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曾经的两小无猜

曾经的两小无猜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民间传闻,浩瀚无边的大海上有一座藏满了财宝的海岛,人们将其传为东岛,因为都说它矗立在大海的东部。
  
  越过迷雾腾腾的海水,穿过神仙布下的迷障,就能窥见那座海岛。而登上了海岛,金银珠宝便唾手可得,从此富可敌国不在话下,便是买下整个王国,亦是轻松之举。
  
  这传言长盛不衰,使得无数梦想一夜之间富可敌国的人趋之若鹜,每年都有出海寻宝的,可大都无功而返。亦有从此后不再回来的,就像人间蒸发一般,许是死在了海上。
  
  可便是如此,也仍旧吓不退那些梦想发财的人,尽管这就是一个传说,谁也没真正的登上过东岛,也无人带着东岛上的财宝返回陆地。
  
  大燕东南,临近海岛的一个城镇,镇子虽然不大,可是每天都有无数外来的人进入这个镇子。亦是有很多离开的人,来来往往,不计其数,堪比一座大城。
  
  镇子很是富庶,店铺林立,最多的要数酒楼客栈,几乎每个客栈每天都人满为患。在大燕,任何一座城池都没有这样的事情,每日酒楼客栈都客满,只能在这里见得到。
  
  来到这个镇子的人,无不是为了出海寻宝,但真正胆大的人少之又少,毕竟与那数不尽财宝相伴随的还有危机重重。
  
  据传朝着东岛的方向,有迷雾重重,在迷雾当中辨识不得方向。如若出不来,那么就会一直在其中转圈,饿死在其中也是可能的。
  
  还有无法预测的海浪,翻覆无常,若是碰上了,根本无法逃脱。
  
  在这个镇子里,街头巷尾每天讨论最多的就是关于那东岛,关于东岛上的财宝,还有前往东岛寻宝的人。
  
  世间最不缺少的就是传说,而有些传说听起来逻辑不通,有些传说却是相当可信。
  
  诸如这宝藏的传说,让人不得不信。<>
  
  主街人来人往,大都是外地人,酒楼林立,客满为患。
  
  满月楼,这是一家比较大的酒楼,一楼的窗子尽数开着,在外能看得到里面吃饭的食客。
  
  一扇敞开的窗子,两个女子对桌而坐,年纪相当,各具风华。
  
  一个女子二八年华,一袭白色长裙,墨发轻挽束在脑后,发上无一根饰物。一张脸儿巴掌大,肤色白皙,恍似透明一般。水眸灵动,红唇似元宝,轻轻勾着,诱人至极。
  
  对坐的女子年长一些,气质清冷,一双眼眸透着几分肃杀,可看得出,她已经在尽量掩饰了。
  
  “都在谈论东岛的宝藏,想寻宝的心人人都有,却未必都有那个胆子。”云倬序捏着茶杯,这整个酒楼的人都在说宝藏,传言如何如何,前去寻宝的人如何如何,无法预知的危险如何如何,可都是嘴上功夫,大都不敢以身犯险,尽管都妄想登上那海岛一夜暴富。
  
  “有贼心没贼胆,放心吧,没人跟你抢。”秦倬然语气淡淡,那声线也是很低的,使得她看起来冷冰冰。
  
  云倬序唇角弯弯一笑,甜美中透着几分狡黠,“可胆子大的也不少啊,那桌人就打算出海去寻宝了。”眸子一转,看向临着楼梯的一桌食客,都是一身的短打扮,各自身边还放着兵器。
  
  秦倬然看也未看,似有几分不屑,“自称绿林好汉,实则贪财之徒。”
  
  “这话可不对,金银财宝哪个人不喜欢?便是你我,不是也想登临东岛,揽金银为己有么?”云倬序可不同意,每个人都贪财,所以,可以理解。
  
  “是你,不是我。”秦倬然依旧是那个冷清的样子,与云倬序划分清楚,她可不似她那般贪财。
  
  云倬序笑起来,恍若百花齐放,周遭的食客不住的看过来。<>
  
  “是是,我家姐姐最爱的不是金银财宝,是老男人。”这一句,载满嘲讽。
  
  秦倬然眼神如刀的看着她,云倬序立即向旁边歪身,“别这样,这么多人呢!我是羡慕你的好胃口,那么老也能吃的进去。”虽是求饶,可仍旧嬉笑着。
  
  秦倬然冷哼一声,“是不如你天定的姻缘来的美好,开裆裤的模样也被人牢牢的记在脑子里。”
  
  弯弯的红唇僵了下,云倬序垂眸几分扫兴,“咱们也别互揭伤口了,还是来说说这东岛宝藏的事情吧。”
  
  “是你先开始的。”秦倬然很明确的提醒,每次有这种互相揭短的事情都是她起的头。
  
  云倬序耸耸肩,“我道歉,没有下次了。”
  
  秦倬然却显然不信,她这句没有下次已经说了无数次了!
  
  拿起茶杯抿了一口,云倬序的动作很是有度,若是细看,能轻易的看得出她一切的举手投足都相当的有格调,那决计是环境使然,绝非一般寻常人家能够培养出来的。
  
  “所有出海去寻宝的都是瞎闯,没有一个是有真正的路线图。准备最周密的不过是带上几个向导,常年在海上打渔的渔民。这些人到最后都能回来,那些从此后没再回来的就是连个向导都没有,以为凭借着自己的一身功夫就能纵横海域的。放眼这整个小镇里的外来人,不外乎这两种。我呢,决计不会做两种人,所以若是出海的话,必定能找到那东岛。”云倬序低声悠悠道,满目的自信。她打听那东岛宝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,今日才来这里,为的就是不日出来寻宝。
  
  秦倬然几不可微的摇头,“我保留自己的意见,不如把倬溪找来,有他在,我能保证自己这条命不会被你折腾死。”
  
  “你又来了,不信我?这么多年,我何时坑过你?”说起云倬溪,云倬序显然几分不开心。<>
  
  “不管你坑过我与否,此次事情不与往常,这可能是去送死,有个聪明人在,我心里有底。”云倬溪的一个脑子抵得上他们十个,绝对的高智商。所以遇到险况,有他在也能逢凶化吉。
  
  “你是真的想要云倬溪过来,还是想让他也带着你的老男人来啊?”云倬序微微眯起眼睛,那漆黑的眸子狡黠流动。
  
  秦倬然看着她,冷冰冰的,眼眸渐渐化为刀锋。
  
  一瞧她眼睛,云倬序笑开,“开玩笑嘛,别生气。云倬溪忙得很,他不会来的。当务之急就是等船来,我要的人都在船上,小叔叔给我配备了最齐全的人员,你放心吧。我长命百岁,不会死的。”
  
  “王妃是说过你长命百岁,但你这般折腾,想长命百岁也难。”秦倬然拗不过她,反正不管她去哪儿,她总是会在她身边保护她就是了。
  
  “我若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,不吃不喝,用不过几天就挂了,长命百岁那不就更是瞎扯淡么?长命百岁的精髓就在于,便是如何折腾,经历多少危险,最后总是能转危为安。”道理有很多,云倬序若是说起来,说三天三夜也不会停。
  
  秦倬然无奈,算她伶牙俐齿,她说不过她!
  
  “饱了,咱们走吧。”放下茶杯,随手将一块碎银子扔在桌上,站起身,云倬序很高,几近一米七的个头,身段窈窕。
  
  秦倬然比之云倬序要矮上一些,不过在寻常女子中也不算矮。
  
  两人朝着门的方向走,路过一餐桌之时,云倬序微微低头看向那坐在桌旁的一食客。样貌一般,气质猥琐,盯着走近的云倬序,眼睛放光,就差流口水了。
  
  云倬序勾起唇角,冲他一笑,他眼睛险些脱窗,完全受不住这样的笑容。
  
  垂在身侧的拇指中指一弹,一些无形的粉末飘飞起来,彻底罩住了那猥琐男人的脸。
  
  走过他,云倬序唇角的笑更加恣意,随着她们二人走出酒楼,刚刚那一直在看着云倬序流口水的男人一头栽倒在地,浑身抽搐。酒楼里惊做一团,瞬间炸开锅一般。
  
  二人并肩走在街上,人来人往,唯独她们二人气质独华,惹人注目。
  
  “不要总是那样做,不就是看着你嘛,看就看了,也不会少一块肉。”秦倬然音调淡然,云倬序是那种吃不了一点亏的人。
  
  “一直盯着我看就已经犯了大忌,那脑子里指不定有什么龌龊的想法呢。给他点教训,再被我碰见,挖掉他的眼睛。”唇角弯弯的,可那双漆黑的眼睛却是载满恶毒。云倬序不止是说说而已,从小到大,她一向如此行事!
  
  秦倬然无法,也只盼那倒霉鬼不会再碰见秦筝,否则必得变成瞎子。
  
  朝着出海的码头走,往同一个方向走的人很多,出海的渔民,还有那些想要寻找东岛寻找宝藏的寻宝人。
  
  云倬序与秦倬然亦是其中之一,看着那些与她们同一目的的人们,秦倬然冷清无表情,云倬序则一直眉眼含笑。她满腔自信,对于那些寻宝的,她嗤之以鼻。
  
  码头没到,可宽广的海域却已进入了视线当中,当真是一望无际,天海相接。
  
  无数人在码头上来来回回,所幸码头不比寻常的宽广,否则还真容纳不下这么多人。
  
  “真广阔啊,从这儿到王妃岛好像也挺近的,那么距离竺域也不远。不过它们是朝西,而东岛在东,看来这大海当真没有边际,不知尽头会是哪里。”这大海的尽头在哪里无人得知,神秘的很。
  
  “到底是找大海的尽头还是找宝藏?你选一个,也免得我枉死。”秦倬然很是担忧,她的这条命最终会被云倬序折腾挂掉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