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160、大结局

160、大结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  
  番外多多,敬请期待
  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  
  (全书完)
  
  西南王妃的信徒至此出资在民间修建祠堂,供奉先知。全国各地,均能见到供奉西南王妃的祠堂,香火鼎盛。
  
  至此,民间总是有传闻,言说曾见到过西南王与其王妃在游乐山水。还说,在二人的身边,还有一只硕大无比的白雕跟随。
  
  承和二十七年,西南王云战卸下铁甲军兵马大元帅之职,将四十万大军交由其子,也是当朝宰辅楚桓之弟子云倬溪掌管,后携王妃不辞而别。
  
  后记
  
  **
  
  唇齿分离,四目相对,爱意缠绵。随后两人分别一手将孩子拽到身边,一家四口相拥,完美幸福。
  
  两个孩子睁大眼睛看着他们俩,似乎不知他们俩为什么要纠缠在一起这么长时间!
  
  云战无声的笑,单手扣住她后脑,忘情亲吻纠缠。
  
  歪头看向他,秦筝眨眨眼,随后抬手搂住他颈项,将他拽到自己眼前来吻上他的唇。
  
  云战不语,却是盯着秦筝看,那眼神儿很明显,他呢?
  
  秦筝笑眯眯,分别看了一眼,然后歪头亲了云倬序一口,又亲了云倬溪一口,赞叹道:“哎呀,真幸福。”
  
  打开他的手,秦筝哼了哼,随后将两个还在笑的孩子拽过来,一家四口,围拢在一起,这一瞬间,幸福感升腾而起。<>
  
  “好看。”将她粘在脸上的发丝捏走,云战却是眉目含笑,喜欢极了。
  
  终于放开了她,秦筝抬手抹掉脸上的水,“讨厌!你疯了呀!”头发浸湿,粘在脸上,落汤鸡一般。
  
  那两个孩子泡在一边看着他们俩笑,可见有多喜欢这种场面。
  
  “这就是你与他们俩不同的地方,你会反击。”说着,云战单手搂住秦筝,然后一只手往她脸上淋水,秦筝挣扎,弄得水花四溅,却是挣脱不开。
  
  云战挪到秦筝身边,往她的脸上撩水,却惹得秦筝反击,也弄了他一脸的水。
  
  “傻样,喷到水了也乐。”秦筝轻笑,这么一看,这俩小东西还真是相像。
  
  云战的下水方式不同于别人,直接跳下去,喷溅起高高的水花,都溅到了其他三人的身上。两个孩子笑得更开心,还以为是云战在与他们闹着玩儿。
  
  几不可微的扬眉,云战思虑片刻,随后宽衣,他下去。
  
  “是啊,这俩小东西都喜欢水,瞧瞧多开心。”秦筝招手要云战也下来,一家四口一块玩儿。
  
  “这么开心?”云战也是讶异于这场面,而且看起来真的很美好。心爱的女人,两个可爱的孩子,当真是此生无憾了。
  
  绕过屏风,大步的走进浴室,水池里,秦筝泡在水里,推着那两个孩子。每个都很开心的模样,咯咯笑个不停。
  
  处理完公务的云战快步过来,在外就听到了孩子的笑声,不禁的柔和了脸庞线条,这还是自云倬溪出生后,一双儿女第一次聚在一起笑哈哈呢。
  
  推着他们俩在水上漂,一时间都开心了,两道咯咯的笑声不断的从浴室里传出来,可见里面有多开心。<>
  
  不过说和好为时过早,因为云倬序虽然不会公然的攻击云倬溪,可是不代表她会对他笑脸相迎。
  
  小桂看着半晌,随后离开去外面候着,这姐弟俩总算是和好了。
  
  这一个笑一个绷着脸,俩人各具特色。
  
  云倬溪没心没肺,只顾着自己高兴,笑眯眯的,看起来可爱的紧。
  
  云倬序还是那副生气的样子,不过她却是不敢冒犯秦筝,她心里也有小九九,若是真惹秦筝生气了,往后可能就不爱她了。
  
  “你们两个,都是妈妈生出来了,怎么能总是敌对呢?这是不对的,你们这样妈妈会伤心的。你们俩都是妈妈的宝贝儿,妈妈不会多爱任何一个,因为一样爱。倬序,这是你弟弟,将来待得弟弟长大了,他还得叫你一声姐姐。对你恭顺对你尊敬,甚至还会孝顺你,你指使他做什么他都不会拒绝。你若是现在就将他除去,往后没有弟弟了,待得长大了,你指使谁?妈妈说的对不对?”给讲道理,秦筝还是第一次这么苦口婆心。
  
  秦筝将云倬溪拽过来,一手抱一个,真是应了儿女满堂那句话。
  
  云倬序明显不高兴,小嘴撅的老高。
  
  在他们俩要靠近的时候,秦筝游过去,一把将云倬序抱住,“小东西,你可不能总是这样对待弟弟,他是你弟弟,是妈妈千辛万苦生下来的。你若是总这样,那妈妈就真的生气不理你了。”
  
  秦筝也瞧着,心知这小丫头想干什么,坏丫头。
  
  小桂站在池边看着,不由得摇头,这小公主又要开始了。
  
  云倬序显得有几分不高兴,蹬着腿儿的接近云倬溪,那小模样明显是想教训教训他。<>
  
  放进去,小小的云倬溪也开始在水里漂着,他尤其喜欢水,下来之后就更开心了。
  
  “不用,给我。”接过来,然后将另外一个救生圈拿过来,这是专门为云倬溪定制的。
  
  “公主在这儿,那奴婢将小世子抱走?”小世子喜欢水,几乎每天都得在水里玩上一会儿。
  
  秦筝点点头,“今儿特别乖,讨喜的不得了。”
  
  “小姐,公主居然也在啊。”云倬序在这儿,实属稀奇啊。
  
  半晌后,小桂抱着刚刚吃饱的云倬溪过来了,小家伙也精神的很,眼睛亮的发光。
  
  秦筝笑看她,这小丫头顺心的时候真是招人心疼,不过闹别扭的时候也是让人生气的很。
  
  救生圈下,云倬序一个劲儿的蹬腿儿,然后就在水面上漂来漂去,找到了这种游戏的乐趣。
  
  秦筝眉眼弯弯,撩起水来往她身上泼,“有意思吧?小东西,瞧你乐的。”
  
  刚开始还有几分慌张,不过一会儿过后就开心了,因为真的能在水上漂着,她咯咯笑起来,开心不已。
  
  这是用皮革密封缝制,然后吹气封住出口做出来的,大小也正好,托住了云倬序。
  
  “不怕,水能将你托起来。喏,套着这个,你沉不下去的。”将漂在一边的小型救生圈拿过来,然后套在了云倬序的身上。
  
  如此亲近,让秦筝很是开心,果然是自己的女儿,还是和自己亲。
  
  先下水,然后将站在水池边的云倬序抱下来,小东西长得很苗条,穿着背心短裤,更是可爱的不得了。抱着她浸泡在水里,她还是有些怕,紧紧地搂住秦筝的脖子。
  
  很明显是为了抢秦筝,不过这也算好事,总是能让他们姐弟俩同处一屋檐下了。
  
  不过,也有需要她的时候,那就是,这小丫头知道秦筝总带着云倬溪在浴室里泡着,所以,她也喜欢上了水了。
  
  这个时候秦筝就能轻松些了,果然啊,能为她分力的还是这小女婿。
  
  文化课学完,就是她自己的业余爱好了,她最大的爱好就是与叶古川一同的骑马。便是天气变冷了,他们俩也会在校场上转圈,叶古川对她是好极了,所以她也喜欢与叶古川在一起玩儿。
  
  不过这也是应该的,谁让这是她生下来的呢,无论有多坏,终究还是自己的骨肉。
  
  秦筝十分了解云倬序的想法,这小魔头坏着呢。
  
  教授云倬序,顾尚文可是很尽心,因为秦筝会全程的听课。这样的陪伴让云倬序很是欢喜,她就喜欢所有人都围着自己转。
  
  虽是如此说,这正面的引导也决计是秦筝自己的三观,所以,是否真正的正确,她自己也无法判断。
  
  于是她与顾尚文分工,顾尚文负责教授云倬序文化课,而她呢,则给她正面的引导,还有陪她学其他的课外兴趣。
  
  秦筝开始了她的教育,可是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,文化课更是一塌糊涂,教授云倬序的话,说不定得给她带到沟里去再也爬不上来了。
  
  云倬序似懂非懂,不过能得秦筝如此重视,她倒是挺高兴的。说来说去,还是为了得到关注,被忽视,心里就不舒服。
  
  “咱们开始呢,不用那么着急,两天学一个字,数一个数就行了。然后呢,只要你努力学会了,咱们就学习课外的东西。比如像你喜欢的骑马啊,妈妈喜欢的游泳,或是你父王的武艺,这之类的,但凡你喜欢的都可以学。但前提是,必须得学好文化课,否则将来你这公主目不识丁,那可丢人了。”这就是秦筝的方式,就是这样,其实很简单。
  
  得知是秦筝,她倒是有几分开心的,毕竟自己的妈妈没让那个弟弟单独霸占着。
  
  云倬序也是没想到会是秦筝教育她,她以为会与秦倬然一起,听顾尚文讲课呢。
  
  与云战商议好的教育子女之事也要开始进行了,云倬溪还小,暂时无需教育。而云倬序呢,已经长到足可以识文断字的时候了,所以,秦筝也准备了准备,然后开始单独的对云倬序进行教育。
  
  秦筝也能自如的下地行走了,卸货了,当真是一身轻松,她觉得她现在灵巧的可以随时攀上房顶去。
  
  他们俩这一番举动不禁让人觉得好笑,多大的仇怨啊,至于么?
  
  叶古川一直陪着云倬序,在他人看来,两人当真是两小无猜。而且叶古川十分爱护云倬序,为了云倬序,他也不去见云倬溪,一时间,这两个孩子好像是与众人脱离了似的。
  
  云倬序一直不见云倬溪,其讨厌弟弟的程度可想而知,这嫉妒心也是不寻常的重,让云战都叹为观止,毕竟她只是个小孩子。但现在看来,这小孩子可不只是个小孩子而已。
  
  这小家伙能吃,而且不似云倬序那么挑食,所以这体重就增长的特别快。抱着他时间久了,让人手臂都发酸。
  
  年关将近,出世的小世子也已经过了满月了,小世子长得实在快,足足比刚出生时胖了一圈。小手小脚,那肉肉堆在一起,那模样让秦筝想起了米其林,真是像极了。
  
  回神儿,秦筝用力的抱住云战的腰,这辈子,能得此男人,实在不复她一番折腾,来到这个世界。
  
  不过想来时间也没有多长,二十几年嘛,她等得起。
  
  秦筝笑起来,这种生活就是她所期盼的,身边只有云战,还有山水。
  
  平静悠然,身边没有再跟着那么多的人,真是清净啊!
  
  不过,看起来他们俩也并不是为了钓鱼,不时的互看一眼,爱意横生,谁还会在乎能不能钓的上来鱼?
  
  他带着她在王妃岛上赏光,还做了两根海竿在那断崖处钓鱼,真是傻,这地儿能钓上来鱼?
  
  原来,二十多年以后她样貌变化并没有多大嘛!倒是云战身上的气势更强了,乍一看恍若身带雷霆,吓死人。
  
 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般遥远的未来,看起来,这应当是二十多年以后了。
  
  栗色的眸子渐渐出神,最后变成虚无的空洞。
  
  乖乖的趴在云战的怀中,秦筝嗅着他身上的味道,这一刻真的很安定,她觉得时间好似都停止了。
  
  最后抱住她,云战长长地叹口气,当真如她所说,儿女双全,功成圆满,只待将来了。
  
  “云战!”秦筝冷哼,两只手齐上的在他身上扒拉,云战轻笑的躲避,喜欢极了她这一点不文雅的样子。
  
  云战轻笑,“聒噪,粗鲁,希望将来我的女儿不会变成这样。”
  
  “云战,你找死!”抬手一拳打在他胸口,居然敢说她聒噪。
  
  云战思虑片刻,随后颌首,“好,不过我也有要求,不许将女儿教育成你这般聒噪的模样。”
  
  “嗯,真的。毕竟大元帅身负重任,这西南都需要你来操心,儿女之事都压在你肩膀上实在太多了,会将你压垮的。我呢,是他们的妈妈,自然得分担些。不过须得言明,到时你不能干扰我教育那小魔头,否则啊,我就甩手不管了!”一样的,她也不会干涉他教育儿子。
  
  云战看着她,眸深如渊,“当真?”
  
  笑出声,秦筝抬手拍拍他肩膀,“就知道你也是发愁,这样吧,不都交给你了,咱们分工。儿子呢,我不能教育,因为我是女人,教育儿子的话,很可能给教育成一个娘娘腔,你来吧。那小魔头交给我,我呢,琢磨了一段时间,其实不需要过分的教育她,只要三观正,好憎分明,辨得清是非就成了。”毕竟是幸福的成长环境,这教育方式须得变通。
  
  云战稍有迟疑,“须得从长计议。”
  
  秦筝满脸欣慰,“儿女双全了,我也任务圆满了。大元帅跟我畅想一下,将来怎么教育这一双儿女啊?”她很是感兴趣。
  
  “把他放下吧,这么重,抱着很累。”将云倬溪从秦筝怀中抱出来,放在一边的小床上。
  
  他的呼吸吹得她痒痒的,秦筝轻笑着躲开,“别闹,讨厌。”
  
  眸中含笑,云战抬手搂住秦筝的颈项,然后勾入怀中,在她耳边亲吻。
  
  “是吧,估计大元帅小时候就这样。长得真像你,和我预见的一模一样。”歪头看几眼云战,再看看怀里的小人儿,确实像。
  
  云战坐在床边,微微歪身看着秦筝怀里的小人儿,“确实很乖,除却刚出生那时哭的震天响,再也没哭过。”
  
  “我儿子真乖,瞧瞧睡得这个香。”抱在怀里,这重量就不一样。那时小魔头大概也只有六斤的样子,可这小家伙,差不多将近八斤,怪不得生他的时候感觉那么疼。
  
  那小魔头不吃这不吃那,单单是喂她吃饭就费时费力,而这小东西,真是朴实,完全不让人操心!
  
  看见了自己的儿子,秦筝诸多感叹,这乖宝宝,果然是乖啊!
  
  将云倬溪抱过来,小家伙吃饱喝足已经睡着了。的确比寻常刚出生孩子都大,那小手小脚都大出少许来。
  
  诚如秦筝所想,云战确实一时间头疼了,毕竟儿女个性不同,这教育也确实得不同。而且,很显然云倬序很难教育,这担子,一开始他着实不该揽下来。
  
  看着云战的背影,秦筝轻笑,云战该头疼了,这教育孩子,不容易。
  
  “等着。”倾身在她唇角亲了亲,云战转身离开。
  
  “我儿子呢?吃饱了的话给我抱过来,我要看看。”她不能下床,暂时一切都得在床上做。
  
  云战也同意,只不过,分开教育,看来他得从长计划了。
  
  “是不是觉得很头疼啊?儿女呢,得分开教育,不能用同一种方法,因为他们个性完全不同。在我看来,难教育的是那小魔头,这小东西啊,主意多着呢。”秦筝摇摇头,反正若是教育云倬序,得费些功夫。
  
  笑看她一眼,云战也是自知,是该着手教育的事情了。
  
  秦筝摇摇头,“好吧,听你的。从现在开始,大元帅责任重大,教育女儿教育儿子,您忙着,我会给予您最大的帮助。”
  
  “小丫头有着不同寻常的脾性,随她吧,现在若是教育她,只会让她更叛逆。”云战倒是觉得还好,再说都是小孩子,随他们吧。
  
  幸好她早就告诉叶宇要保护儿子,他是万能防御,对云倬序的电也能防的住。
  
  秦筝在翌日醒来之时就听到了云倬序做的好事,她早就猜到了,而且往后这种事情还不会少了。
  
  虽是如此想,可小家伙似乎也没想过,云倬序和云倬溪毕竟是姐弟,矛盾只是暂时的,总有相亲相爱之时。
  
  不过,她早就说过,要保护公主的,那么从此后,他们姐弟俩就得各为其主了。
  
  门口的秦倬然听见看见了一切,虽是小小年纪,可也搞懂了些什么。看来日后,真的要分成两派了,除非她不跟着公主。
  
  小桂点点头,“好,现在开始,小叶宇,任务重大交给你了。”拍拍他肩膀,小桂放心许多。有叶宇这万能防御,那小丫头也不能肆意妄为了。
  
  “嗯,这事儿只有王妃和王爷知道。”可能也是因此,秦筝才会让他与小世子做朋友。
  
  小桂睁大眼睛,“真的?”
  
  小叶宇走过来,看了看襁褓里的小世子,随后小声道:“小桂姑姑,让我保护小世子吧。我能挡住公主的电,她不知道的。”几分神秘兮兮。
  
  “算了,往后别让小公主靠近,否则啊,可能连你也给电了。”小桂摇摇头,暂时只能躲着云倬序了。
  
  奶娘也不知如何是好,这一个小公主,一个小世子的,都不能有闪失。
  
  云倬溪将奶吐了出来,而且也不在吃奶了,可见被电的够呛。
  
  小桂看着那俩小人儿离开,随后摇摇头,明明就是故意的。不过叶古川这小子也是够护短的,唉!
  
  周遭人大惊,叶古川几步跑过来,将云倬序从小桂怀里抱下来,“她不是有意的,咱们走。”话落,赶紧拉着云倬序离开。
  
  小桂一惊,一把抓过云倬序的手,“公主,您怎么能电弟弟呢?”
  
  谁想,她的小手贴到了云倬溪的脸蛋儿上,下一刻小家伙嘴里的奶就吐出来了。
  
  小桂笑看着她,以为她是终于知道亲近弟弟了。
  
  蓦地,小丫头伸出手来,朝着云倬溪的脸蛋儿接近。
  
  小桂抱住她,随后挪到奶娘身边,瞧着那正在忘情吃奶的小家伙,云倬序暗暗的撅嘴。
  
  云倬序想了想,然后放开叶古川的手走过去。
  
  小桂招手要云倬序过来,近距离的看看自己的弟弟。
  
  叶古川牵着云倬序从外走进来,小丫头的脸蛋儿绷得紧紧地,看得出还在不满意。不过能进来瞧瞧弟弟,可见还是关心的。
  
  姐姐要与公主做朋友,那么他就与小世子做朋友。
  
  门口,秦倬然和叶宇姐弟俩远远的看着,对于这刚出生的小世子,他们俩也是诸多的好奇。而最开心的要数叶宇,因为那时秦筝曾说过,要叶宇与小世子做好朋友,待得长大了辅佐小世子。
  
  小家伙闭着眼睛,吸吮用力,可见这劲力确实很大。
  
  奶娘在给小世子云倬溪喂奶,小桂就坐在一边看着,这小世子可不比公主那么挑剔,好喂的很。
  
  云战一直陪在床边,却不知别处更是热闹的很。
  
  秦筝睁不开眼睛,最后没撑几个回合,还是睡着了。
  
  “是是,你最厉害。”抚着她脸颊鬓间,附和她的话。
  
  秦筝闭着眼睛笑,“谢什么?别和我客气,往后还想生孩子就找我,要多少有多少。”闭着眼睛瞎吹,听得云战轻笑不已。
  
  “辛苦你了,不过,谢谢。”给秦筝盖上被子,云战倾身低语,在她的额头印上轻吻。
  
  房间里,产婆给秦筝清理完毕后陆续离开,云战拿过干净的衣服给秦筝换上。秦筝昏昏然,全身脱力,她是真的想睡觉。
  
  小桂抱着小人儿离开,其他人也都放心的笑起来,秦筝成功生产,这也算是大喜一桩。
  
  其他人也笑,都是小孩子,不管什么模样都可爱的紧。
  
  小桂笑得更开心,早就知道云倬序嫉妒弟弟,这会儿弟弟出世了,她更嫉妒了。
  
  云倬序立即收起好奇的模样,淡淡的扫了一眼,几分不屑。
  
  小桂抱着刚出生的小人儿走出来,一眼瞧见了还在踮脚的云倬序,轻笑的弯身,“公主,来看看弟弟。”
  
  叶古川牵着云倬序站在最外面,人小挤不进去,叶古川不好奇,倒是身边一直在说弟弟坏话的小人儿好奇的很。踮着脚,想一探究竟,可堵住的人太多了,什么都看不到。
  
  云战眉目含笑,确实,比云倬序出生时要大的多。
  
  “哎。”小桂喜气洋洋,接过来一看,也分外的赞叹,“小世子比一般的孩子长得都大啊。”
  
  “小桂,抱去给奶娘。”这哭的震天响,力气真是足啊。
  
  云战薄唇微扬,其骄傲程度可见一斑。
  
  “哎呀,长得像王爷。”顾尚文一眼看到就连连赞叹,像!
  
  走廊里,众人都在盼着瞧瞧这刚刚出生的小世子。片刻后云战出来,一群人都围了上去。
  
  “行,不许睡,我回来陪你。”抱着起身,稍稍警告了下,随后离开。
  
  “这么哭可能是饿了,快给奶娘送去吧。”反正她是无力亲自哺乳,还是交由奶娘吧。
  
  云战点点头,“像!”
  
  “你看我说的吧,长得像你。”尽管还有点肿肿的,可还是像。
  
  撑开眼皮歪头看,云战抱着,那小小的模样,倒是真有几分云战的神韵。
  
  “小世子气力真足,恭喜王爷,恭喜王妃。”产婆说着吉祥话,听得秦筝也开心。
  
  襁褓里,小小的人儿还在哭,哭的整张小脸儿都是红的。
  
  云战看过去,那边产婆将包好的小人儿抱过来。
  
  “把我儿子抱过来我看看,哭的这么大声。”还在哭,中气十足的,可见有多健康。
  
  “是,你有经验。一会儿我给你换衣服,你再喝些水,然后再睡。”用手将她脸上额上的汗擦掉,云战轻声哄着。
  
  慢慢的眨眼,秦筝的眼皮却没什么力气,“我知道,我又不是没经验。”她生过一个孩子了。
  
  云战却没过多理会,拍拍秦筝的脸,“生出来了,先别睡,清醒。”
  
  秦筝一下子松懈下来,放开云战的手臂,那一块肉已经被秦筝咬的没知觉了。
  
  婴儿的哭声在房间响起,震得人耳膜疼。长廊上的人均露喜色,终于生出来了。
  
  “出来了。”产婆用巧劲儿的拉拽,正巧秦筝用力,孩子瞬间出来了。
  
  秦筝依言用力,满脸的汗,再不出来,她就要脱力了。
  
  “出来了出来了,王妃您用力。孩子太大,您得用力。”产婆也在喊叫,当时看秦筝的肚子就知道这一胎肯定不小,这会儿看见了,果然啊,这孩子长得大。
  
  云战微微皱眉,疼是疼,可也能让他感受一下她生子的疼痛。
  
  床上,秦筝咬着云战的手臂,转移疼痛,果然这个最好使。
  
  更加声嘶力竭的叫声从房间里传出来,不过一会儿过后就消了许多,众人还以为是生出来了,可是却没听到孩子的动静。
  
  叶古川低头看着她,什么都没说,毕竟她说的也是对的,秦筝这么疼,自然是因为那个弟弟。
  
  “坏弟弟。”所以,一切的过错都是因为弟弟。这一点,云倬序倒是拎的清楚。
  
  云倬序拉着叶古川的手,虽是还生气,可听见秦筝叫她也是害怕。
  
  剧烈的疼痛袭来,秦筝也终于喊出了声,站在走廊里的人听得清楚,都不禁的皱眉叹气,听着都揪心。
  
  云战无法,唯一能做的就是陪着她。
  
  “不用,我还能忍住。”摇头,秦筝抓着他的手,她的手心一片汗湿。
  
  “再忍忍。咬我?”将手臂伸到她嘴前,也只能这样转移她的疼痛了。
  
  “好疼。”拱起身子,秦筝也是有些忍不下去了。
  
  产婆立即观察,还是摇摇头,“还得再等等。”
  
  “快看看。”云战拧紧眉峰,看向旁边的产婆。
  
  “我感觉他要出来了。”过去了这么久,秦筝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。
  
  云战希望她能喊出来,奈何她咬住牙关怎么也不发出声音,十分能忍耐。
  
  房间里,秦筝满头的汗,她倒是能忍,比之生云倬序那时还能忍。
  
  秦倬然叶宇姐弟俩站在一边儿,瞧着顾尚文来来回回,他们也不知如何是好。反正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了,期盼秦筝能顺利诞下孩儿。
  
  “唉!”叹口气,顾尚文来回的走,这生孩子啊,实在是让人心焦。
  
  “回公子,还得再等等。”产婆回应,看起来倒是没那么焦急,毕竟这种事情经历多了。
  
  “里面怎么样了?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?”顾尚文着急,看着产婆出来,急忙问道。
  
  时近傍晚,房间里除了产婆出出进进的,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。秦筝也没发出任何声音,云战亦是,这二人自进入房间后就没再出来。
  
  还是不开心,但也没办法,若是不生出来的话,秦筝就得憋死了。
  
  叶古川笑笑,摸摸她的头发,“乖!”
  
  “不要弟弟。”云倬序撅着小嘴儿,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说的了。
  
  “不生气,待得弟弟生下来,姨母和王爷就会顾上你了。”看出身边的小人儿在撅嘴生气,叶古川安慰,轻声轻语的,态度好的不得了。
  
  小小的云倬序被叶古川牵着,这时候爹娘也都管不了她了,看起来她也很是怨怼。
  
  产婆出入,亲兵也在外忙着传递东西,大部分人都赶了过来,站在外面的走廊等待着。
  
  诚如上一次,云战候在床边,抓着秦筝的手,虽她没任何表示,但他能感觉的到,她应当是很疼。
  
  秦筝躺在床上,脸色平静,只是某一时会皱眉,那就是肚子在疼。
  
  整个行宫瞬时忙乱起来,幸好接生的产婆早就已经接到了行宫,距离很近,很快的赶了过来。
  
  “走,回房。”用浴袍将秦筝裹住,云战横抱起她快步走出浴室。
  
  “我觉得今晚的小牛肉我可能吃不到了。”没有任何预兆的,她的肚子开始疼了。
  
  “怎么了?”直觉事情不好,几步奔过来,云战蹲在地上,几分慌张。
  
  云战起身去拿她干净的衣服,回身之后,却发觉秦筝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。
  
  “好。”坐直了身体,秦筝却忽然的皱了皱眉。
  
  薄唇微扬,“穿衣服,之后就过去吃饭。”
  
  “小牛肉?好啊,再来些香喷喷的米饭,哎呀,说起来我都饿了。”一说就馋了,这可比怀云倬序那时轻松多了。
  
  “今晚想吃什么?新送来一些牛肉,说是小牛肉,很嫩。”坐在她身边,拿毛巾给秦筝擦头发,云战一边问道。
  
  缩着身子在浴袍里,秦筝走向水池边的软榻上,坐下,身子向后,给腹部让出足够的空间来。
  
  水珠顺着身体往下滑,云战拿浴巾给她裹上,之后将浴袍披在她身上,如此尽心,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。
  
  “在水里解乏啊,出去了之后我就得靠自己的力气撑着他了。”仰着朝岸边滑,然后在靠近岸边时顺着云战的手站起来,最后上岸。
  
  “行了,别泡了,再泡一会儿,你就泡皱了。”走过来,一眼瞧见她那隆起的腹部。说真的,明显比怀云倬序那时要大许多,所以云战十分担心,到时可能不会那么容易的生下来。
  
  门口那巨大的屏风后,一人闪身进来,正是云战。恍若个寻常的居家男人,手里拿着干净的浴巾和浴袍,这是来接秦筝的。
  
  看着穹顶,秦筝一动不动的在水上漂着,又有热水放进来,因为明显感觉水变热了。
  
  浴池虽没有外面的游泳池大,可单单是泡着还是够宽敞的。
  
  平时带着这大肚子很疲乏,这样在水里漂着,倒是能解乏。而且,她儿子看似也很喜欢,所以,无事她就在这里泡着。天气好的时候能在外面的露天泳池里,但现在天气冷了就不行了,所以,只能在这浴室里了。
  
  泡在室内的浴池里,秦筝四肢浮起来,那隆起的肚子也露出水面,在水里漂着,倒是自由自在。
  
  那时生云倬序,秦筝就提前有预见,不过这次,计算着日子马上要到了,她却是一点预见都没有。
  
  这种时候,秦筝的确需要人陪,因为直至现在她还没预见,不知她儿子哪天会出生。
  
  这个时候,云战都是很忙的阶段,不过因着秦筝,他早早的将年关之际的事情处理好,然后陪着秦筝。
  
  孩子们也变化颇大,一年过去,他们好似都长大了许多。
  
  这流逝最快的不过时光而已,眨眼间冬季到来,秦筝大腹便便,也几近临盆之际。
  
  叶古川不时的回头看一眼,对于他这未来的妻子,他也是诸多满意。而且,现在十分期待她长大的模样。
  
  小小的云倬序坐在马上,别看长得小,可是稳当的很。白嫩可爱的小脸蛋儿上诸多认真,看得出来,骑马是她喜欢的项目。
  
  校场上,叶古川为云倬序牵马,一圈一圈的走,他也没任何怨言。
  
  眸子空洞,秦筝的唇边却浮起笑意,他们幸福便好,她这个做母亲的,就放心了。
  
  出现的,是两个孩子的未来。长大的他们,当真是般配,都说郎才女貌,这句话放在他们两个的身上不差分毫。
  
  “别提这个啊,我什么事情都成,但唯独骑马不成。”秦筝哼了哼,看着那在校场上转圈的两个孩子一匹马,她的眸子渐渐陷入空洞。
  
  “公主才漂亮,这才多大啊,坐在马上就那么稳当。这一点啊,公主不像小姐,像王爷。”这种本事是天赋。
  
  “是啊。瞧川儿那小样儿,才十岁,那风度翩翩就流露出来了。”待得长大了,也不知会多俊俏。
  
  “小姐,您看公主和叶公子多好啊。”小桂也很是赞叹,虽说都年纪小小的,可看起来还是很般配。
  
  不过幸好此时云战不在,否则啊被他看见了,肯定会生气。
  
  秦筝看的开心,这么一瞧,这两个孩子还真是挺般配的。
  
  站在二楼的窗口,能直接的看到校场上,一匹杏黄色的矮马驮着一个小人儿在慢悠悠的行走,叶古川走在前给牵马,两个小人儿倒真是一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样子。
  
  抵达了行宫,他就直接去见云倬序了,小丫头会走了会说话了,他欣喜的很。
  
  自从新年时回家的叶古川回来了,大半年的不见,变化却是不小,个子拔高了很多。
  
  这小丫头这么坏,云战也是深切体会到了,不过便是如此,他也喜爱的紧。
  
  虽然可爱,不过脾气也越来越大,而且,对秦筝那隆起的肚子,她诸多的坏心眼。趁着秦筝不注意,她就朝着肚子伸手,可想而知,她完全是为了肚子里的弟弟。
  
  一口小牙都长齐全了,只不过不爱吃饭菜,吃的最多的还是牛奶。
  
  云倬序说话时几个字几个字的说,牙牙学语,却是可爱的不得了。
  
  骑着的当然是小矮马,小矮马本身就性格温顺,适合小孩子骑。
  
  而且诚如那时云战所说过的,她学会了稳稳走路就会骑马了,而当开始说话时,已经能稳稳的骑在马上了。
  
  时间过去的很快,云倬序也长大了许多,并且,已经开始学着说话了。
  
  夫妻俩在湖上泛舟,逍遥恣意,虽云战不能每日都陪着秦筝过这种生活,但却是可以期待未来的。相信未来,他们俩能长久的过这种生活。
  
  一叶扁舟停靠在湖边,看得出这扁舟也是新做出来的,一切都按照秦筝当时的要求。
  
  这行宫的湖泊面积很大,四周的岸上花草繁茂,再远些就是围墙了。
  
  不过,虽那是段冉的陵墓,可现在他应该不住在那里了,他现在已经能自由的遨游在天空,所以,就算是不去陵墓看他,也总是能见到他。
  
  抿嘴笑,秦筝倒是想过去那边看看,段冉的陵墓就在不远处,也不知过去一年了,那里有变化没。
  
  云战斜睨了她一眼,“是啊,有心之人。”
  
  “说的也是,免得有心之人往两边跑。”这有心之人也不知说的是谁。
  
  “毕竟是边防线,自然得隔断出来。”隔着一座山头就是东齐,有墙是两国,没有了墙,那就是一家了。
  
  “一会儿去泛舟。说真的,这行宫的围墙实在是长啊,铁甲军建围墙是一绝。城岭,还有围墙,真是绝了。咱们行宫这么大,前后占地这么广阔,围墙都给围住了,倒是有几分监狱的风格。”虽说如此,可依旧恢弘。
  
  搂着她到一边的长榻上坐下,云战十分尽心的服侍她,堂堂西南王,兵马大元帅,谁人也想不到在无人时,他会是这般的温柔。
  
  “嗯,相当舒畅。”长发浸湿,不过却是开心的很,这行宫建的真是好。
  
  走上来,云战拿着浴袍将她裹住,“舒畅了?”
  
  都说游泳是最好的运动,对孕妇也是最好的,看来还真是那么回事儿。
  
  在泳池中畅游一番,狗刨的力度不敢太大,来来回回的飘荡了一会儿,身体的疲乏也就都解了!
  
  起身走开,不过片刻回来,手里拿着宽大的浴巾,他是势必要做侍女做的了。
  
  云战看着她,眸中含笑,有那肚子,倒是沉不下去。
  
  沉进水里,之后浮起来,面朝上,她那隆起的腹部也跟着在水面若隐若现的,说她是大肚婆毫不为过。
  
  仅着肚兜和底裤,秦筝就顺着水池边缘的梯子下去了,温度正好,太阳还在头顶照着,简直舒畅的不得了。
  
  云战看着她,接住她脱下来的衣服,动作熟练。
  
  “瞧见了,两个进水口,脑子还挺聪明。就是冬天最冷的时候,也能在这里面泡着。”说着,开始动手脱鞋,她是真打算下去游两圈。
  
  “这游泳池有两个出水口,一个热水一个冷水,现在温度正好,要下去试试么?”蹲在池边,云战伸手试探了一下,说道。
  
  站在泳池边缘,微微翘脚往树墙后面看,她当时要的湖泊就在不远处,波光粼粼的,她这小矮个都看到了。
  
  正对着的行宫楼阁上也无人行走,因为连带着这泳池,四周均是禁地,这处简直就是鸟不拉屎,一点儿动静都没有。
  
  泳池,完全是按照当时秦筝想要的建造的,而且当真是露天的,只不过四周是树墙,那树墙一人多高,当真和墙没什么区别。
  
  “走吧。”抬手搭在她肩上,二人顺着长廊走。这长廊上面就是楼阁,若在高处看,格局别致。
  
  “泳池呢?先去泳池,然后再泛舟。”相当期待,她要游泳。
  
  “泛舟可以去后面,有你要的湖泊。”那时秦筝就要湖泊,所以现在都有。
  
  “水塘真大,在这里面泛舟也行啊!”扶着长廊的栏杆往外看,这水塘面积相当大,百多平方。
  
  云战带着秦筝直接穿过大厅走出去,这长廊外是直接能看得到天空的,行宫围绕着这一大片水塘而建,看来自去年来了一趟后,这里有所改造。
  
  进入行宫大门,大厅相当宽敞,与皇宫的大殿无异。左右侧有分别通往楼上的楼梯,而正前方则能直接通往后面,穿过大厅,就是长廊,长廊下是水塘,还有荷叶荷花,美不胜收。
  
  “真的?多谢了,大元帅。”合她心意,秦筝拍拍云战的肩膀,相当满意。
  
  “后面是禁地,没有允许谁也不会过去。”后面是专门给秦筝辟出来的。
  
  “很好,在行宫里就瞧得见。不过,这泳池在行宫后面,后面不会也有校场吧?”那可怎么游泳啊!
  
  “练兵,跑马,均可。”当时就是这么设想的,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校场。
  
  “真没想到这校场会这么宽阔,跑马都不成问题啊。”看四周,秦筝叹口气,若不是马车直接行至行宫门口,还真得走一段路。
  
  云战伸手将她抱住,然后转移下车。
  
  “去你的,待得我儿子生出来,我天天扒窗户,吓死你。”哼着,秦筝起身离开窗户,下一刻从车门处出来。
  
  “好。不过你打算从窗户里出来?其余的地方能出来,但肚子会卡住。”云战揶揄她,她的肚子已经明显隆起了。
  
  秦筝的脸从窗户露出来,“过来抱我,我现在就想游泳。”
  
  马车外,云战只身走过来,“出来吧,去看看你的游泳池。”云倬序已交给了小桂,到了这里,他也该单独的陪陪她了。
  
  真没想到装修完毕之后会是这样的,秦筝也意外,那时以为会很清幽呢,没想到会这么气势恢宏。
  
  所有人都是第一次来这儿,眼睛都忙着四处乱看,校场宽阔,行宫更是精致巍峨。
  
  其实行宫并没有多大,起码与行宫前的宽敞校场比较起来显得占地很少,这校场宽阔,地面平整,乍一看好像铺就了一整块石板似的。
  
  队伍进入大门,被围在围墙后的秘密也进入了视线当中,秦筝靠在窗口看着外面,也不禁的感叹,真是恢弘啊。
  
  围墙的大门敞开,铁门高大,任何宵小都甭想穿过这大门或是围墙进入行宫。
  
  秦筝没想到会是这样的,那围墙是白色的,在阳光下泛着刺眼的光。围墙外的道路铺就平整,花草皆具,单单是外面就漂亮的很。
  
  于翌日中午时分抵达行宫,还在马车里就瞧见了边角,高高的围墙将行宫围住,那围墙不见尽头,可见行宫有多大。
  
  便是修建行宫,修建城岭,也没有花百姓的一分钱,如此朝廷如此政府,做大燕的子民可是幸福的很。
  
  云战功劳不小,在整个西南民间的声誉都是顶呱呱,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。
  
  现在西南一片大好,也可见统治者的能力。
  
  行的慢,一天的时间也走不到行宫,早就在中途建了驿站,天色暗下来时正好在驿站休息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