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初初心动

初初心动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叶巨贾,不去保护你的新欢,扑倒我做什么?”根本不用看他的脸,云倬序就知道是他。推着他的肩膀从他身下出来,结果这一出来就是一股水浪迎面扑来,兜头而下,瞬间透心凉。
  
  “被浇透舒坦了?”叶古川一跃而起,带着云倬序极快的离开船尾,掠至船中,又一股巨浪翻滚而来,他压着她抵在船舱上,那翻涌上船的水尽数打在叶古川的背上。
  
  云倬序低头抵在他胸膛,躲过水浪的击打,鼻息间除却海水的咸味儿,还有来自于他身上的味道。像是青草的香气,很好闻。
  
  叶古川全身尽湿,水浪一击而过,他低头看着躲在他怀里的人儿,清透的眼眸几分暗沉,“跑到船尾去做什么?”
  
  “你管我?放开,回去照顾你的新欢去。”抬头,云倬序眼厉如刀。
  
  薄唇微弯,“原来是去看我怎么保护‘新欢’去了。”
  
  “谁有心情看你?再不放手,我可放电了。”云倬序冷哼,两只手抓着他的衣襟,说是让他放手,可是她也没放手。
  
  “是因为不放手才放电?还是我有了‘新欢’才放电?”海水翻涌的声音不绝于耳,船也摇摆不定,叶古川却相当执着。且全程眼神坚定,势必要问出答案来。
  
  云倬序微微仰头盯着他,被海水湿透的头发粘在脸上,水珠顺着脸颊往下流淌,衬托着那张小脸儿更是娇俏可人。
  
  没回答,云倬序舒展开双手覆在他胸前,电流从手心涌出,叶古川闷哼一声,下一刻身体颤抖的滑倒,直接跪在了船板上。
  
  云倬序收手,眼角眉梢几分得意,早就警告过他,是他自找的。
  
  船还在摇晃,云倬序绕过叶古川扶着船舷往回走,没走几步就见甲板上项牧撇下不离身的长剑随后跃下了大海。<>
  
  “项牧,你疯了!”睁大眼睛,云倬序几步奔过去,甲板之上更是不停的在迎接着海水的洗礼,所有人都湿透了。
  
  扶着船舷往下看,只见翻涌的海水间,有个人随着水浪起起伏伏,而项牧跳下去,完全就是为了救那个人。
  
  “还看着干什么?赶紧救人。项牧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你们把脑袋揪下来也赔偿不起。”云倬序厉声大吼,一边跃跃欲试的也想要跳下去救人。
  
  几个护卫立即拦住她,那边众水手接连跳下船,涌动的海水中,跳下去可不是闹着玩儿的。
  
  身后,刚刚被电的叶古川一步步走过来,船虽是摇晃,但他走的平稳。
  
  瞧着云倬序焦急的模样,他眸中划过一丝黯色,看来她是真的很在意那个项牧。
  
  绕过众人走至甲板之上,微微倾身看向海中,项牧已经抱住了那个溺水的人。其他水手在向他靠拢,只是海水翻涌的太厉害,他们每次接近都被海浪再次冲开。
  
  回头看了一眼依旧焦急的云倬序,叶古川翻身跃下,他这一举倒是让云倬序惊着了。
  
  他怎么下去了?
  
  几步跃向甲板上,扶着船舷往下看,叶古川不止游泳很好,他还有高超的武功,所以动作比之那些水手要更快。
  
  翻涌的海浪间,他抓住项牧,项牧抓住那溺水的人,然后带着他们俩往船上坠下来的绳子靠近。
  
  船在剧烈摇晃,贴近船底的地方也看不见,云倬序兀自焦急。
  
  不过片刻,下层的水手在大声报告,溺水的人被救上来了。又过几分钟,项牧也上来了。最后,上来的才是叶古川。<>
  
  直接转身走向通往下层的楼梯,身后一众护卫跟随,别人的性命他们不管,他们只管云倬序,务必紧紧跟随。
  
  走至下层,这下层更是几乎被海水泡了,几个水手在为那溺水的人做抢救措施。项牧靠坐在一侧接连深呼吸,而叶古川,则是靠在另一侧,脸色不是很好,双眼紧闭。
  
  云倬序直接冲到项牧跟前,看他完好无损这才放心。扭头看向叶古川,看他那不太好的脸色才恍然自己刚刚还电了他。她的电击可不是开玩笑的,叶古川刚刚还能跳下水救人,就说明他本身有多强悍了。否则换做一般人,早就晕死过去了。
  
  “叶巨贾,你没事吧?”直至此时此刻,云倬序也没唤他的名字。
  
  靠坐在那里的人睁开眼,清透的眸子里什么都没有,甚至一直氤氲在眼角眉梢间的优雅淡然都没有了。只是看了云倬序一眼,随后他站起身,全身尽湿,显得他整个人颀长瘦削。
  
  没理会云倬序,叶古川径直的绕过众人返回上层,那背影满是萧瑟。
  
  云倬序看着他离开,漆黑的眸子闪闪,心头却是闪过一些什么,来不及抓住,不过却让她觉得有点发酸。
  
  “秦小姐,估计叶公子是误会我们了。将我的真实身份告诉叶公子吧,这种情况下还能跳下来帮我,足见叶公子君子风度。”项牧也是累的不行,不过救人一命他倒是挺高兴的。
  
  云倬序眨了眨眼,随后拧眉,“明知你的作用,还莽撞的跳下去救人?你若是被海水冲走了,我去哪儿找你?再有下次,我直接将你的皮剥下来。”
  
  项牧只是笑笑,随着船晃动而晃动,不过很明显,海浪小了,不似刚刚那般,恍若张开嘴的巨兽,随时都能将人吞下去。
  
  一身水的返回上层,水手向导仍旧在调整船的方向,而船舱里,秦倬然几分恣意的坐在大厅里,顾尚文不在。<>
  
  “他人呢?”走进来,环顾一圈,云倬序微微拧眉道。
  
  “你问的是谁啊?”秦倬然虽是面目清冷,可眉眼间明显有笑意。
  
  “你觉得我会没事闲的过问你的男人么?”云倬序直接掠过她,不回答算了。
  
  挨个房间找,终于在一间房里发现了顾尚文的影子,视线穿过他,看见的却是躺在床上的叶古川。
  
  微微皱了皱眉,随后走进房间,“他怎么了?”不至于这么虚弱吧。
  
  顾尚文转过身来看着她,一直挂着嬉笑的脸也严肃了起来。
  
  “我说倬序啊,便是你心里没有古川,也不至于出手伤人吧。无论如何,你们从小长大,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,现在怎的到了这种境地?”顾尚文连连叹息,实在是不知云倬序心中所想。
  
  云倬序走到床边,船虽还在摇晃,但他躺在床上好似已经睡着了。
  
  “又不是我要他跳下海救人的。”她身上还在滴水,却是不住的打量叶古川身上的湿衣服,就这样睡着好像不行吧。
  
  “你说这个我倒是真的得问问你,你这孩子和那个项牧到底什么关系?先前我没问过你,是觉得你必定不会做出格的事儿。但现在你看看,因为你那个项牧,你和古川闹成了什么样子?”顾尚文唠叨,也算终于拿出了长辈的姿态来。
  
  云倬序扭头看了唠唠叨叨的顾尚文一眼,神色不善,“叫人把他的衣服换了,这件事你就别管了,不宜泄露过多。”话落,她转身离开,潇洒的很。
  
  顾尚文一口气哽在那儿,实在拿她没办法。
  
  回到房间换衣服,此时船虽还在摇晃,但海浪已经逐渐平息下来了。一大早的就遇到这种情况,不知接下来的路程还会不会平稳。
  
  回想一下刚刚的事情,云倬序暗暗冷哼了一声,怨不得她,谁让他抓住她不放的。跳下海救人也不是她指挥的,尽管电他那事儿是她做的。
  
  将项牧的身份告诉他?那岂不是显得她主动投降?
  
  琢磨了一会儿,云倬序觉得毫无头绪,对任何事她都能果断的做决定并且坚决到底,可是对于叶古川、、、想想他刚刚那神情,她实在是拿他没什么办法。
  
  将自己整理好,云倬序走出房间,叶古川就在隔壁。
  
  房门虚掩着,抬手以一根手指推了下,便瞧见了里面,他还躺在床上,不过看起来已经换过衣服了。
  
  她双手放电的杀伤力可是十分强悍,这一点她深知。那之后他还能跳下海去帮项牧,足见他本身有多强。
  
  反手关上门,云倬序走过去,床上的人进入视线当中,他依旧闭着眼睛,看起来是睡着了。
  
  拖过一把椅子坐下,船摇摇晃晃,他躺在那里却相当安稳。
  
  脸色仍旧不太好,不过整理了一下看起来已经好多了。
  
  “叶巨贾,刚刚项牧说要我将他的真实身份告诉你,既然他不想隐瞒,那我就顺他的意思告诉你吧。其实,项牧是此次寻宝的地图,有他在,才能找到东岛,否则,此行将一无所获。我将他带在身边并且保护他的安危,也正是因为这个。”也不管他听不听得到,云倬序将秘密交代。反正她告诉他了,他是否听得到她也不管了。
  
  “我船上的那个‘新欢’是不久前从东齐回来的施施,她还说你一定会认出她来的。”闭着眼睛的人忽然说话,吓了云倬序一跳。
  
  “那是施施?”一诧,云倬序怎么也没想到,他船上的那个女子居然是施施。施施是叶古川的堂妹,与她同岁,七岁的时候就认识了。
  
  “居然说是我新欢,看来你是真的很盼着我找新欢。”终于睁开眼,眼底的疲乏犹在,不过眉眼间却浮起笑意。
  
  云倬序微哽,“这个话题就此停下,不说这个了。既然是施施,为什么不带着她到我的船上来?”
  
  “你说项牧是地图,他知道东岛在哪儿?”不回答,叶古川反问。
  
  眨眨眼,云倬序点头,“这事儿除了我谁都不知道,你不许瞎说。”漆黑的眸子诸多威胁,好似叶古川敢乱说,她就会再放电一样。
  
  叶古川微笑,便是满目疲乏的躺在那儿,他笑起来的时候仍旧月华珠辉,夺目的不得了。
  
  看着他,云倬序几分不自然,扭头看了看别处,随后道:“反正你也死不了,休息吧,我走了。”
  
  “咳咳,等一下,能不能给我拿些水来。”叶古川忽然咳起来,断续道。
  
  上下看了他一通,随后起身去倒水,这种伺候别人的事儿她从来没做过,甚至连伺候自己都懒得动弹。
  
  倒了一杯水过来,想递给他,但看了看他那样子,随后直接坐在床边,然后拿着杯子递到他嘴边。
  
  叶古川微微起身,依着她的服侍喝了两口,随后便不喝了。
  
  “还要什么?若是什么都不需要了,那我走了。”碍于刚刚是她电了他,所以,她的服务态度还良好。
  
  叶古川慢慢的眨眼,“你的电力越来越强了,我觉得我的肺腑都要融化了。”
  
  扬了扬眉,对于这一点,云倬序还是几分自得的,“那下次就不要往枪口上撞,在我说我要电你的时候就赶紧躲开。”
  
  “我尽量。”叶古川微微闭上眼睛,看样子是撑不住了。
  
  云倬序盯着他看,这个时候才发现,其实他确实挺耐看的。尽管一直都觉得和他面对面挺别扭的,可现在看起来,好像也不如她想象中的那么别扭。
  
  叶古川被云倬序一电,躺在床上一直睡到下午,可见云倬序手心传电的威力。
  
  在他安睡的同时,海上的风浪也逐渐的平息下来,可接下来却是要进入迷障当中了。
  
  远远地,那海上飘着浓浓的白雾,根本就看不见那白雾之后的海域,也不知在那白雾之后有什么,这让所有人都不禁的紧张起来。
  
  没有人会刻意的闯进这浓雾当中,打渔的渔民也会退避三舍,可若是想抵达东岛,那么就必须从这浓雾当中穿过去。
  
  叶家的船紧随其后,而且在船尾与那艘船头之间加了铁索,为的就是担心进入浓雾区域后再分散失踪。
  
  而那些前赴后继驾着小船来寻宝的人们早就不知所踪了,一大早的风浪就十分强烈,他们的小船说不准都翻了。就算是撑下来了,速度也及不上这大船,所以现在,在这辽阔的海域上,只有这两艘大船。
  
  得知到了迷障区域,云倬序兴致高昂,快步奔上甲板瞭望,远方那浓浓的白雾恍若与天上的白云相接了似的。也亏得知道那是白雾,否则还以为那是着火时冒起来的滚滚浓烟呢。
  
  “公主,若是进了这浓雾当中,怕是不好辨认方向,连天上的太阳都被遮挡住了。”两个向导已经在甲板上商量不止一会儿了,船若是进了这浓雾当中,到时想出来都难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