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披着羊皮的狼

披着羊皮的狼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秦爸秦妈终于得了几天空闲从山上回来,刚刚卖出去了几车的花儿,今年的忙碌季也过去了。
  
  秦爸身材高壮,秦刚完全是遗传父亲。而秦妈则很娇小,不过行动利落如风,一瞧就是个不得了的女人。
  
  好不容易全家聚齐,秦妈要吃火锅,这买菜的任务就落在了秦筝的身上。
  
  谁让她不是模范生呢,谁让她不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呢,谁让她比秦刚晚出生几年呢。挨欺负是必然的,她反抗无效。
  
  在超市逛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走出来,两只手满满的,沉得她要跪倒在地了。
  
  一袋子的青菜,三袋子的肉,他们家两个男人都是肉食动物,若是不给肉,肯定会咆哮的掀翻屋顶。
  
  但是肉真的很重啊,走了一段路秦筝就不行了,放下袋子甩手,她的手被勒的通红。
  
  不禁暗咒老哥,只知道吃,睡,吼,这么差劲将来肯定娶不到媳妇儿。
  
  休息了一阵儿,弯身提起袋子,这次多坚持一会儿,肯定能一次跑回家。
  
  “秦小胖。”蓦地,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秦筝弯腰的动作卡在了那里。
  
  身后,一个人影接近,穿着休闲,身姿挺拔。黑亮的短发,帅气的脸庞,还有那时时都挂在眼角眉梢的微笑,正是段冉。
  
  扭过头,瞧见的就是那朝着她走过来的人,不禁暗咒一声,然后拎着袋子站起身,往家走。
  
  段冉腿长,几步便追赶上了她,“秦小胖,拎了这么多东西,需要我帮你么?”与她同走,段冉一边低头看着她,傍晚的阳光下,他的眼睛格外亮。
  
  “不用。<>”秦筝的回答不止是没热情,显然是不想跟他说话。
  
  但奈何段冉好似没看出来,依旧眉眼含笑,“我也去你家,正好顺路,真的不用我帮忙?”那声音带着笑,好似不论什么时候他都很高兴的样子。
  
  “去我家?去我家做什么?”一听这个,秦筝皱眉,抬头看了他一眼,瞧见他那张脸她就没什么好脾气。
  
  “听说今晚吃火锅。看来,确实是吃火锅,很多肉,我喜欢。”看了看秦筝手里的袋子,段冉很满意。
  
  眉头皱的更甚,“谁邀请你了?”
  
  “伯父,伯母,还有秦刚。”微微倾身,段冉笑看着她那紧绷绷的小脸儿,愈发开心。
  
  秦筝瞪眼,她还真不知道,老爸老妈和他这么熟。
  
  “既然你不用我帮忙,那我先走了。小胖,一会儿见。”话落,段冉迈着大步悠然离开,还真不帮她了。
  
  秦筝气得鼻子冒烟儿,去她家吃饭,居然一点忙都不帮。就算她说不用他,但他一个大男人看不出来这些东西真的很重么?
  
  她就说,这人就是个无赖,什么家教极好,素质极高,他就是个骗子!
  
  亦步亦趋的回家,秦筝的手都要被勒断了。
  
  然而,进了家门还没等她抱怨呢,满脸狂风暴雨的老妈从客厅沙发上一下子蹦了过来。
  
  手上抓着两张纸,秦筝一眼就认出来了,心里暗叫一声不好!
  
  “秦小胖,你越来越厉害了,第一个月考,数学考了十七分,你怎么不直接抱个零蛋回来?”秦妈嗓门极高,别看长得娇小,可吼起来可是吓人的很。
  
  拎着袋子,秦筝满眼无辜,她刻意扮呆时极其可怜,让人不由得就心软。<>
  
  可秦妈是谁啊,秦筝就是她生的,她自然了解。
  
  不管秦筝那可怜兮兮的模样,秦妈抓着那数学试卷差点就要砸到她脸上了。
  
  “十七分,以前起码还能及格。你这脑子里装了一堆的什么?就不能学学你哥,你这脑子有他一半聪明也不至于考了个十七分回来。”秦妈火冒三丈。
  
  秦筝倒是淡定的很,这种吼叫她已习以为常。
  
  “我是您生的,不聪明也不怨我。”这是事实。
  
  “还顶嘴?这个这个,这是什么?你居然敢交男朋友,信不信我揍你。”扔掉数学试卷,秦妈又举起另外一张纸。蓝色的信纸,还带着香味儿。
  
  秦妈这一说,那边沙发上的人都看了过来。段冉伸直了长腿坐在那里,眼睛直指秦筝,而且眉眼间的笑也淡了下来。
  
  秦刚哼了哼,只穿了一件背心,他看起来更像金刚了。
  
  “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和你谈恋爱啊?”皱着眉头,看起来,秦筝只要敢说出名字来,他就马上去敲断那人的腿。
  
  放下手里的袋子,秦筝摸了摸脑门儿,“这是昨天下课的时候齐伟给我的,我都给忘了。给我,我瞧瞧。”从老妈手里夺过那张信纸,这是一封情书。
  
  秦妈瞪着眼睛盯着她,似乎她敢说出一句不合她意的话来,她就揍的她屁股开花。
  
  “这是情书啦,我又没什么表示,干嘛对我发火啊?明天上课我还给他就是了。顺便告诉他,再纠缠我老哥就敲断他的腿。”她又什么都没做,冲她吼什么吼。
  
  “给小刚,让他还回去。<>”夺过信纸,秦妈转身走回沙发,将信纸扔给秦刚,让自己这如金刚似的儿子摆平骚扰她女儿的混小子。
  
  秦筝快速弯身脱鞋,然后几步走进厨房。
  
  秦刚几分不耐,拿起那信纸看了看,又是轻蔑的哼了哼。
  
  旁边,段冉伸手将那信纸拿了过去,扫了一遍,随后道:“由我来吧,你会把新生吓死的。”
  
  秦刚看了他一眼,然后什么都没说,反正他也是懒得动弹。
  
  厨房里,秦筝洗菜,切肉,将锅底煮上。谁让她学习不好,所以这些事都得她来做。
  
  客厅里,秦妈还拿着那张数学试卷,满试卷的大红叉,看的她愈发生气。
  
  这种成绩,将来考大学都考不上。她也不指望秦筝能像秦刚那样成绩优异,起码能顺利毕业考上大学就行。
  
  但依照这种成绩下去,怕是连大学也考不上。
  
  “伯母,能把试卷给我看看么?”段冉的声音响起,秦妈抬头看过去,火冒三丈的脸立即换了个表情。
  
  “看看吧,这丫头啊,以前还能勉强及格,现在离零蛋越来越近了。”将试卷递给段冉,秦妈看起来很是喜欢他。
  
  长得好,学习优,懂礼貌,这就是别人家的孩子,处处好。
  
  拿过来看了看,段冉微笑,“其实小胖也只是马虎而已,有一些公式运用的都是对的。”
  
  “是么?”秦妈倒是不懂,她看见的只是分数和那些大红叉。
  
  “嗯,只要稍加提点辅导,相信成绩会很快提上去。”段冉点点头,眉眼间的微笑带着认真。
  
  秦妈眼睛一亮,瞧了自家儿子一眼,“小刚,不如你平时给小胖辅导辅导?”
  
  秦刚浓眉一拧,“我会揍扁她。”他可没那个耐性。
  
  秦妈欲言又止,自家儿子什么脾气她自是知道。
  
  “不如这样,我来给小胖补习吧。”段冉忽然说道。
  
  “不行!”这边秦妈还没表态,秦筝拒绝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,她在厨房可是都听到了。
  
  “哪有你说话的份儿?考了十七分我还没揍你呢。”秦妈忽的瞪眼,要那个考了十七分的家伙闭嘴,她没权表态。
  
  秦筝脑袋从厨房探出来,满脸不同意。
  
  “不会麻烦你吧?你们今年也高三了,学习也很忙。你要是能辅导小胖啊,我是放心的。”秦妈转过脸看着段冉,表情立即就变了。和和气气的,好像刚刚吼秦筝的根本不是她。
  
  段冉摇摇头,“不会麻烦。每天放学后我过来给小胖补习,相信她的成绩会很快提高的。”
  
  秦妈笑开花,段冉极其优秀,她自是放心。
  
  厨房门口,秦筝紧绷着小脸儿瞪视那个眉眼含笑的人,多管闲事!
  
  秦刚靠坐在那里,扭头看了好友一眼,似乎看出了些什么。
  
  整个晚饭的过程,秦筝都是绷着小脸儿,不时的看向坐在对面吃饭,自由的好似在自家的人,大眼睛冒着火。
  
  段冉有时抬头会与她的视线撞在一起,不过他一直微笑,笑得秦筝更加不顺眼。
  
  翌日上课,那星期五给秦筝情书的齐伟就出现了,而且鼻青脸肿的,惨不忍睹。
  
  虽他也长得人高马大,经常打架,不过看起来他这次被揍得很惨。估计是被围攻了,否则怎么能惨成这个模样。
  
  踌躇不前的接近秦筝,然后嘴里像含着袜子似的给她道了歉,之后就一溜烟跑了,活像被鬼追。
  
  秦筝糊里糊涂,后来觉得可能是老哥找他了。依老哥那个金刚似的身形,将齐伟揍成这样估计会很轻松。
  
  暗暗撇嘴,就知道他没什么耐性,处理这种事情用的就是拳头。
  
  段冉说给她补习,下课后回家,没到半个小时,果然来了。
  
  他是和秦刚一同回来的,校服穿在他身上,帅的不得了。
  
  秦刚身上的衬衫则敞开大半,拎着书包换鞋,直接将脚上的鞋甩飞,粗鲁的不得了。
  
  秦筝从楼上下来,穿着白色的长裙,曲线玲珑。
  
  “哥,今天齐伟向我道歉了,不过他鼻青脸肿的,你又打人了是不是?以后能不能不要那么粗鲁,要是一个没准头把人打死了,你就得进监狱了。”她老哥什么样子她自然知道,尽管脾气不好,但也不能进监狱啊。
  
  换上拖鞋的秦刚瞥了她一眼哼了哼什么都没说,收回视线与段冉做了个眼神交流,然后上楼。
  
  他不回应,秦筝也没说什么,和他错身而过,身上的汗味儿冲刺鼻腔,呛得她眯眼。
  
  段冉补课,倒是真的很尽心,将他的高一笔记都拿来了。
  
 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秦筝眼睛看着课本,脑子里却在想别的。
  
  她就是不想让他给补课,听他的声音她都觉得刺耳朵。
  
  列出习题让她做,秦筝懒洋洋的拿起笔,故意算错。
  
  坐在她身边,段冉自是看得出来,她都懂,但是故意和她作对。
  
  “错了。手拿过来。”淡声说道,随后伸出手。
  
  抬眼看着他,秦筝眼睛睁大,“错了就错了,要我手干什么?”
  
  “给你点教训。”话落,段冉抓住她的手,另一只手屈指,嘣的一声弹在她中指上,疼的她整条手臂都一抽。
  
  “你、、、”抽回自己的手,秦筝瞪大眼睛,盯着他笑意渐收的脸,又看了看他的手。修长的手指节泛红,好像练拳狂揍过沙袋一样。
  
  不过她可没心情观察他的手,中指疼的要折了似的。
  
  “再有下次,双倍惩罚。重做。”语气还是很轻,不过却让人无法反驳。
  
  秦筝瞪眼盯了他半晌,最后暗暗冷哼拿起笔来重做。心里暗咒他无数回,可也只能在心里暗咒。
  
  段冉绝对尽职,每天补习,然后在学校临近月考之前他也要出试卷考她。秦筝对付学校的月考,还得对付段冉的月考,每天都要画画儿,一时间忙的不可开交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