “云倬序这些日子还好么?”一段时间不见了,恐怕又变了样子了。
  
  “嗯,牛奶喝的很好,看起来又长大了一些。”说起云倬序,叶古川的脸上也露出几分笑意。想起云倬序的小模样,他还真想她了。
  
  “用不了多久就见着她了,别急。”看他这小模样,秦筝更是骄傲。自己生的丫头魅力很大,还穿着开裆裤就俘虏了未来女婿的心。
  
  顾尚文被单独的关在一个房间里,房间档次不如秦筝所在的房间高,但已经比那破祠堂好太多了。
  
  他没被扔到破祠堂,是因为没有人愿意在那儿陪着他受罪,将他扔在这里,对面就是另外一个关押俘虏的所在,正好有人时时刻刻站岗,也顺带着能看着这头,他想跑也跑不了。
  
  在屋子里寻找了数个地方才将手腕上的绳索磨开,双手拿到眼前一看,手腕都磨坏了。
  
  疼的吹了吹,顾尚文暗叹秦筝太坏了。在这里大家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更何况他们本来就是统一战线的。现在可好,居然把他当敌人对待,这心太黑了。
  
  不过他更担心秦倬然那丫头,她也是被单独关押起来的,不知给关到哪儿去了。
  
  在船上的时候就一直是分开的,那丫头有这攻击人的本事,让所有人都不敢对她有放松,也使得她更艰难。
  
  想想这丫头除了脾气不怎么好之外,也都挺可爱的。而且还是个孩子,受到这般待遇很不公平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