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各自的新欢

各自的新欢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云倬序与项牧的关系让人看不透,甚至,连秦倬然都不知,他们的关系为什么这么好。
  
  自带着项牧回到酒楼后,他们俩在其他人面前晃了一圈后便回到了房间,而且关起了房门,没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。
  
  顾尚文连连摇头,这是个意料之外啊,不在计划当中的。不知这俩人到底是什么关系,神神秘秘的,秦倬然不知道,似乎叶古川也不知道。
  
  这回估计那一向自信满满的小子该头疼了,等了十八年的女人,似乎要飞了。
  
  自云倬序与项牧回到房间后,叶古川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,这二人真是太奇怪了。
  
  房间里,叶古川靠坐在紧挨着墙壁的椅子上,这身后的一墙之隔就是云倬序的房间,若是不懂武功,那么肯定什么也听不到。
  
  可若是功力高深,耳力非凡,那必定是一个字儿也不会落下。
  
  隔壁,云倬序倚靠在软榻上姿态悠闲,而项牧则坐在对面的桌边,一看便是行走江湖之人,坐姿随性,不拘小节。
  
  “海上的迷障是个大问题,可是不定时会出现的滔天大浪更是问题。秦小姐,你得做好后手准备,否则,我们都可能死在海里。”项牧的语气倒是有几分军师的味道,似乎,他对海上很了解的样子。
  
  “这是自然,你放心吧。目前你的当务之急就是,保护好自己,我可不希望你出事儿。”云倬序红唇弯弯,看着项牧,她眸中可是另有深意。
  
  “是。”项牧点点头,俊朗少年,笑起来阳光帅气。
  
  “行了,去休息吧。对面隔壁的房间是空的,归你了。”挥挥手,云倬序几分慵懒,似是累了一般。
  
  项牧起身拱拱手,随后转身离开。<>
  
  房门推开,对面几个房间的门都在瞬间关上,几个好事之人一直在偷听。
  
  项牧不甚在意的摇摇头,便是他们偷听也根本找不出真相,听便听吧,没什么了不起。
  
  他们的确是没找出真相来,只知道通过刚刚听到的,似乎这项牧对云倬序来说还挺重要的。亲自关切他要保护好自己,毕竟这话她可从没对任何人说过。
  
  隔壁,叶古川悠然站起身,视线望着别处,却是没有焦距。
  
  翌日很快来临,不过一大早大家在楼下吃饭,云倬序却是没出现。
  
  顾尚文缠住了项牧,运用了各种套话的技能,也没能套出项牧与云倬序真实的关系,因为依他说的各种,只是云倬序曾救过他一命,所以,此次出海他跟着云倬序以便保护她。
  
  这让人根本没办法相信,因为云倬序身边保护她的不计其数,根本用不着项牧啊!
  
  顾尚文琢磨了半晌没琢磨明白,询问秦倬然,秦倬然也只是耸耸肩,项牧说的是真的,他们之间的关系的确如此。只是为何会突然的变得这般好,捉摸不清楚。
  
  叹口气,顾尚文看向隔壁桌,叶古川仍旧是独自一人坐在窗边,看着外面,不知他在想什么。
  
  摇摇头,这俩孩子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,可是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果然啊,变化多端的还是人心啊!
  
  下午时分,船到了,以云倬序为头领,带着众人直奔码头。
  
  项牧依旧是与云倬序同行,他们俩走在最前,不时的说些什么。
  
  顾尚文与秦倬然走在后,盯着前面那二人,顾尚文低声道:“怕是王妃也没预测到会半路杀出这么个人来。<>”
  
  “别操心了,还嫌自己不够老是不是?”秦倬然终于出声,这一句话就攻击的顾尚文没音儿了,年龄是他的死穴。
  
  而那时曾说会与他们同行的叶古川却没出现,云倬序自是发现了,直至走到码头,叶古川也没在。
  
  环顾了一下四周,还是没发现叶古川的影子,这人,也不知哪儿去了?莫不是不跟着去寻宝了?
  
  不跟着好啊,免得看着烦心。
  
  无声的哼了哼,云倬序举步踩上舢板,登上大船。
  
  这是当朝太子给云倬序找的船,自然是比寻常的商船要好的多。高三层,防水性能十分强。船上水手向导皆恭敬迎接,人人都知,此次护送保护的是大燕唯一的公主。
  
  “小姐。”走上来,两个年长的中年人走过来,这两个是向导,海上经验很足。
  
  “嗯,出发吧。”步履如风,云倬序挥挥手,直奔船舱而去。
  
  其余人陆续上船,叶古川的身影却一直没出现,直至舢板收起,船起锚,他也没出现。
  
  船舱中共有十余个房间,装修精致,某几个椅子上,还雕有金龙。看到这金龙,就应该知道,这船决计不普通,只有皇家才可以在船上雕刻金龙。
  
  云倬序的房间在接近船尾的地方,而其他人,经过顾尚文安排,则住的距离云倬序最远,便是那项牧,都被他安排在了自己的隔壁。
  
  此番用意明显,门开着的房间里,云倬序也听到了动静,不禁轻嗤,叶古川也没在,顾尚文瞎折腾什么呀?
  
  不过,他怎么没来呢?不是打定主意要跟着去寻宝的么?真是奇怪。<>
  
  大船离开码头,此时大海平静,船行驶的也很稳。如此大船,吸引人眼球,此船前后亦有不少的船在行进,与之一比,皆好似用纸糊的一般。若是这船的动作稍大一些,那些挨得近的小船都得被拍散花。
  
  在房间里歇了一会儿,随后走出房间,穿过船舱中的大厅,走向高高的甲板。
  
  水手在撑帆,这都是经验十分足的水手,当朝太子给找来的,必定是最好的。
  
  走向甲板,也看见了前前后后那些同样奔赴寻宝之路的小船们。不下二十多艘船,看来今天是个出海的好日子啊,否则怎么都赶在今天出海了?
  
  不过瞧着那些小破船,云倬序勾起唇角嗤笑了一声,一个海浪过来,他们都得沉入大海。
  
  这种装备还寻宝呢,真是异想天开啊!
  
  那些小船上也有人在张望,远望着这边这艘大船,不无羡慕。可是也很令人奇怪,能拥有这种大船的人,必定不缺钱,为什么还要去寻宝呢?果然啊,钱人人都喜欢。
  
  “秦小姐,在看什么呢?”项牧拎着剑,从船舱里走出来。
  
  “在看那些人啊,瞧瞧那些小破船,里面还有很多人。不用说滔天的巨浪,海水几个起伏他们就沉海里去了。”靠着齐腰高的船舷,云倬序优哉游哉。海风吹袭,她长发飞舞,美艳无双。
  
  “靠运气而已,到了迷障,他们进不去的。”项牧手持宝剑双臂环胸,别看少年模样,却是狭义气息浓厚。
  
  “靠你了。”云倬序红唇弯弯,漆黑的眸子满蕴乾坤。
  
  项牧点点头,他亦同样信心十足。
  
  渐渐地,前后左右尽是大海,陆地早已看不见了,海域茫茫,没有尽头。
  
  回到船舱,某个房间门紧闭,还有些奇怪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,云倬序暗暗轻嗤了一声,抬手在门槛上狠狠敲了一下,里面立即没了声音。
  
  “还没天黑呢,请注意点啊!这里还有个未成年的孩子呢。”这未成年的孩子,说的就是项牧。
  
  里面没出声,想必也是理亏,云倬序双手负后悠然离开,项牧也快步的经过这房间。虽是未成年,可不代表他不知道里面在做什么。
  
  夜幕降临,海上稍稍有些不平静,船也有晃动,不过还能适应。
  
  躺在床上,云倬序睡得安稳,隔壁没有人住,她倒是落得个清净。
  
  一夜平静过去,翌日太阳从海平线上跳跃出来后,整个船里都亮堂了起来。云倬序也心情十分好的起床,步出船舱,一边伸展身体一边走向甲板。
  
  走上甲板,动作却停顿了下。扭头看向左侧,大概五六百米外,一艘同样豪华的大船进入视线当中。
  
  那船头,两个人并肩而立,一男一女。
  
  其中,有一个是熟人,不是别人,正是叶古川。
  
  眸子微微睁大,云倬序看着他们,原来,他不是不去寻宝,而是不跟着她了,用自己的船,自己的人。
  
  行啊,不止是用自己的船自己的人,还带着个女人找乐子,真是让她没想到啊。
  
  慢慢放下双臂,云倬序倚靠着船舷,盯着那艘船甲板上的两个人。暗暗的冷哼,还说对她多么多么的情真意切,这叫做情真意切?
  
  昨天刚刚谈及小妾的话题,这就迫不及待的找了个女人,虚伪!
  
  真不明白妈妈是怎么看得人,居然会说他就是她的良人。这种良人,不要也罢。
  
  “诶,那是古川啊!原来他早就有准备啊,有准备好,免得到时出现意外。”一脸春风得意的顾尚文从船舱里出来,一眼就看到了那边的船。笑着感叹,似是对叶古川诸多赞赏。
  
  后面,秦倬然也走了出来,看过去,在瞧见叶古川身边的女人时,她几不可微的蹙眉。转瞬,似乎明白了什么,唇角掠过一丝若有似无的笑。
  
  看向云倬序,她也在看着那边,而且脸色不善。这丫头从小就独占欲十分强,自己的东西绝不允许别人碰。
  
  这回,看来是有好戏看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