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> 极为在意

极为在意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阳光晴好,太阳光照射着窗子,尽管房间里挡着厚重的窗帘,可好似还是要抵挡不住这些阳光了,它们穿透了进来。
  
  白色的欧式大床上,秦筝骑着被子睡得深沉,长发散在脸上,遮住了她的脸。
  
  蓦地,房门从外打开,一个挺拔高大的人走了进来。
  
  段冉鲜少的穿着正装,手工缝制的西装一看就不便宜,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是温和优雅,透着掩饰不住的决断力。
  
  走至床边,瞧了一眼那睡得昏天黑地的人,段冉唇角的笑意渐浓。
  
  转身坐在床边,视线打从她光裸的手臂下滑,然后落在了那条露在外骑着被子的腿上。
  
  睡裙已经卷到了腰间,那挺翘的小屁股露出来,蕾丝的黑色小裤裤映衬的她细白的皮肤更是白嫩光滑。
  
  微微倾身,段冉悬在她身上,低头贴着她散乱的发丝亲了亲她的耳朵,“小猪,该起床了。”
  
  秦筝扭了扭,发出不满的呓语。
  
  轻笑,抬手拨开落在她肩颈的发丝,继续低头轻吻她光裸的肩膀。
  
  他的吻很轻,所以有些痒痒的。
  
  秦筝终于翻过身,睁开眼睛,初醒时,她的大眼睛有些肿,看起来很是可爱。
  
  “起来吧,早餐已经煮好了,洗漱一下去吃饭。”捏她的鼻子,段冉满目浓浓的笑意,其中氤氲的温柔同样不可忽视。就好像即将溃堤的洪水,将眼前的人儿彻底淹没。
  
  眯着眼睛看着悬在她身上的人,秦筝蓦地起身,手脚并用的爬到他的腿上。双臂搂住他的脖子,发丝笼罩住的小脸儿埋在他肩颈。<>
  
  如此主动可是头一遭,段冉也有几分诧异。坐直身子搂住她,炙热的手隔着薄薄的睡衣抚摸着她纤细的腰肢,“怎么了?”突然间这么乖,倒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。
  
  “做恶梦了。”闷闷的声音从颈项间传出来,听起来这个噩梦让她心里很不舒服。
  
  “梦见什么了?”手游到她的后脑,抚摸着她顺滑的长发。段冉的声音很温柔,温柔的让人不禁昏昏欲醉。
  
  秦筝没出声,只是搂着他的脖子,她总不能告诉他,她在梦里见到他死了吧。
  
  梦很真实,一片黑暗中,她看见段冉靠在她怀中吐血。血也很真实,温热的流到她身上,似乎现在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胸前一片温热。
  
  真的吓死她了,以至于刚刚睁开眼,她还不能确定到底那些可怕的景象是真实的,还是现在是真实的。
  
  “害怕了?只是梦而已,醒来了就没事儿了。”抚摸着她,段冉温柔的声线好听极了,又像是哄孩子一样,轻哄着她。
  
  秦筝闷在他的肩颈处,嗅着他身上的味道,回想着梦里的情境,还是觉得心惊胆战。
  
 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,只是现在很肯定,她在乎这个大流氓。
  
  “我答应做你的女朋友。”闷闷的声音再次响起,这次她手臂更用力的搂紧了他的颈项。
  
  段冉的轻笑声在耳边响起,之后他轻吻她的发丝,“我的荣幸。”
  
  轻哼,不过她什么都没再说,只是坐在他腿上搂着他,一动也不动。
  
  段冉轻抚着她,将她抱在怀中,八年来,他有时会想象这样的场景。现在终于实现了,比之想象的还要美好。<>
  
  “你穿的这么正式要做什么去?”自然知道他穿着正装呢,她趴在他肩颈处,嘴唇贴着的就是他的衬衫领子。
  
  “开会。”自然是比较重要的会议,否则也不能穿的这么正式。
  
  从他身上翻下来坐在床上,秦筝抬手抓了抓散乱的头发,“去吧。”
  
  垂眸看着她,还是那迷迷糊糊的小样儿,不过此时脸蛋儿红红的,看起来诱人极了。
  
  “去吃早餐吧,煮了粥,还有青菜沙拉。如果没意思,就下楼等我。”摸摸她的脸蛋儿,段冉倾身在她唇角吻了吻,随后站起身。
  
  微微仰头看着他,穿上正装,还真是和平时不太一样。
  
  “嗯。”点头,然后看着他离开。
  
  段冉的手艺绝对是一流,他一大早就煮好了鸡肉粥,香的差点让秦筝咬到了舌头。
  
  像这种男人的确少见,如今落在了她手里,不知到底她上辈子做了多大的好事儿。
  
  美美的吃完,然后换上衣裙,裙子有点短,露出细白匀称的腿儿。
  
  站在穿衣镜前转了转,她自己也很满意,这一身皮肤,绝对是全身上下最出彩的地方。
  
  下楼,直接来到了十八楼的会议室外,靠窗的位置有个茶座供人休息,她刚坐下,就有秘书给送来了咖啡,服务相当好。
  
  秦筝笑眯眯的道谢,那小秘书好似也终于敢大胆的问了,“小姐,您是老板的女朋友么?”
  
  眨眨眼,秦筝点点头,“我是段冉的女朋友,秦刚的妹妹。”
  
  小秘书瞬间睁大眼睛,没想到秦筝居然是另外一个老板的妹妹,关键是长得一点都不像。<>
  
  瞧那小秘书震惊的样子,秦筝几分得意,狐假虎威说的就是如此,不过她也乐得。
  
  她大半杯的咖啡都喝完了,会议室的门终于开了。公司各个部门的主管,还有一些陌生人从会议室走出来,每个人的神情看起来都不错,想必在会议室里谈的还好。
  
  最后,段冉才出来,身边还有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人。
  
  “与段先生的合作很愉快,不知今晚可赏脸共进晚餐?”走出会议室,那女人笑着邀请。看得出她对段冉很感兴趣,以至于说话之时眼睛没离开他分毫。
  
  段冉与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脸上带着微笑,却是摇摇头,“很抱歉,今晚与我未婚妻有约。”
  
  “未婚妻?段先生要结婚了?”那女人果然一诧,毕竟依据她的调查了解,段冉是没有女朋友的。
  
  “没错。”段冉依旧微笑不改的回答,下一刻手臂却是一紧。低头,只见秦筝正抱着他的手臂仰脸儿看着他。笑眯眯的,甜美的恍若一颗蜜糖。
  
  “起了?以为你会接着睡的。”笑看着她,段冉眼里的笑更浓了。而且说得话也让人不禁浮想联翩,他们住在一起。
  
  “嗯,没什么意思,就想在这儿等着你。我哥呢?他没来开会啊。”会议室的人都走出来的,但秦刚不在。
  
  “秦刚另有事情。”任她坠在自己的手臂上,段冉温柔的回答。
  
  “这是段先生的未婚妻?是秦先生的妹妹?”面前的女人总算是清楚了段冉未婚妻的身份。
  
  “没错,她是我的未婚妻,也是秦刚的妹妹。”段冉给予认证,秦筝笑眯眯的看着那女人点头。
  
  “那不打扰了,希望这次合作咱们两方都能盈利。”女人也不是不识相的人,伸手与段冉握了握手,随后转身离开。
  
  “还真是招蜂引蝶啊。”看着那女人进了电梯,秦筝放开段冉的手臂,讽刺他。
  
  “吃醋了。”抓住她的手,段冉脸上的笑可是真心实意,以至于那眼睛都在泛着光。
  
  “没有,只是某些人看起来很招风,我来加点水儿,和泥玩儿。”不承认,不过她也确实是不开心。
  
  轻笑出声,然后牵着她走向电梯。
  
  新品上市,需要做很多的准备,秦筝将logo小样改了改,最后通过了会议。
  
  不过,还是需要她去陈述一下,毕竟她是设计人。
  
  一早,秦筝从房间里出来,不再是往常休闲的打扮,她今天看起来很不一样。就像任何一个上班族一样,她穿着酒红色的包裙,白色的衬衫,利落的如同个白领。
  
  这还是她在装潢设计公司上班时候的衣服,而且显然的,自从她被炒了之后明显长肉,裙子有些紧,衬衫下的身体也被包裹的紧绷绷。
  
  一边走出来,秦筝一边抬手梳理着长发,打算将它们束在脑后。
  
  厨房里的段冉抬起头,看见她的瞬间手上的动作一顿,“一定要穿成这样么?”
  
  皱眉,秦筝低头看了看自己,“很奇怪么?”除了衬衫和裙子有点紧之外,很正常啊。她总不能穿着休闲的进会议室吧,不管是对他人还是对自己,都不礼貌。
  
  段冉从流理台后走出来,一步步的走到她面前,视线从她的领口一直滑到她的短裙上,“你确定这扣子不会崩开?”抬手,以一根手指点了点她胸口的扣子。过于紧绷,以至于某些部位好像随时都会弹跳出来。
  
  秦筝向后退开一步躲开他的手,同时将头发用皮套缠上,“不会的,我又不是去做运动,老老实实的它也不会崩开。”
  
  段冉很怀疑,依据她胸口的盈满程度,那些扣子很可能会承受不住重压。
  
  绕过他,秦筝径直的走向厨房,包裙紧紧的裹在身上,使得她步子也迈不大,挺翘的屁股随着她走路的动作,看起来诱人的很。
  
  段冉转过身看着她,眼眸变暗,唇角的笑加深。他已经坐怀不乱一个星期了,柳下惠真不是所有人都能做的。
  
  吃过了段冉的爱心早餐,秦筝将文件拿上,与他一同下楼开会。
  
  几天没见的秦刚也出现了,不过他没参加会议,则是乘着电梯径直下楼了。自己的妹妹与另外一个男人在一间公寓里过了一个星期,看起来他完全不担心。甚至连问一句都没问,不是漠不关心,就是信任过头。
  
  走进会议室,人已经到齐了,对于秦筝的出现,他们没有如那时表现的那么好奇,因为整个公司的员工都知道了,秦筝是段冉的女朋友,还是秦刚的亲妹。
  
  有这种关系在,秦筝便是没为公司做任何的事情,她也的确是特殊的。
  
  在长长的会议桌最末尾坐下来,这么一坐,倒是觉得裙子更紧了。
  
  她真的长胖了,而且还胖了很多,以前穿这条裙子的时候可不是这种感觉。
  
  段冉是老板,他自然在最前头,不过在走过去之前,他开始将手里的文件发放到所有人的手中。他没有老板的架子,比之秦刚,他可是和蔼的多。
  
  在给秦筝旁边的主管发放文件时,他站在了秦筝与那主管之间的位置,然后,开始做偷偷摸摸的事儿。
  
  秦筝无语,感受自己被蹭的腿,她默默伸手,然后掐住了他的腿,让他老实点儿。
  
  段冉面色不变,唇角的笑却扩大,腿绷了一下,瞬间将秦筝的手弹开。
  
  一愣,身边蹭她腿的人却已经走开了,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指,秦筝哑然,他还真的很健壮。尽管穿上了衣服看不出来,可根据刚刚的手感,这货绝对满身肌肉。
  
  会议开始,电子屏幕也开启,整个会议室的光线暗了下来。
  
  秦筝坐在最末尾的位置,视线盯着段冉,他此时的模样真像个老板。
  
  在说公事的时候,他绝对是一丝不苟的,尽管脸上有着淡淡的微笑,可与平时他的模样绝对不同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