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离别与重见

离别与重见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阳光下,段冉一步步走至她面前,眉目含笑,那双眼睛里的颜色却有几分深暗。
  
  这种颜色让人觉得不安,秦筝的心也乱跳了几拍,她直觉,她现在应该转身就走。
  
  不过,她还没动作,面前的人就朝她伸出了手。
  
  修长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带着一抹他身上的气味儿,清爽好闻。
  
  不受控制的微微眯了眯眼,秦筝心底里倒是觉得这味道不错。
  
  四周进入校门的学生有的放慢脚步,有的干脆驻足,盯着这边不眨眼。
  
  “今天考试,认真考,不要再考个十七分回去了。”手搭在她肩膀上,段冉温声的说着。从他好看的唇里吐出的字字句句,都像是甘醇的红酒,让人欲醉。
  
  “还有,我要收债了。”说着,他眼眸的颜色更加幽暗,下一刻一把将秦筝拽到自己怀中,低头覆上了她的唇。
  
  眼睛睁大,秦筝的大脑在一瞬间当机。
  
  段冉一手扣在她后脑,强迫她仰起头,另一只手则搂住她腰间,让她不得不踮起脚。
  
  秦筝翘起脚,整个身体服帖在他的怀中,仰头承接他的吻,这臣服的姿势让这个吻更彻底。
  
  湿热的舌头钻进她的嘴里,温柔又带热烈的与她僵硬的舌头共舞。
  
  四周哗然,不少人张大了嘴巴,看着那两个人拥抱在一起接吻。
  
  秦筝抓着段冉胸前的衣服,眼睛也不知在何时闭上了。她脑子一团乱,不过却已经沉醉在这个吻当中,这是她第一次知道,接吻的滋味。
  
  许久,呼吸粗重的段冉放开她,一向温和的脸上,额角青筋浮凸,尽显压抑。<>
  
  低头看着怀中的人水眸迷蒙,红唇微肿,大口呼吸的模样,他慢慢松手放开了她。
  
  “秦小胖,这是一年来我给你补课的费用。好好考试,不要考砸了。”后退一步,段冉看着她满眼微笑。之后转身离开,没有回头。
  
  秦筝愣在那里,呼吸间都是段冉的味道。
  
  这个流氓,占她的便宜!
  
  脑海里蹦出这句话,可刚刚接吻时迷醉的感觉又再次浮上心头。
  
  这一次的考试,秦筝捧回了三个大零蛋,气得秦妈差点打坏她的屁股。
  
  而她,也在这一天之后再也没见过段冉,他没有再来过她家,一时间,好像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了一样。
  
  青春似乎走得很快,没有朋友的高中生涯结束,秦筝考上了市里的美术学院。大学的生活与高中差不多,她依然独来独往,身边没有女朋友,更没有男朋友。
  
  毕业后,在市里一家装潢设计公司找到了工作。不过老板却是个色鬼,总是有意无意的要占她的便宜。
  
  坚持了两年,她打算辞职,不过辞呈还没递上去,不知从哪儿弄得鼻青脸肿的老板就炒了她,而且满眼她是罪魁祸首的样子。
  
  收拾东西回家,她又回到了镇上。
  
  八年的时间,镇子有了许多的改变。依旧是花卉小镇,不过现在镇上的花卉则改成了有机培养。
  
  当年高中篮球队的几个风云人物成立了化妆品公司,原材料就是镇上的花卉。
  
  公司的老板之一就有秦刚,秦筝的老哥。<>
  
  公司总部设立在另外一个城市,距离远,说起来秦筝已经有几年没见过她哥了。
  
  青春期过去,她也长成了成熟的女人,在身体上就能看得出,时间飞快。
  
  上午时分,阳光普照,干净的水泥路因着阳光的照射而散发出热气。路边树木繁茂,排水沟的两侧花儿盛开,散发着阵阵幽香。
  
  路的尽头,一个穿着白裙的长发女子渐渐走过来。黑发及腰,顺滑如丝。料子舒适的长裙一直到小腿处,勾勒出妖娆的身体曲线。露在外的小腿细白匀称,脚踏一双白色的平底包鞋。
  
  露在外的手臂纤细白皙,那皮肤的颜色恍若剥了壳的鸡蛋。
  
  一张小脸儿巴掌大,大眼睛如水,睫毛纤长,红唇水润,乍一看那形状恍若元宝。
  
  不过,此时她看起来却没那么休闲,因为她正在奋力的扯着一只看起来极其兴奋的哈士奇。但力量明显不如那好似吃了兴奋剂似的狗,被拽的不时小跑几步。
  
  回来一个月了,秦筝每天都得拽着这只狗出来散步。可每天的情况都是,这只狗在拽着她奔走,恍若她才是被遛的那个。
  
  这只傻狗,全身的蛮力,出了家门就狂奔,根本不听号令。
  
  “给我停下,你这只笨狗。”秦筝跟着小步跑,被这只狗拖拽的她气喘吁吁。白皙的小脸儿红扑扑,娇艳可人。
  
  不过这只笨狗什么都听不进去,依旧撒欢儿似的往前跑,秦筝用力的拽着绳子,两条小腿儿倒腾的快。
  
  安宁的水泥路上,迎面开来一辆白色的跑车,高级车在这镇子里并不少见。
  
  秦筝被狗牵着在路边小跑,那辆白色的跑车与她擦肩而过,不过却在开出去十几米后停了下来。<>
  
  奋力和狗争斗的秦筝根本没注意,用力的拽着绳子,小屁股撅起来,在后面看起来尤其诱人。
  
  车门打开,先出来的是一条长腿。之后,那车里的人走出来,身姿挺拔,满载着阳光的颜色,让人不禁眼前一亮。
  
  “秦小胖。”
  
  声音从脑后传来,与狗奋争的秦筝身子一僵,这声音、、、别说过去八年了,就是过去八十年她也记得。
  
  她僵住,狗却一直往前挣,拽的秦筝向前踉跄了两步。
  
  站直身子,秦筝眼睛睁大,本来红扑扑的小脸儿也变白。天知道,她不想再遇到他!
  
  八年来,她虽然没有刻意的关心他,可是他和老哥考上了同一个大学,在外省。
  
  之后他们又与高中篮球队的朋友合伙开公司,现在他们公司的化妆品卖的十分好。
  
  不过他们一直在另外一个城市,秦筝也在市里鲜少回家,根本就没再碰到过。她一直觉得,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再碰见他了。
  
  哪想到,这才回家一个月,居然就又遇见了。
  
  而且,他就在她的身后,正在一步步的接近。
  
  手里拽着的狗正嗅着路边地面,不知那里曾经有过什么东西,散发出来的味道是它的喜爱。
  
  秦筝僵直着身子,听着身后接近她的脚步声,不知怎的又回想起高中校门前的那个吻。
  
  那个吻,美妙,但是也是她的噩梦。
  
  好多人都看见了他们俩接吻,之后高中两年,那接吻的事情也一直随着她的名字不断被提起。
  
  呼吸之间还能记起他的味道,他湿软却炙热的舌头,搂在她腰间恍若铁条似的手臂。
  
  “小胖。”从她身后走到她面前,段冉微微低头看着眼前这个脸儿绯红眼睛却愣愣的人儿。好看的眉眼间流露出浓浓的笑意,以及,即将压抑不住的花火。
  
  他的气息吹在脸上,秦筝猛的回神儿,后退一步,狗狗被扯得也跟着后退。
  
  看着他,秦筝睁大眼睛,他比记忆里的更高,更帅。
  
  而且,成熟男人的气息迎面扑来,他只是站在那里,便优雅的恍若欧洲的贵族,身上的气息温和内敛,阳光照在他身上,更是暖融融的让人移不开眼。
  
  “不记得我了?”看她那模样,薄唇边的笑意加深,段冉向前一步,继续温声问道。
  
  摇头,秦筝立时否认,“不记得。”嗓音几分沙哑,可见她心里很是慌张。
  
  她真的不想看见他,此时瞧着她,她全身毛孔大开,视线掠过他的唇,不禁的又想起八年前的那个吻,脸颊更红。
  
  “我是段冉,秦刚的朋友。而且,还给你补了两个学期的数学。”他提醒,然后又向前一步,低头看着她,此时两人距离不过几公分。
  
  秦筝还是摇头,“我不记得了,我失忆了。”说着,扯着那急于往路边拱的狗狗,打算快点逃离。
  
  段冉轻笑,那好听的声音让人不禁的昏昏欲醉。
  
  就在秦筝扯着大力的狗狗急于逃离的时候,段冉忽然伸手。
  
  一手扣在她脑后,一手搂住她的腰,轻易的将她拽进怀中。强迫的让她踮起脚,仰起头,他顺势低头,薄唇覆上她的唇。
  
  秦筝睁大眼睛,抓着绳子的手也松开了,双手抵在他胸前,脑子里轰轰响。
  
  唇瓣厮磨,之后湿热的舌钻进她的嘴里,热烈纠缠。
  
  她踮着脚,妖娆的身姿弯成一道弯月,贴合着他身体的曲线,仰着头,这臣服的姿势让这个吻彻彻底底。
  
  一切恍似又回到了八年前,他就在校门口这样热吻她。只不过,和那时不同的是,现在这个吻,更激烈,更热切,恍似将这么多年积压的都爆发了出来。
  
  眼睛不知在何时闭上,抵在他胸前的手也改为抓着他的衣服,亦如八年前,她又沉醉在他的吻里了。
  
  阳光普照,反射着太阳热力的水泥路上安静的没有一个人一辆车,路边,男女紧贴,热吻难停。
  
  不知过去多久,段冉轻轻的放开秦筝的唇,怀里的人儿,闭着眼睛大口喘气,水润的红唇被他吻的微肿,却是更诱人。
  
  温和的眼眸一片深浓,额角青筋浮凸,比之八年前在校门口亲吻她时更要狰狞。
  
  “现在,记起来了么?”抵着她的额头,段冉轻笑,声线暗哑。
  
  恍若被惊着了似的,迷迷糊糊的秦筝刷的睁开眼,近在眼前的脸,让她整张脸都如火烧般热烫起来。
  
  “大流氓!”八年前没来得及喊出来的话,终于喊出来了。
  
  秦筝瞬间跳离他的怀里,脸蛋儿红红,瞪着眼睛盯着那笑得迷人的人,她的心砰砰跳。
  
  这个大流氓,离别与再见面都是以这个开场,太过分了!
  
  段冉眉尾微扬,对她的评价他也只是觉得莞尔。视线不离她的脸蛋儿,还有那凹凸有致的身体。
  
  若说八年前她是个青果子,但现在,那绝对是水蜜桃,成熟的泛着幽香。
  
  一瞧见他那眼神儿,秦筝的脸蛋儿更红,八年前他就总是这样看她。就像嗅着肉香的野狼,在他的视线里,她感觉自己好像没穿衣服一样。
  
  猛的一步奔到一边,抓住绳子,扯着那只想要跳过水渠的狗儿疯狂逃离,恍若屁股后头有狼在追。
  
  扯着依旧兴奋的狗,秦筝一路的咒骂,占她便宜上瘾了。
  
  八年前就亲她,说是讨要的补习费用。那刚刚呢?那是什么?
  
  思来想去只有一个答案,就是要占她便宜。知道她顾面子不会说出去,所以就任意妄为。
  
  再有下次,再有下次她就大声喊叫,让所有人都看看,这传说中教养极好,风度翩翩的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