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半死不活

半死不活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叶古川很温柔,唇舌炙热,纠缠着她,让她整个人都昏昏然了。
  
  中间阻隔的小几好似已经不存在了,叶古川慢慢的起身越过小几,云倬序被他带着也站起身,从始至终,唇舌未分开。
  
  投入他怀中,似乎还从来不知,他的怀里这么温暖。
  
  唇舌分开,云倬序埋头在他肩颈处,嗅着他身上的味道,清爽好闻。
  
  拥着她,叶古川的呼吸几许不稳,但更多的却是开心。能够这样拥抱着她,是很久以前就有的想法了。不过那一直都是想法,而现在,终于付诸行动了。
  
  “叶巨贾,你还真是色胆包天。”靠着他的肩颈,唇距离他脖颈的肌肤只有毫厘,似乎说话时唇都会刮到他的皮肤。
  
  轻笑,微微侧颈亲了亲她的长发,“会打我么?”
  
  “不会。我武功不济又打不过你,我会电你。”说着,云倬序直起身子,抬手直奔他的肩膀。
  
  抓住,叶古川垂眸看着她,眉目含笑,那清透的眸子深处却有些深浓的色彩,这种色彩来自于刚刚的事情,他还未从其中逃脱出来。
  
  “舍得么?”声线暗哑,听起来让人不禁瑟缩肩膀。他用这种声音说话,十分有杀伤力。
  
  “臭美。”挣开自己的手,云倬序转身走到一边坐下。白皙的脸颊绯红一片,情初动,这种感觉很陌生。不过,却又让人觉得很激动。
  
  走至她身边坐下,叶古川抓住她的手轻柔的摩挲,“今天别回去了,这儿清净。”
  
  “和你单独在一起?你不会再色胆包天的对我做奇怪的事情吧。”斜睨他,云倬序几分不信任。更多的是心头的悸动,毕竟和他单独在一起,单单这一句话就很吸引人。<>
  
  叶古川但笑不语,那眼角眉梢间的笑很是迷人。
  
  “别笑,说话啊。”甩手,却没甩掉他的手。
  
  “说什么?说会对你做奇怪的事?这是不能提前预告的。”看她那样子,佯装着很厉害,其实心里正害羞着呢,傻样儿!
  
  “你很懂哦?在背地里有过经验?”看着他,云倬序倒是觉得不太可能。因为,他要是真敢在背后做那些事情,她爹会杀了他的。
  
  “真想知道?”倾身看着她,似乎她若是真想知道,他就不露丝毫的告诉她。
  
  转了转眼睛,云倬序靠在椅子上,摇摇头,“还是别说了,你叶巨贾的风流史我不想知道。惹急了我,小心没命。”
  
  轻笑,捏着她的手指,柔软细嫩。
  
  “项牧估计半夜时分会走出迷障,终于能走出这鬼地方了。”云倬序长叹一声,第一道迷障过后还有第二道,需要时间啊。
  
  “很久没有这么悠闲过了,倒是也不错。”叶古川反倒是觉得很好。毕竟在陆地上时,整天都在忙。
  
  “是啊,你叶巨贾是大忙人。几句话之间动辄百万银两,我这穷鬼可是比不了。听说你扩建了你家的宅子,不过本来你们家就很大啊,还要怎么扩建啊?”这几年来,叶古川的事情她听说了些。但好像每次听说的事情都和钱有关系,所以她总是巨贾巨贾的叫他,有钱人啊。
  
  “没错,几近完工了。到时回了陆地,带你去看看。”叶古川邀请,意味深浓。
  
  眨眨眼,“好啊,希望别让我失望,我的眼光可是很高的。”
  
  “若是有不满意的地方,可以重新修整。<>”这都是小事情。
  
  “有钱啊,不满意就改,佩服佩服。”云倬序佯装佩服,但是也很满意,毕竟有钱是好事啊。
  
  “不喜欢有钱?看来,往后我得佯装穷鬼了。”叶古川摇头,对她别扭的性子万分了解。
  
  “装也装不像,你这模样,穿上乞丐的衣服也不像乞丐。”长得好,气质佳,穿什么都掩盖不了。
  
  “这是夸奖么?”这女人夸奖起人倒是很遭人喜欢。
  
  “你以为夸奖那就是喽。”站起身,不想再被他直勾勾的盯着,她觉得自己要被盯穿了。
  
  被他这样看着,她觉得自己好像没穿衣服似的,很害羞。
  
  随着她站起身,抓住她的手,然后一同朝着船舱外走去。
  
  从船舱里出来,入目的便是浓浓的白雾,一时间,什么都看不见。
  
  互相牵着手,朝着甲板的方向走去,因为有前船带路,所以这艘船很安静。无需调整帆的方向,只要驾驶舱的人调整行船就行了。
  
  走至甲板上,抬手扶着船舷,船破水的声音进入耳朵,看来船是在前行。
  
  “真没想到,会和你叶巨贾站在船头看白雾。”叹一句,直至现在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匪夷所思。
  
  叶古川挪到她身后,伸出双臂环住她的腰,微微低头靠近她的耳边,“那感觉如何?”
  
  “感觉还好,就是你叶巨贾好像真的很色。”扭动了下,想要让他安分点儿,别总是这样和她动手动脚的。
  
  “有你在身边,我若无动于衷,那你才真的该担心。”贴近她耳朵,他呼吸之间的气息弄得她痒痒的。<>
  
  轻嗤一声,云倬序还是觉得他很色,暗想自己是不是该避着点儿,总是动手动脚的,让别人看见成什么样子。
  
  不管如何,她是公主,代表的不止是自己。
  
  可想归想,但依靠在他怀里,很温暖很舒服,又不想离开了。
  
  夜晚来临,还在迷障中。身在后船当中,叶古川与云倬序两个人倒是安静。
  
  一同用饭,而且只有他们俩,自十岁之后,这还是第一次。
  
  “你这船上的厨子真是不错,都是我爱吃的菜,而且做得味道还很好。”云倬序也不禁感叹,她那船上的厨子还是御厨呢。做得菜还抵不上叶古川船上的厨子,可见宫里的未必都是最好的。
  
  叶古川但笑不语,举止优雅的给她夹菜。其实他深知她的口味,所以,厨子做出来的菜才会这么对她的胃口。
  
  “待得取到了宝藏,咱们一同回西南一趟。妈妈见了咱们变成这个样子,想必会很开心。”毕竟当时她说,叶古川是她的良人,而她则表示嗤之以鼻。但她高兴归高兴,想来会先嘲笑她一番。
  
  “好。”终于要变换身份了,想想,不禁还有点激动。
  
  “你不会害怕吧?我爹他对你不是很热情。不过你放心,他对谁都不热情。如果不是你是别人,他也还会是那样的。”反正在他眼里,任何男人都配不上她。
  
  “不会,我深知王爷的想法。”所以,做西南王的女婿也是有压力的。也幸好,他已经顶着这压力十多年了,他已经习惯了。
  
  抿嘴笑,其实在云倬序心里,她爹绝对是这天下绝无仅有的好男人。妈妈也绝对是上辈子做尽了好事,所以这辈子才找了这么个男人,真是有福气啊。
  
  她自己有没有福气呢?
  
  眨眨眼看着叶古川,云倬序觉得现在还是有福气的,最起码这男人能够等她十八年。这一生能有几个十八年啊,再过十八年,她就老了。
  
  接近夜半时分,浓雾渐渐的消散,虽还是黑夜,可天上的星辰却隐隐的露出来了。也就证明,走出这迷障了。
  
  不禁的走出船舱去看,白雾渐渐的退到了身后,宽阔的大海重新进入视线,尽管此时天色很暗,可是依靠着船上的琉灯还是能看得出大海来。
  
  走出迷障,两艘船之间的铁索也撤下来了,各自航行,距离拉开了些。
  
  站在甲板上,云倬序决计是高兴的,总算是出来了。
  
  不禁回头看一眼后面,尽管有船挡着,可是那浓雾依旧看得见。固守在那里,无风无浪,永远都不会消失。
  
  “终于出来了。再过一个迷障,就能找到东岛了。宝藏啊,我来了。”兴奋异常,提起宝藏,云倬序的眼睛都在发光。
  
  “看来是真的爱财。”叶古川笑看她,也亏得自己有钱,否则自己还真没有资格讨她欢心。
  
  “钱财谁不爱?你不是也说,是个人就没办法拒绝金银财宝么?更何况,据说东岛上的宝藏数不胜数,金山银山也不在话下。我是真的很想看看,到底有多少宝贝。”猜想着,云倬序不知那东岛上的宝藏到底是什么。可就是未知的才有吸引力啊,让人想揭开它神秘的面纱。
  
  “东岛上的宝藏是未知,所以,在心里也要有些准备,或许一无所获。”叶古川提前给她打预防针。
  
  斜睨他一眼,灯火幽幽,他的脸有几分朦胧。可就是这朦胧,才让人觉得万分迷人。
  
  “唉,你这么一说,我还真得做心理准备。真讨厌,你要是不说,我肯定会一直很激动很开心的。”不开心,瞪了他一眼,云倬序抬手拍了他一巴掌。只要不放电,她这动作就是打情骂俏。
  
  叶古川轻笑,抓住她的手往自己怀里拽,云倬序身子一晃,然后撞进他怀中,被他抱住。
  
  “你看,叶巨贾你又犯病了,犯了男人病。”靠在他怀里,云倬序小声,红唇弯起,几分魅惑。
  
  叶古川不语,拥着她,眉眼含笑。
  
  走出了迷障,大家都很开心,刚刚清晨,那边船上的人就都起床了。
  
  这起床了才发现,有两个人不见了。
  
  互相看了看,然后都看向另外那艘船,大家心照不宣,目前那两个人的情势发展真是太好了。
  
  时近上午,天空湛蓝,海域广阔,阳光普照,让人感觉不是一般的好。
  
  那边船头,顾尚文项牧等人都站在甲板上吹风。距离不过百米之外的另一艘船上,云倬序与叶古川也从船舱里走了出来。
  
  遥遥的与那边船上的人对视,云倬序不禁的与叶古川拉开了些距离。被他们这么看着,她还真有点不好意思。
  
  “看来从现在开始,咱们就得分开前行了。”顾尚文遥遥的喊道。
  
  “有你顾先生在,那船上太聒噪了。只有我们家那位少言寡语的姐姐才受得了你,我们可受不了。”云倬序回嘴,在对待别人的时候,她可是向来不吃亏。
  
  “你们说你们的,少把我扯进去。”一直沉默的秦倬然不乐意,冷冷道。
  
  “堂哥和倬序想独处,顾先生明明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拆穿?小心惹怒了倬序跳过来电你。”叶施施深知云倬序的本领,不免是在起哄架秧子。
  
  顾尚文轻笑,一起嘲笑云倬序和叶古川两个人,还是很有意思的。
  
  “我不止会电顾先生一个人,还有你们一整船的人。”云倬序不禁冷脸,她本就喜怒无常,这时候是真面目了。
  
  顾尚文仍旧在笑,能逼的云倬序变脸,可是有意思的紧。小时候她倒是喜欢变脸,但长大了就少了。
  
  “不气了,以往你不是也总在嘲笑顾先生和倬然。”抬手搭在她肩头,叶古川温声的安慰。阳光下,他笑起来的样子分外迷人,整个人恍若被镀上了一层金光。
  
  “哼,我嘲笑别人可以,他人休想嘲笑我。”云倬序冷哼,还是气不过。
  
  叶古川无奈,看着她长大,自是知道她的性格。一点亏也吃不得,否则连觉都睡不着。
  
  那边船头的人笑得开心,叶古川将云倬序转过来,免得她越看越生气。
  
  “天气真不错,不知进入下一个迷障需要多久。”第二道迷障他不知道,所以在时间上也不确定。
  
  “现在船行驶的很快,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。过了第二道迷障,还有一片礁岛区域,在过礁岛时须得小心些,否则撞到了暗礁,咱们的船就毁了。”云倬序分析道,在说这些事情的时候,她的神情很认真严肃。
  
  “礁岛,确实,比之迷障更危险。”叶古川几不可微的点头,这他也承认。
  
  “过了礁岛,才是东岛。依我看项牧背上的地图,那东岛似乎有门道。诶,要不你也瞧瞧项牧背上的地图吧。叶巨贾懂得那么多,没准儿能分析出什么来呢。”云倬序眉眼飞扬,红唇弯弯,迎着阳光,她那张脸绝艳无双。
  
  “好。”看着她,叶古川不禁抬手摸了摸她的脸蛋儿,如此细腻。
  
  云倬序微微躲开他,还是有些不好意思。
  
  转过身看向那艘船,云倬序扬声喊道:“项牧,过来。”
  
  被点名的人顿了顿,随后快步的走下甲板走向船尾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