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强势锁婚:傅少的哑巴新妻 > 新书《想娶颜小姐为妻》新书发布,速来围观~

新书《想娶颜小姐为妻》新书发布,速来围观~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沈妆只是个普通的女人,身后并没有深厚的背景,也没有心机手段,她善良温柔,却也懦弱。
  颜东临温和儒雅,对妻子也体贴,他不是个强势的男人,也没有经商天赋,所以在颜家,还是颜老爷子在掌权。
  名门高宅,看似光鲜亮丽,可是这里面的饭并不好吃。颜汐从进了这家门开始,就很努力的生存,为自己,也为母亲……
  此时颜汐坐在靠窗的贵妃椅上,前后摇晃着,想着过去的很多事情,手机倏地响了一声,她抽回神思,拿起放在窗台的手机。
  上面发过来一条视频,留言说:这是你的手笔?
  颜汐勉强的扯了下唇角,抬起右手在键盘上写:楚天浩,爷爷希望我尽快结婚。
  她把信息发送了出去,然后手机搁在腿上,等着对方的回音。
  前些日子,颜家的老对手秦霜吟用卑鄙的手段拿到了仪颜堂新品配方,眼看着仪颜堂花费巨额研究出来的新品就要成为秦家的,颜汐临危不乱,想方设法拿到了秦少亲口承认偷窃配方的视频,并且在秦少的婚礼上把视频公开。
  秦家的丑闻一出,不但毁了秦陆两家的联姻,秦霜吟的新品发布会也只能作罢,但随之而来的,还有颜汐的恶名。
  当然,如果没有猜错的话,颜汐的这恶名,其中就有徐婉华母女的推波助澜。
  颜老爷子就是因为顶不住外界的纷纷议论,才急着要把她嫁出去了。
  摇椅继续的晃着,等了很久,信息才回了过来:我在回市区的路上,去柏高喝一杯吧。
  颜汐微微的咧了下嘴唇,站起身,从衣柜里挑了件裙子换上,然后出门。
  颜汐平时不怎么穿裙子,她喜欢干练方便的服装,只有去见楚天浩的时候,才会换上带着女人味的裙子。
  楼下,客厅里的人早已经散了,颜蓓正在逗弄她的小猫玩耍,看到颜汐穿了裙子,抱起小猫道:“姐,这么晚了,你还要出去啊?”
  颜汐点头道:“嗯,有个朋友回来了。”
  颜蓓好奇问道:“谁啊?”
  颜汐已经走到门口,说道:“你不认识的。”
  其实,楚家与颜家是世交,只是颜汐不愿意让人知道,她要去见的人是谁。
  第三章没有挑破的暧昧关系
  到了柏高会所,颜汐一抬眼就看到穿着手工西服的楚天浩坐在卡座上。
  灯红酒绿下,他品着酒,兴致盎然的看着在台上唱歌的歌手。
  颜汐朝台上的女孩看了眼,好像是上了某个综艺的一个网红歌手。
  颜汐坐了下来,说道:“刚回来就找女星,不累吗?”
  男人笑了下,把准备好的一杯鸡尾酒推了过去,说道:“我应该点一杯醋,不知道阿杰有没有多挤几滴柠檬。”
  阿杰是柏高会所最会调酒的调酒师,颜汐撇撇嘴唇,拿起酒杯抿了一口。
  楚天浩专注看她,说道:“我去凉城的这一个月,你在江城当哪吒。”
  “秦家的事儿,弄了个满城风雨。什么仇非要弄得这么大,何必要在秦家的婚礼上公布出来。”
  随着视频的公开,外界只知道秦家不择手段偷了仪颜堂的新品配方。如果颜汐只是为了挽回损失的话,她可以直接公布,没必要毁了人家的婚事。
  要知道,宁拆十座庙,不拆一桩婚。
  颜汐冷笑,眼底闪过愤怒:“如果你知道,秦少是怎么弄到新品配方的,就会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了。”
  那秦少,为了拿到配方,不惜捏造身份接近仪颜堂研发部的人,甚至在最后拿到了配方,还要榨干人家最后的一点利用价值,把人送到了客户床上换取秦家的资源。
  这还不算,这人渣居然在他的未婚妻面前炫耀这段,用这来讨好他的未婚妻对她表忠,这种人,凭什么幸福?
  颜汐没有说那个被秦暮坑了的姑娘是谁,楚天浩也没追问,他浅浅的勾了下嘴唇,深褐色的眸子看着颜汐道:“我教会了你那么多,意气用事这一点,你还是改不掉。”
  她让秦家、陆家在众多宾客面前抬不起头来,这梁子结得太深,以后就难解了。
  颜汐不在乎的喝了口酒,想到颜老爷子的逼婚,她的脸色显得凝重起来。
  轻轻吸了口气,她捏住了手指说道:“楚天浩,爷爷希望我尽快结婚。”
  这句话,颜汐已经在手机里说过一遍,此时面对面的谈,她认真的看着面前的男人,希望他能够说点什么。
  他们从小就认识,一起长大,亦师亦友,他像兄长,也像恋人,只是这一层关系,从没挑破。
  颜汐希望在这个点上,他们可以公开。
  楚天浩也在望着颜汐,四目相对,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。
  他的眼神很平静,让颜汐的心跳乱了起来,也在一点点的往下沉了下去。
  可是她还是固执的在等他的一个回复,一个表态。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楚天浩忽然对着颜汐身后的男人打招呼:“霍少,对这里还满意吗?”
  颜汐一怔,跳跃太快,她有些茫然的转头看过去。
  眼前的男人,一看就是时光历练过的,浑身都透着成熟与冷峻。他捏着酒杯,唇角挂着若有似无的微笑。
  颜汐微微拧眉,她来的时候,一心一意的来见楚天浩,万没想到他还带了人来。她也没有去留意其他人,所以这个人什么时候在这儿的,在做什么,她根本不知道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