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爱意渐浓

爱意渐浓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云倬序眨眨眼,下一刻抿嘴轻笑,因为忽然发觉,其实和他一点都不陌生。
  
  喝酒这个东西,重要的是找到酒友,而叶古川绝对是个不错的酒友,让云倬序喝的十分欢畅。
  
  比之昨天可要好多了,越喝越畅快,以至于到最后云倬序都有点醉了。
  
  整个夜晚,水手依旧换班的进入水下探路,而船也始终在慢行。尽管速度慢,可是仍旧在前行。
  
  不过对于沉睡的人,却是没有什么感觉,毕竟这船实在太慢,无风无浪,没一点感觉。
  
  白天到来,可对于浓雾当中行进的船,却是没什么知觉。就算是天上有太阳,在这里也感觉不到什么。
  
  一早,所有人都起床了,走上甲板,想看看当下的情况如何了。
  
  都出现了,可是却独独缺少了云倬序与叶古川。
  
  顾尚文笑得神秘兮兮,王妃真是有先见之明啊,说只要登上了船离开陆地,俩人就会有飞跃般的发展。事实证明,就是这样,登上了船,这两个孩子就变得不一样了。
  
  浓雾中,船缓慢的前行,虽是隔着浓雾,却是能听到水手在水中引导方向的声音。出水入水,哗啦啦的,他们这里一夜都没平静。
  
  整个晚上都是叶古川船上的水手在做事,天亮了,再次换班,两艘船的人,配合默契。
  
  “项少侠,今天傍晚前,咱们能离开这迷障么?”顾尚文询问,他也算看出来了,项牧似乎对这海上十分了解。
  
  便是互看不见,项牧也能猜得出顾尚文的神情来,不以为意一笑,“依照这个速度,傍晚估计不行,夜半时分吧。”毕竟是两艘船,船也大,此时倚靠水手引路走的过慢。如果这个时候是一叶扁舟的话,那么速度就会快上一些了。
  
  “项少侠对这东岛真是颇多了解啊,怪不得倬序这么信任你。”顾尚文叹了一句,又何尝不是还在试探项牧的身份。
  
  “项牧也实没想到秦小姐、、不,云小姐会是大燕的公主。那么顾先生就应该是西南王身边的军师了,有鬼才之称,天下之事无一不精。”早在上船时,项牧就听到有人唤云倬序为公主。当时以为自己听错了,后来,他们又倬序倬序的唤她,这大燕,叫倬序的就那么一个,而且天下皆知,西南王的女儿。
  
  被项牧一阵吹捧,顾尚文几分飘飘然,他还就喜欢听别人这么说。
  
  “无一不精不敢说,多多少少都懂得一些是真的。自来到这海上,却发现项少侠更为了解,这里也便没了我的用武之地啊。”说来说去,还是想套出项牧的身份来。
  
  “其实我也没来过,毕竟自己能力有限。所以这次,才倚靠着云小姐的力量出海。”项牧也坦率,但有些事还是不能告诉外人。
  
  顾尚文仍旧有几分不信,对这海上如此了解,怎么也不可能是第一次出海。
  
  甲板上什么也看不见,几人身处浓雾当中,自是也被遮挡住了。
  
  “浓雾亦如昨日,在这迷障当中,一丝风也没有。”身后传来叶古川的声音,恍若丝钟,好听动人。
  
  “是啊,这天气实在是奇怪。”顾尚文回过头,直到叶古川走到眼前了才依稀的能看到他的身形。
  
  “倬序呢?你们昨晚不是在一起么?”不免好事,顾尚文这长辈也算劳心劳力了。
  
  “还在睡。”叶古川简单回答,但那其中却是诸多故事可以研究。
  
  顾尚文笑得高深莫测,“王妃所言诚然不假,不过你这小子速度也快了些。”
  
  叶古川笑笑没答话,有些事情不宜与外人说,他们自己知道就行了。
  
  时近下午,船还在迷障当中,除却水手向导护卫,几个主子人物皆回房休息了。说今晚夜半时分才会走出迷障,那么就好好休息,待得夜半时再登上甲板观瞧。
  
  而整个上午一直在睡觉的云倬序也终于起身了。昨晚喝的太多,所以才会睡了这么久。
  
  屋子里还有酒香飘散,不过淡了很多。而昨晚与她一同喝酒的那个人也不见了,房间里只有她自己。
  
  想起昨晚,云倬序红唇弯弯不禁笑,其实也没什么,只是一直在喝酒罢了。
  
  叶古川当真是个好酒友,这么多年,才发现最合心的酒友原来就在身边。
  
  走出房间,竟然安静的很。外面浓雾袅袅,甲板上的一切事物都看不清。
  
  甚至那浓雾好像都飘进了大厅里,使得大厅里也模模糊糊的。
  
  都在睡觉?可叶古川怎么也不在?
  
  走上甲板,能见度太低,扶着船舷,只能听到水中水手破水和指挥方向的声音。
  
  冷不丁的叶古川不在,云倬序还稍稍觉得有点不舒坦。站了一会儿,便转身朝着船尾的方向走。
  
  慢慢的走,直至走到船尾也没见着叶古川,看来他是回自己船上去了。
  
  这艘船和后面的船以铁索相连,相距不过三四十米。虽然距离近,可是却完全看不到。
  
  而想要过去,就得从铁索上摸索着过去,看不清铁索,没办法直接踩踏,否则很容易掉下去。
  
  走到下层船尾,云倬序微微弯身,摸着铁索,然后踩上去。
  
  人踩上去,铁索发出声音,根据声音倒是能很容易的找准位置。一步步踩踏着,三四十米的距离,可是却费了一番功夫。
  
  终于摸到那艘船的船舷,云倬序身子一转跳上去。
  
  “公主。”旁边有人,尽管互相看不见,但却知道是她。
  
  “嗯,你们主子回来了?”尽管刚才动作不雅的爬过来,不过此时云倬序倒是挺胸抬头气势颇足。
  
  “是,主子在上层。”这是下层。
  
  云倬序转身走,尽管看不见,但行走之时的步伐也很有格调。无论如何,公主的架子不能遗弃。
  
  摸索着,很容易的登上了上层,然后按照记忆加推理的走向船舱,别说,还真让她找到了。
  
  推开豪华的侧拉门,船舱的大厅进入视线当中,不比她那艘船那般聚满皇家之气,这里很清幽。
  
  而且,进来之后一眼就瞧见了她要找的人,叶古川正坐在左侧的椅子上,旁边的小几上铺着一张地图,看起来他是正在研究。
  
  听到门开,叶古川转过头来,唇角微扬,“睡醒了。”
  
  “嗯。你怎么回来了?”走过来,在小几的另一侧坐下,然后低头看向几上的地图。
  
  “研究一下咱们俩所得的路线图有什么区别。”他看着她,眉目含笑,风雅迷人。说他是个商人真的没人会信,因为他这满身无一丝铜臭。
  
  “你也有地图?”云倬序几分诧异,他是怎么得到地图的。
  
  将小几上的地图转过去给她看,他一边温声道:“自知道你对东岛的宝藏很感兴趣后,我就一直在着人寻找地图。最终找到了这个,但是与项牧背上的还是有差别。”有几处是错误的。
  
  挑眉看了他一眼,云倬序红唇弯弯,“还真是用心良苦。你从来都没说过,我一点都不知道。”就是这份心,也让她觉得十分珍贵。
  
  “你也没有给我说的机会啊。”每次见着他都不过多理会,然后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就跑了,他哪里有机会说。
  
  “我现在知道也不晚啊。”看了他一眼,云倬序兀自眉眼弯弯。她刻意梳妆过,这么一笑,甚是惑人。
  
  叶古川无声的笑,手越过小几握住她的手,然后十指紧扣。
  
  看着两个人的手,云倬序没有再挣脱,感受他指掌间的温暖和柔软,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。小时候他也总是这么牵着她,不过此时的心境和那时可不一样。
  
  “这地图大致与项牧背上的差不多,唯一的差别就是这迷障了。一共有两道迷障,而这地图上只有一道。”其余的,还真是没什么差别。
  
  “迷障都是一样的,所以会混淆,以为转着转着又转回去了,但没想到会是两道迷障。”叶古川是如此认为的。
  
  云倬序点点头,“不用着急,有项牧在,不会出错的。唯一不能把握的就是天气了,在这迷障里还好,无风无浪的,但是走出去就是未知了。”
  
  “从现在开始,别离开我身边。”抓着她的手,叶古川轻声道。
  
  “干嘛?想保护我?我船上那么多护卫,可不是吃干饭的。”保护她的人很多。
  
  “可他们都不是我。”叶古川温声道,可是话语听起来却那么有自信。
  
  云倬序轻笑,“没看出来,叶巨贾还挺自恋。你怎么就知道,我喜欢你保护我啊?”
  
  “难道不是?”反问,随后微微用力的拽着云倬序的手拉向自己,隔着小几,她靠近了他几分。
  
  抿唇,云倬序不语,可是那表情却说明,她是喜欢的。
  
  四下无人,这整个船舱里只有他们俩,气氛一时不免几分旖旎暧昧。
  
  云倬序有些羞赧,白皙如蛋白的脸颊也染上几分绯红。
  
  叶古川看着她,清透的眸子染上些其他的色彩。
  
  微微倾身,隔着小几,两个人愈发靠近。
  
  瞧着他靠过来,云倬序慢慢的后退,叶古川却拉着她的手拽向自己,显然不想让她后退。
  
  “叶巨贾,你现在可是色胆包天了。”看着他接近,云倬序小声叱道,不过却没什么力度。
  
  叶古川薄唇微扬,这么看着她,他心跳不免加快。从她出生他就看着她,一直都在盼着她长大。如今,真的等到这一天了。
  
  气息胶着,云倬序不禁的眼睫颤动,他呼吸之间的气息打在脸上,吹得脸上的汗毛好似都在动。
  
  后脊一阵发热,看着他,她不知该作何反应了。
  
  微微偏头,叶古川慢慢的吻上她的唇角,犹如他幻想中的一样,那瞬间让他觉得好似喝了几坛的酒,醉的头晕脑胀。
  
  云倬序眯起眼睛,其实是眼皮太重睁不开。他的脸近在咫尺,感觉眨眼之时眼睫毛都会碰到他的脸。那温热柔软就在唇边,他的呼吸萦绕鼻端,让她不禁觉得昏昏然。
  
  唇微动,含住她的唇瓣,叶古川闭上眼睛,梦境与现实重叠,竟让他有几分恍惚。这,是真的么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