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恩爱的父母、严父的警告

恩爱的父母、严父的警告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回西南的路程很遥远,不过却是总有抵达时。待得回到了天阳关,已经是从东岛回来的半个月之后了。
  
  天阳关的城岭巍峨耸立,矗立在边关,高不可攀,却让人倍感安全。有这城岭的守护,谁也闯不进来。
  
  满身甲胄的铁甲军兵将个个熟悉,从小到大,云倬序每天都看得到他们。
  
  队伍直接行进校场,之后叶古川先下了马车,站稳落地,而后牵着云倬序的手扶着她下了马车。
  
  太阳西坠,时近傍晚了,这一天又要过去了。
  
  “唉,总算是到了,晃悠的我的腿都软了。”长叹一声,二人朝着石环楼走去。
  
  后面,顾尚文在秦倬然的拉扯下下了车,这一路上顾尚文都在睡觉,此时看起来好像还没睡醒似的。
  
  “他们俩不在,估计是在三道楼,我自己去吧,你在这儿等我。”松开叶古川的手云倬序说道。三道石环楼的三楼是禁区,一般时候不允人随便上去。
  
  所以,云倬序也只能自己去,否则,撞见什么不该撞见的,她爹会冷脸。
  
  叶古川自是懂得,点点头要她去吧,他就在这儿等着。
  
  云倬序转身离开,身段高挑,步履之间略带高傲。
  
  路遇铁甲军的兵将一一给她问安,她也笑着回应,都是熟人。
  
  穿过前两道石环楼,三道石环楼立即安静了下来,这里的气氛与别处完全不一样。便是有人路过这里,也绝对会自动无声,然后快速的走过,不过多停留。
  
  蹬蹬蹬上楼,踏着楼梯上了三楼后,就在走廊里瞧见了不该瞧见的。
  
  走廊尽头处,一个娇小的女人光着脚正猫腰的往一间房门前摸索。<>穿着极其‘暴露’,而且还是恶趣味的那种‘暴露’。
  
  用灰色的狐裘改良成的小抹胸,还有一超短裙,肩膀手臂腰肢大腿尽数露在外,那肌肤白皙的如同牛奶,好似都在泛着光。那短裙后面一条长尾巴,披散的发顶,还有两只灰色的猫耳朵,俨然的,这就是一个人体小猫儿。
  
  一瞧见她,云倬序立时停住脚步,朝着别处翻白眼儿,她已无话可说。
  
  云倬序的到来自然也引起了秦筝的注意,本是猫着腰小心翼翼的,瞧见了云倬序,她站直了身体,然后脚步无声的朝着这边走过来。
  
  “回来了!”岁月似乎并没有在秦筝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,依旧是那张甜美如蜜糖的脸蛋儿,红唇如元宝,很是诱人。做着灰猫的打扮,无处不是诱惑。
  
  云倬序微微垂眸看着她,实在是无语,忍不住的摇头,“又开始了?这么大年纪了,你们能不能低调点儿。”这么多年来,她已见识过她的无数造型了。一些动物的可以理解,还有一些很古怪的。
  
  小时候无意间的瞧见她就穿了一件围裙,什么都没穿,她简直无话可说!都不知道给她小小的心灵造成多大的冲击,他们夫妻俩,云倬序敢说他们俩是大燕绝无仅有的奇葩!
  
  “我去勾引我老公关你什么事儿?小兔崽子!不就是回来商议成亲的事情么,晚些时候再说。我的大元帅生气了,我去哄哄他。”站直了身体,不过秦筝还是没云倬序高。
  
  撇嘴,云倬序尽情的表示鄙视,给人家惹生气了就扮成各种各样的角色去哄人家,这俩人乐此不疲!
  
  “对,就是商量这事儿的。如你愿了,是不是很开心啊!”视线从秦筝头上的猫耳朵往下滑,滑到她上半身,那抹胸太小了,里面的东西都要跳出来了。
  
  “是啊,终于把你嫁出去了,往后不要总回来,耽误老娘办事儿。<>”瞧着云倬序在那儿盯着她看,秦筝刻意的挺胸抬头,果然看到云倬序翻白眼儿,她很是开心。
  
  “是是是,不耽误你们办事儿。去吧去吧,长时间的在走廊里,小心着凉。”抬起手臂搭在秦筝的肩头搂了搂她,这小个头云倬序现在一把就能搂住她。
  
  秦筝笑眯眯的打开她的手,然后转身走开,随着她走路,屁股后头那条尾巴也跟着一甩一甩的,还真是逼真。
  
  云倬序摇摇头,转身下楼,估摸着一时半会儿的,他们俩是不会下来的。
  
  诚如云倬序所猜测,她与叶古川在一道石环楼的饭厅用过了晚饭,那对儿夫妻也没出现。
  
  泡了壶茶,云倬序给叶古川倒上,“你若是累的话就去休息,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,那俩人兴许不会出现了。”尽管语气之中有讽刺,不过心下却也是开心的。她的父母是这世上最神奇的父母,同时也是她的榜样,这么多年了,亦如往时般恩爱。
  
  叶古川坐在椅子上,姿态悠然。对于王爷与姨母,他了解的比云倬序多,同时也很是羡慕。这世上,怕是没有人能拥有这么长久又新鲜感十足的爱情。
  
  “没关系,时间有很多。”拿起茶盏,这是云倬序泡的茶,说实话,叶古川没什么信心。
  
  “喝啊,怕不好喝?你以为我是我妈妈?她泡的茶那是不能喝,有毒。我泡的可不一样了,尝尝。”一屁股坐在长长地书案上,云倬序垂眸看着坐在她面前的人,怂恿着他喝一口尝尝。
  
  无法,只能听她的,茶入口,苦味儿袭来。
  
  扬起眉尾,叶古川抬眼看向她,“茶叶放的太多了,苦。”
  
  “是么?我尝尝。<>”夺过他的杯子喝了一口,还成,不是很苦。
  
  “不苦么?”瞧她脸色都没变,叶古川深度怀疑是自己的味觉出了问题。
  
  “还好。看不出叶巨贾你这舌头还这么娇贵,既然苦就别喝了。”将杯子放到一边儿,云倬序看了看他,然后弯身将靴子脱掉。
  
  袜子也褪下,脚丫子露出来了,皮肤白皙,这一点她还真随秦筝。
  
  抬腿将脚放在叶古川的腿上,肆意欺凌。
  
  叶古川任她欺负,之后抬手覆在她脚上,他的手很热,似乎穿透了她的脚。
  
  抿唇看着他笑,脚丫子动了动,磨蹭他的腿。
  
  眸光变暗,叶古川捏着她的脚,这种气氛下有些难以自控了。
  
  “咳咳。”蓦地,咳嗽声从外响起,云倬序刷的抽出自己的脚。
  
  扭头,大厅外,两个人出现。
  
  云战高大的身姿格外吸引人视线,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的挺拔魁伟依旧。眸光锋利,让人颇具压力。
  
  他牵着秦筝,两人身高差巨大,显得秦筝格外娇小。
  
  “川儿,东岛一趟可有收获啊?”秦筝笑看着叶古川,这俩孩子越看越般配。
  
  “王爷,姨母。此次东岛一行有惊无险,带走了一些宝物,不过只是九牛一毛。”站起身,叶古川躬身拘礼,无论何时,都风度翩翩。
  
  云战走至主座坐下,气场超强。秦筝旋身坐在旁边,盯着他们俩,眉眼弯弯。
  
  “爹,想我没呀?”从书案上跳下来,云倬序闪身挤进云战和秦筝中间,歪着身子坐在椅子扶手上,拉住云战的手臂。如此模样,倒是颇像秦筝。
  
  云战侧颈看着她,眉目柔和,宠爱之情溢于言表。
  
  “知道你又去淘气了,没受伤便好。”如此淘气也是随根儿,不管这样貌还是脾气,都和秦筝差不多。
  
  “好得很,没受伤。不过叶巨贾为了保护我倒是受伤了。”说着,将叶古川带上,这是在云战面前夸赞叶古川呢。
  
  云战扫了叶古川一眼,没过多表情,“作为男人,这是应该做的。”
  
  云倬序眨眨眼,扭头看向秦筝,秦筝则是眉眼弯弯。
  
  “王爷说的是。”叶古川反而很是恭顺,云战的任何话他都表示听从。
  
  “行了,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。川儿这次过来就是提亲的吧,大元帅呢已经知道了,你们俩谈谈吧。聘礼啊之类的,你们定吧。小兔崽子,走,老娘有东西给你。”站起身,一把扯住云倬序,将她拽走。
  
  云倬序几分担忧,看了看云战,又看了看叶古川,她还真担心云战为难叶古川。
  
  秦筝扯着云倬序离开,然后直接走向三道石环楼,秦筝虽然娇小,不过此时看起来她力气一点儿也不小。扯着云倬序,走的步步生风。
  
  其实是云倬序不敢对她用力气,她若是用些力气,秦筝就得被她拽个跟斗。那样就不可避免的会伤着她,伤着了她,云战肯定心疼,还会埋怨她。
  
  所以,为了不让爹爹埋怨她,她也只能顺着这个全家最弱的女人了。
  
  “川儿呢是个好孩子,只是有些倒霉。放心吧,你爹不会为难他的。”扯着云倬序走,秦筝一边道。
  
  云倬序点点头,之后觉得她的话不对劲儿,“你说他倒霉?倒什么霉?”直觉她肯定没说好话。
  
  “倒霉这辈子得娶你啊!”果然,秦筝没好话。
  
  云倬序盯着秦筝的后脑勺直翻白眼儿,算了,谁让她是她妈妈呢。打小她就总是借机打击她,她已经习惯了。
  
  “你要给我什么呀?金银财宝?不过你那么抠门,想来不会是金银。”云倬序不知秦筝要给她什么东西。
  
  “当然不是金银财宝,想什么好事儿呢?想要有钱,自己赚去。不过眼下你也不用赚了,川儿有钱,他的就是你的。”秦筝对叶古川相当满意,是个好孩子。
  
  云倬序无言,也怪不得叶古川说她的贪财是遗传,眼下一看,还真是遗传。
  
  母女俩回到三道石环楼,然后径直的走进秦筝以前的卧室。
  
  绕过卧室的屏风,大床上,铺了一堆的东西。
  
  一瞧那些东西,云倬序的眼睛都直了,“这是什么?”各色毛茸茸的动物套装,类似于傍晚时秦筝身上穿的那种。不过眼下有各种各样的,猴子,兔子,鸭子,各种可爱的。
  
  除却那些动物,还有一些其他的,不过这些是什么云倬序就不明白了。但总而言之,都是布料相当少的,穿在身上,必定暴露的很。
  
  “怎么样?齐全吧。”秦筝很是开心,拿起一个猴子耳朵的发夹踮脚戴在云倬序的头上,很是满意。
  
  “我的妈妈呀,你这些东西我没兴趣,你愿意怎么和爹爹玩儿就怎么玩儿,下午我是随便说说的。你们这么有情趣,是好事儿,没必要全摆出来显摆吧。”无言,云倬序晃了晃脑袋,这玩意儿戴在头上还算舒服,以前她以为会夹得很疼的。
  
  “废话,我穿过的会给你么?这是你小桂姨妈新缝制出来的,送给你的。我这个当妈的不会给你金银财宝做嫁妆,所以就给你这些了。穿上一套试试?我瞧瞧好看不?”一屁股坐在床上,秦筝很是开心。但也足以窥见她有多抠门,不会给嫁妆,因为她心知皇上云锦昭会给的。
  
  云倬序拧眉,“妈妈呀,不要这样嘛!这些送给我?太暴露了吧。”拎起一件白色的不知名的裙子,估摸着大概只能到大腿根的位置。半截的袖子,领口别致,鬼知道这是什么衣服。
  
  “这是护士装,穿上超好看的。”秦筝很是激动,这玩意儿她可研究了很久。还有那顶护士帽儿,琢磨了很久小桂才缝制出来。
  
  扬眉,云倬序无言的看着秦筝,她这妈妈又开始胡说八道了。
  
  “护士装是什么东西?我知道我的妈妈是天外飞仙,懂得的很多,您老别总说这些让我听不懂的话成么?”以前秦筝就总说自己是天外来的,她和云倬溪以及爹爹都不信,然后她就说他们三个姓云的欺负她。后来没招儿了,他们三个就告诉她,他们信了,相信她是天外飞仙,与众不同。
  
  “别管是什么,反正穿上很好看。这还有空姐儿装,还有女仆装。我最喜欢的是这个围裙,这花边儿缝的超棒。”拎起一件紫色的围裙,秦筝很是满意。
  
  瞧着她手里的围裙,云倬序眉头都皱在了一起,光着屁股只穿这一件围裙?太诡异了。
  
  “小魔头,老娘我把压箱底的都给你了,少皱眉。赶紧谢我,让你们夫妻俩以后的日子其乐无穷。”这种东西,是夫妻必备。现在他们是不懂,到时就明白了。
  
  “好吧好吧,谢谢了,我的妈妈。”云倬序点点头,她收了。这些奇怪的衣服,要真是穿上,也不知会不会吓到叶古川。
  
  “不过呢,也不能总穿。偶尔的穿一次,有助于夫妻感情。对了,你们俩现在是不是很难耐啊?怕你爹知道会打断川儿的腿?”秦筝的眼睛可不是摆设,什么都逃不过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